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帝无疆缓缓睁开双目,桀骜不驯的眼眸,此刻涌动着一丝欣喜与震动。

    通过神通感悟,他隐隐发现,兽神所处的层次,还要在他料想之上。

    那是真正的巅峰!

    深吸一口气,压下所有心绪,帝无疆身影一动,向前接连迈出十几步。

    嗡——

    他承受的意志压迫,顿时以惊人速度,疯狂暴涨!

    但同样的,本已慢慢迟缓的神通感悟,再度增长。

    果然是这样!

    帝无疆眼眸明亮,舔了舔嘴角,看向前方黑石雕像,眼底闪过一丝炙热。

    或许今日,可以借助这座雕像,将他手中一门底牌神通,修炼至大成境界。

    到时,战力激长,此行把握便可更多几分。

    ……

    冷千秋清冷双眸,此刻一层温润神光流转不休,若能将这神光分解开来,就能发现它赫然是无数小型剑影组成,首尾相连呼啸睥睨,带着撕裂一切的恐怖气息!

    剑道小境界突破带来的周身剑意浮躁,已一点点的,彻底归于沉寂、夯实。

    随着时间流逝,当根基稳固后,剑意再度开始精纯,并以缓慢却坚定的速度,开始提升。

    冷千秋心头,浮现一丝期待。

    再完成一次小境界的攀升,他剑道就可跨前一大步,即便修为未曾增强,战力也将飙升!

    ……

    双头巨猿血眸散去平日冷厉杀伐,略显迷蒙之态,甚至于他周身煞气,都缓慢消失。

    并非散去,而是压缩融入到体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沉寂的火山。

    一旦爆发,必然石破天惊,焚烧整片苍穹,燃尽亿万生灵!

    ……

    蛮族青年神色冷漠,对周边任何一切,都保持漠然以对。

    此刻抬头看向雕像,他眼眸深处,露出深深的敬畏。

    突然间,蛮族青年单膝跪下,深深埋头。

    无人看到的眉心上,一只奇异符文缓缓浮现,明灭闪动。

    它隐约散发出的气息,与面前的黑石雕像,几乎一模一样。

    ……

    莫语身体微震,自奇异轮回经历中醒来,眼中短暂迷茫后,很快恢复清醒。

    只见此刻,唯有他一人,还停留在原地。

    其余修士,都已向前挪动。

    其中,以帝无疆、冷千秋、双头巨猿、蛮族青年四人为首,已过了近半距离。

    最少的,也走出了十几步。

    心思一转,莫语隐约把握到关键,脚下一步迈出。

    随即不停,接连向前迈出九步。

    感受到重新璀璨的六枚神通符文,以及那份召唤,莫语闭上眼眸,轮回体验自上次中断的地方,再度开启。

    ……

    几十道身影林立,广场静寂无声。不时有修士醒来,目光一扫,落到最后方那道身影上,纷纷露出讶色。

    不过此时此刻,他们自然不可能浪费时间,心思一转便已按下,继续前行。

    不知不觉间,十几日时间,流水般逝去。

    唰——

    帝无疆眼眸猛地睁开,一阵神光爆闪,他体外虽没有气息爆发,给人的感觉,却陡然间变得无比危险。

    就像是一头,自冬眠中彻底醒来的巨兽,饥饿了整整一个冬天,对猎物无比渴望。

    这种一种,让人心神悸动的惊惧。

    他目光一扫,眼底深处,寒芒涌动。

    恰在这时,冷千秋双目,猛地张开。

    两大强者,目光在虚无碰撞,竟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荡开无数细小电光。

    平分秋色!

    帝无疆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但他清楚,冷千秋的剑道又有提升。

    哪怕他底牌神通已成,与他厮杀,也未必能占据上风。

    不约而同,两者同时收回目光,向后看去。

    在无法铲除彼此之前,他们将关注,集中到莫语身上。见他凝神参悟的模样,一丝丝危险的气息,开始在空中跳跃。

    恰在这时,跟随帝无疆的一名圣魔修士,缓缓睁开眼眸。

    不待他脸上笑容绽开,耳边便传来冰冷低喝,“你去,把他给我杀了。”

    圣魔修士身体一颤,流露犹豫之色,但在帝无疆目光下,只能硬着头皮称是。

    他深吸一口气,快步逼近几步,抬手打出一道神通。

    璀璨神光,化为一条弯月刀芒,呼啸而至。

    此人打的好念头,隔空出手,即便莫语能及时醒来,他也能从容闪避。

    想来,帝无疆总会庇护他无事。

    不过眼见神通及体,莫语仍没有半点动静,此人心中一颤,又忍不住生出激动。

    难道这强敌,真的要被他斩杀,这可是大功一件,必然会被重重赏赐。

    但下一瞬,他眼中激动,便似被冻结般,猛地凝滞,面庞上,露出无尽惊恐!

    弯月刀芒没有任何停滞,直接斩落到莫语身上,但预料中的血肉横飞没有出现,反倒是他感受到一股痛彻心扉!

    低头看去,鲜血如泉喷涌而出,很快将圣魔修士身上衣袍,彻底染红。

    他张了张嘴,大股鲜血喷出,身体“啪嗒”倒地,以胸膛处为界,一分为二。

    帝无疆脸色一沉,心头涌出惊悸,他可以肯定,如果是自己出手,攻击也会毫无意外的,轰落在他身上。没有任何防备下,下场只怕,会跟这修士一样!

    莫语眼眸突然睁开,抬头看来一眼,平静淡漠中,流露森然之意。

    像是一杆擎天长枪,悍然直刺心底,莫可抵御!

    冷千秋体内剑意自行流转,他眼眸一眯,对这种自身感受巨大威胁后的自然反应,生出一丝警惕。

    没有多言,他转身,大步离去。

    此刻距离兽神雕像,还有最后三米,却已经是他的极限。

    如果再迈出一步,他心中可以确定,自己不死也是重伤。

    无法再得到神通参悟,也不能杀死莫语,何必在此浪费时间。

    走在最前,或许最为凶险,但同样有可能,得到最大的机缘。

    毕竟,兽神考核是出名的,不在常理之中。

    众人均得机缘的时间已经很多,或许接下来,就是各凭手段的时候了。

    帝无疆显然也明白这点,没有犹豫直接离开。

    双头巨兽第三个彻底清醒,看着面前最后三米距离,它几经犹豫,最终一叹选择放弃。

    蛮族青年第四,他目光扫过,在莫语身上略微停顿,闪过一丝思索。

    但很快,便微微摇头,大步离去。

    ……

    一月后。

    巨大广场中,只剩下最后一道身影,上一个离开之人,是在九天之前。

    莫语在兽神雕像三步外,像是也变成了一座雕像,几日来纹丝不动,甚至于气息波动,都变得若有若无。

    突然间,他脚下踏出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轻松自如,没有半点阻滞。

    笼罩心神的恐怖意志碾压,如烈日下白霜,悄然消散。

    嗡——

    黑石雕像一颤,爆发出浓黑光芒,体积快速缩小,化为一只护臂,自动落到莫语手上。

    它样式古朴,颜色深沉内敛,神念扫过没有任何不妥。但肉身接触,却能真切感受到,它最深处隐藏的恐怖气息。

    莫语抬头,嘴角露出笑容,各凭手段收取机缘的时间,早已开始。

    就看你,敢不敢迈出那一步!

第八百六十六章 长河    唰——

    身影一动,莫语疾驰前行。

    不久后,一条长河,出现在他视线中。

    这河极长,绵延不见尽头,似是将大地一分为二。

    河水粘稠,呈现纯粹的琥珀色,流淌中安静无息。

    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在空中弥漫。

    待距离近了一些,莫语瞳孔突然收缩,心底冒出一股寒气。

    只见这河水之中,漂浮着无数具尸体,人族、兽族以及各种外形奇异的异形族群。

    每一具尸体,都保持着死亡前的模样,没有半点腐烂,随着河水的流动安静沉浮。

    难道这长河,就是接下来的考验?

    莫语略一沉吟,抬手摄起河边一块碎石,向半空抛出。

    噗通——

    碎石坠入水面,溅起一点水花,转眼不见。

    莫语心头一松,凌空飞渡虽可能也有凶险,但总要比进入河中更为安全。

    他吸一口就要飞出,眉头却突然一皱,看着被河水浸透的河堤,眼露思索。

    反手自储物戒中取出一块宝晶丢出,无穷琥珀色神光从中爆发,将宝晶淹没,直接化为虚无。

    莫语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若非他足够谨慎,考虑到河边石头或许沾染了长河的气息,此刻的下场,怕是就要与这宝晶一样!

    看了一眼遥遥无尽的河面,莫语嘴角露出苦笑,终归免不了下河啊。

    摇摇头,他一步迈出,身体像是一块大石,直接落入河中。

    既然躲避不过,何必再浪费时间。

    嗡——

    一层力量扩散,将河水撑开,不待莫语去观察周边,靠近他的河中尸体,此刻突然复活。

    一名异族张开大口,露出两根锋利牙齿,直奔他脖子咬下。

    莫语抬手,“嘭”的一声将它轰飞,脸上微变,更多了几分凝重。

    他这一掌,非但没能将尸体撕碎,反而被震的手臂微微发麻。

    被轰飞的异族尸体,口中低吼一声,再度冲来。

    而最为恐怖的是,随着莫语气息的扩散,又有两具尸体复活。

    莫语神色阴沉,他没有恋战,脚下一踏,身体全力前行。

    想要借助速度,将它们甩开。

    但很快,他便发现,这想法根本不可行。

    琥珀色的河水,密度大的惊人,沉重无比,有着可怕的阻滞力量,让他的每前进一步,都要耗费加倍的力量,速度也被大幅度的削弱。

    而此刻,身后追杀的尸体,数量已达到五只,行动灵活急速如箭,用不了太久就能追上。

    一旦落入包围中,除非莫语撕开封印,马上突破帝阶,否则必死无疑。

    莫语眉头皱紧,恰在这时,一条河底黑石小路,出现在他视线中。

    两侧聚集着大量的尸体,却没有任何一个,落在路上。

    心思一动,他没有任何犹豫,直奔此处而去。

    啪嗒——

    脚下落地,出乎莫语的预料,小路上竟是一片真空,没有河水存在。

    他转身看去,只见五头死尸在他踏入小路之后,就像是失去了目标。

    口中低吼着,原地徘徊了几圈,再度陷入沉睡。

    莫语心头一松,河底果然另有乾坤,否则无数尸体围杀上来,谁都难以抵挡。

    沿着黑石小路,就能避免惊醒尸体,安然通过……只是这样,会不会太过简单了?

    但眼下,却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莫语脚下一动,快速前行。

    不过很快,他脚步便猛地停下,转身看向距离黑石小路不远处,一件挂在尸体上的短剑。

    获取青草神通传承,融合奥尔良多本源,莫语对剑道气息感应敏锐。

    这把短剑,绝对是罕见的宝物,虽然只露出一小节剑刃,却难以遮掩那滔天锐利,以及若隐若现的尸山血海气息。

    显然,它曾饱饮鲜血,屠戮亿万生灵!

    对剑修而言,有着莫大的诱惑,足以让他们战力大涨。

    莫语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但看着短剑周边,漂浮着的几具尸体,他还是压下了心底的蠢蠢欲动。

    当他就要前行时,脸色蓦地一变,一股强烈的力量冲击,重重轰落。

    莫语闷哼一声,脚下连退几步,半只脚踏出黑石小路。

    两侧,十几具尸体,眼眸同时睁开一丝,煞气滔天!

    他急忙收回脚步,这些尸体停滞了几息,没有察觉到生灵气息,才缓缓闭上。

    莫语轻咳一声,努力平复着胸膛翻涌气血,脸色一片凝重。

    果然不会这么简单!

    刚才,如果抵挡不住那股力量冲击,被轰飞出去,后果可以想象。

    十几具尸体复活围杀,想要摆脱,即便莫语,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而且,这还未必是全部的手段……

    “危机重重,遍地凶险啊!”莫语声线平缓,流露出无尽的凝重。

    只怕,要有不少修士,葬身在这河中。

    ……

    一条黑石小路,蛮族修士一脸惊恐,他脸色惨白嘴角还有血迹,显然已受了极重的伤势。

    之前几番遇险,他动用了全部手段,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但黑石小路,仍旧遥遥不见尽头。

    突然间,蛮族修士眼珠猛地瞪大,露出恐惧与绝望。

    “不!”

    尖叫中,一道冲击力量,将他重重轰飞,坠入一片尸体群众。

    肆意流淌的鲜血,加快了尸体的复活,只是一转眼便将他围住。

    痛苦惨嚎,几息后戛然而止,唯有粘稠的血浆扩散开来,像是一朵绽开在河底的红花。

    ……

    “这只鼎炉,绝对是宝物,我如果得到,必然受益无穷!”一名外界修士脸上挣扎,“要不要拼一把?”

    很快,他一咬牙,身体猛地蹿出黑石小路。

    “短短几百米距离,我全力爆发,一定不会有事!”

    “只要得手,就马上撤回!”

    只是一个呼吸,此人身影,就已来到鼎炉旁,看着它表面古朴花纹,脸上露出狂喜。

    就在这时,鼎炉突然打开,一条血色触手从中射出,直接洞穿了他的头颅,然后卷住尸体,快速拉回到鼎炉中。

    接着,就是一阵晦涩难鸣的咀嚼声……

    ……

    “哈哈!得手了!”一中年修士看着手中宝物,满脸狂喜。

    他对面,另外一人笑着点头,“我们合作,收取宝物就变得容易许多,让我看一看,是何种宝物。”

    中年修士略一犹豫,“好。”

    对面之人伸手去接,没有去抓宝物,而是一掌按落到他胸膛。

    噗——

    中年修士喷血,身体重重飞出,他愤怒的瞪大双眼,口中一声不甘咆哮。

    转眼,就是复活尸体包围。

    另一修士冷笑一声,拿起落地的宝物,转身快速离去。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