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嗡——

    神光璀璨,一株青草虚影摇曳,剑意滔天。

    随即凝聚为一枚符文,一闪没入莫语眉心,消失不见。

    他低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裸露在外的皮肤,瞬间遍布裂纹。

    如蛛网般,像是一具,即将破碎的瓷人,伤势恐怖。

    莫语清楚,这是他强行获取青草剑之传承,需付出的代价。

    又或者是,是冥冥中的兽神意志,对破坏它指定规则的严厉惩罚。

    但此刻,莫语脸上,却尽是笑意。与得到的神通传承相比,损伤哪怕再重十倍,也是值得。

    盘膝而坐,他取出一枚修复肉身灵丹吞下,疗养伤势。

    ……

    三日后。

    唰——

    莫语眼眸睁开,神光爆闪。

    他已完全恢复,且精气神,比较巅峰之时更有提升。

    没有任何耽搁,身影一动,他来到第八块黑石前。

    下一瞬,莫语气息大变,滚滚魔道之气冲天而起。

    黑石沉寂,他心思一动,魔气收敛,滔天剑意随即爆发。

    虽然同等资质,获得两种神通传承的可能性极低,但终归要尝试一下。

    没有回应。

    唰——

    莫语来到第七块黑石前。

    还是没有

    唰——

    第六块黑石。

    万魔之初气息刚刚爆发,沉寂的黑石,便是微微一颤。

    轰——

    一股暴虐气息,猛地将莫语笼罩,带他心神进入一片蛮荒星域。

    一头巨兽蜷缩着身体缓缓漂浮,体积之庞大,如同几百颗星辰聚集一起。

    浩瀚苍茫之气,充斥天地。

    突然间,巨兽眼眸睁开,这一刻天地失色,所有光彩都被它眼中冷漠掩盖。

    莫语身体一颤,不由生出无尽卑微之感,就似蝼蚁面对高山。

    恐怖心神冲击,让他不可控制的,产生绝望之感。

    ……

    莫语闭目而立,面庞浮现青白之色,一股浓郁枯竭气息,缓缓散发。

    就像是一株,枯萎之木。

    时间一点点流逝,莫语身上枯竭气息越来越浓,几近成乌黑之色,开始向死气转变。

    他的处境,已凶险至极!

    就在这时,莫语身体微动,头顶之上,神光如泉自虚无喷涌而出。

    隐约可见巨兽虚影仰天咆哮,暴虐毁灭气息,令人恐惧。

    唰——

    神光敛为符文,坠入莫语眉心,他眼眸轻轻一颤,缓缓睁开,暗淡无神,流露深深的疲倦。

    看着面前破碎黑石,他口中一叹,油然生出庆幸。

    庆幸的是,第六块黑石中,蕴含着的竟是荒兽神通传承,可怕威能,惊天动地。

    庆幸的是,他仍旧存活着……

    表面看来,这一次传承,比较青草剑道传承轻松许多,但其中凶险,却是十倍!

    可怕的荒兽气息,冲击着心神,如非莫语已有了之前三次经验,如非他意志足够坚定,如今必然已死。

    并不是说,荒兽神通比较青草剑道,强横上许多。

    而是因为,莫语开启荒兽传承的资质,极为勉强。

    所以获得的过程,也就变得更加艰辛。

    这无疑,为莫语敲响了警钟,是否还要继续尝试?

    毕竟,这很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而四种神通传承,也已经不少,不出意外的话,已足够他纵横八方!

    并未过多的纠结,莫语吸一口气,盘膝而坐。

    没有借助丹药,是因为他所承受的,更多是心神层次的损伤。

    这需要时间,去一点点的忘却、抚平。

    ……

    第十日。

    莫语吐出一口浊气,长身而起。

    红润面庞上,一双眼眸,流露坚毅。

    十日时间,既是疗伤,也是深思。

    而如今,他已有答案。

    身影一动,直奔第五块黑石。

    机缘造化险中得,岂能因为凶险,便畏惧不前?若是这样,何必踏上修行之路,要知道它本身,就是危机重重,一路血雨腥风。

    莫语不愿自己日后后悔,所以他选择继续。

    片刻后,停留在第二块黑石前,莫语缓缓收回气息。

    奥尔良多获取青草剑意。

    万魔之初得到荒兽神通。

    显然已是两者的极限。

    但这却不是莫语的极限,因为他还有一个,最有信心的尝试。

    “你们准备好了吗?”

    低吟中,灵魂空间内,传来嚣张狂笑,“当然!劫煞大爷生来,就是用来挑战困难的!既然它们都不行了,那就换咱爷们上!”

    “白痴!”戮天冷冷开口,拱手一礼,“主人,我们不惧冒险,但请您置身事外。”

    莫语一笑,“不必!你我风风雨雨这么些年,何等凶险没有度过,岂会栽在这里。况且,你我联手,把握才能最大。不要多言,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好!”两大器灵沉喝开口,心底都多了一丝暖意。

    轰——

    滚滚黑血煞气,自莫语周身每个毛孔爆发,冰冷、血腥,像是地狱走出的复仇凶灵。

    山洞中的光线,突然间变得暗淡枯黄,恐怖的气息,令人心神窒息!

    他没有一个个的尝试,而是以这种方式,肆意散发着属于诸神黄昏的气息,将剩余五块黑石,全部淹没!

    时间悄然而去,一切沉寂无声。

    戮天苦涩一笑,随即大骂,“娘的!这不科学!”

    而在这时,戮天眼中,却是精芒一闪。

    “未必!”

    莫语微笑,“我赞成。”

    下一刻,第四块黑石,突然爆发黑光。

    莫语眼前视线一变,印入眼帘的,竟是一只张开的大口。

    恐怖吞噬力量爆发,卷动一颗颗星辰,带着亿万万生灵,落入其中。

    这是一头,可与荒兽比肩的恐怖凶物!

    “饕餮!”

    劫煞、戮天同时惊呼,一脸震动。

    下一瞬,吞噬力量降临,疯狂撕扯着他们,似要将之吞噬!

    喝——

    莫语爆喝一声,脚下如古树生根,死死钉在虚空。

    一股股黑血煞气随即涌出,如铁链般,将他锁住。

    不知过了多久,当整片星域,所有星辰被吞噬一空后,饕餮大嘴缓缓闭上。

    它冷冷看来一眼,竟露出一丝,不加遮掩的杀机。

    但最终,饕餮身躯还是轰然爆裂,化为无数符文,在虚空排列开来。

    ……

    咔嚓——

    第四块黑石破碎。

    饕餮神通传承,完成。

    当神光包裹着饕餮虚影,凝聚成符文落入劫煞戮天弓后,两大器灵同时长出一口气。

    “好险!”戮天脸色发白,“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刚才,想杀了咱们?”

    “这是事实。”戮天眼眸闪动,“这饕餮,有着自己的灵智。它应该看穿了你我的举动,只是受到规则压迫,才不得不将传承留给我们。”

    一道神通传承,居然产生了灵智,不得不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这,就是事实。

    莫语暗暗苦笑,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错觉,获取传承正变得越来越凶险。

    难道说,是兽神动怒?这让莫语,真的犹豫起来。

    对于兽神,他不敢有半点大意,这种传说中的存在,虽未真正见过。

    但只是所遇之事,就足够让他,生出无尽的忌惮。

    莫语将猜测告诉劫煞、戮天,两大器灵同时沉默。

    “这确实有可能。”戮天声线低缓而出,“某些强大的存在,拥有难以言喻的神威,非你我所能想象。”

    他声音平静,却格外的沉重,带来难言的压迫。

    这种情形,极少在骄傲的戮天身上出现。

    劫煞身体一僵,小声道:“这……这样的话,咱们还是罢手吧。五种神通传承,已占了大半,不算亏了。”

    莫语皱眉不语,看向剩余四块黑石。

    如劫煞所言,五种大神通传承,已经逆天。

    若不知足,只怕过犹不及,甚至会遭杀身之祸。

    荒兽的杀机,足以表明一切。

    他点点头,正欲开口,脸色却蓦地一变。

    一股奇异波动,自体内传来,源头赫然是蜃兽地图!

    这件与神秘兽神,必然存在关系的至宝,像是正在提醒着什么。

    灵魂空间,苍穹上五颗符文星辰,明灭闪烁着,与它交相呼应。

    莫语沉默,眼中一阵阴晴不定,显然心中念头,正在快速转动。

    劫煞、戮天对视一眼,感到一丝不解,却也没有多言,安静等待。

    良久,莫语呼出口气,轻声开口,“得到五种神通传承,足以感到满足,再不收手便是贪婪。”

    就在两大器灵认为,他已决定放弃时,莫语话锋却突然一变,“一直以来,我都竭力克制,以免为自身招惹大祸。但今日,我决定贪婪一次。”

    戮天张了张嘴,已察觉到了凶险降临,还要继续。

    这一选择,在他看来,颇为不智。

    但不等他开口,就被戮天眼神制止,他沉吟一下,缓缓开口,“我支持主人放手一搏。”

    停顿一下,看向剩余四块黑石,戮天目光陡然变得深邃,“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这里留下的神通传承,并非表面这样简单。或许,有着更深层次的影响,多获得一种,少获得一种,将有着极为关键的作用。”

    劫煞心头一凛,他与戮天分体同源,对彼此极为了解。

    这些话,既然是他说出,便至少有七成可信!

    莫语心思一动,看来一眼,面露思索。

    但他没哟多言,平静点头,“好。等下我来尝试最后一次,你们守护在外,一旦情形不对,便将我轰退,强行打断神通传承。”

    决定出手,却并非不顾一切,这样做终归能多一层保障。

    戮天低头,心底闪过一丝歉意,但更多的是感动。主人显然察觉到什么,却没有多问。只是,有些事情,他尚未弄清,也不知如何解释。

    当下暗叹一声,恭谨称是。

    莫语吸一口气,平复心神,同时暗自调息,努力让自己的状态,达到巅峰。

    因为这一次出手,一旦成功,将会凶险至极,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否则,或许今日,今日他陨落之际!

    两大器灵凝神以待,他们与莫语息息相连,可以清楚感受到他的处境。

    如果真的事不可为,绝不会看他落入险境!

    一日。

    两日。

    三日。

    直至第四日时,莫语一双眼,蓦地睁开。

    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无上气势,就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挺拔峻峰,顶天立地。

    劫煞、戮天眼眸同时一亮,眼露赞叹。

    哪怕最初认莫语为主时,他们察觉到他的不凡,却也没有想到,他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如今单是这股气势,已有一方霸主,威慑苍生之意,无尽的上位者威严,令人不敢放肆。

    而在这时,莫语出手了!

    他低喝一声,头顶虚空中,陡然出现一黑、一白两轮巨大磨盘。

    缓缓转动,发出“轰隆隆”惊天巨响,一股镇压灵魂的气息,充斥天地。

    两大磨盘衬托下,莫语此刻,像是掌握生死的天神,威严更胜!

    这是属于,炼魂之器的力量。虽然是莫语手中,最为弱小的一股永生序列层次本源,却屡次在关键之时,保全他的性命。

    也是今日,莫语最后一次尝试。

    轰——

    突然间,第五块黑石,爆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温暖、纯粹却格外炽烈,因而目光落下,竟隐隐有灼烧之感。

    如水般,将莫语身影,淹没。

    第六种神通传承,突兀而至!

    如此简单,直接。

    但正因为如此,才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凶险。

    戮天眼眸虚眯,死死盯紧白光,眼眸之中,隐有血色浮现。

    纯粹、冷酷,似是九渊之下,那无尽血海的缩影。

    审视许久,没有察觉大不妥,他心头微松,却又忍不住的,泛出另外一个念头。

    突然间,戮天缓缓开口,“此次之后,如果有机会,我想暂时离开主人一些时日。”

    戮天眉头一皱,再无平常松垮模样,竟别有威严。他沉吟许久,“你觉得,真的去寻找,对你我而言是好事?”

    戮天摇头,“没有把握,但我还是想要走一遭。”他停顿一下,“有些事情,总是无法逃避,终归要去做,去弄清楚。”

    劫煞脸上僵硬一下,几息后,缓缓点头。

    两大器灵恢复安静,但气氛,却无形中,多了一丝凝重。

    因为这个话题,他们一直来都有意逃避,但最终却又不得不面对的。

    ……

    白光中,莫语面容祥和,没有半点痛苦。

    似乎传承接受的过程,无比的顺利。

    但戮天的眉头,却越皱越紧,眼中泛起寒光。

    有时候,太过的平顺,反而是最大的诡异。

    “出手!打断主人接受传承!”

    他突然抬手,一拳轰出。

    轰——

    虚空巨响,狂暴力量爆发,竟根本无法破开,莫语体外白光。

    他脸上神色越发宁静安详,甚至流露一丝喜乐,但两大器灵心中,却越发的毛骨悚然。

    “一起出手!”

    爆喝一声,两大器灵联手,黑血煞气滚滚爆发,冲入白光之中。

    双方相遇,如同冷水泼入滚油锅,顿时发生激烈的反应。

    “滋啦啦”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似是感受到了威胁,第五块黑石,突然爆发出无匹气息。

    强大的上位者威严,将两大器灵,直接禁锢!

    任凭他们全力挣扎,也无法挣脱!

    戮天突然放弃抵抗,冷淡开口,“主人有危险。”

    戮天似是察觉到什么,眼底露出一丝恐惧,但很快便咬牙压下。

    “不要再耽搁了,否则主人情形不妙!”

    “好!”戮天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对他关键时刻的表现,极为满意。

    下一刻,两大器灵,同时闭上双眼。

    但很快,他们眼眸,便再度睁开。

    一个是纯粹的黑暗,像是无尽的深渊,要将人的灵魂拉入其中,永陷沉沦!

    一个是可怖的猩红,就似无际的血海,由亿万万生灵鲜血汇聚而出,杀戮无尽!

    两大器灵冷冷看向白光,眼底露出一丝厌恶,迟疑了一下,终是抬手向前一点。

    一黑、一血两股灵光,自指尖飞出,在半空融合,显化为一只獠牙。

    噗——

    一声闷响,生生刺入白光之中。

    莫语身体一震,安静喜乐面庞,瞬间扭曲。

    他脚下重重一踏,身体向后抛飞,尚在半空中时,口鼻七窍鲜血狂喷。

    隐约之间,耳边似乎听到,一声痛苦咆哮。暴虐之中,还有着一丝丝的,不甘之意。

    “记住你们的承诺……”两大器灵同时开口,竟似无数人同时说话,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格外诡异。

    随即,他们眼眸缓缓闭合。

    唰——

    再度睁开,两大器灵眼眸恢复正常,扫了一眼退出的莫语,心头一松,顿时感受到无尽的疲倦。

    来不及多说什么,化为两道流光,没入到他体内。

第八百五十四章 封印突破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莫语脸色惨白,气息灰败至极。

    他踉跄一下盘膝落座,露出苦笑。

    尽管已做好准备,但第六种传承之凶险,还是超乎预料。

    如非被及时打断,他最终结局,必死无疑!

    好在,付出重伤垂死的代价,并非没有任何收获。

    嗡——

    一团暗淡神光,在莫语头顶出现,如水般颤动着,显然极其不稳。

    模糊间呈现出,一颗撑天古树之影,它扎根无尽虚空,体积之大难以想象,枝桠树叶略微摇动,便掀起一片青色神光,滔滔无尽气势惊天!

    几息后,神光向内收缩,显然将要完成凝聚。

    但在这时,却有一股无形意志陡然间降临,神光顿时剧烈震颤起来,显然要对此加以阻拦!

    莫语眼眸一缩,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九死一生拼到这个结果,岂能眼睁睁看着被毁去。

    猛地抬头,他身上染血黑袍无风鼓荡,一头黑发上下翻飞,气势疯魔!

    “第六种传承,是莫某冒死夺来,便是我之物,谁都不能将之毁去!”

    “给我凝聚!”

    轰——

    一股强烈的意志,自他疲倦重伤的身躯中爆发,非但没有显得疲软,反而更加的炽烈。就像是一颗太阳,升腾而起,重重轰击向那降临的干涉意志!

    意志层次的交锋,轰然爆发!

    莫语身体一颤,口鼻鲜血狂喷,原本萎靡到极致的气息,更是濒临枯竭。

    但他一双眼眸,却越发的明亮,透出一股声嘶力竭的疯狂,危险而强横!

    降临下的意志,哪怕巍峨强大如山,在他不顾一切的硬悍中,也被强行击退。

    虽然没有消散,但对莫语而言,已经足够。他口中,蓦地咆哮,“凝聚!”

    震颤中的神光,如同受到压迫,向内急速坍塌。

    其中尚未恢复平静的部分神光,被直接排挤出来,崩溃消散。

    这种方法,能够加速神通符文的凝聚,但也极有可能,将它直接毁去。

    但莫语没有选择,他能将降临意志击退,能且仅能做到一次。

    所以,只能一搏!

    成功,他将得到第六种传承神通。

    失败,也是他自己亲手毁去!

    莫语以这般强硬蛮横的做法,表明自己心底最大的愤怒。

    我的东西,我来处置,谁都不能插手!

    哪怕,这股浩瀚意志,有可能来自于传说中,深不可测的兽神!

    而事实证明,在接连击杀各方强者,夺取其身上气运后,莫语的运气很好。

    嗡——

    第六种神通符文凝聚,虽然极其黯淡,但终归在强悍意志再度降临前,顺利进入莫语灵魂空间。

    整个山洞,一片死寂!

    那浩瀚意志,此刻并没有消散,而是带着无穷的压迫,将莫语笼罩。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莫语灵魂空间,随着第六枚神通符文出现,六枚符文突然同时亮起。

    一只巨兽虚影,在其中,缓缓浮现。

    古老、浩瀚、尊贵的气息,从它体内爆发,给人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下一瞬,它张口,一声咆哮!

    轰——

    整个石洞此刻微微震颤,无穷无尽的蛮荒之力,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源头,赫然是伤势垂危的莫语!

    蛮荒之力如此之多如此浓郁,以至于瞬息间,形成一座漩涡,将他身影淹没。

    隐约之间,似乎有一双眼眸,在漩涡中出现,与降临而来的意志对视。

    “唉……”

    一声轻叹,有着惋惜不甘,亦有几分解脱。

    降临意志,悄然散去。

    漩涡中出现的眼眸,也随之消失不见。

    ……

    莫语感觉很痛苦,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像是被一点点的撕开。

    但撕裂般的痛苦后,却又是一股暖洋洋的舒爽。

    他的意识,便在撕裂与温暖中,不断沉浮。

    ……

    浩瀚的蛮荒之力,纯粹而温和,顺着莫语周身毛孔,直接融入肉身。

    修复损伤,并不断锤炼、提升他的肉身强度!

    与此同时,每当肉身吸收蛮荒之力达到一定程度,便有自动产生一道莫语虚影,进入开启的兽神空间,承受兽神威压,提升着灵魂力量。

    “五种传承与六种传承,果然大不同。”莫语脑海转过这个念头,对戮天的直觉暗暗赞赏之后,便放弃所有他念,全部沉浸到这一造化中。

    随着时间过去,肉身、灵魂都在清晰可感的提升,每过一息都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虽然过程同样是双重的痛苦折磨,但莫语甘之若饴。对力量的渴望,足以压倒一切!

    感应中,突破帝阶的极限,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一旦达到,莫语不仅修为突破实力大涨,更能获得在远古时代,也只有少数绝世天骄,才能得到的天赐奖励!

    轰隆隆——

    巨响轰鸣,如江海澎湃。

    蛮荒之力,近乎无穷无尽。

    但它,却并非真的,没有尽头。

    三个时辰后,不知吸收多少蛮荒之力,进入兽神空间九百八十七次后,灵魂空间六枚神通符文中,巨兽虚影一颤,就要缓缓消散。

    唰——

    莫语眼眸睁开,神光爆射而出,虚空电闪气势惊天!

    他口中,猛地低吼,“还不够,给我继续!”

    强大的意志,轰然爆发,带着不容置疑的上位威严!

    巨兽虚影似乎也察觉到,莫语正处于关键时刻,随着一声咆哮,原本将要消散的身体,再度凝实。

    蛮荒之力形成的漩涡,短暂滞待后,再度咆哮旋转。

    数量更为惊人的力量,疯狂注入其中。

    虽然强弩之末无法持久,巨兽很快低吼身影溃散,连带六枚神通符文暗淡不少,最后形成的符文更是几近崩溃。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

    获得最后一点力量,莫语似乎听到“咔嚓”一声轻响,然后便清楚的,触摸到了突破帝阶极限的那一点。

    一股莫名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飘渺虚幻,却带着一股至高无上的尊贵。

    这一刻,似乎这天地,在他面前,都要匍匐!

    莫语体内的力量,刹那间沸腾,如同地底压抑无尽岁月的岩浆,肆意爆发着自身威能。

    整个灵魂,更是直接升华,隐约之间似乎融入天地,与之有了紧密无比的联系。

    规则的力量,开始汇聚,在他头顶形成一团金光,璀璨无比就像是一颗真正的太阳!

    一方帝印,在其中浮现,散发出无尽的威严,足以让亿万生灵颤抖、臣服。

    虽然还只是一道虚影,却已经超越了,这世间绝大部分帝阶修士的帝印威能!

    而此刻,它还在快速凝实,气息也越来越强。

    当帝印完全凝聚,融入莫语体内,他便真正突破,成为一名帝阶强者!

    到时,仅凭自身之力,便足以纵横帝境,动用底牌,杀天道一步不难。

    全力出手,哪怕天道第二步,也能一战!

    但就在这时,莫语突然吸气,努力平息体内沸腾的力量,并抬手向自己眉心接连打落十三道封印,灵魂的蜕变,缓缓停止。

    帝阶的突破,涉及天地规则极深,哪怕天道之修,都难以干涉。

    但这其中,却不包括突破者自身。

    或许就连天地规则,也未曾预料到,会有修士千辛万苦突破帝阶,却在最后关头强行终止。

    要知道,抗拒住境界提升的诱惑,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一个大考验,需要磐石般坚定不移的意志!

    莫语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翻滚念头,缓缓压下。

    他此刻没有突破,自然有他的深意。

    争夺蜃兽地图,进而引发一场激战,虽然此刻看来,他成为最大赢家,但同样将他的存彻底暴露出来,

    要知道,金尊、血袍并未真的死去,圣魔、阿鼻两界,必然已知晓他的存在。

    玄皇族人的身份,或许已不是秘密!

    为了扼杀任何变故,令玄皇一脉彻底失去,争夺三界共主的资格,莫语毫不怀疑,两界必然会不惜代价,将他击杀。

    连江无界都能提前开启荒古之地,这对两界恐怖存在而言,自然更加不是问题。

    离开此处,除非一直隐匿不出,否则等待莫语的,必然是两界修士不死不休的追杀!

    但兽神考核开启在即,莫语不可能错过,圣魔、阿鼻两界修士自然也能想到这点。

    一场搏杀,不可避免!

    所以,他才要藏拙。

    在关键时,撕破封印,莫语随时都能突破帝阶,战力暴涨。

    随之得到的天道赐予,亦会成为一大杀手锏!

    虽然,他尚未真正得到,但在触摸到帝阶突破极限时,便隐隐有所感应。

    天道赐予,必然不会辜负其名,会让他所有的敌人,享受到最为精彩的饕餮盛宴!

    轻轻吐出口气,莫语思绪划过,心底最后一丝放弃突破帝阶的遗憾,悄然消散。

    长身而起,目光在山洞中扫过,莫语目光微微一凝。

    第五块黑石,虽然裂开,却并未完全破碎。

    他心思一转,便已明白,这或许与他并未彻底得到第六种神通传承有关。

    可想通这点,莫语眉头,反而皱的更紧。

    因为这表明,日后有修士进入此处,就有可能得到,剩余的部分传承。

    而神通传承,又有着唯一性,到时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

    微微摇头,莫语收敛心思,未来的事情太过遥远,何必思虑太多。

    即便这剩余一半传承,被他人得到,他也有信心,将其夺来!

    转身,确定洞中除却三块黑石,再无遗漏后,莫语大步向外走去。

    抬手推开殿门,一步迈出。

    下一瞬,眼前视线一变,他身影出现在地底大殿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