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路平安。

    半日后,兽神巨舰已驶入,荒古之地最深处。

    地面崇山层叠,高耸入云,不时有兽吼山间回响。

    一道道可怕气息冲天而起,形成无数巨兽虚影,张牙舞爪肆意狰狞!

    舰上修士,脸上凝重,心头一片惊骇!

    只是气息感应,就让他们心头悸动。

    若没有兽神巨舰的震慑,只怕顷刻之间,就会被地面暴起的蛮兽,撕成粉碎。

    不愧是传说中,兽神沉睡之地,有着恐怖的防御力量,拒绝任何侵入者!

    帝无疆脸色凝重,终于明白,为何老祖会严厉警告他,按照计划行事,不要妄图有其他想法。

    这一片地域,果然恐怖!

    在明面无数强大蛮兽气息下,隐藏着的几道若有若无的气机,才真能让他感到威胁。

    这应该才是,兽神沉睡之地,真正的守护者!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念头,帝无疆察觉到巨舰一丝波动。

    豁然抬首,便见视线的尽头,一座巨大广场出现在视线中。

    ……

    嗡——

    无形震荡爆发,将兽神巨舰上所有修士,直接驱离。

    然后,这艘庞然大物,尾翼划过一道圆润曲线,快速飞向远方。

    很快,便消失不见。

    莫语落在广场上,目光快速在周边扫过,脚下却纹丝不动。

    没有弄清局势前,贸然挪动,或许会有麻烦。

    显然,不少人存了同样的念头,四下打量时,强忍住心头冲动。

    但总归有性子急躁,或信心十足之辈,沉默片刻后打破了这份沉寂。

    当一头蛮兽,小心迈出一步,没有任何不妥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其余修士,心头也是一松,小幅度活动时,尽量拉开与身边修士的距离。

    突然间,一声惊呼,“快看,前面似乎有一只雕像。”

    众人抬头看去,果然在广场深处,发现一只黑影,确实是雕像无疑。

    空荡的广场,唯一的雕像,所有考验或是机缘,显然都集中在此。

    就在众人眼眸微亮,流露炙热时,一股暴虐气息,猛地爆发。

    “莫语,去死吧!”一头蛮兽,突然暴起发难,奔跑中的身体,像是一座小山,重重撞来。

    不得不说,它选择的时机极好,也靠近到莫语,足够的距离。

    防不慎防!

    千钧一发时,莫语脚下轻退一步,腾挪出发力空间,随即抬手向前轰出。

    嘭——

    恐怖巨响中,足下广场微微震动,撞击而来的巨大身影,猛地倒飞回去。

    一击退敌,莫语身上气势不收反增,冷冷瞥向帝无疆、冷千秋、双头巨猿,让三者略一犹豫,压下升腾起的杀机。

    袭击巨兽身体没有落地,被同样一只巨大身影接住。

    猛犸低哼一声,承受着传递来的力量,它脚下一动就要后退,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停下,脸上浮现一丝苍白。

    莫语眉头微皱,煞气顿生,他踏出一步,冷冷道:“把它交出来,否则休怪本座无情!”

    猛犸嗤笑一声,“有本事,你自己来拿人!”

    它脚下一退,带着袭击巨兽,来到双头巨猿身后。

    后者四目神光湛然,战意升腾!

    莫语露出犹豫,扫过帝无疆、冷千秋威胁的气息,脸上多出几分恼怒。

    “哼!”

    他拂袖一挥,收回气势。

    双头巨兽眉头微皱,随即露出一抹失望。

    在它看来,莫语此刻退却,虽然极为理智,却少了一份之前一无往前的霸道。

    锐气已失,不足为大敌!

    猛犸脸上,却露出畅快笑容,对能够看到莫语吃瘪,感到无比的欣慰。

    以至于对救下的蛮兽,都多了几分和气,道:“这位兄弟,你勇气虽佳,却有些鲁莽了啊!”

    被救巨兽一脸悲愤,“不久前,我前往寻吞天鸾的晦气,被莫语击败肆意羞辱,如不能杀他一雪前耻,活着也是煎熬,不如放手一搏!”

    猛犸眼眸一亮,“你想杀莫语?很好,这样我们就有了共同的目标!”

    它阴冷扫来一眼,“不如兄弟你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保证以后,你会有出手的机会!”

    “当真?”被救巨兽脸色一喜,犹豫一下后狠狠点头,“好,我跟你们一起!”

    它转身,口中低吼,“几位道友,不如与我一起加入杀戮巨兽队伍,你我同为蛮兽皇者,理应相互帮扶,才能在兽神考核中走的更远,危险更低。”

    人群中,几头蛮兽皇者面露思索,许久后其中一头低沉开口,“深渊熊王,我们只是合作针对了吞天鸾一次,没有太深的交情。你要跟杀戮巨兽走到一起,是你自己的选择,恕我不能奉陪!”

    “不错,杀戮巨兽性格暴虐,跟它们在一起,弊大于利。不过你放心,我们同样仇视莫语,是他的问题才导致计划失败,所以绝不会帮他。”另外一头蛮兽皇者道。

    “哼!不愿意加入就算了,到时被人杀死,可不要后悔!”猛犸一脸阴冷开口,他一拉深渊熊王,“兄弟你放心,跟着我们,绝对保你安全。”

    双头巨猿微微皱眉,觉得拉一头外界蛮兽,加入队伍并不是好事。

    但接到看似没有心机的猛犸的一个眼神,阻拦的念头随即消散。

    兽神考核危险无比,或许它们,适当的需要一个炮灰。

    帝无疆目光微闪,笑着开口,“谁愿跟我一起前行?帝某保证,只要真心合作者,必然保他安然无恙。”

    他之前展露出的强大,已是最好的说服,略微犹豫后,几道身影向他走去。

    冷千秋略一犹豫,声线清冷而出,“愿意跟在下一起的,可以过来。”

    几息后,又有几名修士走来。

    跟随在帝无疆、冷千秋身边,虽然有可能成为炮灰,但同样能借助他们的强悍实力,获得大机缘。也能避免过早的,成为斗争的牺牲品。

    这就是一场赌博!

    至于剩下的修士,或心存忌惮或对自己实力极有信心,分成几个临时性的队伍,抱团对外。

    莫语将一切收入眼底,微垂眼帘,不露半点声色。

    “我们走!”双头巨猿突然低吼一声,带领四名伙伴及深渊熊王,大步前行。

    帝无疆冷冷一笑,打出一个手势,丝毫不落后于人。

    冷千秋几乎同时,带人走向雕像。

    其余修士,也是纷纷动身。

    莫语抬头,平静面庞上,露出一丝莫名之色。

    他脚下一动,快速前行。

第八百六十四章 雕像    伫立广场深处的巨大雕像,实际距离远超想象,像是一处永远无法抵达之地。

    更为关键的一点,没有人从足下广场上,察觉到了阵法痕迹。

    似乎它本就大的辽阔无际。

    一日,两日,三日。

    一月,两月,三月。

    一年,两年,三年。

    时间逝去,孤寂的广场上,脚步声越来越乱。

    众人似乎能够听到,每一颗时光砂砾坠落的声音。

    一股焦躁、不安,渐渐涌上心头。

    “兽神考核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形,这绝对是一个死局,我们出不去了!”

    一名蛮族修士咆哮,一脸绝望。

    他猛地抬手,一拳轰向地面,足下整齐排列的石砖,瞬间分崩离析。

    无数碎石抛飞,形成一只深坑!

    他死死盯住地面,却没有等来任何回应,眼底癫狂的光芒,随之暗淡。

    其余目睹此幕修士,心头也是狠狠一缩。

    连一点回应都没有,是没有危险,还是不值得再为他们浪费力量呢?

    可兽神考核,岂会没有半点危险……

    一股冰冷,突然自所有人心底升起,心神不由生出极其诡异的感觉。

    似乎,他们已经躺进了一只冰冷的棺椁内,只能在绝望恐惧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啊!”

    “该死,究竟怎么回事!”

    “我要离开这里,给我破!”

    “一起出手,打碎这片广场!”

    绝望点燃的暴虐,如燎原之火,炽烈燃烧。

    十几名至少帝阶最强者的存在,全力出手,顿时让整个广场颤抖呻吟。

    一片狼藉!

    莫语眉头一皱,避开一道力量轰击,身影一动快速向后退去。

    他没有追究出手者,对一群注定死亡之人,任何反击都是浪费。

    目光扫过左右,虽然暴虐的气息极易感染,但绝大部分修士仍旧保持克制,选择退让不被牵连进入其中。

    帝无疆抱肩冷笑,嘴角满是嘲弄。

    一群蠢货!

    兽神的意志,影响整个兽神领域,无处不在。

    胆敢在此撒野,绝对十死无生!

    他余光扫来,见莫语退的比他更快更远,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心中暗骂一声。

    莫语这小子,比他还要谨慎小心,而且手里有着未知的强大底牌,想要杀他不太容易。

    但也仅止于此。

    对杀死莫语,帝无疆内心深处,一直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一旦避开冷千秋的威胁,他暴起出手,定可将他斩杀当场。

    只是付出代价大小而已!

    巨大的广场,凌乱破碎,一条条巨大沟壑,蛛网般向外蔓延。

    十几名修士,状若疯魔,攻击越来越凶悍。

    眼眸中仅剩的一丝冷静,不知何时彻底消散。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是不断的宣泄心中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

    突然间,一声咆哮,在众人耳边响起,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直插灵魂深处。

    肆虐爆发中的十几修士,身体同时僵在原地。

    莫语蓦地抬头,暗道一声,“来了!”

    只见广场深处,模糊不清的巨大雕像,突然间变得清晰凝实,出现在距离众人百米外。

    它通体黑色,雕琢手法充满远古先民的古朴抽象,外形极为模糊,却有充斥天地的凶厉,肆意爆发。浓郁的蛮荒气息,带着苍茫浩瀚之势,席卷八方。

    无声无息,十几修士身体一颤,轰然倒地。

    瞪大的眼眸,瞳孔快速扩散,再无半分光彩。

    他们的灵魂,已被彻底抹杀!

    所有目睹此幕修士,脚下齐齐退出几步,猛吸一口冷气,露出无尽惊骇。

    而此刻,被破坏的广场,突然像是活了过来,快速蠕动着,短短几息便恢复如初。

    连带着,将十几名修士的尸体,全部掩埋。

    就像是,他们根本没有存在过。

    莫语扫过左右一脸惊骇修士,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其中关节,不由一声轻叹。

    好算计!

    这数年的前行,遥遥无尽的距离,本身就是一个误区。

    或许他们进入,只过了极短的时间,却被强行拉伸,变得无比的漫长。

    而这点,很快得到证实。

    冷千秋取出一颗圆珠,伸手一握,脸色微微一变,声线清冷如冰水,“三个时辰。不愧是兽神考核,果然强大。”

    他心底深处,第一次,生出叹服。

    其余修士,很快明白他的意思,脸色一变,不由露出几分苦涩。

    他们每一个,都可算强悍之辈,于外界威震一方。

    但在兽神考核中,却如蝼蚁般孱弱,被随意拿捏而不知,更无法反抗。

    不过此刻,没有给众人更多的悲戚时间,一股强大意志压迫,陡然降临。

    源头就是百米外,那一座黑色雕像。

    最初的慌乱之后,众人脸上,纷纷露出喜意。因为在这股意志压迫下,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对神通的理解和掌握,正在以惊人速度提升。

    短短时间,便胜过他们几日冥思苦修,而且效果更好更为清晰。

    就像是,直接刻画在他们灵魂深处。

    有了这一发现,之前十几名修士横死之事,转眼被众人抛之脑后。

    一个个闭目,竭力加快神通感悟,如痴如醉。

    哪怕帝无疆、冷千秋、双头巨猿,也纷纷动容,显然有极大收获。

    只是此刻,莫语已顾不得再去理会他们,灵魂空间中,六枚符文同时爆发璀璨神光。

    他灵魂像是一分为六,通过转世轮回,直接化身成鲲鹏、苍龙、荒兽、饕餮、古树、青草。

    自诞生开始,一点点经历它们的一切。

    由卑微弱小,慢慢强大,最终叱咤无极,纵横无尽八荒。

    这种境遇,堪称逆天奇迹,可以让莫语从最根本处,与六大神通传承融合。

    因为某种程度上而言,有了它们的经历,这些神通就是莫语自身之物。

    当莫语完整经历一切,六大神通将与他彻底血肉相连,不分彼此!

    六枚神通符文,如星辰般点缀在灵魂空间,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亮。

    璀璨神光照耀下,巨大祭坛竟传来“咔嚓”“咔嚓”声,不断凝实。

    上方巨大的漩涡,颜色也在一点点的,不断加深。就像是粘稠的血浆,缓慢转动着,给人的感觉,渐渐变得越发恐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