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云密布,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天地一片黑茫,四顾无际。

    莫语呼吸微顿,随即缓缓睁开双目,在昏暗山洞中扫过。

    最后落到,背对的身影上。

    中年男子转身,“醒了。”他声音仍旧平淡,却多了几分舒缓。

    莫语动了动身体,顿时连连皱眉,苦笑道:“看来伤的还挺重。”他突然间想到一事,一脸急切,“我昏睡了多久?”

    “放心,只有三天。”中年男子知道他担心什么,“好好休养,应该能在兽神考核开始前,恢复过来。”

    他突然沉默下去,停顿了几息,继续道:“你为什么要救我?知不知道,很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莫语选择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笑道:“确实想过这点,但我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死,事实证明,我的直觉很正确。至于原因,当然是想让你再欠我人情。”

    中年男子嘴角微抽,虽然心知肚明,却没想到他承认的如此光明正大。

    不过这种真小人的行径,比伪君子,要顺眼许多。如果莫语真的给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不得中年男子心中,就要看低他几分。

    无奈一笑,他道:“你倒是光明磊落。”

    莫语认真摇头,“那是因为,我觉得骗不了你。”

    中年男子一笑,对莫语的感官,不觉间提升了许多。他低头沉默,半晌后缓缓开口,“你救我一命,欠下你的人情,太多。我本应跟随在你身边全力回报,但我需要离开。”

    莫语干脆点头,没有半点犹豫,“我之前就答应了,现在同样不变。至于你欠的人情,以后再还就是,我对自己能活着等你回来充满了信心。”

    中年男子目光深邃,略带无奈,“你这样好说话,倒是我让不好,就这样一走了之了。”

    莫语对自己的盘算被看穿没有任何尴尬,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笑眯眯模样。

    中年男子摇头,犹豫了一下,道:“罢了。救命之恩大于天,我便给你一物,能否有所收获,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他探手在虚空一划,随即探入裂缝中,取出一块白色晶石。

    晶莹剔透,散发毫光。

    “收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它在你身上。”中年男子慎重嘱托。

    莫语心底本还有一丝恶意猜测,中年男子会不会随意取出东西,将他打发掉。但触摸到晶石瞬间,他身体微僵,随即用力将它握紧,一脸笑容,“盛情难却,那我就收下了!”

    中年男子摇头,“我走了。”

    他干脆转身,一步迈出山洞。

    倾盆暴雨骤然停滞,随即逆天而起,便似瀑布倒卷。

    黑云凝固,暴虐雷霆轰鸣,也销声匿迹。

    一人现身,无形气息,竟连天地,都被压制。

    抬手在前一划,空间悄然裂开,中年男子一步迈入,消失不见。

    轰——

    那逆天暴雨,轰然坠下。

    黑云中雷霆怒吼,再度爆发。

    莫语凝视此幕,心头震撼,以他修为,要做到这点,也非难事。

    但他感应的清楚,中年男子之前没有动用半点修为,所有一切都是天地感其气息,自然产生。

    这种手段,难以想象!

    他的境界,必然还要在,预料之上。

    难道会是,天道第三步,创世至尊?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震撼,莫语神色肃穆,再无之前半点随性。

    “天地间如汪洋,表面之下潜藏无数大鳄,我的眼界,还是太狭隘了。”

    一丝凛然忌惮涌上,莫语眼眸,却平静无波。

    与真正强者相比,他修行历程,实在是太短。

    给他足够的时间,未必不能够与之交锋。

    心存敬畏可以,却不能束缚自身意志,否则连一争高低之心都无,又岂能至高无上,踏临九天!

    低头看向手中白色晶石,莫语眼中,闪过一丝亮光,“空间的力量。”

    ……

    “大人,前面就是我的巢穴,没有任何人敢来放肆,您可安心静养。”吞天鸾一脸恭谨。

    它能感受到,莫语此刻的虚弱,但来自于血脉的感应,却让它心神颤栗。

    吞天鸾毫不怀疑,一旦它出手,必死无疑!

    莫语睁开眼眸,一座巨大火山,出现在视线中。

    还有遥远距离,就能清晰看到,那被烤红的半片苍穹。

    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对莫语,没有半点负担,甚至让他体内的神力,更活跃了几分。

    呼——

    一阵狂风,吞天鸾平稳落地,随着七彩霞光闪过,化为女子身影。

    莫语负手而立,目光在周边扫过。

    巨大的火山口下,赤红岩浆清晰可见,不时翻滚出巨大的气泡,破裂后喷出一股火焰。一座宫殿,便悬浮在岩浆上,不断抽取着下方的暴虐火力,转化为可被吸收的精纯力量。

    以莫语的眼界,看以看出,这宫殿抽取速度颇为精妙,既能阻止这座恐怖火山的爆发,也不会对它本源造成损伤,使之源源不断的提供力量。

    “这宫殿,是我母亲遗留给我,她与父亲在上一次兽神考核中,全部殒落。”吞天鸾低声解释,眼中多了一丝黯然。

    莫语神色平静,“这段时间,我会全力休养,不要让任何人打搅。”

    “是,大人。”

    就在这时,宫殿外灵光闪过,几道身影飞来。

    为首是一头巨大火鸟,翎羽华丽,散发着强大帝阶气息。

    唰——

    赤红神光闪过,一名丰腴美妇出现,身穿红裙,举手投足魅惑无双。

    她此刻一脸欣喜,敛衽行礼,“小姐,您回来了!”

    后面,几头火系飞禽,也纷纷化成人形,都是貌美如花的年轻婢女。

    吞天鸾笑容满面,“红姨不必多礼,你们几个小丫头,也都起来吧。”

    “是,小姐。”红姨柔顺起身,目光扫来,“这位是?”

    吞天鸾早已准备好了说辞,笑道:“这位雨墨道友,是我新结识的朋友,会和我一起参加兽神考核。红姨,等下麻烦你,将他安顿在吞天阁。”

    红姨眼底闪过讶色,却没多言,恭谨称是,“是,小姐。”

    其余几名婢女,目光纷纷扫来,只是见莫语脸色苍白,一副气血不足模样,眼底纷纷闪过诧异。

    若非出于对小姐的信任和尊重,怕是早已出口质疑。

    收回目光,一绿衣婢女上前一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再晚一些时间,怕是就见不到我们了。”

    吞天鸾柳眉一竖,眉心多了一丝煞气,“有人来捣乱?”

    “还不是那头大笨熊,一直对红姨心有觊觎,不知从哪里得来小姐不在的消息,这段时间总是前来纠缠。上一次,还有意对咱们出手,如果不是红姨反应快,开启了老夫人留下的宫殿禁制,说不定它已经用强了!”绿衣婢女语速极快,“嘟嘟嘟嘟”将事情道来。

    “可恶!深渊熊王这个老鬼,以前被我打跑了一次,没想到还敢来!你们放心,这事老娘……呃,本小姐记下了,一定给你讨回公道!”吞天鸾余光扫来一眼,露出一抹羞涩。

    她只是不好意思,在莫语面前如此粗鲁,但落到红姨眼中,却另有含义。

    这丰腴美丽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忧色,但转眼便消失不见,轻声道:“小姐,我先安置好客人,您一路辛劳,也去休息一下吧。”

    吞天鸾点点头,“也好。雨墨道友,你专心休养就是,有何需要尽管开口。”

    莫语淡淡点头,没有多言。

    伤势没有恢复前,他要小心隐藏行踪,否则被圣魔、阿鼻两界修士发现,必然生出意外。

    这也是,他之前帮助吞天鸾的原因,就是要借她的手,进行隐藏。

    不过莫语这种态度,落入绿衣婢女等人眼中,却让她们心底大为不满。

    小姐是何等人物,不仅貌美如花追求者无数,实力更是堂堂蛮兽皇者。

    这区区外界修士,竟如此托大,实在是放肆!

    红姨打过眼色,示意她们不要胡乱开口,敛衽行礼,“雨墨大人,请随妾身来。”

    ……

    岩浆上的宫殿,内部空间极为辽阔,凉风习习,没有半点灼热气息。

    莫语跟随在红裙美妇身后,目光在她扶风摆柳般的柔嫩腰肢上扫过一眼,随即转向两侧。

    红姨眼中闪过讶色,没有想到,自己有意展露的风情,都不能撩动他半点。

    是自己想多了,还是此人道行极深,能够自我克制?

    转动着念头,两人很快,进入到一片独立的区域。

    吞天阁三个大字,深深刻在深红巨石上,一股暴虐血腥扑面而来。

    让人如同置身阿鼻地狱,尸山血海!

    莫语目光微闪,“这里以前,是谁的住处?”

    “回禀大人,是小姐父亲的住处,自从他出现意外后,便再没有人入住。”红姨一边小心观察着他的神色,恭谨开口,“不过大人放心,此处一直来都有人打扫,不会影响使用。”

    莫语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红姨心头凛然!

    小姐的父亲,是凶名赫赫的吞天雀,一生吞噬生灵何止亿万!篆刻“吞天阁”三字的石头,在它体内祭炼几千年,承受无穷血腥浸泡煞气滔天。

    即便是她,进入吞天阁也需要佩戴专门辟易的宝物,才能不受其影响,莫语第一次到来,竟能表现的如此平静,不说修为如何,单是这份心境便堪称可怕!

    红姨心头,一抹担忧更重。

    小姐单纯,与这样城府深沉之人交往,一个不慎,怕是就要吃下大亏。

    她咬了咬嘴唇,心底做出决定,哪怕自己吃点亏,也要试探这雨墨一下!

    眼中忧虑突然变成波澜水光,红姨转身虚引,“雨墨大人,请进来吧。”

    笑意盈盈,魅惑无双!

第八百五十八章 大人,请您现身    莫语没用动作,目光平淡落下,无形的压迫,令红姨脸上笑容渐渐僵硬。

    “本座时间有限,不愿与你浪费,对吞天鸾亦无不轨之念,你可放心。”

    “现在,离开吧。”

    轰隆隆——

    当大门缓缓关闭,红姨娇躯一颤,才从那平淡目光带来的精深压迫中走出,身上红裙已被汗水浸透,勾勒出丰腴娇躯。

    她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不敢再做停留,转身匆匆离去。

    ……

    莫语并未将方才之事放在心上,神念扫过确定没有不妥,盘膝落座蒲团。

    他手上一番,多出一只玉盒,表面无数符文流转,组成强大封禁。

    挥手破解封禁,将玉盒打开,一块白色晶体出现在眼前。

    伸手拿起,莫语凝神感应半晌,随即将它再度放入玉盒,小心封禁。

    空间之力玄妙无比,是这世间,仅次于世间的强大奥义,一旦有所收获,便可让他实力暴涨。

    不过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刚才一样,短暂的接触,只是让他不断熟悉空间气息,为日后参悟做好准备。

    眼下最为紧要的,是恢复体内伤势,迎接即将到来的兽神考核!

    缓缓闭目,莫语灵魂空间,六个神通符文,此刻同时亮起。

    一股无形气息,将他整个笼罩,牵引着天地间蛮荒之气,汇聚而来。

    ……

    红姨不敢隐瞒,将自己有意试探,及莫语的表现完整回禀。

    吞天鸾一脸苦笑,暗道一声幸好大人没有动怒,否则岂不是无妄之灾。

    但红姨一片好心,她又发作不得,只能无奈道:“红姨,雨墨道友是我的贵客,除此外绝无其他,你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能再去冒犯。否则,雨墨道友动怒,我也难以保你!”

    “小姐息怒,此事是我思虑不周。”红姨一脸惭愧,心中暗暗庆幸,没有给小姐招惹来祸事。

    绿衣婢女眼露不忿,小声嘀咕,“红姨又没有做什么,算起来还是他占了便宜,凭什么出言警告。”

    吞天鸾眉头一皱,冷冷看来,“放肆!看来这些年,是我太宠着你们,居然如此没大没小!碧云,你即刻离开宫殿,梳理火山阵法,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回来。”

    “小姐……”

    “再敢顶嘴,我即刻逐你出门,再不收录!”

    红姨急忙伸手,将碧云扯住,“小姐,这丫头已经知错了,我会监督着她做事,好好给她一个教训。碧云,还不向小姐道歉?”

    “小姐,碧云错了,请您原谅!”碧云一脸惊恐,她从未见过,小姐这般怒容。同样的,心底对莫语,更多了几分恨意,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会被小姐斥责。

    ……

    “红姨,小姐真的生气了,我可怎么办?”碧云一脸焦急。

    “你啊!”红姨瞪了她一眼,“我私自行事,已让小姐动怒,你还敢顶嘴,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

    “我……我就是看不惯,咱们小姐是怎样的人物,他居然如此托大!”碧云忿忿开口,“看着一副软弱无力的模样,没有半点强者气息,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让小姐对他如此重视!”

    红姨眉头一皱,“碧云住口,不得对雨墨大人无礼!”

    她呵斥一声,左右扫过一眼,这才心头微松。

    “看来小姐罚你离开宫殿,梳理阵法没有错,你再口无遮拦,早晚大祸临头!”

    “红姨……”

    “我告诉你,雨墨大人实力深不可测,甚至不在小姐之下,是兽神领域巅峰强者!你我命贱死不足惜,却不能给小姐招惹麻烦!”红姨少见的一脸怒容。

    碧云心底还有一些不信,却也不敢再顶撞,急忙道歉保证绝不再犯。

    “走吧,我带你去梳理阵法,没有指点的话,少说要你忙活几个月。”红姨无奈一叹。

    但就在这时,她丰腴娇躯突然一僵,转身看向吞天阁所在,面露震撼。

    以她帝阶最强者修为,能够感应到,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蛮荒之力。

    这显然是,雨墨大人的手笔。

    是在疗伤吗?

    深吸一口气,红姨勉强恢复平静,扫了一眼身边一脸难以置信的碧云,轻轻一叹,“现在知道了吧,雨墨大人的实力,绝对是深不可测。”

    碧云僵硬点头,心底一丝恨意,被直接碾碎。

    能够调动如此庞大的蛮荒之力,只是这一点,就能证明莫语无匹的实力。

    她哪里还敢,再有半点他念。

    ……

    时间悄然流逝,吞天阁像是无底黑洞,吞噬着无穷无尽的蛮荒之力。

    因为这点,连带着整个宫殿,都变得极其适宜修炼。

    包括吞天鸾在内,所有看来目光,都多了一丝敬畏。

    强者为尊,这点无论在何处,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直到有一日,源源不断汇聚的蛮荒之力,悄然消散。

    只是莫语,却仍旧没有现身的意思。

    ……

    握着白色晶石,莫语凝神感悟,以求有所收获。

    兽神考核最后的时间,他希望自己,能更多一些底牌。

    并非过于谨慎,而是敌人太强!

    金尊、血袍的失败,会给两界带来警醒,再度降临的修士,必然强横至极。

    虽然能够随时突破帝阶,进而实力大涨,莫语却不会盲目的自大。

    否则,只能是自寻死路!

    只是一连数日,莫语隐约体悟到什么,却总是镜花水月一般,无法触及。

    一声轻叹,莫语睁眼看向手中晶石,流露几分无奈。

    看来,临时抱佛脚的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他仍旧卡在入门之处。

    不过强大的心境,让他没有过多纠结于此,将晶石小心收起,情绪随之恢复平静。

    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参悟不迟。

    但就在这时,莫语眉头突然一皱,露出讶色,“居然有人打上门来。”

    催动蜃兽地图,他神念悄无声息散开,顿时将一切收入眼底。

    看清此刻情形,莫语心思一动,目光快速闪动起来。

    ……

    “深渊熊王,马上放人,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七彩霞光中,吞天鸾目光冰冷,杀机腾腾。

    对面,抓住碧云的中年壮汉,闻言眼珠一阵收缩,随即发出豪迈大笑,“吞天鸾妹子,老熊哪里敢在你的府邸闹事,只不过这小丫头见我就出手,实在没有礼数,老熊我是帮你调教下人啊。”

    “哼!既然如此,就谢过熊王了。”吞天鸾冷冷开口,“现在,放人吧。”

    深渊熊王眼珠一转,似不经意伸手,在碧云雪白脖颈上摸了一把,“放人没有问题,可老熊做了好事,总该有点好处吧。我也不多求,妹子你把红姨借我几天就好,怎么样?”

    “你找死!”

    七彩神光爆发,吞天鸾气势惊天,下方火山口中赤红岩浆,顿时掀起层层波涛。

    深渊熊王咧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妹子你可小心点,熊哥哥我不经吓,万一手上不小心,这花一样娇嫩的小美人,可就要香消玉殒了。”

    说话间,他放在碧云雪白脖颈上的大手,略微收紧了一些,让她俏脸涨红,胸口一阵快速起伏。

    吞天鸾气势一滞。

    “小姐,碧云是为了帮我,才被熊王抓住,让我换她回来吧。”红姨勉强一笑,“熊王不会伤我,过个几天,我就能回来了。”

    “哈哈!红姨说的不错,老熊我向来一口吐沫一个坑,童叟无欺啊!”深渊熊王大笑,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异色。

    吞天鸾抬手,阻止红姨开口,脸上怒容缓缓归于平静。

    “熊王,你应该清楚,我与碧云她们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为姐妹,你敢杀她,我必定与你不死不休。所以,说出你真正的目的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可以答应的,我甘愿吃亏换回碧云,你我日后再算今日之事。不能,你直接下杀手就是,但我保证不惜代价,为碧云讨还血仇。”

    声音平淡,却充满了理智与冷酷。

    熊王脸上笑容散去,露出凝重,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一股不动如山的冷酷气息。

    显然,这才是他的真实面目。

    “嘿嘿,早就跟你说了,吞天鸾流淌着吞天雀的残忍血脉,不会被感情困扰,你非要试一下,白白浪费咱们的精力。”

    冷笑中,不远处空间微微蠕动,露出三头巨兽身影,此刻灵光闪过,纷纷化为人形。

    “灵虚、太阿、龙鲛!”吞天鸾目光扫来,每吐出一个名字,脸色就难看一分。

    这赫然是,三头强大的蛮兽皇者!

    深渊熊王平静面庞如岩石雕琢,低沉开口,“吞天鸾,你既然想要答案,本皇就告诉你。取出自万古部落神秘大门中所得,你我共同享有,否则今日除却红姨之外,本皇要你吞天神宫鸡犬不留!”

    铁血气息夹杂着恐怖力量,轰然爆发。

    四大蛮兽皇者,同时上前一步。

    可怕大势,将岩浆暴动悍然压制,如赤红镜面般,再无波澜。

    “现在,给出你的答案吧。同意一切好说,否则我便一手捏死这美人,再血洗此处!”

    深渊熊王下达最后通牒。

    没有人怀疑,他们有着这种力量!

    吞天鸾俏脸含煞,闻言冷冷一笑,“你们想要大门中所得,我给你们。”

    四大蛮兽皇者眼眸一亮,它们得到消息,赶往万古部落后,已无法再打开大门,似是错过了进入的时间。

    这一结果,让他们痛苦不已,毕竟只是气息感应,也能猜到其中有着怎样的滔天造化。

    好在这一切,都还能够弥补!

    “拿来吧!”深渊熊王伸手,却未放松半点,以防吞天鸾暴起发难。

    察觉到他的谨慎,吞天鸾面露嘲弄,转身行礼,恭谨道:“大人,请您现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