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没用动作,目光平淡落下,无形的压迫,令红姨脸上笑容渐渐僵硬。

    “本座时间有限,不愿与你浪费,对吞天鸾亦无不轨之念,你可放心。”

    “现在,离开吧。”

    轰隆隆——

    当大门缓缓关闭,红姨娇躯一颤,才从那平淡目光带来的精深压迫中走出,身上红裙已被汗水浸透,勾勒出丰腴娇躯。

    她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不敢再做停留,转身匆匆离去。

    ……

    莫语并未将方才之事放在心上,神念扫过确定没有不妥,盘膝落座蒲团。

    他手上一番,多出一只玉盒,表面无数符文流转,组成强大封禁。

    挥手破解封禁,将玉盒打开,一块白色晶体出现在眼前。

    伸手拿起,莫语凝神感应半晌,随即将它再度放入玉盒,小心封禁。

    空间之力玄妙无比,是这世间,仅次于世间的强大奥义,一旦有所收获,便可让他实力暴涨。

    不过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刚才一样,短暂的接触,只是让他不断熟悉空间气息,为日后参悟做好准备。

    眼下最为紧要的,是恢复体内伤势,迎接即将到来的兽神考核!

    缓缓闭目,莫语灵魂空间,六个神通符文,此刻同时亮起。

    一股无形气息,将他整个笼罩,牵引着天地间蛮荒之气,汇聚而来。

    ……

    红姨不敢隐瞒,将自己有意试探,及莫语的表现完整回禀。

    吞天鸾一脸苦笑,暗道一声幸好大人没有动怒,否则岂不是无妄之灾。

    但红姨一片好心,她又发作不得,只能无奈道:“红姨,雨墨道友是我的贵客,除此外绝无其他,你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能再去冒犯。否则,雨墨道友动怒,我也难以保你!”

    “小姐息怒,此事是我思虑不周。”红姨一脸惭愧,心中暗暗庆幸,没有给小姐招惹来祸事。

    绿衣婢女眼露不忿,小声嘀咕,“红姨又没有做什么,算起来还是他占了便宜,凭什么出言警告。”

    吞天鸾眉头一皱,冷冷看来,“放肆!看来这些年,是我太宠着你们,居然如此没大没小!碧云,你即刻离开宫殿,梳理火山阵法,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回来。”

    “小姐……”

    “再敢顶嘴,我即刻逐你出门,再不收录!”

    红姨急忙伸手,将碧云扯住,“小姐,这丫头已经知错了,我会监督着她做事,好好给她一个教训。碧云,还不向小姐道歉?”

    “小姐,碧云错了,请您原谅!”碧云一脸惊恐,她从未见过,小姐这般怒容。同样的,心底对莫语,更多了几分恨意,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会被小姐斥责。

    ……

    “红姨,小姐真的生气了,我可怎么办?”碧云一脸焦急。

    “你啊!”红姨瞪了她一眼,“我私自行事,已让小姐动怒,你还敢顶嘴,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

    “我……我就是看不惯,咱们小姐是怎样的人物,他居然如此托大!”碧云忿忿开口,“看着一副软弱无力的模样,没有半点强者气息,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让小姐对他如此重视!”

    红姨眉头一皱,“碧云住口,不得对雨墨大人无礼!”

    她呵斥一声,左右扫过一眼,这才心头微松。

    “看来小姐罚你离开宫殿,梳理阵法没有错,你再口无遮拦,早晚大祸临头!”

    “红姨……”

    “我告诉你,雨墨大人实力深不可测,甚至不在小姐之下,是兽神领域巅峰强者!你我命贱死不足惜,却不能给小姐招惹麻烦!”红姨少见的一脸怒容。

    碧云心底还有一些不信,却也不敢再顶撞,急忙道歉保证绝不再犯。

    “走吧,我带你去梳理阵法,没有指点的话,少说要你忙活几个月。”红姨无奈一叹。

    但就在这时,她丰腴娇躯突然一僵,转身看向吞天阁所在,面露震撼。

    以她帝阶最强者修为,能够感应到,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蛮荒之力。

    这显然是,雨墨大人的手笔。

    是在疗伤吗?

    深吸一口气,红姨勉强恢复平静,扫了一眼身边一脸难以置信的碧云,轻轻一叹,“现在知道了吧,雨墨大人的实力,绝对是深不可测。”

    碧云僵硬点头,心底一丝恨意,被直接碾碎。

    能够调动如此庞大的蛮荒之力,只是这一点,就能证明莫语无匹的实力。

    她哪里还敢,再有半点他念。

    ……

    时间悄然流逝,吞天阁像是无底黑洞,吞噬着无穷无尽的蛮荒之力。

    因为这点,连带着整个宫殿,都变得极其适宜修炼。

    包括吞天鸾在内,所有看来目光,都多了一丝敬畏。

    强者为尊,这点无论在何处,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直到有一日,源源不断汇聚的蛮荒之力,悄然消散。

    只是莫语,却仍旧没有现身的意思。

    ……

    握着白色晶石,莫语凝神感悟,以求有所收获。

    兽神考核最后的时间,他希望自己,能更多一些底牌。

    并非过于谨慎,而是敌人太强!

    金尊、血袍的失败,会给两界带来警醒,再度降临的修士,必然强横至极。

    虽然能够随时突破帝阶,进而实力大涨,莫语却不会盲目的自大。

    否则,只能是自寻死路!

    只是一连数日,莫语隐约体悟到什么,却总是镜花水月一般,无法触及。

    一声轻叹,莫语睁眼看向手中晶石,流露几分无奈。

    看来,临时抱佛脚的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他仍旧卡在入门之处。

    不过强大的心境,让他没有过多纠结于此,将晶石小心收起,情绪随之恢复平静。

    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参悟不迟。

    但就在这时,莫语眉头突然一皱,露出讶色,“居然有人打上门来。”

    催动蜃兽地图,他神念悄无声息散开,顿时将一切收入眼底。

    看清此刻情形,莫语心思一动,目光快速闪动起来。

    ……

    “深渊熊王,马上放人,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七彩霞光中,吞天鸾目光冰冷,杀机腾腾。

    对面,抓住碧云的中年壮汉,闻言眼珠一阵收缩,随即发出豪迈大笑,“吞天鸾妹子,老熊哪里敢在你的府邸闹事,只不过这小丫头见我就出手,实在没有礼数,老熊我是帮你调教下人啊。”

    “哼!既然如此,就谢过熊王了。”吞天鸾冷冷开口,“现在,放人吧。”

    深渊熊王眼珠一转,似不经意伸手,在碧云雪白脖颈上摸了一把,“放人没有问题,可老熊做了好事,总该有点好处吧。我也不多求,妹子你把红姨借我几天就好,怎么样?”

    “你找死!”

    七彩神光爆发,吞天鸾气势惊天,下方火山口中赤红岩浆,顿时掀起层层波涛。

    深渊熊王咧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妹子你可小心点,熊哥哥我不经吓,万一手上不小心,这花一样娇嫩的小美人,可就要香消玉殒了。”

    说话间,他放在碧云雪白脖颈上的大手,略微收紧了一些,让她俏脸涨红,胸口一阵快速起伏。

    吞天鸾气势一滞。

    “小姐,碧云是为了帮我,才被熊王抓住,让我换她回来吧。”红姨勉强一笑,“熊王不会伤我,过个几天,我就能回来了。”

    “哈哈!红姨说的不错,老熊我向来一口吐沫一个坑,童叟无欺啊!”深渊熊王大笑,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异色。

    吞天鸾抬手,阻止红姨开口,脸上怒容缓缓归于平静。

    “熊王,你应该清楚,我与碧云她们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为姐妹,你敢杀她,我必定与你不死不休。所以,说出你真正的目的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可以答应的,我甘愿吃亏换回碧云,你我日后再算今日之事。不能,你直接下杀手就是,但我保证不惜代价,为碧云讨还血仇。”

    声音平淡,却充满了理智与冷酷。

    熊王脸上笑容散去,露出凝重,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一股不动如山的冷酷气息。

    显然,这才是他的真实面目。

    “嘿嘿,早就跟你说了,吞天鸾流淌着吞天雀的残忍血脉,不会被感情困扰,你非要试一下,白白浪费咱们的精力。”

    冷笑中,不远处空间微微蠕动,露出三头巨兽身影,此刻灵光闪过,纷纷化为人形。

    “灵虚、太阿、龙鲛!”吞天鸾目光扫来,每吐出一个名字,脸色就难看一分。

    这赫然是,三头强大的蛮兽皇者!

    深渊熊王平静面庞如岩石雕琢,低沉开口,“吞天鸾,你既然想要答案,本皇就告诉你。取出自万古部落神秘大门中所得,你我共同享有,否则今日除却红姨之外,本皇要你吞天神宫鸡犬不留!”

    铁血气息夹杂着恐怖力量,轰然爆发。

    四大蛮兽皇者,同时上前一步。

    可怕大势,将岩浆暴动悍然压制,如赤红镜面般,再无波澜。

    “现在,给出你的答案吧。同意一切好说,否则我便一手捏死这美人,再血洗此处!”

    深渊熊王下达最后通牒。

    没有人怀疑,他们有着这种力量!

    吞天鸾俏脸含煞,闻言冷冷一笑,“你们想要大门中所得,我给你们。”

    四大蛮兽皇者眼眸一亮,它们得到消息,赶往万古部落后,已无法再打开大门,似是错过了进入的时间。

    这一结果,让他们痛苦不已,毕竟只是气息感应,也能猜到其中有着怎样的滔天造化。

    好在这一切,都还能够弥补!

    “拿来吧!”深渊熊王伸手,却未放松半点,以防吞天鸾暴起发难。

    察觉到他的谨慎,吞天鸾面露嘲弄,转身行礼,恭谨道:“大人,请您现身!”

第八百五十九章 兽神巨舰    大人?

    红姨等人,面露不解。

    四大蛮兽皇者,神色却是陡然凝重!

    下一瞬。

    唰——

    一道身影自大殿飞出,脚踏虚空而来,神色平静。

    雨墨大人!

    红姨眸子瞪大,差点惊呼出声,其余婢女,更是一副难以置信模样。

    吞天鸾心底最后一丝不安,此刻悄然消散,转身一脸冷笑看来。

    “装神弄鬼!区区一帝阶,也敢在本皇面前放肆,找死!”龙鲛狞笑一声,抬手向前一拍。

    哗——

    蔚蓝神光猛地爆发,形成涛涛骇浪,席卷而出!

    莫语抬手,向前一划。

    无声无息,层叠神光从中一分为二,崩溃消散。

    龙鲛脸色一变,眼底凶光大盛,但不等他继续出手,就被深渊熊王拦下。

    他目光凝重,缓缓开口,“今日,是我等与吞天鸾之间的恩怨,无意与道友为难。只要道友愿意离去,我等绝不阻拦。”

    莫语摇头,淡淡道:“想要万古部落大门后的造化?我若离开,你们去何处寻找。”

    太阿眼眸一亮,像是一条闪电划过长空,“造化在你身上!”

    “交出来,或者死!”灵虚面庞森然。

    莫语神色不变,“要杀我,尽可出手。”

    深渊熊王脸色阴晴不定,莫语气息虽只在帝阶,却莫名的,带给他极大的心神压迫。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开口,放他离开。

    但如今看来,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杀!”

    既然避免不了,自是先下手为强。

    深渊熊王猛地蹿出,抬手一拳轰落!

    他肉身强横至极,这一拳之力,竟令空间剧烈震颤,生出无数漆黑裂纹。

    莫语眼眸一亮,竟不做闪避,抬手同样一拳轰出。

    灵魂空间,荒兽神通符文,爆发出璀璨神光!

    灵虚、太阿、龙鲛三头蛮兽皇者,眼底同时闪过嘲讽。

    与深渊熊王比拼肉身,不知死活!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眼眸,猛然间瞪大,露出一副见鬼的模样。

    轰——

    惊天巨响,莫语纹丝不动,深渊熊王却发出一声惨嚎,身体向后抛飞。

    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腕以诡异的程度,向上弯曲着,竟是被生生打断!

    肉身正面碰撞,击败深渊熊王,如非亲眼所见,实在令人无法相信!

    尤其是,莫语此刻展露出的气息,只在帝阶层次。

    此时此刻,唯有吞天鸾还能保持平静。

    未曾进入地底大殿的莫语,已能格杀青龙、白虎、血袍、地元、地河等人,何况是今日。

    “敌人强横,一起动手!”

    深渊熊王爆吼一声,直接化身为本体,赫然是一头土山大小的黑色巨熊,爆发凌厉杀机。

    其余三头蛮荒皇者,也在同一时间,显化本体。

    大战一触即发!

    莫语眉头一皱,重重冷哼一声。

    他灵魂空间中,其余五枚神通符文,此刻同时亮起。

    一股无形气息,冲天而起!

    带来一种,来自于血脉、灵魂双重层次上的,彻底压制!

    四头杀机腾腾的蛮兽皇者,此刻身体同时一僵,恐怖气势不攻自破!

    一双双巨大眼眸死死看来,流露出无尽惊骇。

    莫语凌空而立,漠然眼眸,蕴着无穷威严。

    他目光一扫,淡淡开口,“臣服,或者死亡!”

    落入四头蛮兽皇者耳中,便似雷霆炸响。

    深渊熊王心头发冷如坠冰窖,浓郁死亡气息,将它彻底笼罩。

    让它毫不怀疑,任何反抗,都将迎来死亡!

    苦涩牵动一下嘴角,深渊熊王巨大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轰然拜倒,“参见大人!”

    ……

    “如非你们对本座还有用处,之前冒犯,便要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吞天神宫,莫语端坐恢弘大殿上首,漠然开口。

    下方,深渊熊王为首四大蛮兽皇者,急忙低头。

    心中,却同时松了口气。

    既然有利用的价值,他们的性命,应该是保住了。

    “多谢大人不杀之恩!”深渊熊王恭谨开口,“但有所命,我等必将遵从!”

    莫语眼眸虚眯,缓缓道:“最好如此。否则本座保证,你们会后悔,出现在这世上。”

    四大蛮兽皇者,身体同时一僵。

    ……

    兽神考核临近,整个荒古之地,随之沸腾。

    无数苦修强者,纷纷破关而出,争夺进入资格。

    兽神壁旁,汇聚了大量修士,关注着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的排名。

    不时有璀璨神光爆发,凝聚成一列文字。

    这便表明,有排列前百位者横死,崭新的强者横空出世。

    每一次,都引起一片惊呼!

    当又一名强者,生生杀入百名之内后,一名独行强者意犹未尽收回目光,“每次兽神考核开始,都会引出无数隐世强者,掀起腥风血雨,只有最强之人,才能获得资格啊。”

    “那是自然!”他身旁,一干瘦蛮族修士冷冷开口,“不过兽神壁排名,最为热闹的,却还不是现在。”

    独行强者面露讶色,“兽神考核开始前一月,才是兽神壁排名变动的最为激烈之时,难道有了变故?”

    干瘦蛮族嗤笑一声,“九年前,金蛮部落拍卖,一外界天骄携蜃兽地图离去,遭各方强者围杀。此战过程不为人知,但兽神壁排名前百位,却在数月之内,清空近半!其中包括圣魔、阿鼻两族绝世天骄,兽神壁排名第一、第二的金尊、血袍。”

    “啊!”独行强者惊呼一声,他近来出关,哪里知道发生了惊天大事,“出手之人是谁?”

    干瘦蛮族抬手一指,目光不觉露出敬畏,“兽神壁排名第一位,莫语!”

    ……

    万仞高山之巅,空间毫无预兆生出一只漩涡,随即一只粗糙大手从中探出,生生撕开一条裂缝。

    帝无疆一步迈出,鹰鹫般的眼眸在周边扫过,低声道:“荒古之地!”

    轰——

    头顶之上,无数雷霆同时炸响,张牙舞爪刺穿长空。

    倾盆暴雨,随之降临。

    只是这雨,呈猩红之色,粘稠如血!

    ……

    地底深处,一片黑土。

    突然间,土层向下凹陷,很快形成一只深坑。

    枯黄色的泉水,从中喷出,将深坑注满,形成一方黄泉。

    平整如镜的水面,不知何时,悄然多了一道身影。

    起初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最终一只手掌从中伸出,将平静水面撕开。

    冷千秋一袭青衫,神色清冷,此刻蓦地抬首,目光如闪电撕裂大地。

    一条巨大沟壑,赫然出现,裂口平滑如镜!

    ……

    沉寂数年的圣魔、阿鼻修士再度活跃,带领天行、地阙两大部落之人,潮水般席卷而出。

    无数条消息,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却无法锁定住目标行踪。

    巨大殿宇中,帝无疆以手抵额,冷冷开口,“废物!”不见任何动作,下凡跪伏三人,身体轰然爆裂,血肉横飞!

    他抬头,冰冷眼眸,如利箭洞穿虚空,“兽神考核就要开启,莫语,本座看你躲到何时!”

    轰——

    暴虐杀机,在肆虐大殿内壁,留下无数纵横切痕!

    ……

    “寻找不到?”冷千秋眉头微皱,随即归于平静,“看来,他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清楚。”

    他转身,缓步向外走去,平淡声音在空中响起,“传令下去,停止搜索。”

    “三日后,兽神考核开启,他会主动跳出来。到时,杀他不迟。”

    ……

    第三日,万众瞩目中,兽神巨舰缓缓升空,自荒古之地最深处飞来。

    无数蛮族、蛮兽匍匐,向兽神展露的神迹,虔诚膜拜。

    半日后,兽神巨舰出现在兽神壁上空,一股无形力量,从中爆发。所有无关修士,都被一股浩瀚之力,直接推开。

    嗡——

    兽神壁喷涌出璀璨神光,形成一条光柱,笔直轰入苍穹深处!

    强大召唤之力降临,整片天空,都剧烈扭曲起来。

    一道道身影,便在这扭动空间中,缓缓浮现。

    “吼!我终于获得了兽神考核的资格!”一头蛮兽兴奋咆哮,磅礴如山的威压,肆意散发。

    黑衣黑发黑弓的蛮族青年,一双眼眸明亮盖过星辰,释放无尽锐利,似乎天地横阻在前,都要被直接洞穿!

    “老师,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闯入了兽神考核!请您放心,后羿部落的荣光,将在今日再度绽放!”

    “我体内流淌着兽神的血脉,此番必有大造化,一飞冲天,威慑荒古之地!”

    “谁都不能阻拦我,都则死!”

    或阴沉,或暴烈,或锋利,或厚重……

    无数道强者气息,在此交错碰撞。

    无数黑云自虚无涌出,令整片苍穹,都彻底阴暗下去!

    但就在这时,一股心悸,猛地自此处,所有修士心底涌出。

    就像是被丛林中,最为嗜血凶恶的猛兽锁定。

    所有目光,同时汇聚过去,便见一道挺拔如山的身影,正在缓缓凝实。

    唰——

    帝无疆眼眸猛地张开,像是一把无形长刀,重重斩到所有窥测神念上。

    一瞬间,但凡出手试探之人,尽皆闷哼一声,脸上浮现苍白,心神震骇!

    嘴角浮现一丝森然,帝无疆目光横扫,所经处众人纷纷低头,莫敢对视!

    “哈哈哈哈!”

    他仰首狂笑。

    肆意、跋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