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吞天鸾眼睁睁看着莫语消失,心中羡慕,却又无可奈何。

    于阵法一道,她并不精通。

    一阵捶胸哀嚎并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苦修阵法后,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埋头狂飞!

    时间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的过去,眼看大殿越来越近,变得无比真实。

    她充满疲倦的眼眸,再度充满了激情!

    终于要到了!

    整整九年啊!

    吞天鸾现在,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唰——

    七彩霞光闪过,她落到大殿之前,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已经九年,都没有感受过,脚踏实地的感觉了啊!

    不过为了进入大殿,一切都是值得滴!

    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吞天鸾死死看向殿门,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只是靠近到这里,她便已感受到,一股致命的诱惑。

    这大殿之中,绝对有着,与她而言天地的造化!

    甚至于,将帮助她,完成生命层次的蜕变,成为真正的万兽之皇!

    咽了一口吐沫,吞天鸾走前几步,颤抖着手,向殿门推去。

    可不等她碰到,殿门竟突然间,自行打开。

    一道黑袍身影,从中迈出,似乎也未料到她在这里,正皱眉冷冷看来。

    然后,在吞天鸾绝望的目光中,整个大殿突然一颤,就像是一股烟雾,消失不见。

    空洞洞的地底,只留下漆黑的土壤,所形成的丑陋大洞。

    “啊!”她猛地尖叫,整整九年的坚持与希望,在即将碰触到的一刻消失,剧烈的刺激,让这头美丽优雅的蛮兽皇者,直接进入狂暴状态。

    “是你!是你毁了我的造化!你赔!你赔!你赔给老娘!”

    娇憨而又彪悍的咆哮,在恐怖至极的气息衬托下,变得格外阴森。

    疯狂力量波动席卷开来,令整个地底震动,马上就要坍塌。

    莫语眉头一皱,很快反应过来,神色却没有半点变化。他能够理解吞天鸾此刻的感受,心中却绝不会有愧疚。

    宝物造化有缘者得之,话虽没错,但其中还要再标注一点,有缘者中的强者得之!

    他没有对吞天鸾出手,已是仁慈,得不到半点机缘,是她自身气运不足。

    此刻抬头,莫语冷冷扫来一眼,淡淡道:“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老娘差远了,我告诉你……”吞天鸾下意识尖叫,可当她目光与莫语对视,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就像是一盆冷水浇下,让她从狂暴状态中清醒过来,思考能力与暂时消失的记忆,也随之恢复。

    莫语!

    吞天鸾心中一声哀嚎,冷汗“唰”的一下布满香背,尖叫声戛然而止。

    坏了,只顾着怒火熊熊烧天烧地,怎么就给忘了,进去里面的是这煞星。

    如果惹恼了他,先把自己xxoo再ooxx,最后杀了抛尸地底可怎么办?

    先是苦苦飞行九年即将到手的造化烟消云散,又不知不觉招惹了这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危在旦夕,吞天鸾觉得自己的人生,突然变得黯淡无光。

    莫语皱了皱眉,看她一脸惊惧模样,心中微微一叹。

    如果不是有他,吞天鸾此番,必然会有一番收获。

    想到这点,几分不耐消散,他没有多言,身影一动破开土层离去。

    吞天鸾微怔,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干脆离开,随即便是一阵欢喜。

    略带不甘向大殿消失处看去一眼,她转身超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珍爱生命,远离莫语!

    ……

    哗——

    地面破碎,泥块抛洒。

    莫语抬头看了一眼灰蒙天际,对下方吞天鸾的举动感应的清楚。

    没有出手阻拦,异-地相处换做是他,此刻同样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就在这时,莫语目光微闪,抬头向前看去。

    一道身影,自远方而来,寥寥几步,便已近前。

    正是青色古砖,变化成的中年男子。

    他目光深邃,略微一滞,缓缓开口,“六种传承……主人此番,果然有大收获。”

    莫语眼眸虚眯,“有些事情,你是不是也应该,为我解释一下。”

    “知道的太多,对主人言,未必是好事。”中年男子轻轻摇头,神色平淡,“而且,即便我要说,也说不出口。”

    莫语不置可否,却也察觉到他的坚定,不再追问。

    见他保持沉默,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我帮主人打开封禁,进入传承之地,这一番作为,足以偿还主人大半人情。”

    “别想!”莫语摆摆手将他打断,“这哪里是帮我,害我还差不多!如果不是我命大,此刻已经横死,哪里还能站在这儿。”

    说话间他露出一脸怀疑,“如果不是最后确实得到好处,我真的要怀疑,你是故意让我去送死。”

    中年男子嘴角一抽,对他倒打一耙的行为,感到颇为无奈。

    他没有多说,只是以沉稳平淡的目光看来。

    莫语微微一笑收敛几分,不显半点尴尬,“当然,得到了好处,我终归是要承你的情。就算是,你偿还了我,三分之一的人情。”

    “一半。”

    “好,成交!”莫语干脆点头,“好不容易得到一件至强至宝,却总想着还完人情脱离关系,真是让人心酸啊!可怜我之前,还拼死拼活啊!”

    中年男子沉默,对此无法反驳,虽然那时很大程度上,莫语是为了自保。

    他犹豫了一下,道:“我之前给了主人火祭之术,威能如何,主人心中清楚。今日,便再给主人两道神通,扯平你我之间的人情,如何?”

    莫语眼眸一亮,“两种大神通之术,确实诱人啊!”但他很快摇头,“不过我选择拒绝。”

    “难道主人不满意?”中年男子皱眉,“两道神通,这笔交易很公平。”

    “当然不公平。只要我是你的主人,就有机会得到一切,拿两种闪人,实在是短视。”莫语神色恢复平静,“你觉得,我是一个蠢人不成?”

    他笑了笑,“更何况,我刚刚得到六大神通,已够我暂时使用。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懂。”

    中年男子沉默,似乎没有想到,莫语如此难缠,沉吟许久,道:“既然主人不同意,那我们便换过一个交易。只要主人答应扯平你我间的人情,我便指点主人,以最佳的方式修炼得到的六种神通。”

    “附加一个条件,告诉我九块黑石蕴含的传承神通,有没有更深一层的含义?”莫语淡淡开口。

    中年男子摇头,“我只能告诉主人,它们与兽神有关,得到越多越好。”停顿一下,他似乎有些犹豫,还是道:“如果能够全部得到,主人心中的困惑,就能解开。”

    语落他摆了摆手,显然只能说到这里。

    莫语干脆点头,“成交!”

    古砖与蜈蚣一战,展露威能,堪称恐怖。哪怕他撕开封印突破帝阶,获取天道奖赐,也未必可与之抗衡。

    既如此,自然不能逼迫太甚。

    况且,中年男子一心要解除关系,哪怕莫语强硬拒绝,也未必能将他留下。

    之前,古砖还没有这个念头。

    莫语心中一叹,显然他获取传承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

    摇摇头收敛心思,能够得到修炼六大神通之法,也算不错的补偿。

    偶尔贪婪一次可以,但人还是要懂得知足,现在的青色古砖,不是他能够驾驭的!

第八百五十六章 灵魂融入    莫语盘膝而坐,眉头微皱,心中念头快速转动。

    许久,他吐出口气,脸上露出坚定。

    缓缓闭目,几息后蓦地闷哼一声,莫语脸色,多了几分苍白。

    一块灵魂,被他自身,强行撕开。

    虽然下手极有分寸,没有伤及本源,但灵魂破损的痛苦,仍旧难以想象。

    皱紧眉头,忍受着灵魂缺失的不适,莫语突然睁开双眼,目光冷冽。

    “希望你没有算计我,不然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

    撕开封印全力一战,虽没有把握将他镇压,但也足够让他付出惨重代价。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还是淡淡开口,“主人放心就是。”

    莫语点头,“最好如此!”他不再犹豫,将撕开的灵魂碎片,直接注入第一枚神通符文!

    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没有任何阻滞,莫语的灵魂与之融合。

    璀璨神光,刹那爆发!

    唰——

    莫语这一片灵魂,突然睁开双眼,赫然发现自身已成为鲲鹏之躯。

    于无尽汪洋之中,呼啸前行。

    心思一转,他直接化身鹏鸟,破浪直飞九重天。

    一切圆润自如,再无半点隔阂,似乎他生而便为大鹏!

    片刻后,神通符文归于沉寂,仍旧挂于灵魂空间,但细细看去就会发现,它似乎已融入了灵魂空间的苍穹。

    直到此刻,莫语才真正的,将它得到。

    除非他死,再没有人,可以把它夺走。

    莫语眼眸缓缓睁开,因灵魂损伤之痛而略显暗淡,脸上却尽是笑容。

    凝神感应,确定没有不妥,他彻底放下一丝戒备,笑道:“果然有效。待你我顺利离开此处,所有人情纠葛,一并消散。”

    说完,不给他回话时间,莫语已经闭目。

    受损的灵魂,需要尽快恢复。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犹豫一下,还是在旁边盘膝坐下。

    已经吃下了大亏,他不介意再被莫语小小算计一把,为他护法完成此事。

    而且,到了最后,吃亏的未必是他。

    中年男子看来,嘴角莫名笑意一闪而过。

    ……

    吞天鸾惊骇发现,这一片天地,再没有任何腐兽。

    就像它们从未出现过,被彻底抹去,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它相信,这即便不是莫语所为,也绝对与他有关。

    不过很快,它便不再纠结于此,脸上渐渐流露焦急。

    因为吞天鸾发现,它被困在这了。

    不错!

    堂堂的蛮兽皇者,实力在外界,媲美天道第一步的强悍存在,居然寻找不到离开之法。

    任凭它如何飞行,都看不到,这片死域天地的尽头。

    它就像是一座,无边无际的牢狱!

    随着时间流逝,从最开始的不甘,但失望,再到绝望。

    吞天鸾周身七彩霞光,都变得暗淡下去,尊贵傲然的姿态,荡然无存。都要被困死在这儿了,谁还有心思,再维护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想不到我堂堂吞天雀、神火鸾两大蛮兽皇者的血脉后裔,竟要困死在这里,呜呼,悲哀啊!”

    就在吞天鸾内心哀怨,嚎啕之时,一股熟悉的气息波动,突然自前方传来。

    它身体一个激灵,短暂犹豫后,眼眸流露决然。

    翅膀猛地扇动,化为一团七彩霞光,呼啸而去。

    如果是之前,吞天鸾绝不愿意靠近这大恶魔半步,但在永世封困威胁下,它没有选择。

    因为它相信,这大恶魔,一定有离开的办法!

    ……

    唰——

    莫语眼眸猛地睁开,一股镇压灵魂的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头顶虚无,隐隐呈现一幅图卷,无尽虚空之中,一颗大树安静伫立。

    在这树下,有一身影盘膝而坐,虽然虚幻,却能辨识出正是莫语身影!

    目光看去,这生硬,竟给人一种,已与大树融为一体之感。

    心神一震,莫语面露惊讶,他感觉自己的灵魂,此刻如同九天神山,巍峨高大,坚不可摧。

    哪怕是再恐怖的灵魂冲击,都无法将之撼动半点。

    这就是,第六种传承神通的作用吗?

    莫语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无比畅快。

    这险,果然冒的值得!

    就在这时,他突然抬头,头顶上古树及人影,快速隐没。

    视线中,一团璀璨神光,正在快速逼近。但在此刻,却猛地一颤,随即就像是一块石头,轰然坠地!

    在地面上,砸出一只深坑,蛛网般的裂纹,四下蔓延。

    坑底,吞天鸾龇牙咧嘴,但一双宝石般的美丽眼眸,却充满了震惊与恐惧。

    莫语的那一眼,竟给它一种,灵魂都被洞穿的感觉,让它意识瞬间空白。

    他……竟已恐怖如斯!

    想到地底宫殿,吞天鸾心疼欲裂,哪里猜想不到,莫语此番变化与之有关。但它,却不敢表露半点嫉妒,否则只能是自取死路。

    灵魂碎片融入神通符文并不困难,但破损灵魂恢复却需要时间。谨慎起见,莫语为此已耽搁三月有余,差点忘记了,还有这头蛮兽皇者的存在。

    此刻眉头一皱,淡淡道:“吞天鸾,你有何事?”

    不敢继续装死,七彩霞光闪过,吞天鸾化为人身,身体娇柔貌美如花。

    虽然对自己有心以美色示弱感到不齿,但她还是一边暗暗鄙视着,毫不犹豫的做了。

    此刻裣衽一礼,她恭谨道:“我恳请莫语道……大人,可以带我离开此地。”

    称呼都已改变,态度摆的极低。

    莫语目光微闪,转身看来一眼。

    中年男子神色平淡,“此处天地,被兽神独立分割开来,除非将之撕破,否则难以离开。”

    “原来如此。”莫语点了点头,看了吞天鸾一眼,复又摇头,“你认为,我会带你离开?”

    吞天鸾俏脸,“唰”的一下苍白,美眸流露凄然。

    莫语视如未见,一脸的冷漠,“不必对我用美人计,没用。你我最初是敌人,你还曾意图落井下石对莫某不利,饶你性命已是宽宏,有何资格让我救你,甚至给我带来麻烦。”

    句句属实,如同重重一拳,让吞天鸾满心绝望。但很快,她美眸闪过一丝亮色,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平静,“不知需要付出什么,大人才愿意救我?”

    莫语沉默不语,气氛一时凝重。

    吞天鸾汗如雨下,正在心中一丝希望见见熄灭时,他突然淡淡开口,“本座还缺一只坐骑。”

    “我甘为坐骑!”吞天鸾失声,话一出口心底升起一丝凄凉,以她的身份,何曾想过会沦落到这般田地。但很快,她就强压心绪,俯身拜倒:“参见主人!”

    莫语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却没有多言,摆了摆手,示意她起身。

    转向中年男子,淡淡道:“你应该有办法打开此处,我们走吧。”

    中年男子一叹,“好!”

    莫语眉头微皱,“你似乎有些失望?”

    “兽神考核还有一月就要开始。”中年男子摇头,“你运气真不错。”

    莫语嘴角一抽,面庞变得僵硬。

    看着一脸从容,强者风范流露无疑的中年男子,实在难以想到,他竟也会算计。不过追根究底,此事还是要落到莫语身上,他不过是顺水推舟,保持沉默而已。

    想到差点把自己狠狠算计了一番,莫语不由露出苦笑,道:“大殿内时间流速不同?”

    中年男子眼露赞赏,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找到事情的关键。

    “剩下的时间,足够你做好准备,我们走吧。”

    他没有多言,抬手向前一挥,无声无息,空间出现一条裂纹。

    但就在这时,中年男子脸色豁然大变,猛地抬头,看向苍穹之上。

    一道虚影,突然间浮现,顶天立地,散发睥睨八荒气势!

    它抬手,向下一按。

    中年男子眼眸骤然大亮,“你果然在此,留下了后手。”声音未落,他身影一闪,已出现在半空,抬手迎上。

    轰——

    一声巨响,虚影微震,中年男子却像是一块石头,被狠狠砸入大地。

    下一瞬,地面破碎,他身影再度飞出,神色凝重,脸上露出几分苍白。

    “锁灵!”

    低喝一声,中年男子抬手一挥,虚无中大片符文出现,凝聚成无数锁链,呼啸飞出。

    转眼间,将苍穹虚影,层层捆缚!

    “你们先走!”他沉声开口。

    吞天鸾身体下意识一动,就要冲出,却被莫语冰冷的目光,直接钉住。

    “你敢先走,我就杀你。”声线平缓而出,杀机凛冽。

    没有再看一脸委屈不敢动弹的吞天鸾,莫语抬头看来,目光快速闪动。

    提醒之后,中年男子就没有再开口,他所有精气力量,都集中到一点。

    今日一战,必将凶险万分,涉及生死!略微分神,他都有可能,葬身于此!

    嘭——

    嘭——

    一连串密集爆裂声,如雷霆煌煌绵延不断,苍穹虚影外锁链全部破碎。

    它似乎被彻底触怒,突然抬手向前一握,竟有一只黑色石棍突兀出现被它拿住,随即向下狠狠砸落。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低吼中双手扬起,浓郁古青神光喷涌而出,

    隐约凝聚成古砖虚影,在他头顶,就像是一面巨大盾牌!

    轰——

    如星辰对碰般,狂暴的力量,疯狂爆发。

    黑色石棍被反震扬起,下方古砖虚影,则是顷刻之间,遍布十几道裂纹。

    中年男子身体一晃,面庞越发惨白,眼中流露苦涩。

    没有想到,为了对付他,它竟连这件宝物的投影,都留了下来。

    这次,连一拼之力,都没有了。

    一声怒吼,虚影手中黑色石棍,再度砸下。

    中年男子闭目等死,不是不战,而是结局已定!

    可预料中疾风骤雨般的毁灭力量并未降临,他眼睛猛地睁开,便见莫语身影,正挡在面前,此刻张口喷出鲜血,被直接震碎成一片血雾。

    黑色石棍,停留在他头上尺许,即便如此,携带的气势,也已将他重创。

    强压下心头翻滚的沉闷,莫语沉声开口,“我要带他离开!”声音冷漠,流露出强硬的态度。

    中年男子一阵错愕,显然没有想到,莫语会冒死救他。

    要知道,即便他得到了六种传承,确实有与之交涉的资格,但刚才那一瞬间,半点失手,莫语此刻都已魂飞魄散。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中年男子目光微露复杂。

    苍穹中巨大虚影沉默不语,但停滞的黑色石棍,却释放出更为凌厉的杀机。

    似乎下一刻,就会出手。

    莫语脸色惨白却咬紧牙关,将腰背挺直,目光越发冰冷,“我说,要带他离开!”

    一股无形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尊贵无上,带着不容抗御的威严。

    许是感受到了这股气势,苍穹中巨大虚影沉默许久,终是发出一声愤怒、不甘的咆哮,身体一颤带着黑色石棍缓缓消失。

    莫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赌对了!

    下一刻,他眼前一黑,仰头掉落。

    中年男子一闪将他接住,没有任何犹豫,伸手撕开一条空间裂纹,带起吞天鸾,一步迈入其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