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翱是个很骄傲的人,因为他有骄傲的资格!作为一出生就展现出纯净血脉,拥有超强的天赋,被家人惊喜赞叹的天才,再加上极其刻苦的修行,他修为提升远超过同龄,十岁便正式获得族群认可,得到资源倾斜培养。此后,一路突飞猛进,成为火族中少数几个,被看做族群下一代基石的天骄。

    火翱的这份骄傲,从未褪色过半点,一直维持到夔牛山事变,大罗天开启。当初,他带着族群厚望,与满满的自信,踏入大罗天中,自认诸多年轻绝强者中,罕有人是他对手。

    可就在那一次中,他遭遇了莫语,亲眼看着他横扫八方,并将他的骄傲彻底撕碎踩在脚下。

    虽然一直都不愿承认,但火翱心底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活着,只是莫语不屑于杀他,或者更确切的说,莫语觉得哪怕将他放走,日后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对这点,火翱无比愤怒,曾不止一次感受到强烈的羞辱,他发誓有朝一日,必定要将承受的所有,加倍奉还给他。

    不久,雪族袭击火焰山,在那一场厮杀中,火翱再次见到了莫语,却惊恐的发现,当日大罗天中,他竟还保留了力量,高高在上的第七祖及神秘强悍的火中仙,都没能将他斩杀。

    自那时,火翱心底,便烙印下了一份恐惧阴影,他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没有可能再超过莫语,更遑论向他报复。

    就算面对雪江山时,火翱忌惮万分,却也不怕。

    可是,当他再一次看到莫语的身影,心底深处却是忍不住的涌出恐惧,便是身体都轻轻颤抖起来。

    莫语抬头,看到了火翱,目光微微闪动,他倒是没想到,带领火族大军的居然是他。目光微闪,他淡淡开口,“火翱,上次我放你走,今天我依旧不杀你。带信回火族,本座就在这,想要火神神格,让火中仙来找我!”

    减少灵魂投影存在时间,换取短时间内的强大,他可不是为了,单单应付这些火族之修。

    火翱眼珠一亮,他本以为必死之局,才咬牙要来看,是谁毁掉他一生,却未料到会有这般变化。

    莫语不杀他。

    这当然不是假的,大罗天那次,他就是这样保住性命。

    火翱心中,再没有被羞辱的恼怒,有的只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败给莫语,算不上是丢人,就算族中知道后,想必也能体谅。

    更何况,这次回去,还能带回莫语的消息,也算是一件功劳。

    他可是清楚,最近这几十年,族中都在疯一样寻找着他的踪迹。

    这般念头一转,火翱突然发现,本以为是绝境的局面,竟然就这般打开了。

    眼前一劫,很有可能安然无恙渡过,如此他怎么还肯死!

    “多谢莫语大人,我一定将话转达!”

    说完,火翱转身就走,虽然相信莫语的人品,但迟恐生变啊。

    可就在这时,六道身影突兀出现,将他围住,强悍气息封锁空间,杀意纵横。

    雪江山拱手,“这位赤炎族道友,此人是火族大将,杀他等于重创火族气焰,如果道友不愿下手,雪族可以代劳。”

    说着,他负在背后的手掌,打出一个手势。

    轰——

    五名雪族强者,修为同时爆发,空间温度疯狂降低,无形的冰封力量,将火翱笼罩在内。

    莫语皱眉看来,“你是雪江山?”

    声音平静,可那份冷意,却格外刺人。

    雪江山点头,“正是。”

    莫语目光一下变得深邃,“看在她的份上,我不为难你,带上你的人,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放肆,你敢对主将无礼!”雪云龙一脸暴怒。

    雪江山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脸色阴沉,“这位道友,难道真要与我雪族为难?”

    “凭你,能代表雪族?”莫语嘴角微微翘起,不等雪江山豁然色变,脸色一下变得冰寒。

    “最后一次机会,带上你的人,滚!”

    轰——

    一股无形压迫,重重落在雪江山胸口,他闷哼一声,张口喷出鲜血,身体随之暴退。

    “主将!”雪云龙等人急忙接应,一脸惊怒。

    雪云龙猛地抬手,“我没事!”

    他死死盯住莫语,迎接他的,是一双深海般的眼睛,平静浩大深邃,不起波澜。

    雪云龙心头一阵抽搐,“我们走!”

    他转身,带领五名雪族强者冲天而起。

    莫语转身看来一眼,“还不走?”

    火翱咬咬牙,正要说些什么,尚未出口就被打断。

    “我饶你不死,是因为你有用,不要帮我改变主意。”

    火翱额头一下布满冷汗,不敢再有半点犹豫,恭谨行礼后,身影一动挪移离开。

    莫语目光微闪,抬手在苍穹拂过,一座虚幻神座出现在,在这神座上,有一道高大的身影。

    祂面容模糊,却有无尽威严、尊贵气息,铺天盖地爆发!

    大祭祀心神一颤,不由自主跪倒,心头一片震骇。

    这身影……这身影……

    转眼,此间便只有莫语一人站立。

    他直视神座身影,缓缓开口,“褫夺,尔等血脉!”

    与之同时,神座上身影,发出响彻天地的声音,肃穆威严,如神灵旨意。

    “褫夺,尔等血脉!”

    四十万火族修士,刚刚承受过力量反噬,尚未来得及恢复半点力量,便又是一声齐齐惨叫。

    这次,比反噬更加恐怖,就见他们全身血肉,如同被吸食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数个呼吸,就成为一具具干尸。

    啪——

    啪——

    啪——

    一具具干尸头颅破碎,蕴含着磅礴生命气息的血光从中飞出,融入到那神座、身影之中,使得他们快速凝实,通体赤红。

    呼——

    一阵风吹来,卷起漫天枯叶般的碎皮,露出下面惨白的骨头,像是在地底埋了无数年,失去所有水分。

    看着这一幕,赤炎族上下所有人头皮发麻,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血液似乎都要冻结。

    莫语面无表情,挥手屠戮四十万火族修士,没有流露半点不忍,转身淡淡吩咐:“带上这尊神座离开,本座会为你们安排将来的去处,走吧。”

    大祭祀嘴唇轻轻颤抖。

    “膜拜它,赤炎族血脉危机,很快就会解除。”莫语给出肯定的回复。

    大祭祀五体伏地,“我的主宰,赤炎族愿为您付出一切!”

    他没有多做耽搁,起身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整个赤炎族族群随之沸腾。

    半天后,火山脚下,已是人去楼空。

    莫语站在大殿之巅,抬头看向苍穹,喃喃道:“火中仙,我便在这……等你!”

第1371章 第七祖至    目睹莫语挥手抹杀四十万火族大军的,除了赤炎族外,还有已经退走,却未马上离开的雪族。

    这下,便是雪江山的脸色,都泛出苍白。

    “主……主将,我们怎么做?”雪云龙声音发颤,眼前看到的一幕,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轻描淡写,杀四十万人……那是四十万火族大军,足以横扫造化境的恐怖洪流,就这么被碾成齑粉。

    这是何等恐怖!

    剩余雪族修士没有说话,可他们眼神中流露出的信息,都表明了他们的恐惧。

    雪江山低头看了一眼,被鲜血然后的衣襟,摇头苦笑,“传信族中,将此间事情禀明,在得到回复前,我们……”

    他顿了顿,低沉声音中透出不甘,“暂且撤军。”

    “主将英明!”

    雪云龙等齐齐行礼,不等催促便各自退走,吩咐大军开拔。

    雪江山叹了口气,知道他们确实怕了,但怪不得他们,因为即便他,此刻心底同样泛着寒气。

    赤炎族那人,实在可怕!

    只是,自己不曾见过他,更没有与之结怨,为何他会一见面就怀有敌意。

    另外,他说的那句,“看在她的份上……”,那个她又是谁?

    抬手揉了揉眉心,雪江山看向赤炎族领地,眼中阴晴不定。

    ……

    近五十万大军,短短几日间全部折损,如此惨重的损失,马上引发了火族上下的震怒。要知道,这可是五十万军队,不是寻常族人,每一个都有着不低的修为,更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是族群强大的战争力量。

    “赤炎族?区区地域小族,怎么可能屠灭我族五十万大军!”

    “火翱,你隐瞒了什么,还不快说出来!”

    大殿中,一片惊怒质询。

    “大军尽损,火翱你怎么还有脸活着回来?难道说,你在战场中舍弃大军,独自逃命了!”火鲮长老神色阴冷眼中寒芒闪动,他向来与火翱所在派系不合,近百年来更是势如水火。

    这样好的机会,岂会不落井下石!

    外祖父脸色极度难看,狠狠瞪了火鲮一眼,但眼下局势,他便是想要维护都做不到,愤怒低吼,“孽畜!你做下的好事,还不快从实道来,赤炎族中究竟发生了何事?”

    火翱脸色苍白,一路疾驰损耗,再加上众位长老气势压迫,他已经摇摇欲坠,此刻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外祖父,孙儿没有弃军而逃,若非有一件对我火族至关重要的消息,孙儿早已与麾下将士一同战死,绝不会苟活。”

    “哼哼,假模假样,休想巧舌如簧就逃避惩罚!”火镰冷笑一声。

    火翱深吸一口气,一副备受屈辱,却不可辨驳的模样,“噗通”跪下,“外祖父,族中所寻莫语,此刻就在赤炎族中,我麾下五十万军,皆是因他折损!孙儿无能,没有办法亲手杀他,还请外祖父替我及麾下将士报仇!”

    “孙儿有负您的期望,只能来世再还了!”说着,抬手狠狠向眉心拍去。

    外祖父,我刚才的眼色您瞧清楚了吗?千万要出手,别让我演独角戏啊……不然可就真的悲剧了。

    火翱也不想兵行险招,但火镰句句诛心,殿中长老尽皆不满,只有置之死地这一条路,才有可能博取到一线生机。

    嗡——

    磅礴力量,刹那间降临,火翱手掌停在额头前,再无法靠近半点。

    第七祖出现在大殿,昏黄眼珠瞪大,迸发精芒,“你说,莫语在赤炎族?”

    压制的力量稍稍松懈,火翱有了说话的能力,连连点头,“弟子亲眼所言,绝不会错。”

    唰——

    眼前一闪,第七祖消失不见,但他遗留下的可怕气息,依旧让众人胸口沉闷。

    火翱重重摔倒在地,像是上岸的鱼,大口大口喘息。

    外祖父眼露喜意,快步走来扶起他,目光扫过大殿,“火翱是有大错,但他带回了火神神格的消息,第七祖大人未曾处置他,我想便是默认了他将功折罪之事,你们谁有不同意见?”

    大殿安静,便是那火鲮,虽然满脸不甘之意,却也没有再开口。

    火神神格涉及重大,别说五十万大军,就是折损五百万,只有能够得到它的消息,也是值得。

    火翱心弦一松,暗自长长吐出口气,这一关终于是过了。

    与外祖父对过一个眼神,尽皆能够察觉到,彼此眼底的庆幸。

    绝处逢生,真是幸运啊!

    火翱转身,目光穿过大殿入口,看向赤炎族方向,眼底闪过阴冷。

    虽然两次被饶恕不死,但他心中,却没有半点感激。

    第七祖现在,已经赶过去了吧,希望他能够……将莫语彻底斩杀!

    ……

    雪江山军中消息传回冰封之疆,值守长老阅后面露惊奇。

    火族驱逐赤炎族,意外逼出绝世强者,五十万大军折损一空。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敌视火族,对雪族也没有好感,这样一个强悍之辈,雪无机费尽力气回想,居然没有一点印象。

    这可真是怪异。

    斟酌一番,雪无机传回信息,命雪族大军待命,绝不可与之为敌,并且想办法尽量传回赤炎族绝世强者的详细信息。

    雪江山反应很快,半个时辰后,第二只玉简通过加急微型传送阵,送到冰封之疆。

    雪无机拿到手中,略一感应确定没有不妥,直接探入神念。

    下一瞬,他身体蓦地僵住,眼珠瞪大,甚至忘了呼吸。

    “是他!居然是他!难怪敌视火族,难怪对雪族没有好感!”雪无机猛地起身,他必须马上禀报第一祖。

    片刻后,雪无机的身影,出现在雪族祭坛外。

    听到他的禀告,第一祖猛地睁开眼,厉芒涌动,“确定是他?”

    “军前传回玉简在此,第一祖看过便知。”

    唰——

    玉简飞入第一祖手中,他神念探入,然后“啪”的一声,玉简被震成粉碎。样貌可以相同,名字更能一样,但那份神态眼神,却不能作假。

    莫语,果然是你!

    第一祖脸色晦暗不明,当年他背弃约定痛下杀手,若这件事被雪幽寒知道……不行,绝不允许!

    “这件事,你知我知,绝不能传入神女耳中,听到没有?”

    雪无机凛然称是。

    但就在这时,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此间响起,“第一祖要瞒我何事?”

    雪幽寒迈步而来,眉心间蔚蓝光芒闪动,举手投足间气度雍容,风华无尽。

    第一祖不动声色,淡淡道:“是雪江山,他在前方又立了大功,老夫吩咐压下此事,是想后来一起给你惊喜。”

    顿了顿,他继续开口,“幽寒,你就真的不考虑,接纳他吗?”

    雪幽寒眉头轻皱,“我说过,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

    “好好,不提便不提,凭你的心愿吧。”第一祖无奈摇头,心中却松了口气。

    他知道雪幽寒不喜雪江山,故意提及他,果然顺利转移话题。

    “我来告诉第一祖,近日有所收获,将闭关几日。”语落,她点点头,转身离开。

    雪无机拱手道:“第一祖,我回去值守了。”

    第一祖皱着眉头,轻轻挥手。

    莫语居然真的没死,这小子的命倒是硬的很,一定要尽早除去他,否则迟早是祸害!

    眼底厉芒喷吐,可就在这时,第一祖神色大变,他一步迈出,身影出现在祭坛外面。抬头看向天空,一颗冰蓝色的流星,呼啸消失在视线之中,磅礴浩荡的冷冽气息,使得苍穹降下大雪,挥挥洒洒遮天蔽地。

    “不好!”第一祖大急,心里暗暗后悔,果然他目光一扫,看到了不远处被制住的雪无机。

    雪幽寒显然已经怀疑,故意没有表露出来,原来打的这个主意……大意了!

    现在,她显然已经知道了,有关莫语之事。

    第一祖咬牙,一步迈出,锁定她的气息,瞬间挪移出去。

    一定要竭力阻止他们相见!

    ……

    火山脚下,赤炎族领地。

    大殿之巅。

    莫语睫毛一颤,旋即缓缓睁开,看向头顶苍穹。他感觉到了,那份暴虐的炙热气息,但这气息的主人,却不是他要等的那个。

    “第七祖,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空间一闪,一袭赤红火焰长袍第七祖迈步而出,苍老面庞上,似是篆刻一般,呈现出无数黑色火纹。

    “莫语,还要多谢你,经过上次一战,本座地狱火更进一步,与我融为一体。”

    “今日,我便用这火焰,将你烧成灰烬!”

    不过很快,他就脸色大变,咆哮道:“火神神格呢,你把它藏在哪里?”

    莫语长身而起,淡淡道:“杀死我,你自然能找到神格。”

    “好!本座就先杀你!”第七祖低吼一声,黑色的地狱火,自他周身毛孔中喷涌出来,瞬间膨胀成一个百丈火人。

    阴寒气息疯狂散发,空气中竟凝结出骷髅头模样的冰片,每一片落到地面上,都变成大片的黑色冰霜,向外疯狂蔓延。

    转眼,整片天地间,尽是漆黑之色,莫语一袭黑袍,远远看去,竟似整个人都已被吞入其中。

    眉头微皱,无形力量散开,但凡靠近他的骷髅头冰片,都被直接震碎,地面蔓延而来的黑色冰霜,快速消融退散。

    “第七祖,杀我凭这些,可不够。”

    “放心,这才刚刚开始!”第七祖狞笑,下一刻,口中发出痛苦嘶吼,他的血肉竟转眼间全部消失,或者更确切的说,转变成了更多的地狱火!

    百丈火人,直接暴涨到一千丈,那一个个飘落冰片,变成一只只张口咆哮的黑色骷髅头,尖叫着、嘶吼着,铺天盖地撕咬而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