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目睹莫语挥手抹杀四十万火族大军的,除了赤炎族外,还有已经退走,却未马上离开的雪族。

    这下,便是雪江山的脸色,都泛出苍白。

    “主……主将,我们怎么做?”雪云龙声音发颤,眼前看到的一幕,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轻描淡写,杀四十万人……那是四十万火族大军,足以横扫造化境的恐怖洪流,就这么被碾成齑粉。

    这是何等恐怖!

    剩余雪族修士没有说话,可他们眼神中流露出的信息,都表明了他们的恐惧。

    雪江山低头看了一眼,被鲜血然后的衣襟,摇头苦笑,“传信族中,将此间事情禀明,在得到回复前,我们……”

    他顿了顿,低沉声音中透出不甘,“暂且撤军。”

    “主将英明!”

    雪云龙等齐齐行礼,不等催促便各自退走,吩咐大军开拔。

    雪江山叹了口气,知道他们确实怕了,但怪不得他们,因为即便他,此刻心底同样泛着寒气。

    赤炎族那人,实在可怕!

    只是,自己不曾见过他,更没有与之结怨,为何他会一见面就怀有敌意。

    另外,他说的那句,“看在她的份上……”,那个她又是谁?

    抬手揉了揉眉心,雪江山看向赤炎族领地,眼中阴晴不定。

    ……

    近五十万大军,短短几日间全部折损,如此惨重的损失,马上引发了火族上下的震怒。要知道,这可是五十万军队,不是寻常族人,每一个都有着不低的修为,更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是族群强大的战争力量。

    “赤炎族?区区地域小族,怎么可能屠灭我族五十万大军!”

    “火翱,你隐瞒了什么,还不快说出来!”

    大殿中,一片惊怒质询。

    “大军尽损,火翱你怎么还有脸活着回来?难道说,你在战场中舍弃大军,独自逃命了!”火鲮长老神色阴冷眼中寒芒闪动,他向来与火翱所在派系不合,近百年来更是势如水火。

    这样好的机会,岂会不落井下石!

    外祖父脸色极度难看,狠狠瞪了火鲮一眼,但眼下局势,他便是想要维护都做不到,愤怒低吼,“孽畜!你做下的好事,还不快从实道来,赤炎族中究竟发生了何事?”

    火翱脸色苍白,一路疾驰损耗,再加上众位长老气势压迫,他已经摇摇欲坠,此刻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外祖父,孙儿没有弃军而逃,若非有一件对我火族至关重要的消息,孙儿早已与麾下将士一同战死,绝不会苟活。”

    “哼哼,假模假样,休想巧舌如簧就逃避惩罚!”火镰冷笑一声。

    火翱深吸一口气,一副备受屈辱,却不可辨驳的模样,“噗通”跪下,“外祖父,族中所寻莫语,此刻就在赤炎族中,我麾下五十万军,皆是因他折损!孙儿无能,没有办法亲手杀他,还请外祖父替我及麾下将士报仇!”

    “孙儿有负您的期望,只能来世再还了!”说着,抬手狠狠向眉心拍去。

    外祖父,我刚才的眼色您瞧清楚了吗?千万要出手,别让我演独角戏啊……不然可就真的悲剧了。

    火翱也不想兵行险招,但火镰句句诛心,殿中长老尽皆不满,只有置之死地这一条路,才有可能博取到一线生机。

    嗡——

    磅礴力量,刹那间降临,火翱手掌停在额头前,再无法靠近半点。

    第七祖出现在大殿,昏黄眼珠瞪大,迸发精芒,“你说,莫语在赤炎族?”

    压制的力量稍稍松懈,火翱有了说话的能力,连连点头,“弟子亲眼所言,绝不会错。”

    唰——

    眼前一闪,第七祖消失不见,但他遗留下的可怕气息,依旧让众人胸口沉闷。

    火翱重重摔倒在地,像是上岸的鱼,大口大口喘息。

    外祖父眼露喜意,快步走来扶起他,目光扫过大殿,“火翱是有大错,但他带回了火神神格的消息,第七祖大人未曾处置他,我想便是默认了他将功折罪之事,你们谁有不同意见?”

    大殿安静,便是那火鲮,虽然满脸不甘之意,却也没有再开口。

    火神神格涉及重大,别说五十万大军,就是折损五百万,只有能够得到它的消息,也是值得。

    火翱心弦一松,暗自长长吐出口气,这一关终于是过了。

    与外祖父对过一个眼神,尽皆能够察觉到,彼此眼底的庆幸。

    绝处逢生,真是幸运啊!

    火翱转身,目光穿过大殿入口,看向赤炎族方向,眼底闪过阴冷。

    虽然两次被饶恕不死,但他心中,却没有半点感激。

    第七祖现在,已经赶过去了吧,希望他能够……将莫语彻底斩杀!

    ……

    雪江山军中消息传回冰封之疆,值守长老阅后面露惊奇。

    火族驱逐赤炎族,意外逼出绝世强者,五十万大军折损一空。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敌视火族,对雪族也没有好感,这样一个强悍之辈,雪无机费尽力气回想,居然没有一点印象。

    这可真是怪异。

    斟酌一番,雪无机传回信息,命雪族大军待命,绝不可与之为敌,并且想办法尽量传回赤炎族绝世强者的详细信息。

    雪江山反应很快,半个时辰后,第二只玉简通过加急微型传送阵,送到冰封之疆。

    雪无机拿到手中,略一感应确定没有不妥,直接探入神念。

    下一瞬,他身体蓦地僵住,眼珠瞪大,甚至忘了呼吸。

    “是他!居然是他!难怪敌视火族,难怪对雪族没有好感!”雪无机猛地起身,他必须马上禀报第一祖。

    片刻后,雪无机的身影,出现在雪族祭坛外。

    听到他的禀告,第一祖猛地睁开眼,厉芒涌动,“确定是他?”

    “军前传回玉简在此,第一祖看过便知。”

    唰——

    玉简飞入第一祖手中,他神念探入,然后“啪”的一声,玉简被震成粉碎。样貌可以相同,名字更能一样,但那份神态眼神,却不能作假。

    莫语,果然是你!

    第一祖脸色晦暗不明,当年他背弃约定痛下杀手,若这件事被雪幽寒知道……不行,绝不允许!

    “这件事,你知我知,绝不能传入神女耳中,听到没有?”

    雪无机凛然称是。

    但就在这时,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此间响起,“第一祖要瞒我何事?”

    雪幽寒迈步而来,眉心间蔚蓝光芒闪动,举手投足间气度雍容,风华无尽。

    第一祖不动声色,淡淡道:“是雪江山,他在前方又立了大功,老夫吩咐压下此事,是想后来一起给你惊喜。”

    顿了顿,他继续开口,“幽寒,你就真的不考虑,接纳他吗?”

    雪幽寒眉头轻皱,“我说过,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

    “好好,不提便不提,凭你的心愿吧。”第一祖无奈摇头,心中却松了口气。

    他知道雪幽寒不喜雪江山,故意提及他,果然顺利转移话题。

    “我来告诉第一祖,近日有所收获,将闭关几日。”语落,她点点头,转身离开。

    雪无机拱手道:“第一祖,我回去值守了。”

    第一祖皱着眉头,轻轻挥手。

    莫语居然真的没死,这小子的命倒是硬的很,一定要尽早除去他,否则迟早是祸害!

    眼底厉芒喷吐,可就在这时,第一祖神色大变,他一步迈出,身影出现在祭坛外面。抬头看向天空,一颗冰蓝色的流星,呼啸消失在视线之中,磅礴浩荡的冷冽气息,使得苍穹降下大雪,挥挥洒洒遮天蔽地。

    “不好!”第一祖大急,心里暗暗后悔,果然他目光一扫,看到了不远处被制住的雪无机。

    雪幽寒显然已经怀疑,故意没有表露出来,原来打的这个主意……大意了!

    现在,她显然已经知道了,有关莫语之事。

    第一祖咬牙,一步迈出,锁定她的气息,瞬间挪移出去。

    一定要竭力阻止他们相见!

    ……

    火山脚下,赤炎族领地。

    大殿之巅。

    莫语睫毛一颤,旋即缓缓睁开,看向头顶苍穹。他感觉到了,那份暴虐的炙热气息,但这气息的主人,却不是他要等的那个。

    “第七祖,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空间一闪,一袭赤红火焰长袍第七祖迈步而出,苍老面庞上,似是篆刻一般,呈现出无数黑色火纹。

    “莫语,还要多谢你,经过上次一战,本座地狱火更进一步,与我融为一体。”

    “今日,我便用这火焰,将你烧成灰烬!”

    不过很快,他就脸色大变,咆哮道:“火神神格呢,你把它藏在哪里?”

    莫语长身而起,淡淡道:“杀死我,你自然能找到神格。”

    “好!本座就先杀你!”第七祖低吼一声,黑色的地狱火,自他周身毛孔中喷涌出来,瞬间膨胀成一个百丈火人。

    阴寒气息疯狂散发,空气中竟凝结出骷髅头模样的冰片,每一片落到地面上,都变成大片的黑色冰霜,向外疯狂蔓延。

    转眼,整片天地间,尽是漆黑之色,莫语一袭黑袍,远远看去,竟似整个人都已被吞入其中。

    眉头微皱,无形力量散开,但凡靠近他的骷髅头冰片,都被直接震碎,地面蔓延而来的黑色冰霜,快速消融退散。

    “第七祖,杀我凭这些,可不够。”

    “放心,这才刚刚开始!”第七祖狞笑,下一刻,口中发出痛苦嘶吼,他的血肉竟转眼间全部消失,或者更确切的说,转变成了更多的地狱火!

    百丈火人,直接暴涨到一千丈,那一个个飘落冰片,变成一只只张口咆哮的黑色骷髅头,尖叫着、嘶吼着,铺天盖地撕咬而来!

第1372章 杀之    莫语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冷冽,正要出手瞬间,禁的声音突然在脑海响起,“如果你能抽取第七祖体内血脉,将对你本体恢复大有好处。”

    “好!”

    心头应了一声,莫语目光微微闪动,变了出手的心思。

    他抬手一点,指尖凝出一朵火莲,莲成九彩,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

    缓缓盘旋中,折射出迷离光华,璀璨耀眼。

    屈指一弹,九彩火莲飞到头顶,然后像是阳光下的气泡,悄然破碎。

    没有半点声音,澎湃的赤色火浪,自这一点爆发,如海啸般疯狂爆发,席卷所有,将一切焚烧成灰烬。

    黑色的天与地,转眼间,被猩红替代。

    尖叫、嘶吼而来的黑色骷髅头,痛苦惨嚎中,被直接烧成虚无。

    第七祖脸色大变,这一刻他心底,生出一股本能中的颤栗。

    火焰山一战至今,不过短短二十余年,莫语的实力,竟达到如此地步,这怎么可能!

    抬头,与他目光对视,第七祖心头一颤,竟感到莫名的惊恐。

    或许今日抢先前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脑海转过这一念头,但下一刻,便被他强行压下,眼眸流露坚定。

    作为存活超过十万年的老不死,漫长岁月造就了强悍的意志,自然不会被轻易吓倒。

    更何况,第七祖比谁都清楚,现在恐惧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想活下去,只有全力一战,伺机寻找脱身契机。

    没错,第七祖现在想的,已经是如何逃走了。

    高手交锋,瞬间就能感受到彼此根底,更何况莫语已经给他造成了,如此强烈的心神压迫。

    再不走,怕是真的走不掉了。

    “以本座地狱火为门,开启深渊!”第七祖咆哮一声,他体外所有黑色火焰,疯狂涌向头顶,蠕动中像是活物,变成一座漆黑大门。

    然后,这大门从中,缓缓打开。

    吼——

    吼——

    吼——

    一声声咆哮,从这门后爆发,巨大的骨手,落在两门缝隙间,用力向外拉扯。

    凶残、暴虐、杀戮、血腥的气息,黏稠的似要凝结成实质,猛地冲向八方。

    转眼间,便与那蔓延来的赤红,对碰到一起!

    两者像是死敌,碰触的一瞬间,便开始疯狂厮杀,“轰隆隆”巨响像是雷霆咆哮。

    莫语目光一凝,落到地狱火凝聚而成的大门上,这应该是一座类似空间门的存在,可以打开固定的异界空间。

    所谓深渊,与仙界相同,是另外一个小世界。

    这第七祖,倒也算有些手段,竟连这种空间门,都能够建立。

    而且,他自这空间中召唤来的骨手主人,实力的确是强悍。

    若真的让它顺利降临仙界,怕是要多费许多手段。

    莫语脚下一踏,大殿碎成齑粉,火山随之震动。

    它表面,在九彩火莲爆发时,便已溶解成无数岩浆,此刻岩浆表面猛地破开,火神神格呼啸飞出。

    莫语抬手抓住,黑色大门一点,“以火神之名,镇压!”

    嗡——

    神格震鸣,获得仙界规则认可,顿时有无形力量,降临到黑色大门上,它开始剧烈震颤。

    世间一切火焰,皆受火神执掌,哪怕是与第七祖融为一体的地狱火,只要他修为不曾达到或超过火神境界,便一样要受压制。

    似是察觉到空间门即将崩溃,深渊世界的恐怖生灵,发出一声愤怒咆哮,另外一只骨手伸出来,抓住门间的裂缝,咆哮着疯狂拉动。

    莫语冷笑,抬手优势一点,火神神格爆发璀璨光芒,黑色大门“咔嚓”一声遍布裂纹,旋即直接炸开。

    深渊世界的恐怖生灵,痛苦咆哮声戛然而止,两只巨大骨手被生生截断,像是两座大山重重坠地,将地面砸出恐怖深坑。

    噗——

    第七祖一口逆血喷出,眼底涌出恐惧,转身就要逃走。

    但这时,禁的身影,出现在莫语头顶,向他一指点落。

    嗡——

    无形禁锢力量,瞬间侵入体内,将他所有力量封固。

    莫语一步迈出,抬手抓向第七祖头顶,就在这时,他耳边响起一声怒啸,“莫语,你住手!”

    来人……火中仙!

    眼底厉芒一闪,莫语正要出手,却感觉到此间天地,温度疯狂降低。熟悉的声音,带着不曾见过的尊贵威严,冷冽响起,“冰雪女神之怒!”

    一颗蓝色星辰,拖曳着长长的尾巴,越过莫语的身影,与那抓来的火焰大手碰撞到一起。

    冰与火的交锋,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惊心动魄。

    莫语手掌猛地抽回,带起一串刺眼血光,第七祖瞪大眼珠蓦地暗淡下去,身体随之干瘪,“啪”的一声摔在地面,碎成一地朽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