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嘭”“嘭”“嘭”……

    一声声低沉巨响,大地震动。

    山巅,莫语眼眸,缓缓睁开。

    视线中,一头小山般的腐兽,正奔跑着逼近。

    它四肢伏地,外形类似剑龙,背后一根根破体而出的灰色骨刺,萦绕着浓郁死气。

    此刻,腐兽眼珠死死看来,充斥着无尽暴虐!

    吼——

    它一声咆哮,身体猛地绷紧,背后无数根灰色骨刺,如雨般爆射而来。

    咻——

    咻——

    凄厉破空声,如同死神狞笑,让人通体生寒。

    莫语神色平静,当骨刺逼近,抬手拂袖一挥。

    那爆射而来的骨刺猛地停下,极动极静之间,让人心头发闷说不出的难受。

    下一刻,它们倒射而回,速度比较之前更快!

    噗——

    噗——

    骨刺刺穿血肉,小山般的腐兽,呼吸间被捅成了马蜂窝,钉死在地面。

    轻描淡写,击杀强大腐兽,莫语神色如初,没有流露半点得意。

    他抬头看了一眼青色古砖,感受着混乱的力量波动,轻声道:“要开始了。”

    像是为了印证他口中所言,苍穹之上突然多了一片阴云,急冲而下。

    凄厉尖啸中,杀机降临!

    莫语没有去看,一拳打出。

    嘭——

    几头夺命而来的飞禽腐兽,身体被远远轰飞,尚未落地便轰然爆裂。

    一时血肉横飞,腥腐之气大作!

    但剩余飞禽腐兽,却没有被吓住,反而以更为凶猛的姿态,扑杀而来。

    远方天际,一头巨鹰盘旋,冰冷目光锁定,露出森然杀意。

    莫语不惊不惧,抬手在前上下一划,直线上所有飞禽,身体瞬间破碎。

    血肉如雨,倾盆而下,浇注在山峰上,令它沉默的死寂之色,更多几分戾气。

    而在这时,“轰隆隆”大地震鸣之中,一头头可怕腐兽自远方冲来。

    密密麻麻,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它们状若疯魔,承受着头顶血肉大雨的冲刷,气势一往无前。

    隐约之间,能够看到几头顶天立地的身影,正站在遥远之外,冷冷看来。

    一拳轰出,将扑杀来几头腐兽轰杀,莫语低喝一声,胸膛苍龙之首印记浮现。

    他血肉下,此刻生出黑色鳞甲,眉心中,暗金独角钻出,一双眼眸,化为金黄之色。

    赫然是一头,人形苍龙!

    吼——

    低吼之中,龙威爆发横扫,来自苍龙的气息,令无数腐兽身体僵直。

    诸多飞禽腐兽“噗通”“噗通”坠地,摔的头破血流。

    而在这时,莫语已迈出一步,摇身化为大鱼!

    人形苍龙状态下施展鲲鹏变,这一大神通之术,亦受到影响。

    它鳞片呈现青黑之色,与苍龙鳞甲,没有半点不同。

    再加上融合了苍龙、鲲鹏两大顶级凶兽的气息,让此刻的鲲,凶厉更胜!

    震慑的诸多腐兽,瑟瑟颤抖。

    一声尖啸,大鱼抬尾,随即重重拍落。

    惊天动地巨响,整座山峰,都被强大的力量,直接轰碎。

    乱石穿空之时,无数腐兽,在这一砸之下,变成了肉酱!

    鲲凶悍一击后,没有任何停顿,身体一翻像是一只巨大石碾,在地面滚动起来。

    所有闪避不及的腐兽,尽数被它生生碾碎!

    转眼之间,死伤惨重!

    吼——

    远方突然传来怒啸,惊涛骇浪般的磅礴威压,横冲而来。

    将鲲的威慑撕裂开,令其余腐兽恢复行动,纷纷逃避。

    而在这时,随着巨鹰一声尖叫,天空中的飞禽腐兽,向地面大鱼冲击而去。

    唰——

    灵光一闪,鲲消失不见,化为大鹏展翅冲天!

    瞬间冲入飞禽腐兽大军,碰撞中,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莫语忽而为鲲,巨尾横扫,忽而为鹏,展翅盘旋。

    护住青色古砖,将所有冲击腐兽,一力碾压。

    腐兽死伤越来越多,碎裂的尸体,很快将大地覆盖,最终形成一座血肉之山。

    苍穹上,巨鹰盘旋。

    远方大地,几道顶天身影,冷漠注视。

    它们没有要插手的意思,目光冷冷看来,流露嘲弄。

    再强壮的大象,面对无穷无尽的蚂蚁,都有被咬死的一天。

    而鲲鹏身上,也已经开始出现伤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它的气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萎靡。

    当它虚弱到一定程度,就是它们出手,绝杀之时。

    ……

    “嘭”“嘭”“嘭”……一连串的密集碰撞声中,十几头腐兽轰然爆裂。

    大鹏一个转身,在天空盘旋,它身上伤口无数,猩红血水滴落大地。

    新鲜的血液,对腐兽而言,有着莫大的诱惑。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一头腐兽,胆敢靠近。

    它们一脸惊惧缓缓后退,已被面前疯狂杀戮吓退。

    哪怕身后,有着强大存在的逼迫,也不敢再向前。

    一头骨龙抬头看来,空洞眼窝中,灵魂火焰炽烈,“他已是强弩之末,该你我出手了。”

    低沉的声音,在空中回响。

    死气翻滚,卷住它的身躯,呼啸飞去。

    不远处,一头巨大螳螂冷冷一笑,双翅一展,化作一条墨绿闪电。

    其余几道顶天身影,此刻也同时靠近。

    远方天际,巨鹰一改盘旋,翅膀扇动飞临,高傲眼珠中,一片杀意。

    灵光一闪,大鹏身影消失,莫语恢复人身。

    他身上黑袍多处破碎,已被鲜血染红,苍白面庞上,难见半点血色。

    轻易就能看出,他如今,已濒临崩溃边缘。

    但此刻,迎向几头超强腐兽,他脸色却仍旧平静。

    “杀了他!打断炼化!”骨龙显然地位极高,缓缓开口,几大超强腐兽,同时爆发恐怖气息。

    惊天杀机,如涛涛大浪,欲吞天噬地!

    千钧一发,莫语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嘲弄。

    向几头超强腐兽看去一眼,随即缓缓闭目。

    嗯,莫非要束手待毙?

    几头超强腐兽,心底一笑。

    算这小子知趣,倒也能落得一个痛快!

    但下一瞬,一股凶险之感,猛地自心底爆发。

    令它们如坠冰窖!

    呼——

    大地之上,突然有黑火升腾,将地面直接焚毁,化为岩浆。

    恐怖灼烧,将几头超强腐兽,同时笼罩。

    无视他们所有防御,直接作用在肉身上,彻底毁灭。

    “啊!”一声痛苦咆哮,骨龙冲天而起,身上修补的腐肉,已全部变成飞灰。

    甚至那坚不可摧的骨头,都被烧的融化。

    紧随在后,是那螳螂腐兽,它一跃而起,但不等展开翅膀,就被黑火烧成灰烬,在绝望尖叫中,坠入黑火。

    其余超强腐兽,尽皆葬灭其中,再无逃脱。

    苍穹上,巨鹰目睹当下一幕,高傲眼珠中,此刻尽是恐惧!

    它一声尖叫,猛地拍打翅膀,逃向远方。

    死里逃生的骨龙,则逃往另外一个方向。

    两大超强腐兽,惶惶如丧家之犬。

    但在此刻,莫语眼眸突然睁开,一片赤红,如火焰凝聚所成。

    苍穹之上,刹那间,火海降临,直接钻入肉身之中,焚烧灵魂!

    “啊!”巨鹰凄厉惨嚎,身体在空中剧烈翻滚,本能中疯狂逃命。

    但不等它离开火焰范围,灵魂气息便猛地消散,身体石头般坠落大地。

    骨龙不仅肉身最强,连灵魂,都是超强腐兽中的佼佼者。

    它淹没灵魂火焰,快速变得暗淡,却仍旧在,苦苦的支撑。

    骨龙并没有讨饶,因为它清楚,莫语绝不可能,放过它的性命。

    “大人!救我!”

    它张口,凄厉咆哮。

    远方天际,吞天鸾身体僵直,一脸难以置信。

    它虽知道,莫语实力强悍,击杀玄龟,碾杀近万腐兽就足以证明。

    但仍对他今日,表现出的可怕,感到震撼!

    尤其闭目、睁眼,黑、赤火焰之术,更是让人心神惊悸。

    骨龙为首几头超强腐兽,竟根本没有抗衡之力,就被生生抹杀。

    这是……怎样一种惊世大神通!

    “大人!救救我!”骨龙凄厉的声音,不断回响,它灵魂火焰越来越弱,几近熄灭。

    突然间,大地破碎,金色穿山甲、双头蛇冲天而起,欲要救回骨龙。

    但很快,它们脸上,便露出惊怒!

    黑色的火焰,沾染到鳞甲上,竟根本无视它们强大的力量,直接焚烧。

    体表鳞甲开始脱落,望向头顶赤红火海,两头恐怖腐兽同时止步。怒吼一声,转身钻入地底,借助大地深处的浓郁拂袖之气,一点点磨灭黑火。

    “人族之修休要猖獗,今日你必死无疑!”

    “收回火焰,放回骨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两者咆哮连连,却不敢,再冒出头。

    莫语脸色冷漠,赤红眼眸中,一片冰冷。

    赤红火海内,骨龙的灵魂气息,如秋风中的烛火,随时都将熄灭。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突然自地底极深处传来。

    就像是寒冬中的一桶冰水,兜头浇下,让人通体冰寒。

    莫大的恐惧,像是无形大手,紧紧握住心脏。

    似乎略一用力,就能捏碎……

    莫语眼眸泛出一丝波动,低头看来,与那地底极深处的抬起的头颅,直接对视。

    下一瞬,大地轰然破碎,无数碎块冲天而起,凄厉破空声让人胆寒。

    最大的一块,悍然直奔莫语轰去!

    它通体乌黑,浓郁死气滚滚如烟,无视黑火焚烧,穿透赤红火海,逼临!

第八百五十一章 交易    莫语赤红眼眸微缩,脚下一踏,身影急速退避。

    面前猩红火焰翻滚,令轰来碎块速度,降低了一丝。

    虽不明显,却给了他,应对的机会。

    莫语靠近,抬手一把扯住骨龙尾骨,猛地用力将它扯来。

    轰——

    一声巨响,骨龙躯体四五分裂,绝望哀嚎中,灵魂火焰彻底熄灭。

    莫语口鼻喷血,身体向后抛飞。

    一击之恐怖,可见一斑!

    山脉般的黑影,自地底缓缓爬出,一双冰冷的眼眸锁定了莫语,杀机纵横。

    这赫然是,一头体积恐怖到极限的蜈蚣!

    乌黑的甲壳,如同黑铁铸造,沉默肃杀。浓郁到近乎化为实质的死气,萦绕周身。

    但诡异的是,这以头明显为死物的狰狞巨兽,竟给人神圣威严之感。

    目光触及,并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本能中的敬畏。

    如沐神威!

    这种感觉,莫语觉得有些熟悉,目光微微闪动。

    “外界天骄,或许你实力强大有滔天汽运,但陷入今日之事中,吾便赐予你死亡。”

    低沉声音中,蜈蚣身躯横扫而出,速度之快,似是挣脱了空间的束缚。

    百分之一个呼吸,就已到来!

    尚未碰撞,其势,已带来无穷毁灭气息。

    无法抵挡!

    莫语脸色微变,他心中清楚,哪怕变身鲲鹏,也无法逃脱。

    但此刻,其眼眸中,却一片平静。

    “你的对手,是我。”蓦地,浩瀚神念波动爆发,如滔滔骇浪。

    苍穹上青色古砖,悍然镇落。

    炼化,已经完成!

    天地突然一静,陷入诡异的停滞,下一瞬,恐怖的碰撞声浪,才轰然爆发!

    天空被轻易撕碎,漆黑一片,如同择人而噬的大口。

    大地直接龟裂,纵横交错无数沟壑,都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

    呼——

    莫语被神光包裹,身影爆退,避开厮杀范围。

    抬头看去,古砖与可怕蜈蚣,正冷冷对峙。

    双方都没有受到损伤,之前的对碰,于他们而言,只是热身而已。

    蜈蚣展开狰狞口器,声音冷厉,“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回来。”

    古砖沉默,表面无数符文流转。

    “难道你以为保持沉默,就能让我放你一马。”蜈蚣嗤笑,“今日,你必然消亡!”

    轰——

    浓黑死气,滚滚如狼烟,轰然爆发。

    瞬息之间,席卷大片苍穹,让天地之间,化为一片死域。

    毁灭的气息,只是略一感应,便让人心神惊悸。

    嗡——

    一声震鸣,亿万青色神光爆发,像是一颗璀璨星辰,普照四方。

    青色古砖,也已经出手。

    两大存在,都想要,置对方于死地。

    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厮杀,没有任何过渡,直接进入白热化!

    莫语脸色凝重,心头震撼。

    两者爆发出的力量,任何一个,都足以将他轻易抹杀。

    这至少是,天道第二步的实力,甚至于……更高……

    地底深处潜伏的可怕蜈蚣,他隐约间猜到了几分来历,有此威能可以解释。

    但青色古砖……还是在内部符文破碎大半,只恢复一部分的情形下,居然就有这种威能。

    其完整之时,又恐怖到何种程度?

    不知道,它又有怎样的,惊天来历!

    浓黑死气与青色神光搅动在一起,像是一只巨大的漩涡,狂暴的力量碰撞,足以将落入其中的一切,全部绞碎成齑粉。目光无法穿透,连神念,亦不敢靠近半点。

    只是被动承受着,那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

    这一战,青色古砖胜,一切都好。

    否则,便是殒落之期。

    莫语拳头紧握,对力量的渴求,更加强烈。

    帝境!

    他要尽快突破!

    深吸一口气,压下念头,莫语看向那一团毁灭漩涡,目光微微闪动。

    ……

    轰隆隆——

    轰隆隆——

    毁天灭地的力量余波,一圈圈横扫八方,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但再如何强大的存在,承受如此激烈的碰撞,都会不可避免的,出现损伤。

    不知过了多久,浓黑死气与青色神光纠缠所成的恐怖漩涡,突然分离开来,露出蜈蚣与青色古砖身影。

    前者铁铸般甲壳上,多了无数裂纹,密密麻麻的节足,断了几百只,黑血横流!后者表面符文流转,比较之前黯淡了许多,修复完好的部分,隐隐呈现崩溃趋势。

    势均力敌……又或者说是,两败俱伤!

    “没想到,你竟恢复到这种程度,倒是小觑了你。”蜈蚣缓缓开口,声音平静,但那份杀意,却越发凌厉。

    身体在地面游走,节足轻易刺穿大地,一股决然的气息,此刻弥漫开来。

    它竟是要,不惜死战!

    青色古砖仍旧沉默,只是散发的气息,不断增强。

    暗淡下去的符文,重新焕发出,炽烈的神光。

    可看着璀璨,凝神感应,却能察觉到,一股浓重的败落之气。

    两者间气势对峙不断提升,渐渐濒临临界点。

    不出意料,接下来将会是疯狂的厮杀,直至一方消亡!

    就在这时,莫语突然淡淡开口,“蜈蚣阁下,我想跟你做笔交易。”

    突兀的声音,在绝对死寂之下,格外清晰。

    蜈蚣略微侧头,眼露嘲弄,“卑微如蝼蚁的存在,有何资格与我交易?”

    莫语神色不变,“古砖,暂停住手。”

    闻言,青色古砖气息微滞,沉默几息,散发败落之气缓缓收回。

    表面符文,随之暗淡下去。

    蜈蚣巨大眼眸微缩,转向莫语,流露冰冷审视。

    “现在,我应该有了资格。”莫语抬头看来,目光与它对碰,不卑不亢。

    “嘿嘿,有意思!”蜈蚣低笑一声,“既然你能干涉这东西,本座就给你一个开口的机会。但你最好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否则,本座活吃了你!”

    莫语摇头,平静道:“我可以给你自由。”

    蜈蚣笑容一僵,眼中爆发冰冷杀机,“你说什么?”

    森厉气息,甚至让人怀疑,它下一瞬就会暴起伤人!

    “我可以给你自由。”莫语复述了一遍,在可怕气息下,脸色越发苍白。

    但他表情,仍是平静。

    蜈蚣死死看来,许久后,才一点一点收敛冰冷杀机,缓缓道:“本座承认小瞧了你,对你的提议也很有兴趣,但我更想要知道,你凭什么做到这点。”

    莫语伸手一指,“就凭我是它的主人。”

    青色古砖沉默。

    而这,恰好能证明很多事情。

    蜈蚣眼底,不受控制的,涌出一抹炙热。

    它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如果你能做到,本座即刻离开此片天地,不与你们为难。”

    莫语摇头,“不够。我还要你,留下体内所有不朽神性。”

    “妄想!”蜈蚣冷笑,“你应该看的出来,本座肉身已经死去,唯有不朽神性支撑才能存活。”

    他停顿一下,“一半!本座最多能交出来一半不朽神性,否则的话,交易不做也罢!”

    莫语淡淡开口,“一具死亡腐朽的肉身,怎能够及得上,一个自由的灵魂。”

    蜈蚣再度一怔,看向莫语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深邃。

    它有些难以相信,区区一名蝼蚁之修,竟能看穿它最大的秘密。

    难道是青色古砖告诉他的?

    可想到之前的拼死搏杀,蜈蚣心中就是一阵动摇。

    如果他们之前愿意交易,完全不必如此,而且古砖释放出的死战气息,绝不是假造。

    它沉默不语。

    莫语等待一会,轻声道:“我相信,你已经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蜈蚣看来一眼,微微摇头,没有再辩解。

    之前的沉默,本身,就是一种默认。

    既然双方都有了清楚的认知,就没有必要,再讨价还价。

    它冷冷开口,“这个交易,本座答应了!但我希望,你能真正做到!”

    腐朽的肉身,对它而言,本就不重要。

    只是本能中的使命感,让它想要阻拦古砖的恢复。

    既然无法完成,也只能作罢。

    灵魂的自由,高于一切,也是它一直来,梦寐以求的结果。

    莫语转身,道:“古砖,放它自由?”

    可回应他的,却是沉默。

    莫语眼眸虚眯,“本座说,放它自由!不要忘记,现在谁才是,你的主人?”

    古砖微颤,表面流转符文,出现停滞。

    几息后,它突然爆发出璀璨神光,如太阳般耀眼!

    照射八方!

    沐浴之下,一丝丝黑气,自蜈蚣体内升腾而起,溃散不见。

    它眼眸越来越亮,一股狂喜,在心底激荡。

    很快,当最后一丝黑气消散,蜈蚣张口一声咆哮。

    更为强悍的气息,自它体内,疯狂的爆发!

    霸道、凶悍,似乎这天地间,便以它为尊!

    万物生灵,都要匍匐!

    莫语心头微微一缩,但表面,仍强横的保持着平静。

    唰——

    蜈蚣扭头看来,目光不怀好意,“这般轻易的,就解开了本座体内封印,难道就不怕,我翻脸不认人。”

    一丝丝杀机,萦绕虚空。

    莫语淡淡开口,“我相信阁下的品质……更相信对于你而言,说出的话很难收回。”

    “哈哈!小子,看来你知道的事情不少啊,本座对你可是越来越有兴趣了。”蜈蚣声音低缓而出,“不要死的太早,咱们或许还有机会再见。”

    轰——

    一团璀璨神光,自蜈蚣体内飞出,强大威严的灵魂气息,铺天盖地。

    莫语身体一僵,感受着这份威压,对心底的猜测,再没有半分怀疑。

    下一瞬,神光一颤,直接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眼眸眯紧,看向神光消失处。

    少顷,莫语一挥手,道:“不要耽搁时间,全力恢复。”

    只有掌握在手的强大力量,才能保证自身安全。

    青色古砖一闪飞到蜈蚣尸体上,强大吞吸力量,将它笼罩。

    无数颗光点升腾而起,竟似无始无终一般,汇聚出的不朽神性,前所未有的多。

    远方,金色穿山甲与双头蛇对视一眼,尽皆察觉到彼此心底的恐惧。

    两者犹豫一下,最终不敢出手,转身逃向远方。

    莫语冷冷注视两者的背影消失,这才盘膝而坐,体内强大力量,潮水般消退。

    一股深深疲倦,自四肢百骸袭来,让他眼前阵阵发黑。

    强忍着昏睡过去的欲望,莫语努力平息心神,快速进入修炼状态。

    整片天地,再度归于平静。

    唯有青色古砖的气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变得强大。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看来,就像是沉睡的王者,缓缓苏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