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赤炎族上下,沉默、紧张、忐忑中,等待着火族大军到来,八万火族军队葬灭于主宰之手,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可是,他们最先等来的不是火族,而是遮云蔽日的雪族军队,空气中温度疯狂降低,像是从酷暑天突然进入隆冬。

    “主将,前面就是赤炎族领地。”一雪族修士恭谨开口,神色间充满着发自本心的尊敬。

    雪江山目光一扫,嘴角微微翘起,“就是他们,灭了火族八万大军,让火云有去无回?”

    “是。”

    “赤炎族深藏不漏啊。”雪江山眼眸闪了闪,吩咐道:“派人送一封拜会玉牒,就说雪族愿意与他们联手,共抗火族。”

    雪族修士眼中闪过迟疑,“主将,区区赤炎族,就算隐藏着一尊造化境,也没资格与我雪族合作啊。”

    “你啊,就是太过死板。”雪江山无奈一笑,耐心的解释,“我族幸有女神坐镇,才能与火族正面交锋,自然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最不济,与赤炎族合作,我雪族大好儿郎,总是能少死几个的。”

    雪族修士面露愧疚,“主将考虑周全,属下受教,我即刻去办此事。”

    目送他离开,雪江山脸上笑容隐去,眉头轻皱露出几分阴沉。

    他已经收到消息,父亲的提议虽然得到第一祖的默许,可女神坚决不允,几番协商最终只能搁置。

    许久,他吐出口气,恢复从容不迫的表情,轻声道:“雪幽寒,我是雪族血脉最精纯的后裔,只有你我的子嗣,才能完美传承冰神的力量,有这一点,就注定你只能成为我的女人。”

    “现在你拒绝,但我会用行动告诉族群,我是多么的优秀,他们迟早会彻底站在我这边,到时……你会同意的!”

    ……

    雪族拜会玉牒送入赤炎族,不知临行得了什么吩咐,递送玉牒的雪族修士举止有度,丝毫没有大族盛气凌人之势。

    得知雪族此番是要与他们联手,共同对抗火族,内心焦虑忐忑难安的赤炎族族人,纷纷大喜过望。

    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大祭祀暂时主持族中事务,好生安顿好了雪族信使,只说要与族众商议一下,很快就会回信。

    然后,他毫不停顿的来到莫语居住,兴奋难耐将事情禀报一番。

    莫语神色平静,却不是大祭祀预料中的反应,眉眼间反而露出几分思虑,这让他心中骤然一紧。

    “主宰,雪族主动联合我族,难道不是好事?”

    莫语摇头,淡淡道:“与雪族联手,自然是好事,有他们牵制,赤炎族承受的压力会小很多。但你要清楚,合作是建立在双方势均力敌的基础上,悬殊如果太大,怕是会出现被挟制的局面。到时,一旦战争爆发,赤炎族只怕死伤更重。”

    大祭祀心脏狠狠一缩,“主宰的意思是?雪族此举,只是想拿我族做炮灰,折损火族实力!”

    他并不愚蠢,否则也不可能长久担任族群大祭祀,念头几个转动,就确定这极可能就是真相。

    想到不久前,他还对雪族信使笑脸相迎,热情的不得了,更是安排了最好的住处与吃食,变着法子的小心翼翼,心中就有一阵阵怒火不断涌出!

    “可恶!雪族包藏祸心,竟如此愚弄赤炎族,我马上-将雪族信使赶出去,让他们断了念头!”

    莫语无奈一笑,“好了,不用故意做出这般模样,以你的智慧,难道对这件事就没有一点猜忌?不然的话,也不会得到消息后,就马上过来。”顿了顿,继续道:“本座不需要你用自己表现愚蠢的方式,来衬托我的智慧。”

    最后这句,便太直接了些,大祭祀老脸一红,再也伪装不下去,挤出尴尬的笑脸。

    不过他心里,却颇为得意。

    这办法虽然蠢了点,可自己丢点小脸,就和主宰大人关系更加亲近了一点,这买卖划算!

    可以做,可以多做。

    “咳咳,我的主宰,请您降临无上智慧,帮赤炎族做出决定。”

    莫语满脸平静,对这种直白到毫不保留余地的赞美,已勉强免疫,略作思索道:“回复他,赤炎族愿意合作,但之前与火族一战族中损伤惨重,希望雪族可以暂时稳定大局,给赤炎族一些恢复时间。”

    大祭祀大喜,“妙!实在是妙!这一回复合情合理,更没有得罪雪族,且让他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合作是他们提出来,我族已经答应,若他们觉得不能接受,主动退出合作,便更加怨不到我们。这般来进可得,退可守,主宰的智慧,当真如日月星辰,为赤炎族照亮前路!”

    虽然拍马屁痕迹依然很重,却也有几分真心。

    这回复,真是妙到巅峰!

    “还有,不要着急回答,先让雪族信使等等,然后才能说这是赤炎族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是。”大祭祀恭谨行礼,“这支大军主将,是雪族新生代中血脉最为精纯之辈,名雪江山,据说不仅生的俊美心态沉稳足智多谋,不足千岁修为便已达至造化境。但与主宰相比,却是云泥之别,无论修为、心智,皆差之远矣。”

    “就这样一个人,听闻雪族还有意,让他迎娶雪族女神,以保证诞生后裔拥有最精纯的雪族血脉,延续冰神的力量。嘿嘿,要我说,他哪有那资格,怕是放眼仙界也只有主宰您,才能收了这位女神。”

    插科打诨说着一些风言风语,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拍马屁。

    大祭祀决定要通过这种方式,在最短时间内获得主宰的认可与信任,只有这样,赤炎族才能真的永保万全。

    可很快,他就发现有些不对,主宰这次既没有无奈一笑,也没有轻声斥责,殿中一片沉寂。

    无形压迫,像是胸口压着大石,大祭祀面庞涨红,呼吸渐渐艰难起来,心中更是乱作一团。

    说错话了,肯定说错话了!

    大祭祀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怎么就这么着急,嘴贱啊多说这几句。

    只怕之前建立的好印象,这下子就全都毁了。

    他膝盖一软,跪倒在地,“我的主宰,如果我无意冒犯了您,请您宽恕!”

    莫语面无表情,看着他眼睛轻眯,“你说,雪族要雪江山迎娶雪幽寒?”

    大祭祀一呆,这是什么剧情,神转折吗?难道不是说错了话?

    心思快速转动,他恭谨开口,“仙界中确有传闻,至于是不是真的,您的信徒也不敢确定。”

    “是真的。”莫语面无表情,心中咬牙切齿,以第一祖的厚黑不要脸,为了确保冰神力量延续,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怎么敢?

    他居然敢!

    一股怒火,一下子从心底窜出。

    莫语深吸一口气,冷冷道:“告诉雪族信使,赤炎族不需要合作,让他马上滚!”

    大祭祀真的呆了。

    刚才还好好的,各种心智较量,精彩爆出,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粗暴。

    这不是拒绝合作,是在直接打雪族的脸……这么做,真的好么?

    大祭祀刚想开口,抬头看到莫语的眼睛,激灵灵一个寒颤,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急忙行礼,“我马上去办!”

    大殿安静下去,莫语脸上寒意却丝毫没有缓解,他相信雪幽寒,绝不会轻易答应,可她是一个看重族群利益的人,这就是她最大的弱点,只要时机恰当被抓住,未必没有可能屈服。

    雪族,你们好,很好!

    背叛莫某在前,几乎害我身死,现在又打起我女人的注意,真当我莫某人是吃素的。

    还有雪江山,这名字一听就弱爆了,凭你也配跟我争女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莫语吸一口气,眼底寒潮涌动。

    这次,不仅是火族,还要给雪族一个深深的教训,让他们永远不敢再动这个念头!

第1367章 滚    雪族信使看着大祭祀冷冰冰的老脸,第一个反应是他疯了,强压怒火低声呵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大祭祀心里抽搐,可这个时候,就算面对天王老子,他也不能退让半步,主宰的意志,就是赤炎族的天!

    “话已说明,信使请回吧。”

    他语气虽冷,却终归没有甩出那个滚字。

    雪族信使身体颤抖,脸气的通红,“好!好!好一个赤炎族!”他死死盯住大祭祀,“雪族威严不容挑衅,你们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话说出口,就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看着他一副你们不知死活的混账模样,大祭祀突然后悔,明知道要得罪人,自己还小心翼翼的维持基本的体面干嘛,没得让人小觑!

    已经跟火族结下大仇,虱子多了不怕咬,难道还怕再往死里得罪雪族?

    反正是主宰大人的意志,还有什么好怕!

    “滚!”

    一个字低吼出来,像是三伏天喝了冰针酸梅汁,那叫一个酸爽,尤其看着雪族信使脸涨红,变紫,最后一片漆黑,大祭祀越发觉得心头爽利。

    雪族信使大怒而走,飞行的时候,差点因为被气晕头,撞到一座小山包,不由更加怒火中烧。

    这群夜郎自大的土鳖,小小族部,竟敢如此无礼,绝对不能饶了他们!

    对,一定要将这些事,原原本本告诉主将,让赤炎族的蠢货睁眼悄悄,雪族大部的强大!

    满怀怒火,他稳定心神速度更快几分,很快回到军中,一刻不停直奔中军大帐。

    “什么?赤炎族不仅拒绝合作,还敢让你滚,他们找死!”吩咐办理此事的雪族修士暴跳如雷,“主将,请您下令,属下愿带军荡平赤炎族,让他们知道,藐视雪族的下场是什么!”

    信使一个劲点头,这决定真是太对了,快快发兵,干死这群土鳖!

    雪江山眉头皱紧,突然开口,“你说的都是实情?本将军中,若有谎报军情之事,必定杀无赦。”

    信使心头一颤,“噗通”跪下,“主将,属下绝对句句属实,绝没有半点妄言,否则甘受军法处置!”

    心里暗暗庆幸,好在赤炎族已足够嚣张,就算他不添油加醋也足以惹起军中众怒,否则说不准就被抓住了。

    江雪山治军极严,这些年杀的,可不止一个两个了。

    “主将,雪帆做事一向沉稳有度,属下才派他去送拜会玉牒,他绝不敢肆意妄言。”雪云龙沉声开口。

    “嗯,你选的人,本将是相信的。”雪江山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

    雪云龙心头一松,“多谢主将信任!”

    雪江山来回踱步,确定事实后,除了神色凝重一些,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大怒。

    帐中一片安静,虽然恨不得即刻扫平赤炎族,却没有敢再随意开口。

    半晌,雪江山一扫众人,“我知道,你们都很愤怒,相信本将,我只会比你们更愤怒,因为带领大军之人,是我雪江山,雪帆送拜会玉牒,代表的是本将的颜面!”

    “你们不怕赤炎族,本将自然也不怕,就算造化大能坐镇又如何,面对我雪族战阵,同样只有横死下场。可如今火族到来在即,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以免给他们可乘之机。”

    一句话,有节有度,顿时让众人心中信服,觉得就是如此,更对他的胸怀和隐忍充满钦佩。

    能够获得雪族青睐,欲与女神结合诞下最优秀血脉的人,自然不会是平庸之辈。

    雪江山抬头,看向火山方向,眼底闪过一抹阴冷,“既然赤炎族如此狂妄,我们就暂时绕到火山后方,看他们如何应对火族滔天怒火。若真有抗衡火族实力,自然也有资格蔑视我族,此事作罢。否则,赤炎族便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

    “主将睿智!”

    雪族大军随之退去。

    ……

    半日后,气势汹汹,澎湃怒火欲焚毁苍穹的火族大军,终于到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