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片刻后,四道鬼魅般身影,出现在此处。

    瘦高之人略微感应,用明显改变的阴沉声音道:“传送点就是这里,但很显然,他已经走了!”

    话中不甘,更有一份怒意!

    “哼!”另一人开口,“早就说过,既然出手索性一击毙命,直接破坏传送过程,何必再多这一遭麻烦。”

    老妪尖笑一声,“说的轻巧,这件事咱们也只敢偷偷摸摸做,否则一旦被发现,你我都得死!”

    “好了,都住口!”最后一人开口,声音透着威严,“传送出现意外,这谁都不能够预料。”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杀死他……你我已经出手,便没有退路了!”

    场中一静,四人旋即分开,各朝一个方向急速行去。

    ……

    黑色天幕,血色草植,这种地方绝非无名之地,只要能够离开,以此为线索总归能找到幕后之人。

    可正因为如此,今日才越发凶险,为避免暴露,策划此事之人,绝对会不惜代价,将他斩杀。

    想到这里,莫语抿了抿嘴唇,脸上线条变得冷冽!

    就在这时,方圆玉瓶中,传来一声低呼,不归老祖声音透出惊慌,“大人,往左边方向,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追来了!”

    莫语心头一凛,没有半点犹豫,身体转向左侧,急速远去。

    “大人,继续往前,千万不要改变方向,就沿着直线一直走!”片刻后,不归老祖再度开口。

    不过很快,莫语就发现了不对,他脚下猛地停住,看着前方飘起的淡淡迷雾,沉声道:“怎么回事?”

    不归老祖声音颤抖,“大……大人……没路了……没路再往前走了……”

    莫语眉头皱紧,“你是说,现在无论往哪个方向,都很危险?”

    “十死无生!十死无生啊!”不归老祖嚎叫,“我不想死,谁能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闭嘴!”莫语怒喝,脸上一阵阴晴不定,“禁,你怎么看?”

    禁神色凝重,“看来,为了杀你,这些人废了不少心思。此刻,他们应该是发动了某种阵法,直接封锁九天十地,逼你现身。”

    “你的意思是?”

    “以不变应万变!”

    莫语略作思量,缓缓点头,“你说的没错。这种阵法,绝不是随意就能开启的,否则他们最初动用,我早已被发现。只要隐藏好不被找到,他们支撑不了太久,一旦阵法关闭或者出现状况,我们就能趁机逃离。”

    “就是这样。”禁叹了口气,“希望你运气足够好吧,万一被发现,我可不认为你能逃过去!”

    莫语面无表情,低头看着方圆玉瓶,“现在,你选一个地方,我们藏在那里。好好选,万一被发现的话,我要死……但你会先死!”

    不归老祖一个寒颤,褶子脸更显愁苦,但很快他就咬了咬牙,面露决然。

    拼了!

    不管怎么着,先渡过眼下再说。

    “大人稍等!”说完,不归老祖闭上眼,通过方圆玉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灵魂在剧烈波动,那张显现面孔剧烈扭曲起来,显然正在承受剧烈的痛苦。

    几息后,他猛地睁开眼,“大人,往前三十七步,然后向左十二步,再进一步,就是那里!”

    说完,他整个萎靡下去,竟直接陷入昏睡。

    莫语脚下一动,转眼间,就来到不归老祖说的地方,盘膝坐下。

    “禁!”

    “交给我吧!”声音未落,一股封禁之力,瞬间笼罩全身,将莫语所有气机锁死,与外界隔绝。

    ……

    密室中,全身笼罩黑袍的男子气急败坏,“密地阵法开启,每一息的损耗,都是天文数字,照这么下去,我们根本不能承受!”

    对面座椅上,苍老声音淡淡响起,“放心,这次围杀是你我联手,所有损耗,自然也有我等分摊。”

    “哼!只要能杀死他,区区损耗,又算得了什么?”另外一人冷笑。

    “正是如此!只要能杀掉他,本座也会主动承担部分损耗。”

    黑袍男子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很快,就又摇头,“除了损耗,阵法本身才是关键,你们也都清楚,密地阵法是传承自古老岁月之前,如今早已失去修补方法,运转已是勉强,若持续太久,必然会有崩溃之虞。”

    他看了一眼几人,“所以,我最多保证,密地阵法运转半日时间。”

    “你……”

    苍老声音将他打断,“可以!我们会尽快召集人手,半日时间,足够找到他了。”

    ……

    与此同时,浮岛十六号,萧家已乱作一团。莫语将传送回来,可眼下,明显已超出了正常所需时间。

    萧北湖震怒!

第八百四十九章 统统斩杀    无形压迫,如五座大山,轰然降临。

    天地死寂,一片肃杀!

    “莫语,我劝你束手就擒,以免受苦。”

    血袍淡淡开口,姿态从容,更有一股发自心底的快慰。

    之前被莫语逼退逃走,实是大辱,但笑到最后的,仍旧是他!

    莫语神色平静,“凭你们,还没有让我不战而降的资格。”

    “狂妄!”青龙冷笑,“不必再与他浪费口舌,本皇有一术,可保将他镇压。”

    它抬爪挥出一团青光,无数符文臣服,散发震天慑地气息。将莫语卷住,化为一层透明光罩,那无数符文,在其上游走不休。

    地河眼眸一亮,露出一抹讶色,“不愧是青龙兽皇,手段高明,佩服!”

    他抬手,强大力量,注入光罩中,令它散发镇压气息更强。

    地元、血袍、白虎见状,冷笑一声,同时出手。

    汇聚五大强者力量,光罩快速收缩最终只有丈余,呈现纯青之色,有着厚实的质感。

    其中符文随之缩小,数量却变得更多,像是天河恒沙,无穷无尽!

    滔天之力,哪怕帝阶之上,也要被彻底镇压。

    青龙冷冷一笑,神光一闪化为中年男子,一步迈出,来到光罩外。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皇就自己来取。莫语,希望你能好好享受。”

    他神色森然,抬手抓来。

    镇压莫语的光罩,对他而言,像是一层水面,毫无阻滞。

    眼看手掌,就要落到莫语头顶。

    血袍嘴角微翘,谁都能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不会太美好。他似乎已看到,莫语痛苦哀嚎的模样。

    与此同时,脚下不着痕迹挪开一步,与地河、地元隐隐呼应,这样来,就不怕青龙兽皇耍花样。

    但在这时,异变陡现!

    莫语猛地抬手,暗红神光爆发,一把长剑突兀出现。

    一下横斩,五大强者加持光罩,如豆腐般整齐切破。

    更狠狠斩入青龙体内,在他胸腹处,切开一条长长的口子,血如泉涌!

    “啊!”凄厉嚎叫中,青龙所化中年男子爆退,苍白面庞上一双眼眸,流露惊恐。

    玄皇宫,为玄皇至宝,玄妙无比,有三大形态。

    初始宫殿,速度至上。

    第二战衣,名玄皇甲,防御惊人。

    第三长剑,名玄皇剑,攻击至上!

    眼底厉芒一闪,莫语身影猛地蹿出,一剑直刺!

    暗红神光闪耀,充斥整片空间,释放暴虐杀机。

    青龙心脏收缩,浓郁死亡气息,将他彻底笼罩。

    猛地张口,喷出一团龙气,翻滚之中,显化巨龙虚影。

    威压磅礴!

    莫语一剑不停神色平静,胸膛处苍龙之首浮现,无声咆哮。

    巨龙虚影一颤。

    下一瞬,长剑洞穿而过。

    噗——

    一声闷响,利器切割血肉所发,血花再现。

    青龙低头,看了一眼洞穿胸膛的长剑,强劲有力的心脏,已被绞成粉碎。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有大股大股血水涌出,夹杂着脏腑碎片。

    莫语冷漠收剑,一脚踢出,他身体向地面坠去。

    尚在半空时,自动露出青龙本体,像是一条九天上坠下的山脉,轰然落地。

    激起满山尘灰!

    蛮兽皇者青龙,死。

    一切发生在瞬间,兔起鹘落,结局已定。没有给任何人,插手的机会。

    不远处,血袍等人,神色僵硬。

    但这时,莫语身影,却未停下。

    手中玄皇剑一下消融,直接化为一件全身型暗红战甲,篆刻有无数神纹,玄奥晦涩。

    下一刻,璀璨神光闪过,他身影消失,一只大鹏出现!

    翎羽之上,暗红之色流淌。

    双翅一拍,就像是一堵大山,瞬间跨越空间,重重撞在地河、地元、血袍、白虎身上。

    噗——

    四大强横存在,脸色同时一白,张口喷血。

    地元头晕目眩,勉强停下身影,余光之中,一道暗红匹练呼啸而至。

    仓促之下,他抬手打出一颗骨珠,爆发惨白冷光。

    咔嚓——

    骨珠破裂,暗红匹练不停,带起一颗人头,眼珠犹自瞪大,满是不甘!并非单纯的肉身横死,而是连灵魂,也被斩杀!

    鲜血喷射!

    “二弟!”地元凄厉咆哮,眼露怨毒,看向重新化为人身的莫语。

    但下一刻,他脚下一踏,竟转身逃离!

    莫语神色淡漠,“逃得掉吗?”他摇身化为大鹏,猛地追出。

    感受着背后死死锁定的森然杀机,地元面露暴虐,“莫语,不要逼人太甚!否则今日,老夫拼得一死,也要拉你垫背!”

    回答他的,是急速逼近的可怕气息。

    地元身体猛地收缩,就像是一只皮球,被大鹏狠狠撞上。

    嘭——

    两者间相差悬殊的身体,却发出类似于,星辰对碰的巨响。

    地元喷出一口鲜血,借助碰撞的力量,身体爆射而出。

    他怀中,一块兽骨,“咔嚓”碎裂。

    感受着被抛开的凌厉杀机,地元眼底一喜,随即涌出恨意。

    总有一日,他要将这莫语,碎尸万段!

    但在这时,地元突然发现有些不对,他低头看去,只见胸膛上突然被染出了一条血线。

    他眼珠一凝,张口怒啸,身体以眉心为线,裂成两半。

    空气中,血腥之气更浓。

    ……

    白虎背后,不知何时张开了一对华丽翅膀,银光闪动,让它快的像是一颗流星,在天空中留下一条璀璨的银色轨迹。

    只不过此刻,它却没有心情欣赏自己的英姿,眼中满是惊恐。

    白虎突然明白,为何之前,吞天鸾选择退出,显然它已知道莫语的恐怖。说的话,更有提点警告之意。

    可以它与青龙,贪婪于炼化不朽神性之法,没有察觉到这点。

    如今青龙横死,它不知道自己能否逃出杀局……一念及此,双翅拍打更快。

    突然间,一股悸动传来,白虎猛地抬头,看向前方静立身影,眼珠剧烈收缩。

    它努力想要停下,但那一道璀璨如星河的暗红匹练,却占据了它整个心神。

    噗——

    好大一颗虎头,冲天而起。

    ……

    血袍脸色苍白,周身血光翻滚,似烈焰燃烧。

    因修炼功法缘故,他对鲜血气味,尤其是强者的鲜血气味极其敏感。

    虽然隔着无尽距离,却仍有四道浓郁的血腥,充斥他的鼻腔。

    死了……全部都死了……

    平日间,让他心神兴奋的血腥气息,此刻显得格外的压抑。

    就像是一只抓紧的大手,让他渐渐感到难以喘息。

    怎么会这样?

    血袍脑海一片混乱,至今都想不明白,莫语手中怎会突然多了,这样一把可怕长剑。

    之前被他与金尊追杀时,为何没有取出?

    难道是他进入这片天地后,才得到的宝物。

    猛地摇头,强压翻滚念头,血袍心生骇然。

    这才发现,那可怕的长剑,已霸占他的心神。

    而眼下,绝不是多想的时候。

    深吸一口气,血袍体外血光,翻滚的更加厉害。

    他要活下去!

    但很快,血袍身体就是一僵,猛地转身,就见视线之中多了一颗黑点。

    黑点很快变大,露出大鹏身影,翎羽上暗红之光流转。

    那锐利的眼眸,冰冷杀机闪动!

    莫语追上来了?怎么可能!

    他明明已飞出了近百万里!

    血袍脸色越发苍白,眼底涌出惊惧。

    大鹏之速举世无双,况且在这一片天地,他失去与血池的感应,无法施展血魔解体,一旦被锁定,便逃无可逃!

    猛地咬牙,他豁然转身,低吼,“莫语!你若放我一条生路,我必有厚报!否则,拼得一死,也要拉你垫背!”

    大鹏不停,冰冷声音直接响起,“这些话,金尊也曾说过。但他已死,我还活着。”

    “什么!你杀了金尊!”血袍心神大震,随即眼露决然。

    他已经看出,莫语必杀之心。

    既然逃不掉,那么即便是死,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以吾之身为献祭,血狱无边!”血袍一脸疯狂,“莫语,死吧!”

    轰——

    他身体轰然炸开,恐怖的血光,刹那间爆发。

    横扫八方!

    整片天地,此刻血染。

    大鹏身影猛地停下,强行扭转力量,让它身上伤口崩裂,血水涌出。

    与此同时,它翅膀猛地拍落,身体向后爆射。

    在过程中,便恢复成为人身,覆盖玄皇战甲。

    轰——

    血光卷来,将莫语身影淹没!

    许久,当血光消散,莫语缓缓放下护在面前的双臂,露出苍白面庞。若非玄皇甲守护,这恐怖血光,足以将他生生绞碎!

    不过此刻,他没有查看体内伤势,猛地抬头向前看去。

    只见血袍自爆处,一座血色祭坛,突兀出现。

    正中央,是一只烛台。

    突然间,诡异的波动,自祭坛中爆发。

    一片片破裂的灵魂碎片,被拉扯回来,属于血袍的气息,再度出现。

    噗——

    祭坛上,烛台点燃。

    莫语能够感受到,似乎有一道怨毒的目光,将他笼罩。

    嗡——

    略微一颤,血色祭坛周边空间直接破碎。

    而在这时,莫语突然沉默踏出一步,身上玄皇甲消融,化为暗红神光,向他手中汇聚。

    随即抬手,向前狠狠一挥!

    咻——

    玄皇剑化为流光,像是一条暗红雷霆,刺到祭坛之上。

    “啊!”

    隐约之间,耳边似是听到了,一声惨嚎。

    下一瞬,祭坛微微闪动,玄皇剑被直接震退。

    唰——

    血色祭坛消失无踪。

    莫语伸手召回玄皇剑,看向祭坛消失处,神色平静。

    果然,这血袍也如金尊一般,并没有真的死去。

    这应该是,圣魔、阿鼻超级强者的手段。

    能够跨越时空,干涉荒古之地内的生死,何其恐怖!

    想来日后,他与这两人,还有再见之时。

    不过此刻,莫语眼眸仍旧沉稳,不起半点波澜。

    他既能杀金尊、血袍一次,就能杀他们第二次!

    寻到储物戒,莫语身影一动,直奔远方。

    但很快,青色古砖神念波动传来,略显疲倦,“来不及离开了。我要撤回全部力量,专注于炼化不朽神性,这需要一些时间。”

    莫语目光微闪,落在一座山峰之上,反手取出五只储物戒中所有不朽神性,“你全力炼化就是,其余之事,交给我。”

    “好!”青色古砖没有多言。

    嗡——

    亿万符文飞出,在半空中,显化出古砖虚影。

    强大吞吸之力,将所有不朽神性,直接吞下!

    它显然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所以才会,选择如此霸道直接的方式。

    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炼化!

    莫语若有所思,吐出一口气,缓缓落座。

    心神,刹那间进入古井无波,全力恢复。

    只怕接下来,要有一场大动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