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伫立广场深处的巨大雕像,实际距离远超想象,像是一处永远无法抵达之地。

    更为关键的一点,没有人从足下广场上,察觉到了阵法痕迹。

    似乎它本就大的辽阔无际。

    一日,两日,三日。

    一月,两月,三月。

    一年,两年,三年。

    时间逝去,孤寂的广场上,脚步声越来越乱。

    众人似乎能够听到,每一颗时光砂砾坠落的声音。

    一股焦躁、不安,渐渐涌上心头。

    “兽神考核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形,这绝对是一个死局,我们出不去了!”

    一名蛮族修士咆哮,一脸绝望。

    他猛地抬手,一拳轰向地面,足下整齐排列的石砖,瞬间分崩离析。

    无数碎石抛飞,形成一只深坑!

    他死死盯住地面,却没有等来任何回应,眼底癫狂的光芒,随之暗淡。

    其余目睹此幕修士,心头也是狠狠一缩。

    连一点回应都没有,是没有危险,还是不值得再为他们浪费力量呢?

    可兽神考核,岂会没有半点危险……

    一股冰冷,突然自所有人心底升起,心神不由生出极其诡异的感觉。

    似乎,他们已经躺进了一只冰冷的棺椁内,只能在绝望恐惧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啊!”

    “该死,究竟怎么回事!”

    “我要离开这里,给我破!”

    “一起出手,打碎这片广场!”

    绝望点燃的暴虐,如燎原之火,炽烈燃烧。

    十几名至少帝阶最强者的存在,全力出手,顿时让整个广场颤抖呻吟。

    一片狼藉!

    莫语眉头一皱,避开一道力量轰击,身影一动快速向后退去。

    他没有追究出手者,对一群注定死亡之人,任何反击都是浪费。

    目光扫过左右,虽然暴虐的气息极易感染,但绝大部分修士仍旧保持克制,选择退让不被牵连进入其中。

    帝无疆抱肩冷笑,嘴角满是嘲弄。

    一群蠢货!

    兽神的意志,影响整个兽神领域,无处不在。

    胆敢在此撒野,绝对十死无生!

    他余光扫来,见莫语退的比他更快更远,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心中暗骂一声。

    莫语这小子,比他还要谨慎小心,而且手里有着未知的强大底牌,想要杀他不太容易。

    但也仅止于此。

    对杀死莫语,帝无疆内心深处,一直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一旦避开冷千秋的威胁,他暴起出手,定可将他斩杀当场。

    只是付出代价大小而已!

    巨大的广场,凌乱破碎,一条条巨大沟壑,蛛网般向外蔓延。

    十几名修士,状若疯魔,攻击越来越凶悍。

    眼眸中仅剩的一丝冷静,不知何时彻底消散。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是不断的宣泄心中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

    突然间,一声咆哮,在众人耳边响起,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直插灵魂深处。

    肆虐爆发中的十几修士,身体同时僵在原地。

    莫语蓦地抬头,暗道一声,“来了!”

    只见广场深处,模糊不清的巨大雕像,突然间变得清晰凝实,出现在距离众人百米外。

    它通体黑色,雕琢手法充满远古先民的古朴抽象,外形极为模糊,却有充斥天地的凶厉,肆意爆发。浓郁的蛮荒气息,带着苍茫浩瀚之势,席卷八方。

    无声无息,十几修士身体一颤,轰然倒地。

    瞪大的眼眸,瞳孔快速扩散,再无半分光彩。

    他们的灵魂,已被彻底抹杀!

    所有目睹此幕修士,脚下齐齐退出几步,猛吸一口冷气,露出无尽惊骇。

    而此刻,被破坏的广场,突然像是活了过来,快速蠕动着,短短几息便恢复如初。

    连带着,将十几名修士的尸体,全部掩埋。

    就像是,他们根本没有存在过。

    莫语扫过左右一脸惊骇修士,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其中关节,不由一声轻叹。

    好算计!

    这数年的前行,遥遥无尽的距离,本身就是一个误区。

    或许他们进入,只过了极短的时间,却被强行拉伸,变得无比的漫长。

    而这点,很快得到证实。

    冷千秋取出一颗圆珠,伸手一握,脸色微微一变,声线清冷如冰水,“三个时辰。不愧是兽神考核,果然强大。”

    他心底深处,第一次,生出叹服。

    其余修士,很快明白他的意思,脸色一变,不由露出几分苦涩。

    他们每一个,都可算强悍之辈,于外界威震一方。

    但在兽神考核中,却如蝼蚁般孱弱,被随意拿捏而不知,更无法反抗。

    不过此刻,没有给众人更多的悲戚时间,一股强大意志压迫,陡然降临。

    源头就是百米外,那一座黑色雕像。

    最初的慌乱之后,众人脸上,纷纷露出喜意。因为在这股意志压迫下,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对神通的理解和掌握,正在以惊人速度提升。

    短短时间,便胜过他们几日冥思苦修,而且效果更好更为清晰。

    就像是,直接刻画在他们灵魂深处。

    有了这一发现,之前十几名修士横死之事,转眼被众人抛之脑后。

    一个个闭目,竭力加快神通感悟,如痴如醉。

    哪怕帝无疆、冷千秋、双头巨猿,也纷纷动容,显然有极大收获。

    只是此刻,莫语已顾不得再去理会他们,灵魂空间中,六枚符文同时爆发璀璨神光。

    他灵魂像是一分为六,通过转世轮回,直接化身成鲲鹏、苍龙、荒兽、饕餮、古树、青草。

    自诞生开始,一点点经历它们的一切。

    由卑微弱小,慢慢强大,最终叱咤无极,纵横无尽八荒。

    这种境遇,堪称逆天奇迹,可以让莫语从最根本处,与六大神通传承融合。

    因为某种程度上而言,有了它们的经历,这些神通就是莫语自身之物。

    当莫语完整经历一切,六大神通将与他彻底血肉相连,不分彼此!

    六枚神通符文,如星辰般点缀在灵魂空间,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亮。

    璀璨神光照耀下,巨大祭坛竟传来“咔嚓”“咔嚓”声,不断凝实。

    上方巨大的漩涡,颜色也在一点点的,不断加深。就像是粘稠的血浆,缓慢转动着,给人的感觉,渐渐变得越发恐怖!

第八百六十五章 护臂    帝无疆缓缓睁开双目,桀骜不驯的眼眸,此刻涌动着一丝欣喜与震动。

    通过神通感悟,他隐隐发现,兽神所处的层次,还要在他料想之上。

    那是真正的巅峰!

    深吸一口气,压下所有心绪,帝无疆身影一动,向前接连迈出十几步。

    嗡——

    他承受的意志压迫,顿时以惊人速度,疯狂暴涨!

    但同样的,本已慢慢迟缓的神通感悟,再度增长。

    果然是这样!

    帝无疆眼眸明亮,舔了舔嘴角,看向前方黑石雕像,眼底闪过一丝炙热。

    或许今日,可以借助这座雕像,将他手中一门底牌神通,修炼至大成境界。

    到时,战力激长,此行把握便可更多几分。

    ……

    冷千秋清冷双眸,此刻一层温润神光流转不休,若能将这神光分解开来,就能发现它赫然是无数小型剑影组成,首尾相连呼啸睥睨,带着撕裂一切的恐怖气息!

    剑道小境界突破带来的周身剑意浮躁,已一点点的,彻底归于沉寂、夯实。

    随着时间流逝,当根基稳固后,剑意再度开始精纯,并以缓慢却坚定的速度,开始提升。

    冷千秋心头,浮现一丝期待。

    再完成一次小境界的攀升,他剑道就可跨前一大步,即便修为未曾增强,战力也将飙升!

    ……

    双头巨猿血眸散去平日冷厉杀伐,略显迷蒙之态,甚至于他周身煞气,都缓慢消失。

    并非散去,而是压缩融入到体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沉寂的火山。

    一旦爆发,必然石破天惊,焚烧整片苍穹,燃尽亿万生灵!

    ……

    蛮族青年神色冷漠,对周边任何一切,都保持漠然以对。

    此刻抬头看向雕像,他眼眸深处,露出深深的敬畏。

    突然间,蛮族青年单膝跪下,深深埋头。

    无人看到的眉心上,一只奇异符文缓缓浮现,明灭闪动。

    它隐约散发出的气息,与面前的黑石雕像,几乎一模一样。

    ……

    莫语身体微震,自奇异轮回经历中醒来,眼中短暂迷茫后,很快恢复清醒。

    只见此刻,唯有他一人,还停留在原地。

    其余修士,都已向前挪动。

    其中,以帝无疆、冷千秋、双头巨猿、蛮族青年四人为首,已过了近半距离。

    最少的,也走出了十几步。

    心思一转,莫语隐约把握到关键,脚下一步迈出。

    随即不停,接连向前迈出九步。

    感受到重新璀璨的六枚神通符文,以及那份召唤,莫语闭上眼眸,轮回体验自上次中断的地方,再度开启。

    ……

    几十道身影林立,广场静寂无声。不时有修士醒来,目光一扫,落到最后方那道身影上,纷纷露出讶色。

    不过此时此刻,他们自然不可能浪费时间,心思一转便已按下,继续前行。

    不知不觉间,十几日时间,流水般逝去。

    唰——

    帝无疆眼眸猛地睁开,一阵神光爆闪,他体外虽没有气息爆发,给人的感觉,却陡然间变得无比危险。

    就像是一头,自冬眠中彻底醒来的巨兽,饥饿了整整一个冬天,对猎物无比渴望。

    这种一种,让人心神悸动的惊惧。

    他目光一扫,眼底深处,寒芒涌动。

    恰在这时,冷千秋双目,猛地张开。

    两大强者,目光在虚无碰撞,竟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荡开无数细小电光。

    平分秋色!

    帝无疆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但他清楚,冷千秋的剑道又有提升。

    哪怕他底牌神通已成,与他厮杀,也未必能占据上风。

    不约而同,两者同时收回目光,向后看去。

    在无法铲除彼此之前,他们将关注,集中到莫语身上。见他凝神参悟的模样,一丝丝危险的气息,开始在空中跳跃。

    恰在这时,跟随帝无疆的一名圣魔修士,缓缓睁开眼眸。

    不待他脸上笑容绽开,耳边便传来冰冷低喝,“你去,把他给我杀了。”

    圣魔修士身体一颤,流露犹豫之色,但在帝无疆目光下,只能硬着头皮称是。

    他深吸一口气,快步逼近几步,抬手打出一道神通。

    璀璨神光,化为一条弯月刀芒,呼啸而至。

    此人打的好念头,隔空出手,即便莫语能及时醒来,他也能从容闪避。

    想来,帝无疆总会庇护他无事。

    不过眼见神通及体,莫语仍没有半点动静,此人心中一颤,又忍不住生出激动。

    难道这强敌,真的要被他斩杀,这可是大功一件,必然会被重重赏赐。

    但下一瞬,他眼中激动,便似被冻结般,猛地凝滞,面庞上,露出无尽惊恐!

    弯月刀芒没有任何停滞,直接斩落到莫语身上,但预料中的血肉横飞没有出现,反倒是他感受到一股痛彻心扉!

    低头看去,鲜血如泉喷涌而出,很快将圣魔修士身上衣袍,彻底染红。

    他张了张嘴,大股鲜血喷出,身体“啪嗒”倒地,以胸膛处为界,一分为二。

    帝无疆脸色一沉,心头涌出惊悸,他可以肯定,如果是自己出手,攻击也会毫无意外的,轰落在他身上。没有任何防备下,下场只怕,会跟这修士一样!

    莫语眼眸突然睁开,抬头看来一眼,平静淡漠中,流露森然之意。

    像是一杆擎天长枪,悍然直刺心底,莫可抵御!

    冷千秋体内剑意自行流转,他眼眸一眯,对这种自身感受巨大威胁后的自然反应,生出一丝警惕。

    没有多言,他转身,大步离去。

    此刻距离兽神雕像,还有最后三米,却已经是他的极限。

    如果再迈出一步,他心中可以确定,自己不死也是重伤。

    无法再得到神通参悟,也不能杀死莫语,何必在此浪费时间。

    走在最前,或许最为凶险,但同样有可能,得到最大的机缘。

    毕竟,兽神考核是出名的,不在常理之中。

    众人均得机缘的时间已经很多,或许接下来,就是各凭手段的时候了。

    帝无疆显然也明白这点,没有犹豫直接离开。

    双头巨兽第三个彻底清醒,看着面前最后三米距离,它几经犹豫,最终一叹选择放弃。

    蛮族青年第四,他目光扫过,在莫语身上略微停顿,闪过一丝思索。

    但很快,便微微摇头,大步离去。

    ……

    一月后。

    巨大广场中,只剩下最后一道身影,上一个离开之人,是在九天之前。

    莫语在兽神雕像三步外,像是也变成了一座雕像,几日来纹丝不动,甚至于气息波动,都变得若有若无。

    突然间,他脚下踏出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轻松自如,没有半点阻滞。

    笼罩心神的恐怖意志碾压,如烈日下白霜,悄然消散。

    嗡——

    黑石雕像一颤,爆发出浓黑光芒,体积快速缩小,化为一只护臂,自动落到莫语手上。

    它样式古朴,颜色深沉内敛,神念扫过没有任何不妥。但肉身接触,却能真切感受到,它最深处隐藏的恐怖气息。

    莫语抬头,嘴角露出笑容,各凭手段收取机缘的时间,早已开始。

    就看你,敢不敢迈出那一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