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族第七祖,叱咤仙界十数万万年一方巨擘,殒!火神神格猛地爆发出强大吞噬力量,将莫语手中血光,转眼间吞噬一空。

    嗡——

    它自行飞起,一闪没入地面岩浆,消失不见。

    火中仙气度如初,赤色长袍下的身躯,笔挺似古松,斜入鬓角的双眉紧紧皱在一起,眼中一片冷厉。

    “莫语,毁我火族柱石……今天,我定会杀死你。”

    语锋平淡,杀机凛然!

    雪幽寒怔怔的眼眸,划过一道湛然神光,白净、光洁,泛着玉般光泽的眉心上,冰神神格幽幽蓝光流转。

    她转身,锁定火中仙,樱唇轻启,“你不会有这个机会。”

    现在,雪幽寒脑海中,存在着两份完整的记忆,一个是她,一个是叫做段芝青的女人。

    那是仙界之下的蜉蝣小界,在那个地方,段芝青匆匆走过自己短暂且并不完美的一生,但她却收获了一个,视她如珠宝的男人。

    眸子闪过一丝波动,雪幽寒看来一眼,闪过几分复杂。

    莫语神色竟有些紧张,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庞,嘴唇动了动,声音透着干涩,“你来了……”

    雪幽寒知道他为何会这般表现,心头一酸强忍着点头,完美面庞清冷无比,“我已自亘古冰源中,取回了一缕魂魄。”

    “她……”

    “我没有融合。”

    莫语心头骤松,拱手深深一礼,“多谢!”只要不曾融合,段芝青就还有归来的可能,不管多难,他都会想办法做到。

    雪幽寒一脸漠然,“算是雪族亏欠你的,但我不能将这缕魂魄交给你。”

    莫语点头表示明白,“段芝青是我妻子,你留下这缕魂魄,便是保全了她,我将来必有回报,帮你以其他方式补全灵魂。”

    说着,他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似乎透过她的身体,看到了其中那沉睡的魂魄,“我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复活她的办法。”

    “好!”雪幽寒声音越发冰冷,说完转身,毫无预兆抬手向火中仙按下,“你我两族仇恨不共戴天,今日既然相遇,就做一个了结吧!”

    轰——

    恐怖冰寒气息,自她掌心爆发,横扫八方将一切冻结。

    转眼,火山表面岩浆凝固,一层厚厚冰层,向外急速蔓延。

    天地间,尽成冰疆!

    冰神之威,此刻彰显无疑。

    火中仙神色平静,对眼前一幕,竟似没有半点触动,又或者他很久之前,便已经见过。拂袖一挥,三千万里火焰山虚影,在头顶苍穹浮现,空气中顿时充满了硫磺味道,炙热火浪肆虐!

    “冰神复生,或许可以杀我,你却不够资格。”

    他抬手,点下。

    “火出八万里,焚灭三海五海!”

    轰——

    一条赤色火浪,猛地席卷开来,像是匹练呼啸而至。

    冰封之力,在这火浪下,便似烈日霜花,径直消融不见。

    雪幽寒俏脸淡漠不变,手指一点眉心,“以我之名,天地冰封!”

    轰——

    无尽蓝光,将她笼罩在这,这光芒幽暗,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恐怖低温。火舌落入其中,竟像是游鱼进冻海,被直接冻结在内,形成火外冰冰中火的奇异景象。

    雪幽寒蓦地抬头,眼眸变成了纯粹的幽蓝,抬脚迈步,同时轻声开口,“我便要试试,看能否真的杀死你。”

    一步起,一步落。

    她已站在火中仙面前,一指,落向他眉心!

第1374章 离开仙界    火中仙目光微凝,旋即猛地爆开,像是黑夜中的一团火花……又像是泥沼伪装下,鳄鱼睁开的双眼!

    神格敏锐,瞬间感应到危险降临,传递出强烈警告,雪幽寒眸子深处幽蓝略微收缩,旋即恢复如初。

    冰冷漠然,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好像根本未曾察觉到这些,只是那点落的一指,速度更快。

    白净、细腻的指尖,在这一刻,竟呈现出某种半透明的晶体状态。

    “小心!”莫语低喝,开口瞬间,身影已如同闪电射出。他反应已经极快,可雪幽寒暴起小说 出手,火中仙更是突下杀招,哪怕以莫语如今修为,都难以插手两人的交锋。

    眼看凶险即将降临,却有另外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雪幽寒身前,苍老身躯站的笔挺,一双枯掌迎了上去。

    低沉的声音,像是敲击在十二层后的牛皮大鼓上,并不如何响亮,却无比厚重有着让人惊悸的穿透力。

    雪族第一祖巨震,身体表面皮肤像是水面般掀起层层波浪,“噼里啪啦”骨头断碎声令人头皮发麻。

    “第一祖!”雪幽寒咬牙,一指点落。

    火中仙皱眉收手,横档在眉前,掌心与指尖碰撞,白色冰霜瞬间覆盖全身,可只维持一瞬,他身体一抖,冰霜尽数崩飞。

    轻描淡写化解掉雪幽寒一击,火中仙脸上却没有半点放松,反而变得更加凝重,嘴角露出几分无奈愁苦。

    一只手掌,印在他胸膛上,低沉声音带着浓烈至极的杀意,“大裂崩!”

    “嘭”的一声,火中仙凄然暴退,他胸口衣衫碎成无数块,纷纷洒洒落下,露出一只黑色掌印。

    这掌印倒没有什么,恐怖的是从它边缘滋生出的,一条条黑色纹理,像是蜘蛛网一般,深深嵌入到他体内,每一道都迸发出强大的排斥力量,就像是要把他的身体,生生撕裂开一样。

    萧家主修【香火道】,以香火树获取修为,力量中性几乎可以适应并施展绝大部分神通。漫长岁月中,通过战争、交换、收取等种种方式,族群库房中存放的神通秘典,足有几万种。

    莫语展露超出五阶的强大资质,获得萧家承认,资源倾斜式的全力培养,自然可以任选神通秘典。

    【大崩裂】便是其中之一。

    此神通,打中对方之后,蔓延开的力量,可以将其无限次的分裂崩碎,哪怕是拥有类似莫语本身不死之身神通的存在,也会被彻底抹杀。

    而且最恐怖的是,【大崩裂】每次崩溃,都会被下一次分崩提供更加强悍的力量,也就是说只要第一次崩解开始,就注定目标的死亡不可避免。

    这神通,在外域凶名赫赫,死在其下的强者不计其数,一旦出手,便意味着不死不休!

    火中仙嘴角无奈愁苦更甚,他轻声咳嗽,嘴角涌出鲜血混杂着脏腑碎片,他看了一眼莫语,眼眸微微瞪大似难以置信,“外域……你竟进入了外域。”

    说着,他摇头一叹,尽是不甘意,“大意了,若早知如此,当初火焰山时,我便应该不惜代价,将你彻底抹杀。”

    莫语眉头轻皱,心中也有些许不甘,正面击中的【大崩裂】,居然都没能击溃火中仙,他暗中隐藏的力量,绝对极其强悍。

    哪怕心中清楚,今日已失去杀死他的最佳时机,莫语仍要一试,他抬手一点眉心,香火树虚影蓦地浮现。

    一团虚幻火焰出现,将香火树包裹着,熊熊燃烧起来,莫语闷哼一声脸上因为痛苦而显得无比狰狞。可伴随着的,却是极其恐怖的气息,从他体内疯狂爆开!

    “香火!”火中仙脸色越发凝重,双手扬起,口中低喝,“三千万里火焰山,降临!”

    那火焰山虚影,颤动中急速凝实,澎湃火浪席卷,转眼间竟好似真的降临到此间,无论气息、力量,都是如此真实。

    莫语一拳轰出,这一拳压缩了香火树自焚的力量,虽然只是一个投影,但依旧蕴含着难以置信的恐怖力量。空间直接向内坍塌,像是一条枯竭了的河道,重重轰在三千万里火焰山上!

    层叠山峦倒塌崩碎,每碎一山,火中仙脸色便苍白一分,眉间更多一丝痛苦。但最终,这惊天动地寂灭万千的一拳,没能将三千万里火焰山洞穿。

    “莫语,便是进入外域,我也会去杀死你。”

    留下这句话,火中仙飘然而去。

    的确是飘,就像是风中的枯叶。

    莫语抬手阻止雪幽寒追杀,盯紧他的身影,待他消失不见,口中才剧烈的咳嗽起来。

    “小心有诈……火中仙很强,哪怕现在,你也未必能杀他。”

    雪幽寒沉默,身影一动,出现在第一祖面前,只是略作检查,脸上漠然就再也无法保持,露出凄然之色。

    “幽寒,能救下你,老夫便是死了,也是值得。我只求你一点,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雪族,可以绵延传承,否则地下见到列祖列宗,我无颜面对他们。”第一祖呼吸急促,声音透着渴求。

    “好,我答应你!”雪幽寒认真开口。

    第一祖面露微笑,他艰难扭头,目光落到莫语身上,“老夫突然后悔了,如果当初我真心与你合作,或许就不是现在的局面。”

    莫语淡淡开口,“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我知道,所以才要求你,不要讲对我的仇恨,转移到雪族身上,就让它随着我的死终结,好不好?”

    “好!”

    第一祖长长吐出口气,闭上眼。

    火焰从他周身毛孔中爆发,转眼将之焚成灰烬。

    火中仙必杀一击,若非他是冰神后裔,可以短暂借助冰神之力达到造化仙君层次,被打中瞬间,他就应该已经死了。

    雪幽寒低头,泪水划过眼角。

    莫语沉默一下,缓缓道:“能够救下你,他算死得其所,也是心甘情愿,你不必太过忧伤。另外,火中仙此次逃走,虽然不死,但已伤及本源,短时间内不会对雪族造成威胁。”

    “我知道。”雪幽寒抬手抹去泪痕,收走第一祖的灰烬,脸色已再度变得淡漠,“你什么时候离开?”

    “马上。”

    “什么时候再回来?”

    “不知道……”

    雪幽寒转身便走,“百年。我最多等你百年,到时雪族与火族间,必将有一个,彻底消失在仙界。”

    莫语心头一沉,“好,我记住了!”他抬手打出一枚玉简,“这里有几件事情,希望你能帮我做到。”

    雪幽寒没有回头,只是拿住玉简,点点头。

    几个闪动,她消失不见。

    莫语看着她远去,眼底露出几分愧疚。

    “这个女人不错。”禁的声音响起。

    “你刚才为何没有出手?”

    “我出手,就能留下他?”禁无奈一笑。

    莫语沉默,“走吧,离开仙界。”

    禁心中冷笑,转移话题是简单,但女人不是那么好摆脱的,尤其是足够优秀的女人!

    空间一颤,泛起层层波纹,莫语身体像是一阵青烟,消失不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