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吼——

    咆哮中,一具骸骨直扑而来,气息暴虐。

    莫语抬手,向前并指一斩,剑影一闪即没。

    “啪”的一声,骸骨从中整齐断开,莫语毫无停顿飞过,探手取走落下血沙。

    这些血沙,能够引来骸骨追杀,必然不是寻常之物,或许会有大用。

    几个呼吸后,河底黑色大洞,已出现在莫语眼前。

    他毫不犹豫冲出时,三具骸骨同时逼近,气势疯狂。

    莫语眼眸蓦地大亮,头顶直接显化出,一株古树般的青草。

    三只草叶,闪电般射出,轻易洞穿了,三具骸骨的头颅。

    收取三颗血沙,莫语在骸骨围上的前一刻,窜入地面深洞。

    噗——

    一声闷响,脚下触及地面,黑漆漆的石洞,一直向地底蔓延。

    莫语深吸一口气,竭力消除催动青草神通带来的虚弱感,脚下没有任何停顿,沿着石洞暴掠前行。

    身后,很快传来暴虐气息,一声声咆哮,隐约可闻。显然,围杀而来的骸骨,已经追入其中。

    不过,从它们进入时间来看,应该有着两到三息的停顿。

    虽然并不起眼,却能够表明,石洞中极有可能存在着,让它们忌惮或惊惧的存在。

    莫语神色冷漠,眼中戒备谨慎,却更重了几分。

    视线中,石洞突然一分为三,通往不同的方向。

    莫语目光微闪,便径直向左侧石洞行去。

    蜃兽地图的作用,虽然被削弱许多,但仍能延伸出百里。虽无法探测到分开石洞的尽头,却能根据它们的走向,做出判断。

    他只选择,一直通往地底深处的那一个。

    就在身体进入左侧山洞瞬间,破空声,陡然在头顶响起。

    莫语脸色微变,蜃兽地图横扫而过,他之前竟没有半点察觉。

    抬手向上一拳,将一具爬在石壁内侧的骸骨,直接轰成碎片。

    储物戒中,又多了一颗血色沙粒。

    但很快,莫语就发现,这只是一个开始。

    越往深处,石洞分开岔口越多,错综复杂,像是一座迷宫。

    而石洞中隐藏的骸骨,远比他预料中的,要多得多。

    接连轰杀七具阻挡前路的骸骨后,莫语已能感受到,自四面八方传递而来的森然杀意,暴虐咆哮,隐隐可以听闻。

    不知有多少强大骸骨,正不断加入,追杀他的行列。

    莫语心中清楚,如今他只剩下,继续前行唯一的选择。

    所以,即便遭遇的骸骨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他眼眸深处仍旧燃烧着强大的战意。

    身影,没有任何停顿。

    唰——

    一具长蛇骸骨,猛地撕开表面伪装,从石壁中射出,像是一根脱弦利箭,射向莫语面门。

    狭小的眼窝,流淌着无尽狰狞。

    啪——

    莫语一把抓住,反手狠狠甩出,与另外一具重来的骸骨,重重碰撞到一起。

    一时间,碎骨横飞!

    身影一闪,莫语已直冲而过,带走两颗血色沙粒。

    ……

    不知深入地底多深,以莫语强悍的意志,也露出深深的疲倦。

    身上黑袍多处破碎,伤口处血肉,如钢铁般绷紧,锁住鲜血流失。

    若非他肉身足够强悍,早已支撑不住。

    突然间,视线的尽头,出现一丝光亮。

    莫语心头一震,眼底露出一丝凝重。

    如果猜的没错,石洞就要到底了,是生是死,马上就将揭晓!

    他脚下一踏,没有任何迟疑,速度更快三分。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后悔,尤其是不可再做更改的局面下。

    莫语眼眸虚眯,狭长缝隙间,寒光越多,璀璨如星!

    他便不信,自己运气这么差,会葬身于此!

    哗——

    石洞地面突然破碎,一条骨尾迎面抽来,快的像是一条闪电。

    莫语心脏猛地收缩,涌出强烈的凶险感觉,抬手向前一拳。

    一声巨响,他身影暴退而回,接连落地七八步,每一步都让石洞震颤,生出蛛网般无数裂纹。

    隐藏的地下的骸骨,也被震飞出来,体格娇小如灵猫,一条骨尾骨节密集紧致,足有两丈余,此刻缓缓踱步,竟给人一种一切皆在掌握的从容。

    莫语没有去猜测它的身份,也没有深思它流露出的从容不迫。

    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再耽搁一会,根本无需面前骸骨出手,他就要被身后追杀的无数骸骨,生生撕成粉碎。

    “杀!”

    暴喝一声,莫语身体射出,抬手向前接连斩落,剑影森森杀机纵横。

    骸骨身影一动,速度快的难以想象,在狭小石洞中飞快腾挪,避开一道道剑影。

    但在这过程中,它仍旧牢牢堵住了莫语的前路,不放他再进一步。

    莫语眼眸眯紧,这骸骨选择闪避,显然是要拖延时间。

    察觉到这点,他自然不会,让它如愿。

    脚下一踏,莫语爆射而出,眼眸骤然深邃,化为黄金之色。

    一道暗金电光,自他体内爆发,向外扩散。

    苍龙灭世雷霆!

    对亡灵生物,有着天然的压制。

    莫语一直隐忍不发,就是准备,用在关键之时。

    骸骨显然知道厉害,尖叫一声,极速后退。

    却仍旧,扼守住前路。

    莫语周身沐浴泪光,对此视若未见,极速逼近。

    当两者间距离,不足十几米时,急退骸骨猛地停下,骨尾闪电般射出。

    竟根本不惧莫语周身暗金雷霆,直接将他胸膛洞穿。

    鲜血横流。

    它空洞眼眸内,露出一抹得意。

    但下一瞬,便彻底僵硬到脸上。

    莫语一把抓住,洞穿胸膛的骨尾,抬手向前一斩。

    嗡——

    恐怖的剑意,冲天而起,像是一条闪电,划过空间。

    带起了,“啪”的一声轻响。

    骸骨惨嚎一声,身体踉跄退后,尾骨被斩断,它实力大打折扣。

    但此刻,莫语身影,已经冲来,双手握住它的头颅,用力一拧,随后生生拔下!

    啪——

    一块拇指大小的血色沙粒,坠落地面。

    莫语身体一个摇晃,张口喷血。

    他一咬舌尖,顾不得地面血沙,在视线阵阵发黑中,踉跄走到石洞的尽头。

    踏出一步,感受到光线照亮了面庞,莫语来不及去看一眼,“噗通”倒地。

    很快,密密麻麻无数具骸骨,追杀而来。

    它们隐藏在黑暗中,不断低吼,却没有任何一个,胆敢闯入半步。

    黑暗与光明间,一线之差,就是鸿沟!

第八百七十章 战傀    所有河底黑石小路,尽管方向不同,但最终都通往同一个地方。

    一方黑色石台安静伫立,阻断了前路。

    它样式简单无奇,却给人一种难言的威严,不敢冒犯。

    此刻,一名修士满脸纠结,站在石台前,许久后无奈一谈。

    满脸痛苦取出三件,自河中收取的宝物,放在黑色石台上。

    无声无息,石台上宝物,悄然沉入其中,黑色石台渐渐变得透明。

    此人一步迈出,身体融入其中,就像是通过了一座传送法阵,突兀消失不见。

    不远处几名修士,脸上露出羡慕。

    损失宝物离开此处,也总好过,被困在这里。

    他们并非没有想过其他办法,但之前所有尝试者尽皆横死,彻底斩断了他们侥幸的心思。

    向黑色石台奉献祭品,是唯一能够,顺利离去的方式。

    咬咬牙,几人对视一眼,转身向后冲去。

    几人离去后不久,蛮族青年身影,出现在远方。

    他大步走近石台,挥手取出一把血色沙粒,放到石台上一座天平中。

    血色沙粒落下,“哗啦啦”作响,却只是让天平微微一动,无法压起天平空无一物的另一端。

    蛮族青年见状,眼中没有流露沮丧,反而变得更加明亮。

    他拂袖将所有血色沙粒收走,转身大步离去。

    很快,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石台前,目光对视,尽皆冰冷。

    森然光晕流转不休!

    “我先来。”冷千秋神色清冷,一脸漠然。

    帝无疆一笑,“凭什么?”

    他言语玩味带着漫不经心,眼眸深处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让开!”冷千秋抬手,“否则你我就在此处,决一胜负。”

    轰——

    剑道气息冲天而起,冷厉杀伐。

    帝无疆沉默不语,许久后抬头一笑,“你我终有一战,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罢了,看在你杀死莫语的份上,就给你一个脸面。”

    他脚下一退干净利落,周身气势潮水般退去。

    冷千秋漠无表情,拂袖一挥,将所有血色沙粒放入天平。

    在帝无疆阴冷目光中,天平抖动了几下,似乎就要升起。

    但最终,还是恢复不动。

    冷千秋眼眸深处,划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但他终归城府深沉,不露半点将血色沙粒取回,转身就走。

    “你就不怕这一走,天平中蕴含的机缘,被我取走?”帝无疆笑着开口。

    冷千秋脚下不停,清冷声音传来,“你办不到。”

    没有再言,他几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帝无疆摇头,微露苦笑。

    正如冷千秋所言,他收取的血色沙粒,最多只是与他相当。

    还差一些,才能彻底压起天平。

    不愧是阿鼻界,近万年来,最有可能踏出第三步之人。心神坚定,不为外人所动,倒是白费了他一番算计。

    那么就抛开一切,看谁的动作,更快一些!

    帝无疆脚下一踏,呼啸离去。

    ……

    石洞尽头,淡淡光明洒落。

    莫语手指动了动,眼眸缓缓睁开。

    第一个念头,是自己还活着,心底生出淡淡欣喜。

    但很快,他便发现,情形比自己预料中的,更好。

    力量损耗完全恢复,及身上的伤口,也几乎痊愈。

    唯有胸膛处不断传来痒麻的感觉,显然也在快速恢复中。

    莫语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抬头看向石洞中,散发着光亮的源头,眼中若有所思。

    他转身,向黑暗中扫去一眼,能够清楚感受到那份暴虐杀机。

    但在昏睡时,它们尚且不敢有半点动作,如今更是不需理会。

    莫语迈步,向光源行去,身后顿时响起无数声咆哮,似是威胁、警告。

    身影不停,莫语很快靠近光源,这是一块巨大琥珀,其中封存着一道身影,他半跪在地,一手持枪一手持盾,眼眸冰冷漠然,却散发着睥睨天地的滔天战意。

    所有的光明,都是从他体内涌出,经过琥珀的阻隔变得微弱,却仍旧照亮了此处,震慑所有骸骨,不敢再向前半步。

    莫语神色露出一丝温和,不管他究竟是何人,都救了他的性命。

    只是眼下,要如何离去呢?

    莫语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许久后,微微苦笑。

    他似乎,真的被困在了这里……

    就在这时,一丝力量波动,突然出现。

    莫语猛地抬头,只见面前大块的琥珀,浮现出亿万符文,极速流转。

    咔嚓——

    咔嚓——

    无数裂纹自内向外生出,将亿万符文崩断,可怕杀伐气势从中冲天而起,肆虐此处每一寸空间。

    莫语心神震动,这种恐怖杀伐气势,即便是他,也感到难以承受。

    但很快,他便将所有心绪波动,强行压下,眼眸快速闪动。

    显然,被封印在琥珀中的修士,正在挣脱。

    眼下看来,如果他出手,有八成以上把握,可以放他出来。

    可关键是,莫语并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人,放他出来或许有生机,但同样有可能,为自己招惹来杀身之祸。

    目光落到封印修士脸上,冰冷漠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莫语咬牙,口中猛地咆哮,“我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恩将仇报!”

    他抬手一拳轰出!

    琥珀上疯狂流转的符文,此刻猛地震颤,随即轰然爆裂。

    轰——

    整个琥珀,四分五裂。

    半跪的身影,缓缓站起,近乎凝聚为实质的滔天杀意,流水般席卷开来。

    莫语身体微僵,背后汗毛根根乍起,心底生出一丝惊惧。

    他已经想到,被封印之人,实力必然极强,却也没有料到,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以他磐石般的心志,也无法完全抵御,换做修为弱小之辈,怕是会被直接吓死!

    积累这种程度的杀意,不知要血洗多少生灵,才能够做到!

    他毫不犹豫退后,与之拉开距离,口中低喝,“道友放心,在下放你出来,绝无半点恶意。”

    被困在此不知多少岁月,只怕心性都已扭曲,莫语这声低喝就是提醒,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缓缓站直的身影,闻言微微皱眉,目光落到他身上,似乎有些疑惑。

    许久后,他身上滔天杀气快速消散,漠无表情的面庞露出一丝温顺。

    单膝跪下,埋头,恭谨开口,“战傀,参见主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