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浩瀚气息激荡中,莫语缓缓睁眼,抬头看向青色古砖。

    眼眸一眯,随即归于平静。

    炼化蜈蚣体内不朽神性,古砖破碎的符文,近乎完全恢复。

    一股无形气势弥漫开来,似乎这天这地,都无法压制它。

    这是一种,无上的威严!

    嗡——

    神光闪过,古砖所在处,多了一名中年男子。

    他一袭灰袍,样貌普通至极,却有着一股从容。

    此刻转首,目光在这片天地扫过,沧桑之中,不时掠过淡淡思索。

    最终,他目光落到莫语身上。

    两者安静对视,空间一派宁静。

    许久后,中年男子嘴角微抽,随即拱手,“参见主人。”

    正如之前所言,对于这天地间一些存在,言出即法。

    这法,不仅针对外界万物,对他们自身,同样有着强大的束缚。

    莫语心头微松,表面却不流露,淡淡点头,“起来吧。感觉怎样,是不是记起了许多事情?”

    “是有一些,但断断续续,并未连到一起。”中年男子从容起身,没有多言,“离开这儿以后,我要去一些地方走走,或许能有所收获。”

    莫语略一停顿,随即点头,“好。”

    他相信,即便自己不答应,古砖也有办法离开。

    不如干脆一些,还能缓和双方关系。

    果然,中年男子的目光,多了一丝赞赏与柔和。

    他低头看向大地,目光深邃,似是洞悉了一切,“这里隐藏着大秘密,对主人,也许是一场造化。”

    语落,中年男子抬手,随意向地面一按。

    轰——

    破碎不堪的大地,顿时如潮水般,翻涌起来。

    竟渐渐透明,露出隐藏在极深处,一座大殿。

    殿身风格古老,带着浓郁蛮荒之气,目光落下,竟能隐隐听闻一声声巨兽咆哮。

    无形的威慑,令人心中敬畏。

    “果然……”中年男子淡淡开口,他似乎知道什么,却没有说完,伸手一指,道:“我就等在这里,主人进入之后,能有什么收获,就看自身的造化了。”

    莫语眉头微皱,但不等发问,便有一股强大力量,将他身影笼罩。

    唰——

    灵光闪过,莫语已然不见。

    地面翻涌,渐渐沉寂下去,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只是破碎更加厉害。

    中年男子抬头,看向苍穹,目光闪动着,似乎正与某个未知存在对视。

    “你果然留下了传承……”脸上露出思索,良久之后,他才轻轻一叹,转身走向远方。

    脚步看似不快,但只是几步,便已消失在视线尽头。

    ……

    莫语皱紧眉头,看着面前殿宇,确定它就是之前所见,隐藏在地底深处的那一座。

    想到中年男子之前所言,他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莫语转身看来。

    吞天鸾已变成人身,七彩霓裳下,娇美动人。

    此刻俏脸微变,急忙道:“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进入此处。但你放心,我会老实的留在这里,不与你做任何争夺。”

    只是目光扫过,就能确定,这里必然是一处秘地。

    极有可能,存在着逆天造化。

    但吞天鸾此刻,是真的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只是自寻死路!

    莫语神色平静,感受着大殿散发出的浓重蛮荒气息,心中一动,淡淡道:“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与此处有缘,如有收获也是自身造化,我不会阻拦。”

    说罢,他迈出走向殿门。

    吞天鸾面露惊讶,看向他背影,犹豫许久,终是咬咬牙跟上。

    莫语如果要杀她,完全不必如此,直接动手就是。

    虽然不知他为何如此大度,但吞天鸾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因为她有预感,此处必然有着,难以想象的机缘。

    大殿看似不远,但几步走出,莫语眉头便微微一皱。

    因为他发现,自己像是一直原地踏步,根本没能靠近。

    抬头在前方扫过,目光微微闪动,“折叠空间?”

    灵光微闪,莫语呼啸前行,速度直接飙到最快。

    但与大殿间的距离,却没有半点改变,这无疑证实了他的猜测。

    以无尽威能,折叠亿万空间于一处,进入其中,便是咫尺天涯。

    这就是折叠空间!

    如果不能破开,就只能老老实实的飞过,需要耗费的时间,怕是数年乃至十数年之多。

    莫语停下身影,眉头皱紧。

    他在阵法一道,虽有涉猎,但与能够布置折叠空间之人相比,自是相差悬殊。

    想要破开,极难!

    思索半晌,莫语蓦地抬头,眼眸变得明亮。

    这样,或许有用。

    下一刻,他直接催动了蜃兽地图,神念顿时如潮水般扩散开来。

    一颗颗无形的光点,在神念之中,悄然浮现。

    莫语缓缓闭目。

    很快,他一步迈出,睁开眼眸,身影已出现在大殿门前。

    触手可及。

    回首望去,吞天鸾就在不远处,恢复了本体的它正急速拍打着翅膀,却诡异的一直停留在原地。

    莫语收回目光,略一沉吟,伸手向前推去。

    轰隆隆——

    低沉的声音中,殿门轻易的,裂开一条缝隙。

    他闪身,进入其中。

    噗——

    噗——

    一只只青铜火炬自行燃起,照亮整个殿宇,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座山洞。

    莫语眼眸微微收缩,从身后大门缝隙中看去,竟是一片晦涩的混沌。

    此处,已根本不在大殿之中……或者更确切些,隐藏地底深处,被折叠空间保护的大殿,只是一个踏入这山洞的入口。

    殿门,就是传送门,一步迈出,或许就已跨越亿万空间。

    而且,刚跨入大殿瞬间,莫语敏锐的察觉到,一股扫过的力量。虽然只是略一接触便潮水般退去,但那股森然气息,让他毫不怀疑,如果要对他不利,此刻他已死去。

    摸了摸胸口,莫语感受到苍龙残魂的波动,难道因为它的存在,才顺利进入此处?

    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念头,莫语抬头看去。

    山洞面积极大,有着明显的开凿痕迹,只是风格较为粗劣。

    九块巨大黑石,沉默伫立着,散发出古老、浩瀚的气息。

    莫语皱眉,这黑石,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应该在哪里见过。

    对了,是兽神雕像!

    黑蛮部落,举行大祭祀仪式时,莫语曾见过。

    难道这些黑石……

    莫语眼眸亮起,身影一动,来到一块黑石旁。

    它足有百丈高,安静伫立,却给人一种傲然之势,似乎天地皆在脚下。

    莫语目光落下,耳边蓦地传来一声长啸,视线随之一变。

    他置身于汪洋,一条黑色大鱼在海中游动,巨大的身躯如同一条活着的长城,掀起无尽惊涛骇浪。

    突然间,大鱼抬头看来,眼珠之中,流露冰冷漠然。

    莫语身体下意识绷紧,竟有一种,成为猎物的感觉。

    下一瞬,铺天盖地的威压冲击,疾风骤雨般,悍然镇压!

    莫语脸色瞬间惨白,身体瑟瑟颤抖,就像是暴风雨中的海上孤舟,随时都有可能覆灭。

    他嘴角处,涌出鲜血,滴落到胸前,让黑袍染红,色彩变得更加沉默冷厉。

    很快,眼角、鼻孔、双耳,也开始滴血。

    莫语心神弥漫大恐惧,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支撑不住,瞬间就会被这股威压撕成粉碎。

    到时,就是灵魂消亡!

    他不知道发生何事,也来不及再做思考,只是咬紧了牙关,死死支撑。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莫语视线渐渐模糊时,那恐怖的威压突然消散。

    他精神一振,清楚的看到,海面上的黑色大鱼,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随即,它巨尾一扫,蓦地将整片汪洋搅动,恐怖的海啸几欲撕裂天地。

    一声低吼,大鱼跃出水面,顺势化为大鹏,一个展翅扶摇九万里,直冲苍穹。

    翎羽上,如同有青火燃烧,瞬息没入天际。

    莫语身体一震,眼中爆发无穷神光,若细细看去,就能发现他眼眸中,正在一遍遍,不断反复着大鱼海中翻滚,化为大鹏一飞冲天的过程。

    那涛涛海啸及燃烧的青火,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嵌入到他灵魂深处。

    不可磨灭!

    外界。

    不知过了多久,莫语身体一颤,一团神光,突兀出现在他头顶,清晰呈现出一片汪洋景象。

    有黑色大鱼肆虐,卷起无尽惊涛。

    有青色大鹏展翅,青火燃烧扶摇九万里。

    唰——

    一闪下,这一团神光,化为一枚符文,融入莫语眉心。

    直接出现在他灵魂空间,像是一颗星辰,点缀在天空。

    咔嚓——

    面前巨大黑石,突然间破碎,落了一地。

    莫语自奇异感悟中走出,他缓缓睁开双目,看着破碎一地的黑石,若有所思。

    再转向其余八块黑石,眼底不由露出一丝振奋。

    莫语隐约间猜到,这里隐藏着什么……

    神通传承!

    每一块黑石,都代表着一种传承,他刚才获得的,便是真正的鲲鹏之法。比较自鲲鹏宝骨中得到的鲲鹏变,更加的完善,是纯粹的鲲鹏宝术!

    有这种手笔,又有这种资格,在此处留下鲲鹏宝术的,唯有传说中的兽神!

    一念及此,莫语心头豁然开朗,虽然仍有许多事情不明,却也能隐约推测。

    不过现今,却不是多想之时。此处还有其余八大宝术,不知他能得到几种?

    莫语盘膝而坐,恢复自身损耗。

    半日后,他长身而起,身影一动,来到第二块黑石前。

    目光落下,人能感受到那股浩瀚、古老气息。

    但是,也仅仅是如此。

    预料中的传承,并未出现。

    难道是猜错了?

    莫语脸色一沉,一步迈出,走向第三块黑石。

    这一次,没有再出现之前的事情,他身体一颤,眼眸自行闭合。

    显然,再度进入某种传承。

    一个时辰后,璀璨神光,再度在莫语头顶爆发。

    一条巨龙虚影,在其中游走,它生有金黄眼眸,暗金独角,通体漆黑鳞甲。

    正是苍龙!

    嗡——

    神光收敛,凝聚为第二枚符文,进入莫语灵魂空间。

    莫语眼眸睁开,精芒一闪而过,看向之前毫无反应的第二块黑石,露出了然之色。

    得到鲲鹏传承,是因为他修行了鲲鹏变。

    得到苍龙传承,是因为他融合了苍龙残魂。

    显然,这里的大神通传承,并非谁都能得到,而是需要一定的开启条件。

    达不到,便无法得到。

    咔嚓——

    第三块黑石,碎裂一地。

    莫语脸色凝重,此处传承,显然只能使用一次,一旦被人得到,就会自毁。

    这一次,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

    否则,即便再有机会进来,传承或许也已毁去。

    身影一动,莫语出现在第四块黑石旁。

    没有回应。

    第五块黑石。

    没有回应。

    第六块黑石。

    ……

    站在第九块黑石前,莫语脸色难看。

    他已尝试了一遍,却再没有,得到任何传承。

    显然,他只符合,大鹏、苍龙两种传承的获得条件。

    虽然说,这种逆天大神通之术,得到两种已是天幸。

    但眼睁睁看着,剩余七种在生命中错过,莫语还是感到无法释然。

    有没有其他办法?

    莫语盘膝而坐,苦苦思索。

    一个个假设出现,很快又被他一一推翻。

    兽神指定的规则,又岂能轻易破开。

    除非他能变成另外一个人,拥有截然不同的资质,才有可能获取新的传承……

    “另外一个人。”莫语低吟,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突然想到,一种全新的尝试。

    如果有用,七大神通传承,或许还能取走一二。

    长身而起,莫语面对第九块黑石,平息凝神,向遥远之外的苍龙之心,发起召唤。

    几息后,他蓦地抬头,黑袍无风鼓荡,变成紫色的眼眸,散发出无穷霸道、睥睨气息。

    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巨魔!

    这是,属于万魔之初的力量。

    黑石沉寂,没有回应。

    莫语神色不变,腰背挺直,气息蓦地再变!

    就像一把长剑,锋利无尽,直指苍穹!

    似乎略微一颤,就能将这天地,尽数撕碎。

    奥尔良多之力!

    嗡——

    第九块黑石略微一颤,一股审视之感出现,似乎有些迟疑于,莫语气息的变化。

    察觉到这点,莫语心头一喜,收敛了全身力量,让自己爆发的剑道气息,变得更加精纯。

    几息后,随着一股浩瀚力量爆发,莫语眼前景象一变。

    无尽草原上,一株青草,出现在他视线中。

    青草很大,像是一株古树,根系粗壮遍布大地,贯穿长空。

    草叶摇曳如剑锋,遥指苍穹……

    轰——

    恐怖剑道压迫,重重轰击在莫语心神,他口中一甜,喷出鲜血血水。

    但脸上,却露出畅快笑容。

    第三种,传承神通!

第八百五十三章 贪婪一次    嗡——

    神光璀璨,一株青草虚影摇曳,剑意滔天。

    随即凝聚为一枚符文,一闪没入莫语眉心,消失不见。

    他低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裸露在外的皮肤,瞬间遍布裂纹。

    如蛛网般,像是一具,即将破碎的瓷人,伤势恐怖。

    莫语清楚,这是他强行获取青草剑之传承,需付出的代价。

    又或者是,是冥冥中的兽神意志,对破坏它指定规则的严厉惩罚。

    但此刻,莫语脸上,却尽是笑意。与得到的神通传承相比,损伤哪怕再重十倍,也是值得。

    盘膝而坐,他取出一枚修复肉身灵丹吞下,疗养伤势。

    ……

    三日后。

    唰——

    莫语眼眸睁开,神光爆闪。

    他已完全恢复,且精气神,比较巅峰之时更有提升。

    没有任何耽搁,身影一动,他来到第八块黑石前。

    下一瞬,莫语气息大变,滚滚魔道之气冲天而起。

    黑石沉寂,他心思一动,魔气收敛,滔天剑意随即爆发。

    虽然同等资质,获得两种神通传承的可能性极低,但终归要尝试一下。

    没有回应。

    唰——

    莫语来到第七块黑石前。

    还是没有

    唰——

    第六块黑石。

    万魔之初气息刚刚爆发,沉寂的黑石,便是微微一颤。

    轰——

    一股暴虐气息,猛地将莫语笼罩,带他心神进入一片蛮荒星域。

    一头巨兽蜷缩着身体缓缓漂浮,体积之庞大,如同几百颗星辰聚集一起。

    浩瀚苍茫之气,充斥天地。

    突然间,巨兽眼眸睁开,这一刻天地失色,所有光彩都被它眼中冷漠掩盖。

    莫语身体一颤,不由生出无尽卑微之感,就似蝼蚁面对高山。

    恐怖心神冲击,让他不可控制的,产生绝望之感。

    ……

    莫语闭目而立,面庞浮现青白之色,一股浓郁枯竭气息,缓缓散发。

    就像是一株,枯萎之木。

    时间一点点流逝,莫语身上枯竭气息越来越浓,几近成乌黑之色,开始向死气转变。

    他的处境,已凶险至极!

    就在这时,莫语身体微动,头顶之上,神光如泉自虚无喷涌而出。

    隐约可见巨兽虚影仰天咆哮,暴虐毁灭气息,令人恐惧。

    唰——

    神光敛为符文,坠入莫语眉心,他眼眸轻轻一颤,缓缓睁开,暗淡无神,流露深深的疲倦。

    看着面前破碎黑石,他口中一叹,油然生出庆幸。

    庆幸的是,第六块黑石中,蕴含着的竟是荒兽神通传承,可怕威能,惊天动地。

    庆幸的是,他仍旧存活着……

    表面看来,这一次传承,比较青草剑道传承轻松许多,但其中凶险,却是十倍!

    可怕的荒兽气息,冲击着心神,如非莫语已有了之前三次经验,如非他意志足够坚定,如今必然已死。

    并不是说,荒兽神通比较青草剑道,强横上许多。

    而是因为,莫语开启荒兽传承的资质,极为勉强。

    所以获得的过程,也就变得更加艰辛。

    这无疑,为莫语敲响了警钟,是否还要继续尝试?

    毕竟,这很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而四种神通传承,也已经不少,不出意外的话,已足够他纵横八方!

    并未过多的纠结,莫语吸一口气,盘膝而坐。

    没有借助丹药,是因为他所承受的,更多是心神层次的损伤。

    这需要时间,去一点点的忘却、抚平。

    ……

    第十日。

    莫语吐出一口浊气,长身而起。

    红润面庞上,一双眼眸,流露坚毅。

    十日时间,既是疗伤,也是深思。

    而如今,他已有答案。

    身影一动,直奔第五块黑石。

    机缘造化险中得,岂能因为凶险,便畏惧不前?若是这样,何必踏上修行之路,要知道它本身,就是危机重重,一路血雨腥风。

    莫语不愿自己日后后悔,所以他选择继续。

    片刻后,停留在第二块黑石前,莫语缓缓收回气息。

    奥尔良多获取青草剑意。

    万魔之初得到荒兽神通。

    显然已是两者的极限。

    但这却不是莫语的极限,因为他还有一个,最有信心的尝试。

    “你们准备好了吗?”

    低吟中,灵魂空间内,传来嚣张狂笑,“当然!劫煞大爷生来,就是用来挑战困难的!既然它们都不行了,那就换咱爷们上!”

    “白痴!”戮天冷冷开口,拱手一礼,“主人,我们不惧冒险,但请您置身事外。”

    莫语一笑,“不必!你我风风雨雨这么些年,何等凶险没有度过,岂会栽在这里。况且,你我联手,把握才能最大。不要多言,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好!”两大器灵沉喝开口,心底都多了一丝暖意。

    轰——

    滚滚黑血煞气,自莫语周身每个毛孔爆发,冰冷、血腥,像是地狱走出的复仇凶灵。

    山洞中的光线,突然间变得暗淡枯黄,恐怖的气息,令人心神窒息!

    他没有一个个的尝试,而是以这种方式,肆意散发着属于诸神黄昏的气息,将剩余五块黑石,全部淹没!

    时间悄然而去,一切沉寂无声。

    戮天苦涩一笑,随即大骂,“娘的!这不科学!”

    而在这时,戮天眼中,却是精芒一闪。

    “未必!”

    莫语微笑,“我赞成。”

    下一刻,第四块黑石,突然爆发黑光。

    莫语眼前视线一变,印入眼帘的,竟是一只张开的大口。

    恐怖吞噬力量爆发,卷动一颗颗星辰,带着亿万万生灵,落入其中。

    这是一头,可与荒兽比肩的恐怖凶物!

    “饕餮!”

    劫煞、戮天同时惊呼,一脸震动。

    下一瞬,吞噬力量降临,疯狂撕扯着他们,似要将之吞噬!

    喝——

    莫语爆喝一声,脚下如古树生根,死死钉在虚空。

    一股股黑血煞气随即涌出,如铁链般,将他锁住。

    不知过了多久,当整片星域,所有星辰被吞噬一空后,饕餮大嘴缓缓闭上。

    它冷冷看来一眼,竟露出一丝,不加遮掩的杀机。

    但最终,饕餮身躯还是轰然爆裂,化为无数符文,在虚空排列开来。

    ……

    咔嚓——

    第四块黑石破碎。

    饕餮神通传承,完成。

    当神光包裹着饕餮虚影,凝聚成符文落入劫煞戮天弓后,两大器灵同时长出一口气。

    “好险!”戮天脸色发白,“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刚才,想杀了咱们?”

    “这是事实。”戮天眼眸闪动,“这饕餮,有着自己的灵智。它应该看穿了你我的举动,只是受到规则压迫,才不得不将传承留给我们。”

    一道神通传承,居然产生了灵智,不得不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这,就是事实。

    莫语暗暗苦笑,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错觉,获取传承正变得越来越凶险。

    难道说,是兽神动怒?这让莫语,真的犹豫起来。

    对于兽神,他不敢有半点大意,这种传说中的存在,虽未真正见过。

    但只是所遇之事,就足够让他,生出无尽的忌惮。

    莫语将猜测告诉劫煞、戮天,两大器灵同时沉默。

    “这确实有可能。”戮天声线低缓而出,“某些强大的存在,拥有难以言喻的神威,非你我所能想象。”

    他声音平静,却格外的沉重,带来难言的压迫。

    这种情形,极少在骄傲的戮天身上出现。

    劫煞身体一僵,小声道:“这……这样的话,咱们还是罢手吧。五种神通传承,已占了大半,不算亏了。”

    莫语皱眉不语,看向剩余四块黑石。

    如劫煞所言,五种大神通传承,已经逆天。

    若不知足,只怕过犹不及,甚至会遭杀身之祸。

    荒兽的杀机,足以表明一切。

    他点点头,正欲开口,脸色却蓦地一变。

    一股奇异波动,自体内传来,源头赫然是蜃兽地图!

    这件与神秘兽神,必然存在关系的至宝,像是正在提醒着什么。

    灵魂空间,苍穹上五颗符文星辰,明灭闪烁着,与它交相呼应。

    莫语沉默,眼中一阵阴晴不定,显然心中念头,正在快速转动。

    劫煞、戮天对视一眼,感到一丝不解,却也没有多言,安静等待。

    良久,莫语呼出口气,轻声开口,“得到五种神通传承,足以感到满足,再不收手便是贪婪。”

    就在两大器灵认为,他已决定放弃时,莫语话锋却突然一变,“一直以来,我都竭力克制,以免为自身招惹大祸。但今日,我决定贪婪一次。”

    戮天张了张嘴,已察觉到了凶险降临,还要继续。

    这一选择,在他看来,颇为不智。

    但不等他开口,就被戮天眼神制止,他沉吟一下,缓缓开口,“我支持主人放手一搏。”

    停顿一下,看向剩余四块黑石,戮天目光陡然变得深邃,“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这里留下的神通传承,并非表面这样简单。或许,有着更深层次的影响,多获得一种,少获得一种,将有着极为关键的作用。”

    劫煞心头一凛,他与戮天分体同源,对彼此极为了解。

    这些话,既然是他说出,便至少有七成可信!

    莫语心思一动,看来一眼,面露思索。

    但他没哟多言,平静点头,“好。等下我来尝试最后一次,你们守护在外,一旦情形不对,便将我轰退,强行打断神通传承。”

    决定出手,却并非不顾一切,这样做终归能多一层保障。

    戮天低头,心底闪过一丝歉意,但更多的是感动。主人显然察觉到什么,却没有多问。只是,有些事情,他尚未弄清,也不知如何解释。

    当下暗叹一声,恭谨称是。

    莫语吸一口气,平复心神,同时暗自调息,努力让自己的状态,达到巅峰。

    因为这一次出手,一旦成功,将会凶险至极,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否则,或许今日,今日他陨落之际!

    两大器灵凝神以待,他们与莫语息息相连,可以清楚感受到他的处境。

    如果真的事不可为,绝不会看他落入险境!

    一日。

    两日。

    三日。

    直至第四日时,莫语一双眼,蓦地睁开。

    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无上气势,就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挺拔峻峰,顶天立地。

    劫煞、戮天眼眸同时一亮,眼露赞叹。

    哪怕最初认莫语为主时,他们察觉到他的不凡,却也没有想到,他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如今单是这股气势,已有一方霸主,威慑苍生之意,无尽的上位者威严,令人不敢放肆。

    而在这时,莫语出手了!

    他低喝一声,头顶虚空中,陡然出现一黑、一白两轮巨大磨盘。

    缓缓转动,发出“轰隆隆”惊天巨响,一股镇压灵魂的气息,充斥天地。

    两大磨盘衬托下,莫语此刻,像是掌握生死的天神,威严更胜!

    这是属于,炼魂之器的力量。虽然是莫语手中,最为弱小的一股永生序列层次本源,却屡次在关键之时,保全他的性命。

    也是今日,莫语最后一次尝试。

    轰——

    突然间,第五块黑石,爆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温暖、纯粹却格外炽烈,因而目光落下,竟隐隐有灼烧之感。

    如水般,将莫语身影,淹没。

    第六种神通传承,突兀而至!

    如此简单,直接。

    但正因为如此,才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凶险。

    戮天眼眸虚眯,死死盯紧白光,眼眸之中,隐有血色浮现。

    纯粹、冷酷,似是九渊之下,那无尽血海的缩影。

    审视许久,没有察觉大不妥,他心头微松,却又忍不住的,泛出另外一个念头。

    突然间,戮天缓缓开口,“此次之后,如果有机会,我想暂时离开主人一些时日。”

    戮天眉头一皱,再无平常松垮模样,竟别有威严。他沉吟许久,“你觉得,真的去寻找,对你我而言是好事?”

    戮天摇头,“没有把握,但我还是想要走一遭。”他停顿一下,“有些事情,总是无法逃避,终归要去做,去弄清楚。”

    劫煞脸上僵硬一下,几息后,缓缓点头。

    两大器灵恢复安静,但气氛,却无形中,多了一丝凝重。

    因为这个话题,他们一直来都有意逃避,但最终却又不得不面对的。

    ……

    白光中,莫语面容祥和,没有半点痛苦。

    似乎传承接受的过程,无比的顺利。

    但戮天的眉头,却越皱越紧,眼中泛起寒光。

    有时候,太过的平顺,反而是最大的诡异。

    “出手!打断主人接受传承!”

    他突然抬手,一拳轰出。

    轰——

    虚空巨响,狂暴力量爆发,竟根本无法破开,莫语体外白光。

    他脸上神色越发宁静安详,甚至流露一丝喜乐,但两大器灵心中,却越发的毛骨悚然。

    “一起出手!”

    爆喝一声,两大器灵联手,黑血煞气滚滚爆发,冲入白光之中。

    双方相遇,如同冷水泼入滚油锅,顿时发生激烈的反应。

    “滋啦啦”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似是感受到了威胁,第五块黑石,突然爆发出无匹气息。

    强大的上位者威严,将两大器灵,直接禁锢!

    任凭他们全力挣扎,也无法挣脱!

    戮天突然放弃抵抗,冷淡开口,“主人有危险。”

    戮天似是察觉到什么,眼底露出一丝恐惧,但很快便咬牙压下。

    “不要再耽搁了,否则主人情形不妙!”

    “好!”戮天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对他关键时刻的表现,极为满意。

    下一刻,两大器灵,同时闭上双眼。

    但很快,他们眼眸,便再度睁开。

    一个是纯粹的黑暗,像是无尽的深渊,要将人的灵魂拉入其中,永陷沉沦!

    一个是可怖的猩红,就似无际的血海,由亿万万生灵鲜血汇聚而出,杀戮无尽!

    两大器灵冷冷看向白光,眼底露出一丝厌恶,迟疑了一下,终是抬手向前一点。

    一黑、一血两股灵光,自指尖飞出,在半空融合,显化为一只獠牙。

    噗——

    一声闷响,生生刺入白光之中。

    莫语身体一震,安静喜乐面庞,瞬间扭曲。

    他脚下重重一踏,身体向后抛飞,尚在半空中时,口鼻七窍鲜血狂喷。

    隐约之间,耳边似乎听到,一声痛苦咆哮。暴虐之中,还有着一丝丝的,不甘之意。

    “记住你们的承诺……”两大器灵同时开口,竟似无数人同时说话,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格外诡异。

    随即,他们眼眸缓缓闭合。

    唰——

    再度睁开,两大器灵眼眸恢复正常,扫了一眼退出的莫语,心头一松,顿时感受到无尽的疲倦。

    来不及多说什么,化为两道流光,没入到他体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