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狂暴过后,灰蒙雾气恢复如初,安静流淌甚至散发出一股安静祥和。

    莫语盘膝而坐,低头看着手中水晶,它传递出神念后便彻底沉寂,却仍旧散发着淡淡光晕,将他身影笼罩,无比的温柔,像是无声的叙说。

    “不要相信任何人。”莫语轻声低语,眼中露出淡淡哀伤,“这是在提醒我吗?”

    停顿了一下,戮天声音在灵魂空间响起,“想必主人心中,已有了猜测。”

    莫语略微沉默,“你说说看。”

    “第一件事,先确定水晶对您没有加害之意,但这点从主人的表现,已经得到证实。那么也就是说,水晶中的提醒,没有水分。”戮天声音平静,“提醒主人不要相信的,自然是有手段对您造成严重伤害,甚至危及生命之人,而且他之前,也已露出了破绽。”

    莫语吐出口气,眼中哀伤消退,重新归于平静,“看来你我想的一样,只是为什么?”

    戮天躬身行礼,眼底厉芒一闪,“日后,主人可以亲口问他!”

    莫语缓缓点头,这件事,他会寻找到一个答案。

    转首看向远方,三团缓缓流转的璀璨星云,其中一团稍显暗淡,却给他一股淡淡的亲切。

    这是玄皇,他诞生、生长的地方。

    但如今,却回不去。

    劫煞困惑,“为什么不回去?难道以主人如今的实力,还不能寻找答案。”

    “他最初展露,是天道第一步永生序列修为,与金阳老祖一战,却有天道第二步破灭天尊修为,谁能保证他没有隐藏的更深。”戮天声音流露凝重,“水晶的气息,你我都能清晰感应,绝对来自于某个深不可测的强大存在,如果凭你我实力可以追查,必然不会只给一个提醒。”

    “至少,会明确点名,需要提防之人。”

    江无界,九霄神道老祖,全力庇护莫语之人……永暗星域深处的磅礴神念,玄皇老祖的残念……

    究竟,是单独分离出去的江无界出现问题,还是……

    莫语没有再想下去,只是心头,却不由的涌出一股落寞。

    原本以为,这浩瀚天地间,终归还有他一个亲近之人。

    但如今,却又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莫非他这一生,注定孤家寡人,浮萍无依?

    摇摇头,将所有心念压下,莫语脸上流露坚定,“在没有查明,或拥有绝对自保力量之前,我们不能回归玄皇。”

    他扫过剩余两团璀璨星云,脚下一步迈出,声音平淡,“不知要去哪里,就让命运,给我做出选择吧。”

    莫语前行中的背影,流露出孤寂冷淡,像是一把擎天大剑,要将所有一切谜团,尽数斩开!

    ……

    玄皇,永暗星域。

    轰——

    阴冷的磅礴神念,自星域最深处轰然爆发,像是一道洪流冲击而来,令无数排位震动作响。

    一股暴虐,萦绕周天。

    许久后,当一切平静,一声不解缓缓响起,“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

    ……

    神霄九道。

    帝星。

    江无界猛地睁开双目,精芒爆射,一股碾压天地的强大气息,升腾而起。

    但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周身气息,很快就又如潮水般退去,轻声道:“冰封中的你,居然还能坏我计划,难道是想逼我出手,将你斩杀吗?”

    “可惜,我不会中计,只要你还活着,信息无法传递,就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江无界起身,目光深邃,“短暂挣脱了命运摆布的棋子,本质没有任何变化。”

    “莫语,你逃不掉……”

    ……

    混沌,不知因何诞生,亦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天地万物自此繁衍。

    亿万岁月的演变,混沌中,诞生三大界,即圣魔、阿鼻、玄皇。

    生命的绽放,自此开始璀璨。

    莫语如今,便身处混沌之中,这就可以解释,蕴含着可怕力量的灰蒙雾气,碾碎一切的滔天雾浪,实力恐怖的狰狞大鱼……因为混沌中,蕴含滔天造化,同样有无穷杀机。

    突然间,一股晦涩波动,自遥远之外传来。

    莫语停下身影,淡淡道:“来了。”

    下一瞬,温顺平和的灰蒙雾气,突然间疯狂扭动起来,释放出无尽的暴虐。

    毁灭万物!

    莫语神色平静,没有动用任何力量,就这样身影一动,直接迈入其中。

    以肉身,硬悍雾气肆虐!

    轰——

    轰——

    莫语就像是一颗,坠入怒海中的石子,承受来自四面八方每寸角落的冲击。

    血肉颤抖,不时被撕开裂口,骨骼呻吟,“咔嚓”断裂声清晰可闻。

    但他脸色,却没有半点变化,一丝丝灰蒙雾气顺着周身毛孔,快速融入体内,修复着肉身的损伤。

    每次的破损与修复,都像是一次淬炼,让莫语的身躯,变得更强。

    许久后,当雾气大潮过去,莫语身体摇摇欲坠,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但他一双眼眸,却明亮无比,便似星辰一般。

    虽然此刻,给人一股无比虚弱之感,却有一股凶悍气息,自莫语体内缓缓散发。

    如同沉眠的巨兽,缓缓复苏。

    没有半点耽搁,他盘膝而坐,吸收混沌之力,恢复损伤。

    很快,在混沌之力帮助下,所有损伤一扫而空。

    莫语眼眸豁然睁开,一阵神光闪耀,他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笑容“肉身比较之前,更强了三分,继续。”

    他脚下一动,继续向着选定的星云前行。

    但在这时,莫语脸色微变,一股森然杀机,已将他锁定。

    吼——

    随着一声咆哮,巨大身影在雾气中浮现,它有着一双白色的眼睛,像是可以洞穿灵魂,给人以发自于生命本能中的惊惧。

    此刻锁定而来,冰冷漠然的眼眸,渐渐流露兴奋。

    莫语神色恢复平静,在这混沌中诞生的先天之灵,冲来前的一瞬,手上微闪取出粉红水晶。

    淡淡的光芒,将迷雾驱散,同样像是一把利剑,斩碎了这先天所有的狰狞。

    它巨大身体猛地停下,脸上露出深深的恐惧,随即低吼一声,转身疯狂逃走。

    莫语低头,看着让他心神安宁、温暖的水晶,眼眸变得无比的温和。

    “谢谢。”

    他开口,声音诚挚。

    没有水晶,别说在混沌中修行,只怕莫语唯一能够做的,便是狼狈躲避先天之类的追杀。

    只是,你究竟来自哪里?

第八百八十章 夺宝    圣魔,通天塔。

    老者盘膝而坐,眉心白莲散发淡淡精光,气息比较平日从容淡然,多了几分阴冷狠厉。

    “不惜损耗本源,降临至尊投影,果然是大手笔。”

    “这一局,老夫输的心服口服。”

    他抬头,眼眸无比明亮,“但取走三块黑石,同样沾染了所有因果,待日后时机到来,我必出手,让你付出代价。”

    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波动,老者拂袖一挥,空间泛起波纹,呈现出一副画面。

    “道友,是否锁定了那余孽?”

    图影中的祭坛,灭世魔眼缓缓睁开,平淡声音随之传来,“还没有。”

    老者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太满意,但停顿一下,还是没有多言,“我已确定,他离开了荒古之地,虽然不知他以何手段,避开了道友搜寻,想必绝不会持续太久。”

    “放心,他若出现,我即刻出手,将他抹杀。”

    老者闻言心头微松,嘴角露出笑容,“如此,我就静候道友佳音!”

    ……

    阿鼻,地狱最深处。

    冷千秋跪伏在地,一脸愧疚,“弟子无能,请老师责罚!”

    一阵风吹来,卷动他空荡荡的衣袖,持剑之手赫然断去。

    “此事你已尽力,无需自责。”背对身影缓缓开口,声音平静而温和,“下去吧,好好养伤,断掉一条手臂,同样打碎了你心中自负,未尝不是好事。”

    “破茧重生,再度持剑之时,即便只有一手,你同样能惊艳整个阿鼻世界。”

    冷千秋脸上涌出感激,沉声道:“弟子定不辜负老师期望!”

    他深深一拜起身离去,清冷的眼眸,更添了几分冰冷森寒。

    “莫语,希望你我,还有再见之日!”

    嗡——

    虚空中,剑鸣暴起!

    ……

    混沌,莫语迈步前行。

    自进入此处,已有一月之久,入目所及尽是灰蒙混沌之力,枯燥无味。但他脸上,几乎没有半点变化,黑白分明的眼眸,更是明亮如初。

    忍受寂寞,本就是一名修士,最为基本的素养。

    否则,怎能度过漫长生命,在追求力量巅峰的道路上,独自挣扎前行。

    更何况,这一路行走,也是一路修行!

    突然间,一丝波动出现在感应中,莫语眉头微皱,脚步同时停下。

    混沌中,每隔三日左右,会出现一次激荡大潮,席卷无尽区域。

    可上一次出现,是在一日前,怎么又有了爆发的征兆。

    心头不解,莫语目光扫过,很快便发现了不对。

    混沌大潮,爆发凶猛炽烈,自感应到席卷而来,往往只有几息时间。

    这一次,未免太久了。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莫非这波动,不是来自混沌本身?

    心思一动,蜃兽地图被催动起来,此宝可在混沌中探查,灵魂力量损耗却极重。

    所以,不到必须之时,莫语不愿动用。

    神念如潮水般,向四面八方蔓延,根据混沌波动的强弱,很快便寻找到源头。

    三头先天之灵,正疯狂厮杀成团,不远处一团璀璨青光,翻涌着正在凝聚。

    争夺宝物!

    莫语眼眸一亮,心头生出意动。

    混沌中诞生的宝物,品质毋庸置疑,今日遇到了,若是错过实在可惜。

    更何况,他手中还有,针对先天之灵的杀手锏……

    很快,莫语心中便有了决定,脚下一动,身影呼啸前行。

    ……

    轰——

    轰——

    三道虚影,闪电般在虚空交错,每次碰撞,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激荡开的力量,掀起大片混沌雾气,向外疯狂席卷。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痛苦咆哮,一道身影极速暴退。

    这先天之灵,赫然就是之前,莫语遇到的大鱼!

    此刻,它背脊之上,多了一条长长的伤口,血肉外翻着,鲜血如注。

    另外两只先天之灵,同时停下身影,森然目光转来。

    一只青色大鸟,头生紫金冠羽,凌厉的眼眸,晕着腾腾杀机。

    另外一只先天之灵,则是一条通体乌黑长蛇,分叉蛇信不断吞吐,流露嗜血气息。

    下一刻,青色大鸟与乌黑长蛇,同时调转方向,直奔大鱼杀来!

    显然,这两者是想要落井下石,先把它杀死!

    吼——

    一声愤怒咆哮,大鱼眼中露出犹豫,它想要离开,但看着即将成型的青光,却又不舍。

    就是这一点耽搁,已经斩断了它,转身退走的机会。

    青色大鸟与乌黑长蛇,已然逼临。

    三只先天之灵,再度厮杀到一起,只是态势比较之前,变得更加狂暴。

    大鱼受创在前,以一敌二自是吃力无比,身上很快又多了几道伤口。

    它感到一阵不安,开始有些后悔,之前没有果断离去。但很快,大鱼就顾不得思索这些,凶险的局势,让它眼眸渐渐充血,进入了狂暴状态!

    青色大鸟、黑色长蛇一度被逼退,身上也增添了伤口。

    可随着时间流逝,胜利的天平,正不断倾斜!

    突然间,大鱼惨叫中退后,它头顶上,被青色大鸟啄除了一只大洞。

    眼中血色快速消退,露出不甘与无奈。

    它诞生自混沌,只要本源不灭,就不会真的死去。

    可被杀死一次,想要恢复到今日实力,就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如果在这期间遇险,甚至有可能真的死去。

    咻——

    咻——

    青色大鸟、黑色长蛇激射而来,眼中同时流露兴奋。

    吞吃一名同类的身躯,足以帮助他们,极大的提升力量。

    眼看鲜美猎物就要到口,青色大鸟、黑色长蛇身体却蓦地一僵,两者豁然转身,眼中同时流露骇然。

    这个方向,传来一股,让它们心神颤栗的可怕气息!

    看了一眼失去抵抗的大鱼,和不远处的青色神光,两只先天之灵眼露犹豫。

    但当感应到的那股气息,略微停顿直奔此处而来时,恐惧击溃了一切。

    青色大鸟与黑色长蛇同时转身,朝着不同的方向逃窜!

    死里逃生,大鱼心头一松,它压制住严重的伤势,就要离开。

    但在这时,一道平淡声音响起,“我救了你,你就这么走了。”

    与此同时,冰冷的神念,将它锁定。

    大鱼身体一僵,完好之时它当然能进退自如,但现在却绝对逃不掉。

    它转过身来,低吼道:“你想怎样?”

    莫语拿着粉红水晶,伸手一指,“告诉我,这是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