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唰——

    身影一动,莫语疾驰前行。

    不久后,一条长河,出现在他视线中。

    这河极长,绵延不见尽头,似是将大地一分为二。

    河水粘稠,呈现纯粹的琥珀色,流淌中安静无息。

    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在空中弥漫。

    待距离近了一些,莫语瞳孔突然收缩,心底冒出一股寒气。

    只见这河水之中,漂浮着无数具尸体,人族、兽族以及各种外形奇异的异形族群。

    每一具尸体,都保持着死亡前的模样,没有半点腐烂,随着河水的流动安静沉浮。

    难道这长河,就是接下来的考验?

    莫语略一沉吟,抬手摄起河边一块碎石,向半空抛出。

    噗通——

    碎石坠入水面,溅起一点水花,转眼不见。

    莫语心头一松,凌空飞渡虽可能也有凶险,但总要比进入河中更为安全。

    他吸一口就要飞出,眉头却突然一皱,看着被河水浸透的河堤,眼露思索。

    反手自储物戒中取出一块宝晶丢出,无穷琥珀色神光从中爆发,将宝晶淹没,直接化为虚无。

    莫语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若非他足够谨慎,考虑到河边石头或许沾染了长河的气息,此刻的下场,怕是就要与这宝晶一样!

    看了一眼遥遥无尽的河面,莫语嘴角露出苦笑,终归免不了下河啊。

    摇摇头,他一步迈出,身体像是一块大石,直接落入河中。

    既然躲避不过,何必再浪费时间。

    嗡——

    一层力量扩散,将河水撑开,不待莫语去观察周边,靠近他的河中尸体,此刻突然复活。

    一名异族张开大口,露出两根锋利牙齿,直奔他脖子咬下。

    莫语抬手,“嘭”的一声将它轰飞,脸上微变,更多了几分凝重。

    他这一掌,非但没能将尸体撕碎,反而被震的手臂微微发麻。

    被轰飞的异族尸体,口中低吼一声,再度冲来。

    而最为恐怖的是,随着莫语气息的扩散,又有两具尸体复活。

    莫语神色阴沉,他没有恋战,脚下一踏,身体全力前行。

    想要借助速度,将它们甩开。

    但很快,他便发现,这想法根本不可行。

    琥珀色的河水,密度大的惊人,沉重无比,有着可怕的阻滞力量,让他的每前进一步,都要耗费加倍的力量,速度也被大幅度的削弱。

    而此刻,身后追杀的尸体,数量已达到五只,行动灵活急速如箭,用不了太久就能追上。

    一旦落入包围中,除非莫语撕开封印,马上突破帝阶,否则必死无疑。

    莫语眉头皱紧,恰在这时,一条河底黑石小路,出现在他视线中。

    两侧聚集着大量的尸体,却没有任何一个,落在路上。

    心思一动,他没有任何犹豫,直奔此处而去。

    啪嗒——

    脚下落地,出乎莫语的预料,小路上竟是一片真空,没有河水存在。

    他转身看去,只见五头死尸在他踏入小路之后,就像是失去了目标。

    口中低吼着,原地徘徊了几圈,再度陷入沉睡。

    莫语心头一松,河底果然另有乾坤,否则无数尸体围杀上来,谁都难以抵挡。

    沿着黑石小路,就能避免惊醒尸体,安然通过……只是这样,会不会太过简单了?

    但眼下,却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莫语脚下一动,快速前行。

    不过很快,他脚步便猛地停下,转身看向距离黑石小路不远处,一件挂在尸体上的短剑。

    获取青草神通传承,融合奥尔良多本源,莫语对剑道气息感应敏锐。

    这把短剑,绝对是罕见的宝物,虽然只露出一小节剑刃,却难以遮掩那滔天锐利,以及若隐若现的尸山血海气息。

    显然,它曾饱饮鲜血,屠戮亿万生灵!

    对剑修而言,有着莫大的诱惑,足以让他们战力大涨。

    莫语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但看着短剑周边,漂浮着的几具尸体,他还是压下了心底的蠢蠢欲动。

    当他就要前行时,脸色蓦地一变,一股强烈的力量冲击,重重轰落。

    莫语闷哼一声,脚下连退几步,半只脚踏出黑石小路。

    两侧,十几具尸体,眼眸同时睁开一丝,煞气滔天!

    他急忙收回脚步,这些尸体停滞了几息,没有察觉到生灵气息,才缓缓闭上。

    莫语轻咳一声,努力平复着胸膛翻涌气血,脸色一片凝重。

    果然不会这么简单!

    刚才,如果抵挡不住那股力量冲击,被轰飞出去,后果可以想象。

    十几具尸体复活围杀,想要摆脱,即便莫语,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而且,这还未必是全部的手段……

    “危机重重,遍地凶险啊!”莫语声线平缓,流露出无尽的凝重。

    只怕,要有不少修士,葬身在这河中。

    ……

    一条黑石小路,蛮族修士一脸惊恐,他脸色惨白嘴角还有血迹,显然已受了极重的伤势。

    之前几番遇险,他动用了全部手段,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但黑石小路,仍旧遥遥不见尽头。

    突然间,蛮族修士眼珠猛地瞪大,露出恐惧与绝望。

    “不!”

    尖叫中,一道冲击力量,将他重重轰飞,坠入一片尸体群众。

    肆意流淌的鲜血,加快了尸体的复活,只是一转眼便将他围住。

    痛苦惨嚎,几息后戛然而止,唯有粘稠的血浆扩散开来,像是一朵绽开在河底的红花。

    ……

    “这只鼎炉,绝对是宝物,我如果得到,必然受益无穷!”一名外界修士脸上挣扎,“要不要拼一把?”

    很快,他一咬牙,身体猛地蹿出黑石小路。

    “短短几百米距离,我全力爆发,一定不会有事!”

    “只要得手,就马上撤回!”

    只是一个呼吸,此人身影,就已来到鼎炉旁,看着它表面古朴花纹,脸上露出狂喜。

    就在这时,鼎炉突然打开,一条血色触手从中射出,直接洞穿了他的头颅,然后卷住尸体,快速拉回到鼎炉中。

    接着,就是一阵晦涩难鸣的咀嚼声……

    ……

    “哈哈!得手了!”一中年修士看着手中宝物,满脸狂喜。

    他对面,另外一人笑着点头,“我们合作,收取宝物就变得容易许多,让我看一看,是何种宝物。”

    中年修士略一犹豫,“好。”

    对面之人伸手去接,没有去抓宝物,而是一掌按落到他胸膛。

    噗——

    中年修士喷血,身体重重飞出,他愤怒的瞪大双眼,口中一声不甘咆哮。

    转眼,就是复活尸体包围。

    另一修士冷笑一声,拿起落地的宝物,转身快速离去。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山河镜    莫语微微苦笑,终于发现了,渡河中的第三种潜在危险。

    那就是诱惑!

    对,赤裸裸的诱惑。

    黑石小路蜿蜒前行,两侧尸体间安静放置着无数宝物,每一件都是精品,甚至可说重宝。

    总有一件,是你所渴望的。

    它们距离你是如此的近,只有几十米甚至十几米的距离,唾手可得。

    想要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就变得极其的困难。

    但想要取得宝物,就要踏出黑石小路,这就意味着凶险的降临。

    这是一个艰难抉择的过程!

    哪怕是莫语,都有几次,不自觉的放缓了脚步。

    只是最终,咬咬牙放弃。

    这流淌着尸体的琥珀长河,给他的感觉极其怪异,总有一种莫名的忌惮。

    是以,不愿意轻易犯险,只求能够顺利通过。

    嗡——

    一股力量冲击到来,莫语脚下一顿,强横力量爆发,将其生生撞碎。

    不觉间,脸上浮现一丝苍白。

    并非他要选择硬碰硬,而是这股冲击,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

    将它打碎,或者被它轰飞,除此外没有第三种选择。

    莫语吸一口气,化解胸口翻滚气血,身影一动就要继续前行。

    但便在这时,他余光扫过小路左侧,一只半埋在琥珀色泥沙的圆镜上。

    眉头微皱,莫语脚步猛地停下,面露思索。

    这圆镜,给他的感觉,似曾相识。

    突然,储物戒中,传来一股波动。

    莫语神念一扫,心中豁然明朗,原来是它!

    手上灵光微闪,一面圆镜出现,样式古朴。

    山河镜!

    当年他无意间,自两名修士争夺中所得(详见675章),还是兴财告诉他此物来历,乃山河道人成名法宝,一件两体分为山河与河境,需将两者集齐合二为一才能使用。

    得到第一面山河镜后,莫语还曾遗憾,无法动用这件强大宝物。

    没想到今日,居然能够遇到第二面。

    将其收入手中,集齐两面山河镜,这宝物必将大放光彩。

    只是,值不值得冒险呢?

    莫语脸上,一阵阴晴不定。

    似是察觉到他的犹豫,手中山河镜突然一颤,古铜镜面浮现无数山峦虚影,重重叠叠绵延无尽,尽显磅礴气势!

    嗡——

    无形的牵引力量爆发,半埋在泥沙中的另外一面山河镜,突然轻轻震颤起来,在沙面划出一条痕迹,缓缓靠近。

    莫语眼眸一亮,露出喜意,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幕。

    距离越来越近,还有几十米时,缓缓靠近的山河镜突然一顿,震颤着再也无法挪动,只能徒劳的激起一片泥沙。一只埋在泥沙下的骨手渐渐显露,山河镜正是被卡在其中。

    莫语呼吸一滞,心中暗骂一声,眉头已然皱紧。

    很快,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

    嗡——

    手中山河镜突然震颤,传来一股渴求与哀伤,无比的深沉。

    似乎已存在了,极其漫长的一段岁月。

    莫语身体一僵,因为他读懂了,山河镜传递来的所有情绪。

    它们已经分开无尽岁月,渴求着恢复完整。

    如果错过这一次机会,或许就是永远的沉沦。

    这件宝物,也就彻底毁了。

    莫语沉默许久,摇头苦笑一声,“罢了。就为你们冒一次险,希望你们有足够的价值,让我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手中山河镜流转出淡淡光芒,令那群山之影,更加的真实,似乎随时都要飞出,化为一片真正的百万山峦。

    这是对莫语肯定的回复!

    缓缓转身,目光锁定山河镜,莫语脚下重重一踏,身影爆射而出。

    只是瞬间,便穿过十几具浮尸,来到山河镜处,一把向它抓去。

    蓦地,一股可怕的悸动,自心底生出。

    莫语没有犹豫,瞬间变抓为拳,重重轰出。

    嘭——

    一声巨响,骨爪被生生震退,莫语身影也顺势向后,口中一声低吼,“山河镜!还不回来,更待何时!”

    他手中,山镜猛地爆发出一片灵光,脱离骨爪禁锢的河境同时亮起,浮现无数滔滔长河,竟挣脱了无形的束缚,一闪飞来与山镜接触到一起。

    璀璨神光骤然爆发,莫语耳边,似是听到一声轻叹,蕴含着激动与感激。

    不过此刻,莫语却无暇去看,融合为一体的山河镜,反手将其收入储物将,脚下一踏身影退的更快。

    但这时,黑石小路便的浮尸,已经复活过来,咆哮中同时围杀而来。

    莫语一声低喝,头顶之上爆发璀璨神光,隐约可见一头大鹏虚影,展翅翱翔。

    他本就极快的速度,瞬间再度暴涨,身体在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残影,避开了最前几具浮尸。

    眼看与剩余浮尸就将发生碰撞,莫语头顶神光一颤,大鹏虚影消失,转而是一头荒兽虚影,仰天咆哮。

    无尽暴虐气息,骤然间爆发。

    嘭——

    嘭——

    一头头浮尸翻飞出去,莫语身影只是略微停顿,呼啸而过。

    眼看下一息,就将回到黑石小路,他脸色蓦地一变,豁然转身并指向前一斩。

    滔天剑意,轰然间爆发,与一只探到身后的骨爪,重重碰撞到一起。

    莫语闷哼一声,嘴角留下血迹,身体像是一块石头,重重砸入黑石小路。

    脚下接连退后,强行化解冲入体内的霸道力量,终于在退出黑石小路前一步停下。

    张口,又是一股鲜血喷出。

    吼——

    一声不甘咆哮,自泥沙中醒来的骸骨,站在黑石小路外,空洞的眼窝死死盯住莫语。

    它与浮尸不同,似乎仍旧能够锁定住,莫语气息所在。

    只是忌惮于黑石小路,又或者是它所代表着的至高意志,才不敢冒犯。

    莫语心头微松,但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道剑芒,似是跨越了空间,直接降临。

    重重向莫语眉心,斩下。

    轰——

    一声巨响,莫语手臂染血,身体横飞出去。

    骸骨一声兴奋咆哮,绕过黑石小路,直接扑出。

    恐怖厮杀劲气,顿时疯狂爆发,不断向远方移动,很快消失不见。

    一具具浮尸,如同嗜血的蚂蝗,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紧随在后。

    ……

    黑石小路中,冷千秋缓缓睁目,一片暗淡。

    他清咳一声,缓解胸膛处沉闷,脸上漠无表情。

    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终归完成了,师尊给予的任务。

    莫语,必须死!

    突然间,冷千秋抬头,眼眸深处剑影一闪,似是洞穿了空间。

    杀机凛冽!

    ……

    帝无疆微微一笑,毫不在意拭去眼角血迹,“居然被发现了,不愧是冷千秋。”

    他露出几分犹豫,最终摇头,放弃了趁机击杀他的念头。

    如今莫语已死,争夺兽神传承,是首要之事!

    唰——

    身影一动,帝无疆继续前行。

    前方就是黑石小路的尽头,一方黑色石台,若隐若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