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形压迫,如五座大山,轰然降临。

    天地死寂,一片肃杀!

    “莫语,我劝你束手就擒,以免受苦。”

    血袍淡淡开口,姿态从容,更有一股发自心底的快慰。

    之前被莫语逼退逃走,实是大辱,但笑到最后的,仍旧是他!

    莫语神色平静,“凭你们,还没有让我不战而降的资格。”

    “狂妄!”青龙冷笑,“不必再与他浪费口舌,本皇有一术,可保将他镇压。”

    它抬爪挥出一团青光,无数符文臣服,散发震天慑地气息。将莫语卷住,化为一层透明光罩,那无数符文,在其上游走不休。

    地河眼眸一亮,露出一抹讶色,“不愧是青龙兽皇,手段高明,佩服!”

    他抬手,强大力量,注入光罩中,令它散发镇压气息更强。

    地元、血袍、白虎见状,冷笑一声,同时出手。

    汇聚五大强者力量,光罩快速收缩最终只有丈余,呈现纯青之色,有着厚实的质感。

    其中符文随之缩小,数量却变得更多,像是天河恒沙,无穷无尽!

    滔天之力,哪怕帝阶之上,也要被彻底镇压。

    青龙冷冷一笑,神光一闪化为中年男子,一步迈出,来到光罩外。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皇就自己来取。莫语,希望你能好好享受。”

    他神色森然,抬手抓来。

    镇压莫语的光罩,对他而言,像是一层水面,毫无阻滞。

    眼看手掌,就要落到莫语头顶。

    血袍嘴角微翘,谁都能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不会太美好。他似乎已看到,莫语痛苦哀嚎的模样。

    与此同时,脚下不着痕迹挪开一步,与地河、地元隐隐呼应,这样来,就不怕青龙兽皇耍花样。

    但在这时,异变陡现!

    莫语猛地抬手,暗红神光爆发,一把长剑突兀出现。

    一下横斩,五大强者加持光罩,如豆腐般整齐切破。

    更狠狠斩入青龙体内,在他胸腹处,切开一条长长的口子,血如泉涌!

    “啊!”凄厉嚎叫中,青龙所化中年男子爆退,苍白面庞上一双眼眸,流露惊恐。

    玄皇宫,为玄皇至宝,玄妙无比,有三大形态。

    初始宫殿,速度至上。

    第二战衣,名玄皇甲,防御惊人。

    第三长剑,名玄皇剑,攻击至上!

    眼底厉芒一闪,莫语身影猛地蹿出,一剑直刺!

    暗红神光闪耀,充斥整片空间,释放暴虐杀机。

    青龙心脏收缩,浓郁死亡气息,将他彻底笼罩。

    猛地张口,喷出一团龙气,翻滚之中,显化巨龙虚影。

    威压磅礴!

    莫语一剑不停神色平静,胸膛处苍龙之首浮现,无声咆哮。

    巨龙虚影一颤。

    下一瞬,长剑洞穿而过。

    噗——

    一声闷响,利器切割血肉所发,血花再现。

    青龙低头,看了一眼洞穿胸膛的长剑,强劲有力的心脏,已被绞成粉碎。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有大股大股血水涌出,夹杂着脏腑碎片。

    莫语冷漠收剑,一脚踢出,他身体向地面坠去。

    尚在半空时,自动露出青龙本体,像是一条九天上坠下的山脉,轰然落地。

    激起满山尘灰!

    蛮兽皇者青龙,死。

    一切发生在瞬间,兔起鹘落,结局已定。没有给任何人,插手的机会。

    不远处,血袍等人,神色僵硬。

    但这时,莫语身影,却未停下。

    手中玄皇剑一下消融,直接化为一件全身型暗红战甲,篆刻有无数神纹,玄奥晦涩。

    下一刻,璀璨神光闪过,他身影消失,一只大鹏出现!

    翎羽之上,暗红之色流淌。

    双翅一拍,就像是一堵大山,瞬间跨越空间,重重撞在地河、地元、血袍、白虎身上。

    噗——

    四大强横存在,脸色同时一白,张口喷血。

    地元头晕目眩,勉强停下身影,余光之中,一道暗红匹练呼啸而至。

    仓促之下,他抬手打出一颗骨珠,爆发惨白冷光。

    咔嚓——

    骨珠破裂,暗红匹练不停,带起一颗人头,眼珠犹自瞪大,满是不甘!并非单纯的肉身横死,而是连灵魂,也被斩杀!

    鲜血喷射!

    “二弟!”地元凄厉咆哮,眼露怨毒,看向重新化为人身的莫语。

    但下一刻,他脚下一踏,竟转身逃离!

    莫语神色淡漠,“逃得掉吗?”他摇身化为大鹏,猛地追出。

    感受着背后死死锁定的森然杀机,地元面露暴虐,“莫语,不要逼人太甚!否则今日,老夫拼得一死,也要拉你垫背!”

    回答他的,是急速逼近的可怕气息。

    地元身体猛地收缩,就像是一只皮球,被大鹏狠狠撞上。

    嘭——

    两者间相差悬殊的身体,却发出类似于,星辰对碰的巨响。

    地元喷出一口鲜血,借助碰撞的力量,身体爆射而出。

    他怀中,一块兽骨,“咔嚓”碎裂。

    感受着被抛开的凌厉杀机,地元眼底一喜,随即涌出恨意。

    总有一日,他要将这莫语,碎尸万段!

    但在这时,地元突然发现有些不对,他低头看去,只见胸膛上突然被染出了一条血线。

    他眼珠一凝,张口怒啸,身体以眉心为线,裂成两半。

    空气中,血腥之气更浓。

    ……

    白虎背后,不知何时张开了一对华丽翅膀,银光闪动,让它快的像是一颗流星,在天空中留下一条璀璨的银色轨迹。

    只不过此刻,它却没有心情欣赏自己的英姿,眼中满是惊恐。

    白虎突然明白,为何之前,吞天鸾选择退出,显然它已知道莫语的恐怖。说的话,更有提点警告之意。

    可以它与青龙,贪婪于炼化不朽神性之法,没有察觉到这点。

    如今青龙横死,它不知道自己能否逃出杀局……一念及此,双翅拍打更快。

    突然间,一股悸动传来,白虎猛地抬头,看向前方静立身影,眼珠剧烈收缩。

    它努力想要停下,但那一道璀璨如星河的暗红匹练,却占据了它整个心神。

    噗——

    好大一颗虎头,冲天而起。

    ……

    血袍脸色苍白,周身血光翻滚,似烈焰燃烧。

    因修炼功法缘故,他对鲜血气味,尤其是强者的鲜血气味极其敏感。

    虽然隔着无尽距离,却仍有四道浓郁的血腥,充斥他的鼻腔。

    死了……全部都死了……

    平日间,让他心神兴奋的血腥气息,此刻显得格外的压抑。

    就像是一只抓紧的大手,让他渐渐感到难以喘息。

    怎么会这样?

    血袍脑海一片混乱,至今都想不明白,莫语手中怎会突然多了,这样一把可怕长剑。

    之前被他与金尊追杀时,为何没有取出?

    难道是他进入这片天地后,才得到的宝物。

    猛地摇头,强压翻滚念头,血袍心生骇然。

    这才发现,那可怕的长剑,已霸占他的心神。

    而眼下,绝不是多想的时候。

    深吸一口气,血袍体外血光,翻滚的更加厉害。

    他要活下去!

    但很快,血袍身体就是一僵,猛地转身,就见视线之中多了一颗黑点。

    黑点很快变大,露出大鹏身影,翎羽上暗红之光流转。

    那锐利的眼眸,冰冷杀机闪动!

    莫语追上来了?怎么可能!

    他明明已飞出了近百万里!

    血袍脸色越发苍白,眼底涌出惊惧。

    大鹏之速举世无双,况且在这一片天地,他失去与血池的感应,无法施展血魔解体,一旦被锁定,便逃无可逃!

    猛地咬牙,他豁然转身,低吼,“莫语!你若放我一条生路,我必有厚报!否则,拼得一死,也要拉你垫背!”

    大鹏不停,冰冷声音直接响起,“这些话,金尊也曾说过。但他已死,我还活着。”

    “什么!你杀了金尊!”血袍心神大震,随即眼露决然。

    他已经看出,莫语必杀之心。

    既然逃不掉,那么即便是死,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以吾之身为献祭,血狱无边!”血袍一脸疯狂,“莫语,死吧!”

    轰——

    他身体轰然炸开,恐怖的血光,刹那间爆发。

    横扫八方!

    整片天地,此刻血染。

    大鹏身影猛地停下,强行扭转力量,让它身上伤口崩裂,血水涌出。

    与此同时,它翅膀猛地拍落,身体向后爆射。

    在过程中,便恢复成为人身,覆盖玄皇战甲。

    轰——

    血光卷来,将莫语身影淹没!

    许久,当血光消散,莫语缓缓放下护在面前的双臂,露出苍白面庞。若非玄皇甲守护,这恐怖血光,足以将他生生绞碎!

    不过此刻,他没有查看体内伤势,猛地抬头向前看去。

    只见血袍自爆处,一座血色祭坛,突兀出现。

    正中央,是一只烛台。

    突然间,诡异的波动,自祭坛中爆发。

    一片片破裂的灵魂碎片,被拉扯回来,属于血袍的气息,再度出现。

    噗——

    祭坛上,烛台点燃。

    莫语能够感受到,似乎有一道怨毒的目光,将他笼罩。

    嗡——

    略微一颤,血色祭坛周边空间直接破碎。

    而在这时,莫语突然沉默踏出一步,身上玄皇甲消融,化为暗红神光,向他手中汇聚。

    随即抬手,向前狠狠一挥!

    咻——

    玄皇剑化为流光,像是一条暗红雷霆,刺到祭坛之上。

    “啊!”

    隐约之间,耳边似是听到了,一声惨嚎。

    下一瞬,祭坛微微闪动,玄皇剑被直接震退。

    唰——

    血色祭坛消失无踪。

    莫语伸手召回玄皇剑,看向祭坛消失处,神色平静。

    果然,这血袍也如金尊一般,并没有真的死去。

    这应该是,圣魔、阿鼻超级强者的手段。

    能够跨越时空,干涉荒古之地内的生死,何其恐怖!

    想来日后,他与这两人,还有再见之时。

    不过此刻,莫语眼眸仍旧沉稳,不起半点波澜。

    他既能杀金尊、血袍一次,就能杀他们第二次!

    寻到储物戒,莫语身影一动,直奔远方。

    但很快,青色古砖神念波动传来,略显疲倦,“来不及离开了。我要撤回全部力量,专注于炼化不朽神性,这需要一些时间。”

    莫语目光微闪,落在一座山峰之上,反手取出五只储物戒中所有不朽神性,“你全力炼化就是,其余之事,交给我。”

    “好!”青色古砖没有多言。

    嗡——

    亿万符文飞出,在半空中,显化出古砖虚影。

    强大吞吸之力,将所有不朽神性,直接吞下!

    它显然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所以才会,选择如此霸道直接的方式。

    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炼化!

    莫语若有所思,吐出一口气,缓缓落座。

    心神,刹那间进入古井无波,全力恢复。

    只怕接下来,要有一场大动静……

第八百五十章 火祭之威    “嘭”“嘭”“嘭”……

    一声声低沉巨响,大地震动。

    山巅,莫语眼眸,缓缓睁开。

    视线中,一头小山般的腐兽,正奔跑着逼近。

    它四肢伏地,外形类似剑龙,背后一根根破体而出的灰色骨刺,萦绕着浓郁死气。

    此刻,腐兽眼珠死死看来,充斥着无尽暴虐!

    吼——

    它一声咆哮,身体猛地绷紧,背后无数根灰色骨刺,如雨般爆射而来。

    咻——

    咻——

    凄厉破空声,如同死神狞笑,让人通体生寒。

    莫语神色平静,当骨刺逼近,抬手拂袖一挥。

    那爆射而来的骨刺猛地停下,极动极静之间,让人心头发闷说不出的难受。

    下一刻,它们倒射而回,速度比较之前更快!

    噗——

    噗——

    骨刺刺穿血肉,小山般的腐兽,呼吸间被捅成了马蜂窝,钉死在地面。

    轻描淡写,击杀强大腐兽,莫语神色如初,没有流露半点得意。

    他抬头看了一眼青色古砖,感受着混乱的力量波动,轻声道:“要开始了。”

    像是为了印证他口中所言,苍穹之上突然多了一片阴云,急冲而下。

    凄厉尖啸中,杀机降临!

    莫语没有去看,一拳打出。

    嘭——

    几头夺命而来的飞禽腐兽,身体被远远轰飞,尚未落地便轰然爆裂。

    一时血肉横飞,腥腐之气大作!

    但剩余飞禽腐兽,却没有被吓住,反而以更为凶猛的姿态,扑杀而来。

    远方天际,一头巨鹰盘旋,冰冷目光锁定,露出森然杀意。

    莫语不惊不惧,抬手在前上下一划,直线上所有飞禽,身体瞬间破碎。

    血肉如雨,倾盆而下,浇注在山峰上,令它沉默的死寂之色,更多几分戾气。

    而在这时,“轰隆隆”大地震鸣之中,一头头可怕腐兽自远方冲来。

    密密麻麻,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它们状若疯魔,承受着头顶血肉大雨的冲刷,气势一往无前。

    隐约之间,能够看到几头顶天立地的身影,正站在遥远之外,冷冷看来。

    一拳轰出,将扑杀来几头腐兽轰杀,莫语低喝一声,胸膛苍龙之首印记浮现。

    他血肉下,此刻生出黑色鳞甲,眉心中,暗金独角钻出,一双眼眸,化为金黄之色。

    赫然是一头,人形苍龙!

    吼——

    低吼之中,龙威爆发横扫,来自苍龙的气息,令无数腐兽身体僵直。

    诸多飞禽腐兽“噗通”“噗通”坠地,摔的头破血流。

    而在这时,莫语已迈出一步,摇身化为大鱼!

    人形苍龙状态下施展鲲鹏变,这一大神通之术,亦受到影响。

    它鳞片呈现青黑之色,与苍龙鳞甲,没有半点不同。

    再加上融合了苍龙、鲲鹏两大顶级凶兽的气息,让此刻的鲲,凶厉更胜!

    震慑的诸多腐兽,瑟瑟颤抖。

    一声尖啸,大鱼抬尾,随即重重拍落。

    惊天动地巨响,整座山峰,都被强大的力量,直接轰碎。

    乱石穿空之时,无数腐兽,在这一砸之下,变成了肉酱!

    鲲凶悍一击后,没有任何停顿,身体一翻像是一只巨大石碾,在地面滚动起来。

    所有闪避不及的腐兽,尽数被它生生碾碎!

    转眼之间,死伤惨重!

    吼——

    远方突然传来怒啸,惊涛骇浪般的磅礴威压,横冲而来。

    将鲲的威慑撕裂开,令其余腐兽恢复行动,纷纷逃避。

    而在这时,随着巨鹰一声尖叫,天空中的飞禽腐兽,向地面大鱼冲击而去。

    唰——

    灵光一闪,鲲消失不见,化为大鹏展翅冲天!

    瞬间冲入飞禽腐兽大军,碰撞中,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莫语忽而为鲲,巨尾横扫,忽而为鹏,展翅盘旋。

    护住青色古砖,将所有冲击腐兽,一力碾压。

    腐兽死伤越来越多,碎裂的尸体,很快将大地覆盖,最终形成一座血肉之山。

    苍穹上,巨鹰盘旋。

    远方大地,几道顶天身影,冷漠注视。

    它们没有要插手的意思,目光冷冷看来,流露嘲弄。

    再强壮的大象,面对无穷无尽的蚂蚁,都有被咬死的一天。

    而鲲鹏身上,也已经开始出现伤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它的气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萎靡。

    当它虚弱到一定程度,就是它们出手,绝杀之时。

    ……

    “嘭”“嘭”“嘭”……一连串的密集碰撞声中,十几头腐兽轰然爆裂。

    大鹏一个转身,在天空盘旋,它身上伤口无数,猩红血水滴落大地。

    新鲜的血液,对腐兽而言,有着莫大的诱惑。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一头腐兽,胆敢靠近。

    它们一脸惊惧缓缓后退,已被面前疯狂杀戮吓退。

    哪怕身后,有着强大存在的逼迫,也不敢再向前。

    一头骨龙抬头看来,空洞眼窝中,灵魂火焰炽烈,“他已是强弩之末,该你我出手了。”

    低沉的声音,在空中回响。

    死气翻滚,卷住它的身躯,呼啸飞去。

    不远处,一头巨大螳螂冷冷一笑,双翅一展,化作一条墨绿闪电。

    其余几道顶天身影,此刻也同时靠近。

    远方天际,巨鹰一改盘旋,翅膀扇动飞临,高傲眼珠中,一片杀意。

    灵光一闪,大鹏身影消失,莫语恢复人身。

    他身上黑袍多处破碎,已被鲜血染红,苍白面庞上,难见半点血色。

    轻易就能看出,他如今,已濒临崩溃边缘。

    但此刻,迎向几头超强腐兽,他脸色却仍旧平静。

    “杀了他!打断炼化!”骨龙显然地位极高,缓缓开口,几大超强腐兽,同时爆发恐怖气息。

    惊天杀机,如涛涛大浪,欲吞天噬地!

    千钧一发,莫语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嘲弄。

    向几头超强腐兽看去一眼,随即缓缓闭目。

    嗯,莫非要束手待毙?

    几头超强腐兽,心底一笑。

    算这小子知趣,倒也能落得一个痛快!

    但下一瞬,一股凶险之感,猛地自心底爆发。

    令它们如坠冰窖!

    呼——

    大地之上,突然有黑火升腾,将地面直接焚毁,化为岩浆。

    恐怖灼烧,将几头超强腐兽,同时笼罩。

    无视他们所有防御,直接作用在肉身上,彻底毁灭。

    “啊!”一声痛苦咆哮,骨龙冲天而起,身上修补的腐肉,已全部变成飞灰。

    甚至那坚不可摧的骨头,都被烧的融化。

    紧随在后,是那螳螂腐兽,它一跃而起,但不等展开翅膀,就被黑火烧成灰烬,在绝望尖叫中,坠入黑火。

    其余超强腐兽,尽皆葬灭其中,再无逃脱。

    苍穹上,巨鹰目睹当下一幕,高傲眼珠中,此刻尽是恐惧!

    它一声尖叫,猛地拍打翅膀,逃向远方。

    死里逃生的骨龙,则逃往另外一个方向。

    两大超强腐兽,惶惶如丧家之犬。

    但在此刻,莫语眼眸突然睁开,一片赤红,如火焰凝聚所成。

    苍穹之上,刹那间,火海降临,直接钻入肉身之中,焚烧灵魂!

    “啊!”巨鹰凄厉惨嚎,身体在空中剧烈翻滚,本能中疯狂逃命。

    但不等它离开火焰范围,灵魂气息便猛地消散,身体石头般坠落大地。

    骨龙不仅肉身最强,连灵魂,都是超强腐兽中的佼佼者。

    它淹没灵魂火焰,快速变得暗淡,却仍旧在,苦苦的支撑。

    骨龙并没有讨饶,因为它清楚,莫语绝不可能,放过它的性命。

    “大人!救我!”

    它张口,凄厉咆哮。

    远方天际,吞天鸾身体僵直,一脸难以置信。

    它虽知道,莫语实力强悍,击杀玄龟,碾杀近万腐兽就足以证明。

    但仍对他今日,表现出的可怕,感到震撼!

    尤其闭目、睁眼,黑、赤火焰之术,更是让人心神惊悸。

    骨龙为首几头超强腐兽,竟根本没有抗衡之力,就被生生抹杀。

    这是……怎样一种惊世大神通!

    “大人!救救我!”骨龙凄厉的声音,不断回响,它灵魂火焰越来越弱,几近熄灭。

    突然间,大地破碎,金色穿山甲、双头蛇冲天而起,欲要救回骨龙。

    但很快,它们脸上,便露出惊怒!

    黑色的火焰,沾染到鳞甲上,竟根本无视它们强大的力量,直接焚烧。

    体表鳞甲开始脱落,望向头顶赤红火海,两头恐怖腐兽同时止步。怒吼一声,转身钻入地底,借助大地深处的浓郁拂袖之气,一点点磨灭黑火。

    “人族之修休要猖獗,今日你必死无疑!”

    “收回火焰,放回骨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两者咆哮连连,却不敢,再冒出头。

    莫语脸色冷漠,赤红眼眸中,一片冰冷。

    赤红火海内,骨龙的灵魂气息,如秋风中的烛火,随时都将熄灭。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突然自地底极深处传来。

    就像是寒冬中的一桶冰水,兜头浇下,让人通体冰寒。

    莫大的恐惧,像是无形大手,紧紧握住心脏。

    似乎略一用力,就能捏碎……

    莫语眼眸泛出一丝波动,低头看来,与那地底极深处的抬起的头颅,直接对视。

    下一瞬,大地轰然破碎,无数碎块冲天而起,凄厉破空声让人胆寒。

    最大的一块,悍然直奔莫语轰去!

    它通体乌黑,浓郁死气滚滚如烟,无视黑火焚烧,穿透赤红火海,逼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