0

    赤炎族,火山脚下最大、最奢华的庭院,被从里到外仔细清洗了五遍,才得到了大祭祀的认可,成为主宰临时居处。

    用大祭祀的原话,这种做法已经对主宰大人的极其无礼,奈何时机、局势都不能允许,只好请主宰暂时忍耐。待赤炎族渡过难关,即刻兴建一座全新的宫殿群,作为主宰降临时的行宫别院。

    匆匆收拾好一切,迎接主宰入住,接受了一番赤炎族推选之人的膜拜,莫语亲自安抚一番后,待人群散去时间已到了晚上。

    大祭祀察言观色,小心道:“族人们得知主宰降临,心中喜不自胜,执意要来亲自参拜,打搅了主宰休息,请主宰宽宏。”

    莫语揉了揉眉心,“无妨。”

    他只是有些不太习惯。

    虽然修行【香火道】,可他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诚惶诚恐的信徒,既要保持威严又要足够温和,真是笑的脸都僵了。

    大祭祀面露疑惑,他隐隐看出一些,却感到难以置信。在他眼中,主宰是麾下有亿万信徒,这种事情应该驾轻就熟才对,怎么显得如此生疏。问是不敢的,只能憋在心里暗暗诧异。

    莫语看了他一眼,目光平淡,却像是一下穿透了他的内心,“我所在之地,信仰之道无需如此繁琐……仙界信仰,终归是不完整的。”

    大祭祀心头一凛!

    主宰大人的话,传递出某个惊人的信息,他似乎并不存在于仙界,而是一个更高层面的世界。

    赤炎族不知道外域的存在,但这并不妨碍,大祭祀从中提炼出,让人自己激动亢奋的内容。

    主宰大人是高层次世界的强者,这就代表着更加强大的力量,赤炎族的靠山自然更加稳固!

    难怪不将火族看在眼中?

    想来,主宰大人看待仙界势力,就像是仙界各方俯瞰下方的蜉蝣小界吧,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你知道就好,不要外传。”莫语淡淡开口。

    大祭祀心头一凛,背后冒出冷汗,想起刚才主宰的那一眼,未尝不是给自己的某个警告。

    他跪下五体伏地,“一切遵从于您的意志,我的主宰!”

    “起来。”莫语扫过他战战兢兢的模样,转移了话题,“火族为何会入侵赤炎族?”

    这点的确是不解。

    火族行事虽一向霸道,但以其实力地位,根本不会注意到区区赤炎族,更遑论派遣军队前来剿灭,怕是令有隐情。

    大祭祀爬起来,依旧低着头,语态越发恭谨、敬畏,主宰便是赤炎族的天,是所有的希望,以后一定要更加的注意自身态度,绝不能引起主宰的不满。还有行宫别院,虽然主宰说,不必大兴土木,但这种事做了绝对比不做好。建,一定要建,而且要建造的更大更好!

    心中暗暗惊醒反思自身的同时,大祭祀恭敬开口,“回禀主宰,火族、雪族开战,赤炎族是位于两军交锋战场中,火族意图驱逐我族,占据我族世代居住的火山,遭拒绝后才有了这番大祸。”

    莫语目光一凝,“雪族?你是说,冰封之疆的雪族?”

    察觉到他话中的凝重,大祭祀急忙道:“正是。不过雪族如今,已不再固守冰封之疆,他们在十年内大肆扩张,如今已成为仙界中风头最盛的族部,处处与火族针锋相对。”

    “以雪族实力,能够抗衡火族?”

    “原是不敌,可雪族中竟诞生了一尊新的神灵,据说是其族中上任圣女雪幽寒,实力恐怖至极,与火族大能者连番数次厮杀,都还占了上风。”

    莫语心中一安,雪幽寒没事。

    他最担心的,就是雪族第一祖,在发现神格后,会起了阴毒心思。

    还好,最坏的局面没有出现。

    目光闪动,一时间心思电转,莫语挥了挥手,大祭祀恭谨行礼,悄无声息退下。

    片刻沉默后,他突然开口,“禁,我降临的灵魂投影,还能存在多久?”

    “不出意外,还有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莫语吐出口气,眼中迸发精芒,“如果,将这时间缩短到三天,能不能让我短时间内,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禁撇撇嘴,“果然不出我所料,知道是雪族的事情,你就打起了这般主意。”

    “我本就是想去见她一面的,既然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不如送给火族。当日几乎将我逼入死地,这般大礼岂能没有回报!”

    “虽然我总觉得,你是想在自己女人面前展露肌肉,顺便替她撑场子,但火族这个理由找的实在恰当,我就不嘲笑你了。”

    禁顿了顿,认真道:“我可以减少灵魂投影存在时间,让你拥有更强的力量,但这会对你灵魂本身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会损伤根本?”

    “那倒不会,只是需要耗费很多信仰力量进行修复。”

    莫语微微一笑,“作为大燕皇朝之主,享亿万臣民信奉,你觉得朕会缺少这点信仰之力?动手吧。”

    平淡言辞间,浓浓豪气扑面而来。

    禁听得直翻白眼。

第1367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赤炎族上下,沉默、紧张、忐忑中,等待着火族大军到来,八万火族军队葬灭于主宰之手,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可是,他们最先等来的不是火族,而是遮云蔽日的雪族军队,空气中温度疯狂降低,像是从酷暑天突然进入隆冬。

    “主将,前面就是赤炎族领地。”一雪族修士恭谨开口,神色间充满着发自本心的尊敬。

    雪江山目光一扫,嘴角微微翘起,“就是他们,灭了火族八万大军,让火云有去无回?”

    “是。”

    “赤炎族深藏不漏啊。”雪江山眼眸闪了闪,吩咐道:“派人送一封拜会玉牒,就说雪族愿意与他们联手,共抗火族。”

    雪族修士眼中闪过迟疑,“主将,区区赤炎族,就算隐藏着一尊造化境,也没资格与我雪族合作啊。”

    “你啊,就是太过死板。”雪江山无奈一笑,耐心的解释,“我族幸有女神坐镇,才能与火族正面交锋,自然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最不济,与赤炎族合作,我雪族大好儿郎,总是能少死几个的。”

    雪族修士面露愧疚,“主将考虑周全,属下受教,我即刻去办此事。”

    目送他离开,雪江山脸上笑容隐去,眉头轻皱露出几分阴沉。

    他已经收到消息,父亲的提议虽然得到第一祖的默许,可女神坚决不允,几番协商最终只能搁置。

    许久,他吐出口气,恢复从容不迫的表情,轻声道:“雪幽寒,我是雪族血脉最精纯的后裔,只有你我的子嗣,才能完美传承冰神的力量,有这一点,就注定你只能成为我的女人。”

    “现在你拒绝,但我会用行动告诉族群,我是多么的优秀,他们迟早会彻底站在我这边,到时……你会同意的!”

    ……

    雪族拜会玉牒送入赤炎族,不知临行得了什么吩咐,递送玉牒的雪族修士举止有度,丝毫没有大族盛气凌人之势。

    得知雪族此番是要与他们联手,共同对抗火族,内心焦虑忐忑难安的赤炎族族人,纷纷大喜过望。

    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大祭祀暂时主持族中事务,好生安顿好了雪族信使,只说要与族众商议一下,很快就会回信。

    然后,他毫不停顿的来到莫语居住,兴奋难耐将事情禀报一番。

    莫语神色平静,却不是大祭祀预料中的反应,眉眼间反而露出几分思虑,这让他心中骤然一紧。

    “主宰,雪族主动联合我族,难道不是好事?”

    莫语摇头,淡淡道:“与雪族联手,自然是好事,有他们牵制,赤炎族承受的压力会小很多。但你要清楚,合作是建立在双方势均力敌的基础上,悬殊如果太大,怕是会出现被挟制的局面。到时,一旦战争爆发,赤炎族只怕死伤更重。”

    大祭祀心脏狠狠一缩,“主宰的意思是?雪族此举,只是想拿我族做炮灰,折损火族实力!”

    他并不愚蠢,否则也不可能长久担任族群大祭祀,念头几个转动,就确定这极可能就是真相。

    想到不久前,他还对雪族信使笑脸相迎,热情的不得了,更是安排了最好的住处与吃食,变着法子的小心翼翼,心中就有一阵阵怒火不断涌出!

    “可恶!雪族包藏祸心,竟如此愚弄赤炎族,我马上-将雪族信使赶出去,让他们断了念头!”

    莫语无奈一笑,“好了,不用故意做出这般模样,以你的智慧,难道对这件事就没有一点猜忌?不然的话,也不会得到消息后,就马上过来。”顿了顿,继续道:“本座不需要你用自己表现愚蠢的方式,来衬托我的智慧。”

    最后这句,便太直接了些,大祭祀老脸一红,再也伪装不下去,挤出尴尬的笑脸。

    不过他心里,却颇为得意。

    这办法虽然蠢了点,可自己丢点小脸,就和主宰大人关系更加亲近了一点,这买卖划算!

    可以做,可以多做。

    “咳咳,我的主宰,请您降临无上智慧,帮赤炎族做出决定。”

    莫语满脸平静,对这种直白到毫不保留余地的赞美,已勉强免疫,略作思索道:“回复他,赤炎族愿意合作,但之前与火族一战族中损伤惨重,希望雪族可以暂时稳定大局,给赤炎族一些恢复时间。”

    大祭祀大喜,“妙!实在是妙!这一回复合情合理,更没有得罪雪族,且让他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合作是他们提出来,我族已经答应,若他们觉得不能接受,主动退出合作,便更加怨不到我们。这般来进可得,退可守,主宰的智慧,当真如日月星辰,为赤炎族照亮前路!”

    虽然拍马屁痕迹依然很重,却也有几分真心。

    这回复,真是妙到巅峰!

    “还有,不要着急回答,先让雪族信使等等,然后才能说这是赤炎族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是。”大祭祀恭谨行礼,“这支大军主将,是雪族新生代中血脉最为精纯之辈,名雪江山,据说不仅生的俊美心态沉稳足智多谋,不足千岁修为便已达至造化境。但与主宰相比,却是云泥之别,无论修为、心智,皆差之远矣。”

    “就这样一个人,听闻雪族还有意,让他迎娶雪族女神,以保证诞生后裔拥有最精纯的雪族血脉,延续冰神的力量。嘿嘿,要我说,他哪有那资格,怕是放眼仙界也只有主宰您,才能收了这位女神。”

    插科打诨说着一些风言风语,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拍马屁。

    大祭祀决定要通过这种方式,在最短时间内获得主宰的认可与信任,只有这样,赤炎族才能真的永保万全。

    可很快,他就发现有些不对,主宰这次既没有无奈一笑,也没有轻声斥责,殿中一片沉寂。

    无形压迫,像是胸口压着大石,大祭祀面庞涨红,呼吸渐渐艰难起来,心中更是乱作一团。

    说错话了,肯定说错话了!

    大祭祀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怎么就这么着急,嘴贱啊多说这几句。

    只怕之前建立的好印象,这下子就全都毁了。

    他膝盖一软,跪倒在地,“我的主宰,如果我无意冒犯了您,请您宽恕!”

    莫语面无表情,看着他眼睛轻眯,“你说,雪族要雪江山迎娶雪幽寒?”

    大祭祀一呆,这是什么剧情,神转折吗?难道不是说错了话?

    心思快速转动,他恭谨开口,“仙界中确有传闻,至于是不是真的,您的信徒也不敢确定。”

    “是真的。”莫语面无表情,心中咬牙切齿,以第一祖的厚黑不要脸,为了确保冰神力量延续,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怎么敢?

    他居然敢!

    一股怒火,一下子从心底窜出。

    莫语深吸一口气,冷冷道:“告诉雪族信使,赤炎族不需要合作,让他马上滚!”

    大祭祀真的呆了。

    刚才还好好的,各种心智较量,精彩爆出,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粗暴。

    这不是拒绝合作,是在直接打雪族的脸……这么做,真的好么?

    大祭祀刚想开口,抬头看到莫语的眼睛,激灵灵一个寒颤,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急忙行礼,“我马上去办!”

    大殿安静下去,莫语脸上寒意却丝毫没有缓解,他相信雪幽寒,绝不会轻易答应,可她是一个看重族群利益的人,这就是她最大的弱点,只要时机恰当被抓住,未必没有可能屈服。

    雪族,你们好,很好!

    背叛莫某在前,几乎害我身死,现在又打起我女人的注意,真当我莫某人是吃素的。

    还有雪江山,这名字一听就弱爆了,凭你也配跟我争女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莫语吸一口气,眼底寒潮涌动。

    这次,不仅是火族,还要给雪族一个深深的教训,让他们永远不敢再动这个念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