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莫语脸色惨白,气息灰败至极。

    他踉跄一下盘膝落座,露出苦笑。

    尽管已做好准备,但第六种传承之凶险,还是超乎预料。

    如非被及时打断,他最终结局,必死无疑!

    好在,付出重伤垂死的代价,并非没有任何收获。

    嗡——

    一团暗淡神光,在莫语头顶出现,如水般颤动着,显然极其不稳。

    模糊间呈现出,一颗撑天古树之影,它扎根无尽虚空,体积之大难以想象,枝桠树叶略微摇动,便掀起一片青色神光,滔滔无尽气势惊天!

    几息后,神光向内收缩,显然将要完成凝聚。

    但在这时,却有一股无形意志陡然间降临,神光顿时剧烈震颤起来,显然要对此加以阻拦!

    莫语眼眸一缩,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九死一生拼到这个结果,岂能眼睁睁看着被毁去。

    猛地抬头,他身上染血黑袍无风鼓荡,一头黑发上下翻飞,气势疯魔!

    “第六种传承,是莫某冒死夺来,便是我之物,谁都不能将之毁去!”

    “给我凝聚!”

    轰——

    一股强烈的意志,自他疲倦重伤的身躯中爆发,非但没有显得疲软,反而更加的炽烈。就像是一颗太阳,升腾而起,重重轰击向那降临的干涉意志!

    意志层次的交锋,轰然爆发!

    莫语身体一颤,口鼻鲜血狂喷,原本萎靡到极致的气息,更是濒临枯竭。

    但他一双眼眸,却越发的明亮,透出一股声嘶力竭的疯狂,危险而强横!

    降临下的意志,哪怕巍峨强大如山,在他不顾一切的硬悍中,也被强行击退。

    虽然没有消散,但对莫语而言,已经足够。他口中,蓦地咆哮,“凝聚!”

    震颤中的神光,如同受到压迫,向内急速坍塌。

    其中尚未恢复平静的部分神光,被直接排挤出来,崩溃消散。

    这种方法,能够加速神通符文的凝聚,但也极有可能,将它直接毁去。

    但莫语没有选择,他能将降临意志击退,能且仅能做到一次。

    所以,只能一搏!

    成功,他将得到第六种传承神通。

    失败,也是他自己亲手毁去!

    莫语以这般强硬蛮横的做法,表明自己心底最大的愤怒。

    我的东西,我来处置,谁都不能插手!

    哪怕,这股浩瀚意志,有可能来自于传说中,深不可测的兽神!

    而事实证明,在接连击杀各方强者,夺取其身上气运后,莫语的运气很好。

    嗡——

    第六种神通符文凝聚,虽然极其黯淡,但终归在强悍意志再度降临前,顺利进入莫语灵魂空间。

    整个山洞,一片死寂!

    那浩瀚意志,此刻并没有消散,而是带着无穷的压迫,将莫语笼罩。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莫语灵魂空间,随着第六枚神通符文出现,六枚符文突然同时亮起。

    一只巨兽虚影,在其中,缓缓浮现。

    古老、浩瀚、尊贵的气息,从它体内爆发,给人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下一瞬,它张口,一声咆哮!

    轰——

    整个石洞此刻微微震颤,无穷无尽的蛮荒之力,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源头,赫然是伤势垂危的莫语!

    蛮荒之力如此之多如此浓郁,以至于瞬息间,形成一座漩涡,将他身影淹没。

    隐约之间,似乎有一双眼眸,在漩涡中出现,与降临而来的意志对视。

    “唉……”

    一声轻叹,有着惋惜不甘,亦有几分解脱。

    降临意志,悄然散去。

    漩涡中出现的眼眸,也随之消失不见。

    ……

    莫语感觉很痛苦,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像是被一点点的撕开。

    但撕裂般的痛苦后,却又是一股暖洋洋的舒爽。

    他的意识,便在撕裂与温暖中,不断沉浮。

    ……

    浩瀚的蛮荒之力,纯粹而温和,顺着莫语周身毛孔,直接融入肉身。

    修复损伤,并不断锤炼、提升他的肉身强度!

    与此同时,每当肉身吸收蛮荒之力达到一定程度,便有自动产生一道莫语虚影,进入开启的兽神空间,承受兽神威压,提升着灵魂力量。

    “五种传承与六种传承,果然大不同。”莫语脑海转过这个念头,对戮天的直觉暗暗赞赏之后,便放弃所有他念,全部沉浸到这一造化中。

    随着时间过去,肉身、灵魂都在清晰可感的提升,每过一息都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虽然过程同样是双重的痛苦折磨,但莫语甘之若饴。对力量的渴望,足以压倒一切!

    感应中,突破帝阶的极限,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一旦达到,莫语不仅修为突破实力大涨,更能获得在远古时代,也只有少数绝世天骄,才能得到的天赐奖励!

    轰隆隆——

    巨响轰鸣,如江海澎湃。

    蛮荒之力,近乎无穷无尽。

    但它,却并非真的,没有尽头。

    三个时辰后,不知吸收多少蛮荒之力,进入兽神空间九百八十七次后,灵魂空间六枚神通符文中,巨兽虚影一颤,就要缓缓消散。

    唰——

    莫语眼眸睁开,神光爆射而出,虚空电闪气势惊天!

    他口中,猛地低吼,“还不够,给我继续!”

    强大的意志,轰然爆发,带着不容置疑的上位威严!

    巨兽虚影似乎也察觉到,莫语正处于关键时刻,随着一声咆哮,原本将要消散的身体,再度凝实。

    蛮荒之力形成的漩涡,短暂滞待后,再度咆哮旋转。

    数量更为惊人的力量,疯狂注入其中。

    虽然强弩之末无法持久,巨兽很快低吼身影溃散,连带六枚神通符文暗淡不少,最后形成的符文更是几近崩溃。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

    获得最后一点力量,莫语似乎听到“咔嚓”一声轻响,然后便清楚的,触摸到了突破帝阶极限的那一点。

    一股莫名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飘渺虚幻,却带着一股至高无上的尊贵。

    这一刻,似乎这天地,在他面前,都要匍匐!

    莫语体内的力量,刹那间沸腾,如同地底压抑无尽岁月的岩浆,肆意爆发着自身威能。

    整个灵魂,更是直接升华,隐约之间似乎融入天地,与之有了紧密无比的联系。

    规则的力量,开始汇聚,在他头顶形成一团金光,璀璨无比就像是一颗真正的太阳!

    一方帝印,在其中浮现,散发出无尽的威严,足以让亿万生灵颤抖、臣服。

    虽然还只是一道虚影,却已经超越了,这世间绝大部分帝阶修士的帝印威能!

    而此刻,它还在快速凝实,气息也越来越强。

    当帝印完全凝聚,融入莫语体内,他便真正突破,成为一名帝阶强者!

    到时,仅凭自身之力,便足以纵横帝境,动用底牌,杀天道一步不难。

    全力出手,哪怕天道第二步,也能一战!

    但就在这时,莫语突然吸气,努力平息体内沸腾的力量,并抬手向自己眉心接连打落十三道封印,灵魂的蜕变,缓缓停止。

    帝阶的突破,涉及天地规则极深,哪怕天道之修,都难以干涉。

    但这其中,却不包括突破者自身。

    或许就连天地规则,也未曾预料到,会有修士千辛万苦突破帝阶,却在最后关头强行终止。

    要知道,抗拒住境界提升的诱惑,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一个大考验,需要磐石般坚定不移的意志!

    莫语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翻滚念头,缓缓压下。

    他此刻没有突破,自然有他的深意。

    争夺蜃兽地图,进而引发一场激战,虽然此刻看来,他成为最大赢家,但同样将他的存彻底暴露出来,

    要知道,金尊、血袍并未真的死去,圣魔、阿鼻两界,必然已知晓他的存在。

    玄皇族人的身份,或许已不是秘密!

    为了扼杀任何变故,令玄皇一脉彻底失去,争夺三界共主的资格,莫语毫不怀疑,两界必然会不惜代价,将他击杀。

    连江无界都能提前开启荒古之地,这对两界恐怖存在而言,自然更加不是问题。

    离开此处,除非一直隐匿不出,否则等待莫语的,必然是两界修士不死不休的追杀!

    但兽神考核开启在即,莫语不可能错过,圣魔、阿鼻两界修士自然也能想到这点。

    一场搏杀,不可避免!

    所以,他才要藏拙。

    在关键时,撕破封印,莫语随时都能突破帝阶,战力暴涨。

    随之得到的天道赐予,亦会成为一大杀手锏!

    虽然,他尚未真正得到,但在触摸到帝阶突破极限时,便隐隐有所感应。

    天道赐予,必然不会辜负其名,会让他所有的敌人,享受到最为精彩的饕餮盛宴!

    轻轻吐出口气,莫语思绪划过,心底最后一丝放弃突破帝阶的遗憾,悄然消散。

    长身而起,目光在山洞中扫过,莫语目光微微一凝。

    第五块黑石,虽然裂开,却并未完全破碎。

    他心思一转,便已明白,这或许与他并未彻底得到第六种神通传承有关。

    可想通这点,莫语眉头,反而皱的更紧。

    因为这表明,日后有修士进入此处,就有可能得到,剩余的部分传承。

    而神通传承,又有着唯一性,到时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

    微微摇头,莫语收敛心思,未来的事情太过遥远,何必思虑太多。

    即便这剩余一半传承,被他人得到,他也有信心,将其夺来!

    转身,确定洞中除却三块黑石,再无遗漏后,莫语大步向外走去。

    抬手推开殿门,一步迈出。

    下一瞬,眼前视线一变,他身影出现在地底大殿前。

第八百五十五章 再做交易    吞天鸾眼睁睁看着莫语消失,心中羡慕,却又无可奈何。

    于阵法一道,她并不精通。

    一阵捶胸哀嚎并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苦修阵法后,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埋头狂飞!

    时间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的过去,眼看大殿越来越近,变得无比真实。

    她充满疲倦的眼眸,再度充满了激情!

    终于要到了!

    整整九年啊!

    吞天鸾现在,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唰——

    七彩霞光闪过,她落到大殿之前,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已经九年,都没有感受过,脚踏实地的感觉了啊!

    不过为了进入大殿,一切都是值得滴!

    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吞天鸾死死看向殿门,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只是靠近到这里,她便已感受到,一股致命的诱惑。

    这大殿之中,绝对有着,与她而言天地的造化!

    甚至于,将帮助她,完成生命层次的蜕变,成为真正的万兽之皇!

    咽了一口吐沫,吞天鸾走前几步,颤抖着手,向殿门推去。

    可不等她碰到,殿门竟突然间,自行打开。

    一道黑袍身影,从中迈出,似乎也未料到她在这里,正皱眉冷冷看来。

    然后,在吞天鸾绝望的目光中,整个大殿突然一颤,就像是一股烟雾,消失不见。

    空洞洞的地底,只留下漆黑的土壤,所形成的丑陋大洞。

    “啊!”她猛地尖叫,整整九年的坚持与希望,在即将碰触到的一刻消失,剧烈的刺激,让这头美丽优雅的蛮兽皇者,直接进入狂暴状态。

    “是你!是你毁了我的造化!你赔!你赔!你赔给老娘!”

    娇憨而又彪悍的咆哮,在恐怖至极的气息衬托下,变得格外阴森。

    疯狂力量波动席卷开来,令整个地底震动,马上就要坍塌。

    莫语眉头一皱,很快反应过来,神色却没有半点变化。他能够理解吞天鸾此刻的感受,心中却绝不会有愧疚。

    宝物造化有缘者得之,话虽没错,但其中还要再标注一点,有缘者中的强者得之!

    他没有对吞天鸾出手,已是仁慈,得不到半点机缘,是她自身气运不足。

    此刻抬头,莫语冷冷扫来一眼,淡淡道:“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老娘差远了,我告诉你……”吞天鸾下意识尖叫,可当她目光与莫语对视,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就像是一盆冷水浇下,让她从狂暴状态中清醒过来,思考能力与暂时消失的记忆,也随之恢复。

    莫语!

    吞天鸾心中一声哀嚎,冷汗“唰”的一下布满香背,尖叫声戛然而止。

    坏了,只顾着怒火熊熊烧天烧地,怎么就给忘了,进去里面的是这煞星。

    如果惹恼了他,先把自己xxoo再ooxx,最后杀了抛尸地底可怎么办?

    先是苦苦飞行九年即将到手的造化烟消云散,又不知不觉招惹了这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危在旦夕,吞天鸾觉得自己的人生,突然变得黯淡无光。

    莫语皱了皱眉,看她一脸惊惧模样,心中微微一叹。

    如果不是有他,吞天鸾此番,必然会有一番收获。

    想到这点,几分不耐消散,他没有多言,身影一动破开土层离去。

    吞天鸾微怔,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干脆离开,随即便是一阵欢喜。

    略带不甘向大殿消失处看去一眼,她转身超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珍爱生命,远离莫语!

    ……

    哗——

    地面破碎,泥块抛洒。

    莫语抬头看了一眼灰蒙天际,对下方吞天鸾的举动感应的清楚。

    没有出手阻拦,异-地相处换做是他,此刻同样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就在这时,莫语目光微闪,抬头向前看去。

    一道身影,自远方而来,寥寥几步,便已近前。

    正是青色古砖,变化成的中年男子。

    他目光深邃,略微一滞,缓缓开口,“六种传承……主人此番,果然有大收获。”

    莫语眼眸虚眯,“有些事情,你是不是也应该,为我解释一下。”

    “知道的太多,对主人言,未必是好事。”中年男子轻轻摇头,神色平淡,“而且,即便我要说,也说不出口。”

    莫语不置可否,却也察觉到他的坚定,不再追问。

    见他保持沉默,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我帮主人打开封禁,进入传承之地,这一番作为,足以偿还主人大半人情。”

    “别想!”莫语摆摆手将他打断,“这哪里是帮我,害我还差不多!如果不是我命大,此刻已经横死,哪里还能站在这儿。”

    说话间他露出一脸怀疑,“如果不是最后确实得到好处,我真的要怀疑,你是故意让我去送死。”

    中年男子嘴角一抽,对他倒打一耙的行为,感到颇为无奈。

    他没有多说,只是以沉稳平淡的目光看来。

    莫语微微一笑收敛几分,不显半点尴尬,“当然,得到了好处,我终归是要承你的情。就算是,你偿还了我,三分之一的人情。”

    “一半。”

    “好,成交!”莫语干脆点头,“好不容易得到一件至强至宝,却总想着还完人情脱离关系,真是让人心酸啊!可怜我之前,还拼死拼活啊!”

    中年男子沉默,对此无法反驳,虽然那时很大程度上,莫语是为了自保。

    他犹豫了一下,道:“我之前给了主人火祭之术,威能如何,主人心中清楚。今日,便再给主人两道神通,扯平你我之间的人情,如何?”

    莫语眼眸一亮,“两种大神通之术,确实诱人啊!”但他很快摇头,“不过我选择拒绝。”

    “难道主人不满意?”中年男子皱眉,“两道神通,这笔交易很公平。”

    “当然不公平。只要我是你的主人,就有机会得到一切,拿两种闪人,实在是短视。”莫语神色恢复平静,“你觉得,我是一个蠢人不成?”

    他笑了笑,“更何况,我刚刚得到六大神通,已够我暂时使用。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懂。”

    中年男子沉默,似乎没有想到,莫语如此难缠,沉吟许久,道:“既然主人不同意,那我们便换过一个交易。只要主人答应扯平你我间的人情,我便指点主人,以最佳的方式修炼得到的六种神通。”

    “附加一个条件,告诉我九块黑石蕴含的传承神通,有没有更深一层的含义?”莫语淡淡开口。

    中年男子摇头,“我只能告诉主人,它们与兽神有关,得到越多越好。”停顿一下,他似乎有些犹豫,还是道:“如果能够全部得到,主人心中的困惑,就能解开。”

    语落他摆了摆手,显然只能说到这里。

    莫语干脆点头,“成交!”

    古砖与蜈蚣一战,展露威能,堪称恐怖。哪怕他撕开封印突破帝阶,获取天道奖赐,也未必可与之抗衡。

    既如此,自然不能逼迫太甚。

    况且,中年男子一心要解除关系,哪怕莫语强硬拒绝,也未必能将他留下。

    之前,古砖还没有这个念头。

    莫语心中一叹,显然他获取传承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

    摇摇头收敛心思,能够得到修炼六大神通之法,也算不错的补偿。

    偶尔贪婪一次可以,但人还是要懂得知足,现在的青色古砖,不是他能够驾驭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