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条黑线,隐约出现在视线尽头,呼吸之间便已逼临!

    此刻看的清楚,这赫然是,无尽剧烈翻涌的灰蒙雾气。

    令人心悸的毁灭气息,扑面而来。

    戮天神色坚韧,“开始吧。”

    他闭上双眼,再度睁开,已是一片赤红,如无边血海!

    劫煞心中一叹,闭目睁目,瞬息间气息大变,纯粹黑暗的眼眸,像是吞噬灵魂的深渊。

    两大器灵抬手,向前一点。

    一黑、一血两道灵光,自他们指尖飞出,在半空交汇融合,形成一只獠牙。

    咻——

    獠牙激射而出,悍然刺入灰蒙雾气大潮,将它生生撕开一块豁口。

    下一瞬,獠牙轰然破碎,两大器灵闷哼一声,化为流光没入莫语体内。

    唰——

    莫语眼眸猛地睁开,起身一步上前,魔化第六层直接展开。

    在身体急剧变化时,他抬手向前,狠狠一斩。

    一声惊天剑鸣,莫语头顶之上,璀璨神光爆发,一株古树般青草虚影出现。

    此刻草叶轻摇,就有无数神光爆发,席卷而出,直欲要撕天裂地!

    被两大器灵联手轰开的豁口,再度遭逢重击,终于轰然破碎。

    下一瞬,灰蒙雾气所成大潮,将莫语的身影,彻底淹没!

    “喝!”

    一声低吼,周身强悍力量爆发,将碾压之力生生撑开。

    莫语闷哼一声,心头却微微一松。

    撕裂雾气大潮最为恐怖的碾压,以他的修为,应该能够自保。

    这里,究竟是谁么地方,不仅有着蕴含无穷力量的雾气,更能形成,这般毁天灭地的可怕大潮。

    突然间,一声低吼,在莫语耳边响起。

    他身体一僵,豁然转身,就见一双冰冷眼眸在不远处浮现。

    这是一条大鱼,浑身遍布深青色的石甲,张开大口中尽是锋利獠牙。

    “先天之灵!”戮天虚弱惊呼传来,流露一丝苦涩。

    他没有想到,主人运气这么不好,刚进入其中,就遇到这般可怖存在。

    莫语反应极快,没有任何犹豫,口中低吼,“战傀!”

    嗡——

    他手指上,黑色指环爆发光芒。

    战傀身影出现,一手持枪一手持盾,冰冷淡漠的眼眸,释放着滔天战意。

    “战!”

    他一声低喝,猛地抬起盾牌。

    惊天巨响,激荡力量将翻滚雾气撕开,大鱼倒退回去,甩了甩毫发无损的脑袋,眼中露出恼怒之意,张口发出一声尖叫。

    声音像是无数细针,狠狠刺入,人的灵魂之中。

    莫语只觉得脑袋内部一疼,眼前视线多了几分模糊,心头一凛猛地一咬舌尖,勉强恢复清醒。

    他得到兽神第六种传承,有神秘古树镇压灵魂,尚且不能完全抵御。

    换做寻常修士,只怕这一声尖叫,便足以让他们遭受重创。

    好在战傀没有灵魂,不受尖叫影响,不过他一双眼眸,却是暗淡了许多。

    显然之前的碰撞,让他损耗了许多力量。

    大鱼猛地摆尾,身体如利箭射来,同时张口,喷出一道青色光芒!

    战傀扬手,长枪如同一条闪电,划过空间。

    轰——

    青色光芒碎裂,却并未完全消散,而是化为无数细小的刀片,将战傀一条手臂淹没。

    一阵“噼啪”声后,战傀的手臂,已消失无踪。

    而此时,大鱼也已逼近,尾部狠狠扫在他胸口,将战傀直接砸飞。

    下一瞬,大鱼调转身体,目光死死锁定莫语,显然对血肉生灵更感兴趣。

    它一动就要冲来,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低吼,“战!”

    低沉嘶哑,流露出一股虚弱不堪,但大鱼心底,却蓦地涌出一股不安。

    下意识的,它体外青色石甲,突然爆发出光芒,将它整个身体覆盖。

    战傀缺失一条手臂,胸口被重击后深深凹陷,但他一双眼眸,此刻却爆发出猩红血色。

    一步踏出,身体化为一条赤色惊虹,如同流星般,将大鱼重重轰飞。

    咔嚓——

    咔嚓——

    它体外坚固无比的青色石甲,随着一阵声响,多了无数裂纹。

    而施展过最后一击的战傀,身体化为圆环,回到莫语指上。

    只是上面,已变得裂纹,似乎随时都将破碎,战傀的气息也几近消失。

    吼——

    大鱼咆哮,一双眼眸,刹那间变得赤红!

    它诞生至今,何曾吃过这般大亏。

    战傀气息消散,它就将所有杀意,都转移到莫语身上。

    咻——

    大鱼电射而来,灰蒙雾气大潮,对它没有半点影响,转眼就已逼近。

    莫语嘴角,露出一抹苦涩,没想到数次起伏之后,最终仍是这般结果。

    但很快,他便将这心思压下,眼眸露出偏执疯狂!

    不管是谁,想要杀他,都要付出代价!

    低吼中,莫语一步上前,握拳轰出。

    大鱼眼中,露出一抹嘲弄,随即化为狰狞。

    它像是已经看到,面前这猎物,被它撕成粉碎的下场!

    但就在这时,大鱼身体蓦地一僵,爆射而来的身影,突然间停下。

    它眼中血色快速消退,死死看向莫语,流露出惊疑不定。

    莫语微怔,不知发生何事,但很快眼底便划过一丝凌厉。

    他拳势不止,速度甚至更快几分,狂暴的力量,尽数宣泄而出。

    嘭——

    大鱼翻滚着抛飞,发出恼怒咆哮,眼中又有了充血的迹象。

    但下一瞬,它咆哮声便戛然而止,直勾勾看着莫语头顶上,浮现出的一颗粉红色水晶。

    它呈现水滴状,散发出淡淡光芒,将周边灰蒙雾气驱散,形成一片真空空间。

    一股无形的气息,从中散发。

    大鱼身体一僵,就像是被天敌目光锁定,自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意。

    尖叫一声,它转身就逃,疯狂摇动着尾巴,呼吸间消失在视线尽头。

    莫语抬头,眼眸下意识轻轻眯起,感受着那柔和的光线,就像是一只温柔手掌轻轻抚摸着他的面庞,心中前所未有的安稳宁静。但很快,又有一股悲伤,自灵魂深处涌出,来的突然而又汹涌,让他无法抑制。

    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打湿身上黑袍。

    沉默了一会,莫语抬手,将水晶拿到手心。

    一个温柔、亲切却又无比焦急的声音,直接在他灵魂深处响起,“不要相信任何人……”

    (详见768章,冰封中的白衣女子)

第八百七十九章 棋子    狂暴过后,灰蒙雾气恢复如初,安静流淌甚至散发出一股安静祥和。

    莫语盘膝而坐,低头看着手中水晶,它传递出神念后便彻底沉寂,却仍旧散发着淡淡光晕,将他身影笼罩,无比的温柔,像是无声的叙说。

    “不要相信任何人。”莫语轻声低语,眼中露出淡淡哀伤,“这是在提醒我吗?”

    停顿了一下,戮天声音在灵魂空间响起,“想必主人心中,已有了猜测。”

    莫语略微沉默,“你说说看。”

    “第一件事,先确定水晶对您没有加害之意,但这点从主人的表现,已经得到证实。那么也就是说,水晶中的提醒,没有水分。”戮天声音平静,“提醒主人不要相信的,自然是有手段对您造成严重伤害,甚至危及生命之人,而且他之前,也已露出了破绽。”

    莫语吐出口气,眼中哀伤消退,重新归于平静,“看来你我想的一样,只是为什么?”

    戮天躬身行礼,眼底厉芒一闪,“日后,主人可以亲口问他!”

    莫语缓缓点头,这件事,他会寻找到一个答案。

    转首看向远方,三团缓缓流转的璀璨星云,其中一团稍显暗淡,却给他一股淡淡的亲切。

    这是玄皇,他诞生、生长的地方。

    但如今,却回不去。

    劫煞困惑,“为什么不回去?难道以主人如今的实力,还不能寻找答案。”

    “他最初展露,是天道第一步永生序列修为,与金阳老祖一战,却有天道第二步破灭天尊修为,谁能保证他没有隐藏的更深。”戮天声音流露凝重,“水晶的气息,你我都能清晰感应,绝对来自于某个深不可测的强大存在,如果凭你我实力可以追查,必然不会只给一个提醒。”

    “至少,会明确点名,需要提防之人。”

    江无界,九霄神道老祖,全力庇护莫语之人……永暗星域深处的磅礴神念,玄皇老祖的残念……

    究竟,是单独分离出去的江无界出现问题,还是……

    莫语没有再想下去,只是心头,却不由的涌出一股落寞。

    原本以为,这浩瀚天地间,终归还有他一个亲近之人。

    但如今,却又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莫非他这一生,注定孤家寡人,浮萍无依?

    摇摇头,将所有心念压下,莫语脸上流露坚定,“在没有查明,或拥有绝对自保力量之前,我们不能回归玄皇。”

    他扫过剩余两团璀璨星云,脚下一步迈出,声音平淡,“不知要去哪里,就让命运,给我做出选择吧。”

    莫语前行中的背影,流露出孤寂冷淡,像是一把擎天大剑,要将所有一切谜团,尽数斩开!

    ……

    玄皇,永暗星域。

    轰——

    阴冷的磅礴神念,自星域最深处轰然爆发,像是一道洪流冲击而来,令无数排位震动作响。

    一股暴虐,萦绕周天。

    许久后,当一切平静,一声不解缓缓响起,“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

    ……

    神霄九道。

    帝星。

    江无界猛地睁开双目,精芒爆射,一股碾压天地的强大气息,升腾而起。

    但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周身气息,很快就又如潮水般退去,轻声道:“冰封中的你,居然还能坏我计划,难道是想逼我出手,将你斩杀吗?”

    “可惜,我不会中计,只要你还活着,信息无法传递,就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江无界起身,目光深邃,“短暂挣脱了命运摆布的棋子,本质没有任何变化。”

    “莫语,你逃不掉……”

    ……

    混沌,不知因何诞生,亦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天地万物自此繁衍。

    亿万岁月的演变,混沌中,诞生三大界,即圣魔、阿鼻、玄皇。

    生命的绽放,自此开始璀璨。

    莫语如今,便身处混沌之中,这就可以解释,蕴含着可怕力量的灰蒙雾气,碾碎一切的滔天雾浪,实力恐怖的狰狞大鱼……因为混沌中,蕴含滔天造化,同样有无穷杀机。

    突然间,一股晦涩波动,自遥远之外传来。

    莫语停下身影,淡淡道:“来了。”

    下一瞬,温顺平和的灰蒙雾气,突然间疯狂扭动起来,释放出无尽的暴虐。

    毁灭万物!

    莫语神色平静,没有动用任何力量,就这样身影一动,直接迈入其中。

    以肉身,硬悍雾气肆虐!

    轰——

    轰——

    莫语就像是一颗,坠入怒海中的石子,承受来自四面八方每寸角落的冲击。

    血肉颤抖,不时被撕开裂口,骨骼呻吟,“咔嚓”断裂声清晰可闻。

    但他脸色,却没有半点变化,一丝丝灰蒙雾气顺着周身毛孔,快速融入体内,修复着肉身的损伤。

    每次的破损与修复,都像是一次淬炼,让莫语的身躯,变得更强。

    许久后,当雾气大潮过去,莫语身体摇摇欲坠,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但他一双眼眸,却明亮无比,便似星辰一般。

    虽然此刻,给人一股无比虚弱之感,却有一股凶悍气息,自莫语体内缓缓散发。

    如同沉眠的巨兽,缓缓复苏。

    没有半点耽搁,他盘膝而坐,吸收混沌之力,恢复损伤。

    很快,在混沌之力帮助下,所有损伤一扫而空。

    莫语眼眸豁然睁开,一阵神光闪耀,他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笑容“肉身比较之前,更强了三分,继续。”

    他脚下一动,继续向着选定的星云前行。

    但在这时,莫语脸色微变,一股森然杀机,已将他锁定。

    吼——

    随着一声咆哮,巨大身影在雾气中浮现,它有着一双白色的眼睛,像是可以洞穿灵魂,给人以发自于生命本能中的惊惧。

    此刻锁定而来,冰冷漠然的眼眸,渐渐流露兴奋。

    莫语神色恢复平静,在这混沌中诞生的先天之灵,冲来前的一瞬,手上微闪取出粉红水晶。

    淡淡的光芒,将迷雾驱散,同样像是一把利剑,斩碎了这先天所有的狰狞。

    它巨大身体猛地停下,脸上露出深深的恐惧,随即低吼一声,转身疯狂逃走。

    莫语低头,看着让他心神安宁、温暖的水晶,眼眸变得无比的温和。

    “谢谢。”

    他开口,声音诚挚。

    没有水晶,别说在混沌中修行,只怕莫语唯一能够做的,便是狼狈躲避先天之类的追杀。

    只是,你究竟来自哪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