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所有河底黑石小路,尽管方向不同,但最终都通往同一个地方。

    一方黑色石台安静伫立,阻断了前路。

    它样式简单无奇,却给人一种难言的威严,不敢冒犯。

    此刻,一名修士满脸纠结,站在石台前,许久后无奈一谈。

    满脸痛苦取出三件,自河中收取的宝物,放在黑色石台上。

    无声无息,石台上宝物,悄然沉入其中,黑色石台渐渐变得透明。

    此人一步迈出,身体融入其中,就像是通过了一座传送法阵,突兀消失不见。

    不远处几名修士,脸上露出羡慕。

    损失宝物离开此处,也总好过,被困在这里。

    他们并非没有想过其他办法,但之前所有尝试者尽皆横死,彻底斩断了他们侥幸的心思。

    向黑色石台奉献祭品,是唯一能够,顺利离去的方式。

    咬咬牙,几人对视一眼,转身向后冲去。

    几人离去后不久,蛮族青年身影,出现在远方。

    他大步走近石台,挥手取出一把血色沙粒,放到石台上一座天平中。

    血色沙粒落下,“哗啦啦”作响,却只是让天平微微一动,无法压起天平空无一物的另一端。

    蛮族青年见状,眼中没有流露沮丧,反而变得更加明亮。

    他拂袖将所有血色沙粒收走,转身大步离去。

    很快,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石台前,目光对视,尽皆冰冷。

    森然光晕流转不休!

    “我先来。”冷千秋神色清冷,一脸漠然。

    帝无疆一笑,“凭什么?”

    他言语玩味带着漫不经心,眼眸深处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让开!”冷千秋抬手,“否则你我就在此处,决一胜负。”

    轰——

    剑道气息冲天而起,冷厉杀伐。

    帝无疆沉默不语,许久后抬头一笑,“你我终有一战,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罢了,看在你杀死莫语的份上,就给你一个脸面。”

    他脚下一退干净利落,周身气势潮水般退去。

    冷千秋漠无表情,拂袖一挥,将所有血色沙粒放入天平。

    在帝无疆阴冷目光中,天平抖动了几下,似乎就要升起。

    但最终,还是恢复不动。

    冷千秋眼眸深处,划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但他终归城府深沉,不露半点将血色沙粒取回,转身就走。

    “你就不怕这一走,天平中蕴含的机缘,被我取走?”帝无疆笑着开口。

    冷千秋脚下不停,清冷声音传来,“你办不到。”

    没有再言,他几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帝无疆摇头,微露苦笑。

    正如冷千秋所言,他收取的血色沙粒,最多只是与他相当。

    还差一些,才能彻底压起天平。

    不愧是阿鼻界,近万年来,最有可能踏出第三步之人。心神坚定,不为外人所动,倒是白费了他一番算计。

    那么就抛开一切,看谁的动作,更快一些!

    帝无疆脚下一踏,呼啸离去。

    ……

    石洞尽头,淡淡光明洒落。

    莫语手指动了动,眼眸缓缓睁开。

    第一个念头,是自己还活着,心底生出淡淡欣喜。

    但很快,他便发现,情形比自己预料中的,更好。

    力量损耗完全恢复,及身上的伤口,也几乎痊愈。

    唯有胸膛处不断传来痒麻的感觉,显然也在快速恢复中。

    莫语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抬头看向石洞中,散发着光亮的源头,眼中若有所思。

    他转身,向黑暗中扫去一眼,能够清楚感受到那份暴虐杀机。

    但在昏睡时,它们尚且不敢有半点动作,如今更是不需理会。

    莫语迈步,向光源行去,身后顿时响起无数声咆哮,似是威胁、警告。

    身影不停,莫语很快靠近光源,这是一块巨大琥珀,其中封存着一道身影,他半跪在地,一手持枪一手持盾,眼眸冰冷漠然,却散发着睥睨天地的滔天战意。

    所有的光明,都是从他体内涌出,经过琥珀的阻隔变得微弱,却仍旧照亮了此处,震慑所有骸骨,不敢再向前半步。

    莫语神色露出一丝温和,不管他究竟是何人,都救了他的性命。

    只是眼下,要如何离去呢?

    莫语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许久后,微微苦笑。

    他似乎,真的被困在了这里……

    就在这时,一丝力量波动,突然出现。

    莫语猛地抬头,只见面前大块的琥珀,浮现出亿万符文,极速流转。

    咔嚓——

    咔嚓——

    无数裂纹自内向外生出,将亿万符文崩断,可怕杀伐气势从中冲天而起,肆虐此处每一寸空间。

    莫语心神震动,这种恐怖杀伐气势,即便是他,也感到难以承受。

    但很快,他便将所有心绪波动,强行压下,眼眸快速闪动。

    显然,被封印在琥珀中的修士,正在挣脱。

    眼下看来,如果他出手,有八成以上把握,可以放他出来。

    可关键是,莫语并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人,放他出来或许有生机,但同样有可能,为自己招惹来杀身之祸。

    目光落到封印修士脸上,冰冷漠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莫语咬牙,口中猛地咆哮,“我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恩将仇报!”

    他抬手一拳轰出!

    琥珀上疯狂流转的符文,此刻猛地震颤,随即轰然爆裂。

    轰——

    整个琥珀,四分五裂。

    半跪的身影,缓缓站起,近乎凝聚为实质的滔天杀意,流水般席卷开来。

    莫语身体微僵,背后汗毛根根乍起,心底生出一丝惊惧。

    他已经想到,被封印之人,实力必然极强,却也没有料到,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以他磐石般的心志,也无法完全抵御,换做修为弱小之辈,怕是会被直接吓死!

    积累这种程度的杀意,不知要血洗多少生灵,才能够做到!

    他毫不犹豫退后,与之拉开距离,口中低喝,“道友放心,在下放你出来,绝无半点恶意。”

    被困在此不知多少岁月,只怕心性都已扭曲,莫语这声低喝就是提醒,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缓缓站直的身影,闻言微微皱眉,目光落到他身上,似乎有些疑惑。

    许久后,他身上滔天杀气快速消散,漠无表情的面庞露出一丝温顺。

    单膝跪下,埋头,恭谨开口,“战傀,参见主人。”

第八百七十一章 认主    莫语眉头微皱,眼底闪过一丝迟疑,终是摇头,“我不认识你。”

    战傀面露困惑,“我在陷入沉睡前,发出了只有主人能够收到的求救信息。”

    他神色重新变得坚定,“所以,你就是我的主人。”

    莫语嘴角一抽,“你在此沉睡了多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之前又在什么地方?”

    战傀沉默少顷,干脆摇头,“不知道。”

    “这些你都不知道。”莫语双手一摊,“所以咱们真的不认识。”

    战傀摇头,“我确实忘记了很多事情,但只有主人会来救我。”

    “你救出我,就是主人,这点不会错。”

    莫语脸上一僵,终是忍不住的,露出苦笑。

    这样一个强大存在,无条件认他为主,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但日后,他一旦恢复了记忆呢?只怕转身就会翻脸,暴起出手。

    所以莫语不愿冒险,也是不想,沾染不必要的麻烦。

    但如今看来,想要摆脱掉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张了张嘴,莫语正要说些什么,战傀突然起身,冰冷目光扫向黑暗中。

    “胆敢冒犯主人,都该死!”

    他身影一动,猛地窜出,一把抓住一具骸骨,用力将其四岁。

    吼——

    惊恐尖叫中,一具具骸骨,疯狂逃窜。

    几个呼吸,便全部退去。

    战傀目光阴冷,恭谨道:“请主人下令,让我杀死这些恶灵!”

    莫语心头震动,他目睹了战傀出手过程,兔起鹘落干脆直接,强大的骸骨,在他面前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闻言略一犹豫,缓缓点头。

    战傀得到允许,脚下一踏,地面无数裂纹蔓延中,身影已经射出。

    速度之快,就像是一条,划过夜空的闪电,转眼消失无踪。

    很快,就有强大气息波动,及骸骨的临死尖叫声,隐约传来。

    渐渐远去,最终不可听闻。

    莫语犹豫一下,脚下一动,身影快速掠出,沿着来路前行。

    一块血色沙粒,出现在视线中,他停下捡起,抬头向前看去,嘴角又是一阵抽动。

    只见地面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几块血色沙粒。

    数量之多,密密麻麻难以计算。

    每一块,都代表着,一具强大骸骨的消亡。

    这战傀,究竟是何来历,竟能专门克制骸骨,灭之如杀鸡屠狗!

    莫语吸一口气,眼眸变得明亮。

    有战傀开路,脱困就在眼下。

    至于其他,日后再做考虑就是!

    莫语一动快速前行,不断拾取血色沙粒,送入储物戒中,数量越来越多。

    ……

    唰——

    灵光一闪,莫语自洞中飞出,目光扫过,战傀正恭谨而立。

    “所有来犯骸骨,已被尽数击杀。”他躬身行礼,语态漠然,似乎说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莫语心中已有决定,略微沉默一下,道:“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你的主人。如果你仍执意如此,我可以让你跟随,但你需要记住,日后恢复记忆不要怨我。”

    “战傀之使命,即为守护主人荣光,虽死无憾!”战傀单膝跪下,身体突然爆发灵光,化为一枚黑色指环,套在莫语手指之上。

    看着指环,莫语摇了摇头,“陷入绝境,反得一件强大战傀,这算不算因祸得福?不过,我绝对不会感激。”

    他抬头,神色冷酷,“冷千秋,一剑之仇,莫某必会加倍奉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