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微微苦笑,终于发现了,渡河中的第三种潜在危险。

    那就是诱惑!

    对,赤裸裸的诱惑。

    黑石小路蜿蜒前行,两侧尸体间安静放置着无数宝物,每一件都是精品,甚至可说重宝。

    总有一件,是你所渴望的。

    它们距离你是如此的近,只有几十米甚至十几米的距离,唾手可得。

    想要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就变得极其的困难。

    但想要取得宝物,就要踏出黑石小路,这就意味着凶险的降临。

    这是一个艰难抉择的过程!

    哪怕是莫语,都有几次,不自觉的放缓了脚步。

    只是最终,咬咬牙放弃。

    这流淌着尸体的琥珀长河,给他的感觉极其怪异,总有一种莫名的忌惮。

    是以,不愿意轻易犯险,只求能够顺利通过。

    嗡——

    一股力量冲击到来,莫语脚下一顿,强横力量爆发,将其生生撞碎。

    不觉间,脸上浮现一丝苍白。

    并非他要选择硬碰硬,而是这股冲击,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

    将它打碎,或者被它轰飞,除此外没有第三种选择。

    莫语吸一口气,化解胸口翻滚气血,身影一动就要继续前行。

    但便在这时,他余光扫过小路左侧,一只半埋在琥珀色泥沙的圆镜上。

    眉头微皱,莫语脚步猛地停下,面露思索。

    这圆镜,给他的感觉,似曾相识。

    突然,储物戒中,传来一股波动。

    莫语神念一扫,心中豁然明朗,原来是它!

    手上灵光微闪,一面圆镜出现,样式古朴。

    山河镜!

    当年他无意间,自两名修士争夺中所得(详见675章),还是兴财告诉他此物来历,乃山河道人成名法宝,一件两体分为山河与河境,需将两者集齐合二为一才能使用。

    得到第一面山河镜后,莫语还曾遗憾,无法动用这件强大宝物。

    没想到今日,居然能够遇到第二面。

    将其收入手中,集齐两面山河镜,这宝物必将大放光彩。

    只是,值不值得冒险呢?

    莫语脸上,一阵阴晴不定。

    似是察觉到他的犹豫,手中山河镜突然一颤,古铜镜面浮现无数山峦虚影,重重叠叠绵延无尽,尽显磅礴气势!

    嗡——

    无形的牵引力量爆发,半埋在泥沙中的另外一面山河镜,突然轻轻震颤起来,在沙面划出一条痕迹,缓缓靠近。

    莫语眼眸一亮,露出喜意,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幕。

    距离越来越近,还有几十米时,缓缓靠近的山河镜突然一顿,震颤着再也无法挪动,只能徒劳的激起一片泥沙。一只埋在泥沙下的骨手渐渐显露,山河镜正是被卡在其中。

    莫语呼吸一滞,心中暗骂一声,眉头已然皱紧。

    很快,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

    嗡——

    手中山河镜突然震颤,传来一股渴求与哀伤,无比的深沉。

    似乎已存在了,极其漫长的一段岁月。

    莫语身体一僵,因为他读懂了,山河镜传递来的所有情绪。

    它们已经分开无尽岁月,渴求着恢复完整。

    如果错过这一次机会,或许就是永远的沉沦。

    这件宝物,也就彻底毁了。

    莫语沉默许久,摇头苦笑一声,“罢了。就为你们冒一次险,希望你们有足够的价值,让我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手中山河镜流转出淡淡光芒,令那群山之影,更加的真实,似乎随时都要飞出,化为一片真正的百万山峦。

    这是对莫语肯定的回复!

    缓缓转身,目光锁定山河镜,莫语脚下重重一踏,身影爆射而出。

    只是瞬间,便穿过十几具浮尸,来到山河镜处,一把向它抓去。

    蓦地,一股可怕的悸动,自心底生出。

    莫语没有犹豫,瞬间变抓为拳,重重轰出。

    嘭——

    一声巨响,骨爪被生生震退,莫语身影也顺势向后,口中一声低吼,“山河镜!还不回来,更待何时!”

    他手中,山镜猛地爆发出一片灵光,脱离骨爪禁锢的河境同时亮起,浮现无数滔滔长河,竟挣脱了无形的束缚,一闪飞来与山镜接触到一起。

    璀璨神光骤然爆发,莫语耳边,似是听到一声轻叹,蕴含着激动与感激。

    不过此刻,莫语却无暇去看,融合为一体的山河镜,反手将其收入储物将,脚下一踏身影退的更快。

    但这时,黑石小路便的浮尸,已经复活过来,咆哮中同时围杀而来。

    莫语一声低喝,头顶之上爆发璀璨神光,隐约可见一头大鹏虚影,展翅翱翔。

    他本就极快的速度,瞬间再度暴涨,身体在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残影,避开了最前几具浮尸。

    眼看与剩余浮尸就将发生碰撞,莫语头顶神光一颤,大鹏虚影消失,转而是一头荒兽虚影,仰天咆哮。

    无尽暴虐气息,骤然间爆发。

    嘭——

    嘭——

    一头头浮尸翻飞出去,莫语身影只是略微停顿,呼啸而过。

    眼看下一息,就将回到黑石小路,他脸色蓦地一变,豁然转身并指向前一斩。

    滔天剑意,轰然间爆发,与一只探到身后的骨爪,重重碰撞到一起。

    莫语闷哼一声,嘴角留下血迹,身体像是一块石头,重重砸入黑石小路。

    脚下接连退后,强行化解冲入体内的霸道力量,终于在退出黑石小路前一步停下。

    张口,又是一股鲜血喷出。

    吼——

    一声不甘咆哮,自泥沙中醒来的骸骨,站在黑石小路外,空洞的眼窝死死盯住莫语。

    它与浮尸不同,似乎仍旧能够锁定住,莫语气息所在。

    只是忌惮于黑石小路,又或者是它所代表着的至高意志,才不敢冒犯。

    莫语心头微松,但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道剑芒,似是跨越了空间,直接降临。

    重重向莫语眉心,斩下。

    轰——

    一声巨响,莫语手臂染血,身体横飞出去。

    骸骨一声兴奋咆哮,绕过黑石小路,直接扑出。

    恐怖厮杀劲气,顿时疯狂爆发,不断向远方移动,很快消失不见。

    一具具浮尸,如同嗜血的蚂蝗,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紧随在后。

    ……

    黑石小路中,冷千秋缓缓睁目,一片暗淡。

    他清咳一声,缓解胸膛处沉闷,脸上漠无表情。

    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终归完成了,师尊给予的任务。

    莫语,必须死!

    突然间,冷千秋抬头,眼眸深处剑影一闪,似是洞穿了空间。

    杀机凛冽!

    ……

    帝无疆微微一笑,毫不在意拭去眼角血迹,“居然被发现了,不愧是冷千秋。”

    他露出几分犹豫,最终摇头,放弃了趁机击杀他的念头。

    如今莫语已死,争夺兽神传承,是首要之事!

    唰——

    身影一动,帝无疆继续前行。

    前方就是黑石小路的尽头,一方黑色石台,若隐若现。

第八百六十八章 血色沙粒    一声巨响,恐怖力量冲击爆发,将河底泥沙尽数掀起!

    两道身影,闪电般退后。

    脚下重重一踏,莫语身影停下,苍白面庞上,嘴角处流下的血迹,格外醒目。

    对面,白色骸骨低吼,身上多块骨头,被击碎生出裂纹。

    哗——

    两者间的安静,很快被水流声打断,一具具浮尸,快速汇聚而来。

    吼——

    骸骨一声咆哮,周身暴虐杀戮气息,再度升腾。

    空洞的眼窝,竟传递出清晰的嘲弄,似乎看到了面前猎物的垂死挣扎。

    莫语摇头,口中一声轻叹。

    终究人算不如天算,他原为帝无疆、冷千秋两人准备的底牌,还是要提前动用。

    他抬手,朝向自己的额头,一把重重撕下。

    十几道封印,顷刻间,全部破碎。

    莫语的修为,如同被压制的火山,彻底爆发!

    嗡——

    嗡——

    无穷天地规则震颤,爆发出璀璨金光,在面前汇聚,形成一只四方金印。

    一股统御八方,威慑亿万生灵的强大威严,从中轰然爆发!

    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念一动,便蕴含着至高的意志。

    不容抵抗!

    与此同时,一抹七彩琉璃光华,一闪自虚无出现,没入到莫语眉心。

    融入灵魂,产生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演变。

    莫语的气息,悄然间,再度生出变化,散发出一股不朽不灭,与日月星辰共存的高深意境。

    而这,便是他突破帝境,所获得的天道赐予。

    完整的,天道第一步大神通,死寂之夜!

    早年,莫语无意间参悟位面之心,掌握半步天道神通,但那并不完整,威能远不能与真正的死寂之夜相提并论。

    而且,它真正的意义,不仅是一种强大神通,而是代表着彻底打开的天道门户!

    获得完整死寂之夜,便等同于得到一张,踏入天道的入场卷。

    除非提前横死,否则莫语百分之百可以顺利晋升,没有任何瓶颈。

    因为他本身,已有了,成就天道的底蕴!

    这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最好的奖励!

    要知道,哪怕金尊、血袍等两界天骄,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可以晋升天道。

    被卡死在最后一步,迟迟无法再前一步者,大有人在!

    莫语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激动,蓦地抬首,眼眸一片森然。

    他头顶上,蓦地浮现出一团璀璨神光,荒兽虚影仰天咆哮。

    轰——

    暴虐气息,如笔直狼烟,轰然爆发。

    难以想象的力量,在周身每寸血肉,激荡咆哮。

    莫语脚下一踏,琥珀色的河水陡然炸开,他身影电射而出。

    抬手,一拳砸落。

    “嘭”的一声巨响,骸骨被重重轰飞,“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生出无数裂纹。

    它张大口,但不等发出惊怒咆哮,莫语身影已再度逼临,又是一拳落下。

    轰——

    骸骨四分五裂,却并没有坠落在地,每一块碎骨都诡异的,在半空中消散。

    一颗血色的沙粒,在骸骨消失处出现,落到河底。

    莫语略微皱眉,抬手将血色沙粒摄入手中,身影猛地窜出。

    轰——

    轰——

    一连串的巨响接连爆发,莫语横冲直撞,一头头浮尸倒飞出去,尚未落地便四分五裂。

    与骸骨一样,它们破碎的身体,纷纷消失不见,一颗颗血色沙粒出现。

    只是体积,比较骸骨消失后所得,要小上许多。

    大概十颗,才能抵得上一个。

    莫语一概拂袖收走,脚下一踏,身影快速离去。

    ……

    琥珀长河中,莫语极速前行,周身激荡着强大力量,将河水尽数迫开,形成一条笔直的真空通道。

    通过许久,才能恢复如初。

    蜃兽地图的覆盖范围,在兽神考核中,遭受到强大的压制,只能监测方圆百里范围。

    只是勉强,躲避开河中浮尸,否则他早已陷入包围之中,被围杀至死。

    眼下,最为紧要之事,是寻找到一条新的黑石小路。只有如此,他才能暂时安全。

    突然间,莫语身影猛地停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左侧方向,竟有两具骸骨,闯入到蜃兽地图的监测范围,正向他所在,快速逼近。

    莫语脚下一踏,瞬间改变方向。

    但很快,他便发现,这根本没用。

    不仅最先发现的两具骸骨,已转向追杀而来,更增加了另外三具骸骨。

    它们像是能够锁定莫语的气息,任凭如何改变方向,都无法甩掉。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骸骨,出现在莫语感应中。

    留给他腾挪转移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按照这般趋势,用不了太久,莫语就会被彻底围住,逃无可逃。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莫语脸色难看,脑海中,突然划过一条亮光。

    血色沙粒!

    一定是因为此物,这些骸骨,才能追杀而来。

    莫语毫不犹豫拂袖一挥,就要将所有血色沙粒丢出,但下一瞬他身体猛地一僵,嘴角微微抽搐。

    几十具骸骨,同时闯入到,蜃兽地图覆盖范围。

    这便等同于,斩断了他所有逃脱的可能。

    再丢掉血色沙粒,已变得没有意义。

    莫语额头,快速冒出一层细密汗珠,近百具骸骨疯狂围围杀,哪怕撕破封印晋升帝境,甚至掌握了完整的死寂之夜,也是十死无生!

    冷静!

    现在自乱阵脚,只能死的更快。

    莫语吸一口气,强迫整个心神归于平静,念头快速转动。

    周遭被骸骨覆盖,已断绝生路,想要存活,就只能在此处找到一线生机。

    一定会有!

    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莫语停在原地,闭上眼眸,神念一遍遍横扫方圆百里之内。

    一具具骸骨极速逼近,留给他的时间,正飞快流逝。

    吼——

    一声暴虐咆哮,巨大的骸骨虚影,出现在实现尽头。

    它生前显然是某种恐怖巨兽,空洞眼窝深处,杀机流转。

    粗壮后腿骨重重一蹬,巨兽骸骨猛地窜出,张口撕咬而来。

    电光火石间,莫语猛地睁开眼眸。

    找到了!

    他抬手,一拳将巨兽骸骨轰飞,身体借助对碰力量,向后爆射离去。

    一只河底深洞,被莫语神念锁定,黑黝黝一片难见尽头。

    或许是吃人的大口,或许是唯一的生路。

    他不清楚,却没有选择。

    唯有,一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