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远远的,终于看到了那座火山,赤炎族居住的地方,火翱心头轻轻一松。族中的斥责还未到来,不可能是没有得到消息,看来是身后支持他的大人们发力,暂时将此事压了下去。

    一切,就看他后续的弥补动作,是否能够让族中满意。满意,或许就是一个不疼不痒的训斥,事情就此揭过。否则的话,两次责罚叠加到一起,足以毁掉他如今看来光明的前程。

    所以,赤炎族一定要灭绝,唯有鲜血与死亡,才能洗净他头顶密布的阴云。

    “报!”斥候呼啸飞来,“主将,发现雪族大军!”

    火翱心头一惊,猛地起身,“在哪里?”

    “赤炎族领地!”

    坏了!

    火翱第一个念头,便是雪族与赤炎族联手了,这是再明显不过的结果,如果换做是他,一定也会这样做。

    深吸一口气,怀着几分侥幸,他沉声开口,“看没看到,雪族领军大将是谁?”

    “雪江山!”

    心口一闷,眼前阵阵泛黑,居然是这个人。

    作为火族年轻绝强者,火翱对死敌雪族所知不少,除却雪族巅峰强者外,雪江山绝对是他最忌惮的人之一。

    甚至,最后的“之一”二字,都能够直接去掉。

    两族战争以来,彼此互有胜负,但雪江山却从未一败,甚至有过重伤火族造化的傲人战绩。

    无论心智、手段、修为,都棘手无比!

    火翱面沉如水,心中却是苦涩,看来要摧枯拉朽灭掉赤炎族,已没有可能了。

    说不定,还要迎来一场胜算不高的苦战。

    但他能被任命为一军主将,自然不会太过不济,心中沉重脸上却未表露出来,不论何时他都要保持军心稳定。

    思索一番,火翱接连发令,“斥候即刻再探,确定雪族军力。另外,大军暂缓进发,原地驻扎休整,同时派信使去雪族大军,本将要和雪江山对话。”

    火族大军开始驻扎,表面平静,却已提起十二分的戒备,做好随时大战的准备。与此同时,大量斥候活跃起来,随着信使出发,像是一群深海的游鱼,伴随着悄无声息游了出去。

    不久,满脸错愕的火族信使带回来一个让火翱第一个反应,这是陷阱的消息:赤炎族蔑视雪族,拒绝与之合作,所以对火族的复仇举动,雪族将袖手旁观。

    “雪族之人当我们傻吗?居然给出如此拙劣的谎言!”

    “以赤炎族的实力,对雪族必定竭力巴结以求庇护,居然说蔑视雪族,的确拙劣至极!”

    “看来,雪族已与赤炎族联手密谋我军,主将不可不防。”

    中军大帐,一众火族修士纷纷嗤之以鼻,对这消息半点不信。

    火翱皱紧眉头,在他看来,以雪江山的智慧,如果真要联手赤炎族暗算火族大军,有的是其他手段,完全不必用这种一眼就会被看穿的谎言,除非……雪族没有说谎!

    这个假设,让他怦然心动,虽然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但谁知道这世界上,会发生奇妙怎样的事情。

    赤炎族一口吞下火族八万大军,杀死火云,心理膨胀之下,不将雪族看来眼里,未必就没有可能。

    目光一扫帐下,火翱沉声道:“等斥候回报。”

    没有让他等太久,散出去的斥候纷纷归来,将各自探听到的消息,汇聚送到主将案台。

    内容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却全部都有提及:赤炎族交恶雪族!

    其中几个斥候,还暗中抓了赤炎族族人,严刑逼供确定消息真假,结果也是一样。

    火翱眉头皱紧,这是因为他想不通,雪族示好在前,赤炎族根本没有理由拒绝才是,更何况要赶走信使,完全不顾雪族颜面,可他嘴角,却渐渐露出笑容。

    管他真相如何,也许是雪族信使在赤炎族中,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龌龊事呢,只要确定这是真的,就够了!

    火翱抬头,眼中跳跃起危险的火花,既然赤炎族如此天随人愿,甘愿以自身毁灭换他平安,这番良苦用心又岂能耽误。

    “传本将令,布火族大结界,兵发赤炎族,以战阵横推火山区域,本将要今日后……赤炎族再无一人!”

    轰——

    磅礴气息冲天而起,杀意如沸!

    火族大军上空,苍穹骤然变成赤红,无数红云翻滚,像是熊熊燃烧的火海。

    一条条火龙,在其中翻滚盘旋,不时嘶吼,传递出让人心悸的煞气!

    ……

    “主将,火族大军动手了!”雪云龙面露兴奋。

    帐中雪族修士,一个个嘴角翘起,眼泛寒光。

    赤炎族,今日我等便瞪大眼,看你如何死灭殆尽!

    雪江山面无表情,目光无比深邃,他总觉得,赤炎族处处透出诡异。

    如今,便先让火族做这试刀石,看你真的锋芒内敛,还是狂妄作死!

第1370章 在这……等你    火翱是个很骄傲的人,因为他有骄傲的资格!作为一出生就展现出纯净血脉,拥有超强的天赋,被家人惊喜赞叹的天才,再加上极其刻苦的修行,他修为提升远超过同龄,十岁便正式获得族群认可,得到资源倾斜培养。此后,一路突飞猛进,成为火族中少数几个,被看做族群下一代基石的天骄。

    火翱的这份骄傲,从未褪色过半点,一直维持到夔牛山事变,大罗天开启。当初,他带着族群厚望,与满满的自信,踏入大罗天中,自认诸多年轻绝强者中,罕有人是他对手。

    可就在那一次中,他遭遇了莫语,亲眼看着他横扫八方,并将他的骄傲彻底撕碎踩在脚下。

    虽然一直都不愿承认,但火翱心底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活着,只是莫语不屑于杀他,或者更确切的说,莫语觉得哪怕将他放走,日后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对这点,火翱无比愤怒,曾不止一次感受到强烈的羞辱,他发誓有朝一日,必定要将承受的所有,加倍奉还给他。

    不久,雪族袭击火焰山,在那一场厮杀中,火翱再次见到了莫语,却惊恐的发现,当日大罗天中,他竟还保留了力量,高高在上的第七祖及神秘强悍的火中仙,都没能将他斩杀。

    自那时,火翱心底,便烙印下了一份恐惧阴影,他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没有可能再超过莫语,更遑论向他报复。

    就算面对雪江山时,火翱忌惮万分,却也不怕。

    可是,当他再一次看到莫语的身影,心底深处却是忍不住的涌出恐惧,便是身体都轻轻颤抖起来。

    莫语抬头,看到了火翱,目光微微闪动,他倒是没想到,带领火族大军的居然是他。目光微闪,他淡淡开口,“火翱,上次我放你走,今天我依旧不杀你。带信回火族,本座就在这,想要火神神格,让火中仙来找我!”

    减少灵魂投影存在时间,换取短时间内的强大,他可不是为了,单单应付这些火族之修。

    火翱眼珠一亮,他本以为必死之局,才咬牙要来看,是谁毁掉他一生,却未料到会有这般变化。

    莫语不杀他。

    这当然不是假的,大罗天那次,他就是这样保住性命。

    火翱心中,再没有被羞辱的恼怒,有的只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败给莫语,算不上是丢人,就算族中知道后,想必也能体谅。

    更何况,这次回去,还能带回莫语的消息,也算是一件功劳。

    他可是清楚,最近这几十年,族中都在疯一样寻找着他的踪迹。

    这般念头一转,火翱突然发现,本以为是绝境的局面,竟然就这般打开了。

    眼前一劫,很有可能安然无恙渡过,如此他怎么还肯死!

    “多谢莫语大人,我一定将话转达!”

    说完,火翱转身就走,虽然相信莫语的人品,但迟恐生变啊。

    可就在这时,六道身影突兀出现,将他围住,强悍气息封锁空间,杀意纵横。

    雪江山拱手,“这位赤炎族道友,此人是火族大将,杀他等于重创火族气焰,如果道友不愿下手,雪族可以代劳。”

    说着,他负在背后的手掌,打出一个手势。

    轰——

    五名雪族强者,修为同时爆发,空间温度疯狂降低,无形的冰封力量,将火翱笼罩在内。

    莫语皱眉看来,“你是雪江山?”

    声音平静,可那份冷意,却格外刺人。

    雪江山点头,“正是。”

    莫语目光一下变得深邃,“看在她的份上,我不为难你,带上你的人,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放肆,你敢对主将无礼!”雪云龙一脸暴怒。

    雪江山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脸色阴沉,“这位道友,难道真要与我雪族为难?”

    “凭你,能代表雪族?”莫语嘴角微微翘起,不等雪江山豁然色变,脸色一下变得冰寒。

    “最后一次机会,带上你的人,滚!”

    轰——

    一股无形压迫,重重落在雪江山胸口,他闷哼一声,张口喷出鲜血,身体随之暴退。

    “主将!”雪云龙等人急忙接应,一脸惊怒。

    雪云龙猛地抬手,“我没事!”

    他死死盯住莫语,迎接他的,是一双深海般的眼睛,平静浩大深邃,不起波澜。

    雪云龙心头一阵抽搐,“我们走!”

    他转身,带领五名雪族强者冲天而起。

    莫语转身看来一眼,“还不走?”

    火翱咬咬牙,正要说些什么,尚未出口就被打断。

    “我饶你不死,是因为你有用,不要帮我改变主意。”

    火翱额头一下布满冷汗,不敢再有半点犹豫,恭谨行礼后,身影一动挪移离开。

    莫语目光微闪,抬手在苍穹拂过,一座虚幻神座出现在,在这神座上,有一道高大的身影。

    祂面容模糊,却有无尽威严、尊贵气息,铺天盖地爆发!

    大祭祀心神一颤,不由自主跪倒,心头一片震骇。

    这身影……这身影……

    转眼,此间便只有莫语一人站立。

    他直视神座身影,缓缓开口,“褫夺,尔等血脉!”

    与之同时,神座上身影,发出响彻天地的声音,肃穆威严,如神灵旨意。

    “褫夺,尔等血脉!”

    四十万火族修士,刚刚承受过力量反噬,尚未来得及恢复半点力量,便又是一声齐齐惨叫。

    这次,比反噬更加恐怖,就见他们全身血肉,如同被吸食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数个呼吸,就成为一具具干尸。

    啪——

    啪——

    啪——

    一具具干尸头颅破碎,蕴含着磅礴生命气息的血光从中飞出,融入到那神座、身影之中,使得他们快速凝实,通体赤红。

    呼——

    一阵风吹来,卷起漫天枯叶般的碎皮,露出下面惨白的骨头,像是在地底埋了无数年,失去所有水分。

    看着这一幕,赤炎族上下所有人头皮发麻,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血液似乎都要冻结。

    莫语面无表情,挥手屠戮四十万火族修士,没有流露半点不忍,转身淡淡吩咐:“带上这尊神座离开,本座会为你们安排将来的去处,走吧。”

    大祭祀嘴唇轻轻颤抖。

    “膜拜它,赤炎族血脉危机,很快就会解除。”莫语给出肯定的回复。

    大祭祀五体伏地,“我的主宰,赤炎族愿为您付出一切!”

    他没有多做耽搁,起身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整个赤炎族族群随之沸腾。

    半天后,火山脚下,已是人去楼空。

    莫语站在大殿之巅,抬头看向苍穹,喃喃道:“火中仙,我便在这……等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