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雪族信使看着大祭祀冷冰冰的老脸,第一个反应是他疯了,强压怒火低声呵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大祭祀心里抽搐,可这个时候,就算面对天王老子,他也不能退让半步,主宰的意志,就是赤炎族的天!

    “话已说明,信使请回吧。”

    他语气虽冷,却终归没有甩出那个滚字。

    雪族信使身体颤抖,脸气的通红,“好!好!好一个赤炎族!”他死死盯住大祭祀,“雪族威严不容挑衅,你们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话说出口,就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看着他一副你们不知死活的混账模样,大祭祀突然后悔,明知道要得罪人,自己还小心翼翼的维持基本的体面干嘛,没得让人小觑!

    已经跟火族结下大仇,虱子多了不怕咬,难道还怕再往死里得罪雪族?

    反正是主宰大人的意志,还有什么好怕!

    “滚!”

    一个字低吼出来,像是三伏天喝了冰针酸梅汁,那叫一个酸爽,尤其看着雪族信使脸涨红,变紫,最后一片漆黑,大祭祀越发觉得心头爽利。

    雪族信使大怒而走,飞行的时候,差点因为被气晕头,撞到一座小山包,不由更加怒火中烧。

    这群夜郎自大的土鳖,小小族部,竟敢如此无礼,绝对不能饶了他们!

    对,一定要将这些事,原原本本告诉主将,让赤炎族的蠢货睁眼悄悄,雪族大部的强大!

    满怀怒火,他稳定心神速度更快几分,很快回到军中,一刻不停直奔中军大帐。

    “什么?赤炎族不仅拒绝合作,还敢让你滚,他们找死!”吩咐办理此事的雪族修士暴跳如雷,“主将,请您下令,属下愿带军荡平赤炎族,让他们知道,藐视雪族的下场是什么!”

    信使一个劲点头,这决定真是太对了,快快发兵,干死这群土鳖!

    雪江山眉头皱紧,突然开口,“你说的都是实情?本将军中,若有谎报军情之事,必定杀无赦。”

    信使心头一颤,“噗通”跪下,“主将,属下绝对句句属实,绝没有半点妄言,否则甘受军法处置!”

    心里暗暗庆幸,好在赤炎族已足够嚣张,就算他不添油加醋也足以惹起军中众怒,否则说不准就被抓住了。

    江雪山治军极严,这些年杀的,可不止一个两个了。

    “主将,雪帆做事一向沉稳有度,属下才派他去送拜会玉牒,他绝不敢肆意妄言。”雪云龙沉声开口。

    “嗯,你选的人,本将是相信的。”雪江山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

    雪云龙心头一松,“多谢主将信任!”

    雪江山来回踱步,确定事实后,除了神色凝重一些,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大怒。

    帐中一片安静,虽然恨不得即刻扫平赤炎族,却没有敢再随意开口。

    半晌,雪江山一扫众人,“我知道,你们都很愤怒,相信本将,我只会比你们更愤怒,因为带领大军之人,是我雪江山,雪帆送拜会玉牒,代表的是本将的颜面!”

    “你们不怕赤炎族,本将自然也不怕,就算造化大能坐镇又如何,面对我雪族战阵,同样只有横死下场。可如今火族到来在即,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以免给他们可乘之机。”

    一句话,有节有度,顿时让众人心中信服,觉得就是如此,更对他的胸怀和隐忍充满钦佩。

    能够获得雪族青睐,欲与女神结合诞下最优秀血脉的人,自然不会是平庸之辈。

    雪江山抬头,看向火山方向,眼底闪过一抹阴冷,“既然赤炎族如此狂妄,我们就暂时绕到火山后方,看他们如何应对火族滔天怒火。若真有抗衡火族实力,自然也有资格蔑视我族,此事作罢。否则,赤炎族便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

    “主将睿智!”

    雪族大军随之退去。

    ……

    半日后,气势汹汹,澎湃怒火欲焚毁苍穹的火族大军,终于到来!

第1358章 试刀石    远远的,终于看到了那座火山,赤炎族居住的地方,火翱心头轻轻一松。族中的斥责还未到来,不可能是没有得到消息,看来是身后支持他的大人们发力,暂时将此事压了下去。

    一切,就看他后续的弥补动作,是否能够让族中满意。满意,或许就是一个不疼不痒的训斥,事情就此揭过。否则的话,两次责罚叠加到一起,足以毁掉他如今看来光明的前程。

    所以,赤炎族一定要灭绝,唯有鲜血与死亡,才能洗净他头顶密布的阴云。

    “报!”斥候呼啸飞来,“主将,发现雪族大军!”

    火翱心头一惊,猛地起身,“在哪里?”

    “赤炎族领地!”

    坏了!

    火翱第一个念头,便是雪族与赤炎族联手了,这是再明显不过的结果,如果换做是他,一定也会这样做。

    深吸一口气,怀着几分侥幸,他沉声开口,“看没看到,雪族领军大将是谁?”

    “雪江山!”

    心口一闷,眼前阵阵泛黑,居然是这个人。

    作为火族年轻绝强者,火翱对死敌雪族所知不少,除却雪族巅峰强者外,雪江山绝对是他最忌惮的人之一。

    甚至,最后的“之一”二字,都能够直接去掉。

    两族战争以来,彼此互有胜负,但雪江山却从未一败,甚至有过重伤火族造化的傲人战绩。

    无论心智、手段、修为,都棘手无比!

    火翱面沉如水,心中却是苦涩,看来要摧枯拉朽灭掉赤炎族,已没有可能了。

    说不定,还要迎来一场胜算不高的苦战。

    但他能被任命为一军主将,自然不会太过不济,心中沉重脸上却未表露出来,不论何时他都要保持军心稳定。

    思索一番,火翱接连发令,“斥候即刻再探,确定雪族军力。另外,大军暂缓进发,原地驻扎休整,同时派信使去雪族大军,本将要和雪江山对话。”

    火族大军开始驻扎,表面平静,却已提起十二分的戒备,做好随时大战的准备。与此同时,大量斥候活跃起来,随着信使出发,像是一群深海的游鱼,伴随着悄无声息游了出去。

    不久,满脸错愕的火族信使带回来一个让火翱第一个反应,这是陷阱的消息:赤炎族蔑视雪族,拒绝与之合作,所以对火族的复仇举动,雪族将袖手旁观。

    “雪族之人当我们傻吗?居然给出如此拙劣的谎言!”

    “以赤炎族的实力,对雪族必定竭力巴结以求庇护,居然说蔑视雪族,的确拙劣至极!”

    “看来,雪族已与赤炎族联手密谋我军,主将不可不防。”

    中军大帐,一众火族修士纷纷嗤之以鼻,对这消息半点不信。

    火翱皱紧眉头,在他看来,以雪江山的智慧,如果真要联手赤炎族暗算火族大军,有的是其他手段,完全不必用这种一眼就会被看穿的谎言,除非……雪族没有说谎!

    这个假设,让他怦然心动,虽然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但谁知道这世界上,会发生奇妙怎样的事情。

    赤炎族一口吞下火族八万大军,杀死火云,心理膨胀之下,不将雪族看来眼里,未必就没有可能。

    目光一扫帐下,火翱沉声道:“等斥候回报。”

    没有让他等太久,散出去的斥候纷纷归来,将各自探听到的消息,汇聚送到主将案台。

    内容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却全部都有提及:赤炎族交恶雪族!

    其中几个斥候,还暗中抓了赤炎族族人,严刑逼供确定消息真假,结果也是一样。

    火翱眉头皱紧,这是因为他想不通,雪族示好在前,赤炎族根本没有理由拒绝才是,更何况要赶走信使,完全不顾雪族颜面,可他嘴角,却渐渐露出笑容。

    管他真相如何,也许是雪族信使在赤炎族中,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龌龊事呢,只要确定这是真的,就够了!

    火翱抬头,眼中跳跃起危险的火花,既然赤炎族如此天随人愿,甘愿以自身毁灭换他平安,这番良苦用心又岂能耽误。

    “传本将令,布火族大结界,兵发赤炎族,以战阵横推火山区域,本将要今日后……赤炎族再无一人!”

    轰——

    磅礴气息冲天而起,杀意如沸!

    火族大军上空,苍穹骤然变成赤红,无数红云翻滚,像是熊熊燃烧的火海。

    一条条火龙,在其中翻滚盘旋,不时嘶吼,传递出让人心悸的煞气!

    ……

    “主将,火族大军动手了!”雪云龙面露兴奋。

    帐中雪族修士,一个个嘴角翘起,眼泛寒光。

    赤炎族,今日我等便瞪大眼,看你如何死灭殆尽!

    雪江山面无表情,目光无比深邃,他总觉得,赤炎族处处透出诡异。

    如今,便先让火族做这试刀石,看你真的锋芒内敛,还是狂妄作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