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鱼摇头,“不知道。”

    莫语眉头一皱,多了一丝冷意。

    “它没有说谎。”戮天声音响起,“混沌中诞生之物,不入五行,不在天道,没有任何人能提前知晓。”

    莫语微微点头,对戮天所言,自是相信。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气息波动,陡然间爆发。

    他豁然转身,只见青色璀璨神光,以火山喷涌之势,向外疯狂爆发。

    一座巨大莲台,转眼之间呈现。

    它约十丈大小,精美绝伦,表面神光流转,细细数去,赫然有三十六叶之多。

    “混沌莲台!”戮天低呼,声音震撼。

    大鱼更是长大嘴巴,嘴角一阵抽搐,它们虽然发现了这将要诞生的至宝,却也没有料到,会是这种圣物。可惜,这圣物与它有缘无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被莫语取走。

    一股心痛,让大鱼直想张口大叫一声,是我先找到的!

    莫语眼眸一亮,他不知这混沌莲台,究竟是怎样的宝物,但戮天和大鱼的表现,已足够证明太多的事情。

    这一次,怕是要赚翻了!

    嗡——

    突然间,三十六叶莲台轻轻一颤,一股强大的吞吸力量,顿时爆发。

    卷动周边无穷无尽的混沌雾气,向它疯狂汇聚,发出惊天动地巨响。

    莫语心头一凛,脚下重重一踏,身影向后爆射。

    经过大鱼时,他略一犹豫,还是拂袖将它卷住。

    好在他反应够快,离开一段距离后,仍旧能够感受到,来自身后的强大拉扯。

    如非他已避开中央吸力最强之处,未必能够抵御,现在被莲台现在吸住,显然不是好事。

    大鱼目光微微闪动,露出一丝复杂。

    退到足够安全之地,莫语停下身影,转身看向莲台,神色露出凝重。

    混沌雾气,蕴含着何等强大的力量,他心中十分清楚。

    这三十六叶莲台,竟敢如此肆无忌惮吸收,短短几息,数量已是不可估算。

    显然,这件宝物,比他料想中的,更加强大!

    时间一息息过去,莫语神色平静,眼中笑意却是越来越重。

    好宝贝啊!

    突然间,如千军万马奔腾的雾气,突然间缓慢下来,很快归于平静。

    目光扫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一片区域的混沌雾气,明显稀薄了许多。

    大片雾气,正从外界区域,向此流淌而来。

    虽然很快,这里就能恢复完好,却不能掩盖莲台方才的一番疯狂吞噬。

    抬头看去,莲台外形没有变化,只是表面越发流光溢彩,一股磅礴之势,隐约可感。

    “主人,莲台问世,第一个登临生灵,自动成为其主,任凭轮回三千亦不更改!”戮天低吼,流露一股兴奋,“主人快登上莲台,以免横生意外!”

    莫语眼眸一凝,瞥了一眼大鱼,流露出的冰冷森然,将它眼中跃跃欲动直接浇灭。

    没有任何犹豫,他脚下一踏,身影电射而出,直奔缓缓转动的三十六叶莲台!

    嗡——

    莲台一颤,三十六层神光爆发,如层叠大浪,向外席卷而出。

    莫语神色不变,对此没有意外,混沌莲台这般至宝,岂是轻易可以降服。

    “破!”

    一声低喝,他身影瞬间穿透七层神光,但到了这里,就是目前实力的极限。

    “魔化,开启!”

    轰——

    身体急剧变化时,莫语爆发出气息,以恐怖的速度,疯狂激增!

    他脚下向前迈动,直接闯入至第十五层。

    帝阶修为,叠加六层魔化,莫语实力可媲美天道第一步。

    以永生序列之尊,却只能闯过少半光层。

    他眼中没有失望,反而变得更加明亮,就像是天际星辰,璀璨夺目。

    一声长啸,莫语头顶涌出一团璀璨神光,其中有大鱼海中翻滚,陡然一起化身为鹏,扶摇冲九天。

    他达到巅峰气息,再度激增,第十六、十七、十八三层光层一下突破。

    前行受阻之时,又有一团神光,在莫语头顶出现,苍龙之影翱翔九天!

    第十九、二十、二十一道光层,被强行冲破。

    嗡——

    第三团神光爆发,星域之中,荒兽扬天咆哮。

    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层。

    第四团神光浮现,饕餮张口,吞噬天地万物。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层。

    第五团神光凝聚,古树般的青草,略微摇动,便有滔天剑芒直斩星辰。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层。

    第六团神光出现,虚蒙暗淡之中,呈现一株凭空而生的古树,树冠遮天,根插虚无。

    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层!

    莫语口中重重喘息,他已动用体内可以调动的所有底牌,只差最后三层。

    感受着力量的快速损耗,他抿紧了嘴角,蓦地一声低喝,“给我出来!”

    灵魂空间,六枚闪亮神通符文中,巨兽虚影缓缓浮现,虽然暗淡却自然流露出震慑八荒六合,撑天踏地的恐怖气息。

    吼——

    一声咆哮,莫语爆发气息,在极限之中,再度提升。

    如今的他,天道第二步,也可一战!

    “给我破!”

    莫语脚下重重一踏,最后三道光层,一闪而过!

    唰——

    他落到莲台之上,此物爆发的三十六层神光,突然间快速收回,盘旋周边令莫语身影一片模糊,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强大威严!

    就像是高高在上的至尊君王,一举一动,都可令这天地为之震颤。

    莫语轻抚身下莲台,嘴角微微翘起,很快便化为畅快大笑。

    此宝在手,他登临无上巅峰之路,便更加添了三分可能!

    大造化,果真是大造化!

    远方,大鱼嘴角牵动,心头最后一丝期待落空。

    这家伙,明明是一后天生灵,身上却有着先天之灵的祖灵气息,若非如此,他岂能得到混沌莲台这般圣物的认可。

    但心中羡慕不甘之余,却又不得不承认,刚才莫语一往无前接连突进的背影,所流露出的霸道强势令人敬畏。

    “恭喜主人,得混沌莲台圣物!”戮天声音欢喜,“传闻中,亿万岁月至今,混沌莲台只出两座,一座为佛家大圣释迦牟尼佛所得,一座为先天祖灵金翼赤背蛇伴生之物。”

    “这两者,无一不是三界至尊,主人今得到混沌莲台,他日必可位列其中!”

    莫语心中也是惊喜,却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激动。

    “如今不是多言之时,你我马上离开此处,以免不妥。”

    戮天微怔,眼中露出一丝赞叹,“主人所言甚是!”

    混沌莲台诞生,所造成的声势,必然吸引了无数先天之灵的关注。虽然莫语手持粉红水晶,对先天之灵有着极强的威慑,但难保其中没有格外强横的存在,冒险出手一搏。

    这种激动时刻,还能够清楚的思虑眼下局势,不愧是主人啊!

    莫语抬头,目光穿透莲台神光看向大鱼,肃穆而威严,“你可愿暂时臣服与我?”

    “暂时?”大鱼一怔,心头略微松动。

    它身为先天之灵,自然有其骄傲,要让它甘愿被降服,绝不可能!

    毕竟,哪怕莫语实力再强,他也只是,一个后天生灵而已。

    但如果只是暂时,未必不能考虑。

    莫语察觉到它的犹豫,淡淡开口,“你在混沌中速度较快,送本座离开后,就可恢复自由。否则,为避免本座得到混沌莲台之事泄露,只能杀你灭口。”

    “如何决断,给我你的答案。”

    大鱼闻言脸色一变,最终咬牙道:“好,此事我答应了!你最好言而有信,否则拼得一死,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放心就是。”

    莫语长身而起,不见任何举动,莲台自动淡化消失,显然被他收起。

    “走!”

    他带起大鱼,身影一动,很快消失不见。

    片刻后,一只只巨大的黑影,从四面八方而来,每一个都散发着深不可测的气息。

    像是一个个黑洞、深渊,可以吞没一切。

    “混沌至宝的气息!”

    “只是残留的一些,便让我感到压迫!”

    “是谁夺走了它!”

    “把它找出来!”

    一道道浩瀚神念,在空中激荡对碰。

    仔细探查一番,没有任何收获之后,一只只巨大的黑影,向四面八方快速离去。

    一股席卷整个混沌,所有先天之灵的大潮,渐渐涌起。

    而此刻,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已彻底远离了这一片区域。

    ……

    混沌雾气翻涌,大鱼疾驰前行,它所承受的伤势,在混沌之力的帮助下,彻底恢复。

    这也是先天之灵的恐怖之处,它们本身诞生于混沌,可以完全容纳混沌力量,只要不被马上杀死,就能很快恢复过来。

    而且,先天之灵还有另外一个,让人眼红的天赋。

    那就是分裂本源。

    将部分本源,隐藏在秘密之地,这样一来即便本体被杀死,只要本源不灭,就能住借助重生。

    当然,所有修为都会被剥夺,想要恢复巅峰,只能一步步重新登临。

    但即便如此,这也足以让,所有后天生灵疯狂。

    所以,当莫语发现,得到三十六叶莲台后,他也有可能在日后做到这一点时,脸上的笑容,不由变得更加旺盛。

    “真是一个大造化啊!”莫语喃喃低语,他眉心处,一朵莲花隐现。

第八百八十二章 抵达    混沌莲台,能够被称为圣物,自然有其不凡之处,仅莫语如今发现,便让他欣喜不已。

    首先,混沌莲台吸收了海量混沌之力,莫语可以从中汲取吸收,单是修行速度,就要超过寻常修士百倍。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在他吸收之后,混沌莲台中的混沌之力并没有减少。

    这就只有一个解释,混沌莲台可以自然生出混沌之力!

    如果这点无误,莫语也就有了,源源不断的混沌之力供给,不怕日后混沌之力匮乏。有了源源不断的混沌之力,他当然有信心,将来一日完美蜕变成先天生灵。

    其次,混沌莲台可以帮助莫语,隐约感受到一丝混沌法则!虽然只是极微弱的一点,却已极其惊人!要知道,混沌包含万物,掌握混沌法则,也就掌握了世间万法,一通百通、万通。

    这对莫语日后修行,有着极大的帮助,可以让他以更快的速度,突破境界。

    戮天曾言,传闻天地间混沌莲台只出两座,释迦牟尼佛、金翼赤背蛇能够达到三界至尊的无上境界,除了自身超群资质以外,只怕也少不了混沌莲台这圣物的帮助。

    只是如今,莫语欣喜之余,脸上也有一抹肃然。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我既得到混沌莲台,表明有大气运之余,日后怕也要经受无数磨砺。挺过便可昂然之上,直达巅峰踏临九天,失败则身化飞灰,彻底烟消云灭。”

    他抬头,眼眸明亮中,流露坚定,“我坚信,自己可以一直走下去!”

    听得喃喃低语,大鱼忍不住撇嘴,大话谁不会说,吹这些有什么用?

    但它眼眸深处,却有着化解不开的震动。莫语的敏锐警醒,以及表露出的强大自信,都远远超出了它的预料。

    如果他不横死,或许将来,真能够成就,一片惊天动地的伟业,威震三界!

    ……

    灵魂空间。

    戮天背负双手,眼眸坚定,“主人得到混沌莲台,大运加身或许会有磨砺,但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略一停顿,他抿了抿嘴角,神色越发冷峻,“我们,也应该离开了。”

    劫煞沉吟一下,缓缓点头,“如你所言,有些事情无法逃避,终归要去做,去弄清楚。只是,此事如何告诉主人?”

    “我们已隐瞒主人多时,如今离去,当实情告知。”戮天淡淡开口,“此事,我来开口。”

    ……

    大鱼背部,莫语眼眸缓缓睁开,精芒微闪随即归于平静,却显得格外温润。

    虚空微闪,戮天身影出现,恭谨行礼,“参见主人。”

    看他凝重神色,莫语心头微动,温和道:“你有何事,说吧。”

    “是。”戮天开口,“我与劫煞,想要离开一段时间……”

    他略微停顿,似是在组织语言。

    莫语挥挥手,将它打断,“不需要解释。你们想要离去,自然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我能理解。只是要答应我,离开后一切小心,不能出现意外。”

    戮天一怔,随即深深行礼,面露感动。

    但很快,他便深吸一口气,道:“此事原委,我本也不是太清楚,承蒙主人信任,便等我与戮天将一切理清,再完整回禀……主人保重!”

    灵光闪过,劫煞出现,同样躬身一礼,“主人保重!”

    语落,莫语灵魂空间内的劫煞戮天弓略微一颤,直接出现在混沌中。

    劫煞、戮天同时没入其中,黑血煞气爆发,将混沌雾气撕开,呼啸远去。

    莫语目送他们远去,神色间,流露一丝落寞。

    自从当年,得到劫煞戮天弓后,这是两大器灵,第一次离开。

    不知去往哪里?不知何时归来?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相见。

    但莫语仍旧应允,因为劫煞、戮天不止是宝物器灵,更是他最为亲近者。

    所以,他尊重他们的意愿。

    “一路平安。”

    莫语低语,吐出一口气来,神色归于平静。

    修行到他这般境界,心神坚定,轻易不为外物所动。

    略有波澜,也能转瞬压制。

    抬手,向下一拍。

    “嘭”的一声闷响,大鱼惨叫一声。

    “听够了话,就快点赶路,本座不想因为混沌莲台,落入先天之灵的围杀。”

    大鱼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煞星撕咬成十七八段,可犹豫再三,终是不敢造反。当日莫语收取混沌莲台时,展露出的霸道无匹,已深深烙印在它灵魂深处。

    当下低吼一声,猛地摆尾,身体如利箭般,爆射而出。

    ……

    时日如梭,穿行无声,转瞬便是数年。

    莫语起身,看向近前,那浩瀚无垠的璀璨星云,古井无波的眼眸露出一抹激动。

    终于到了!

    他身下大鱼,更是几乎喜极而泣,庆幸自己马上,就要恢复自由之身。

    这几年,做牛做马,真不是鱼过的日子啊!

    吸一口气,眼眸归于平静,莫语身影一动,落到一旁。

    他目光看来,淡淡道:“我已经到了,按照约定,你即刻恢复自由。”

    大鱼一怔,心头一丝担忧潮水般退去,随即涌出一丝狂喜。

    它虽预料到这点,但真正得到莫语的保证,还是难掩激动。

    看着莫语平静模样,大鱼突然觉得,他也并不是多么讨厌。

    而且这数年时间,因为靠近混沌莲台,它也得到了不少好处。

    但此刻,大鱼仍旧没有多言,一摆尾,转身远去。

    莫语一笑,挥挥手,“保住小命,我可不希望,日后再见之时,你已不是你。”

    大鱼身体一僵,心中涌出一丝感动,对莫语察觉到先天生灵分割本源的奥秘没有惊奇。

    但很快便,这丝感动就变成恼怒,它转首狠狠瞪来一眼,“希望咱们永不再见!”

    “哈哈哈哈!”莫语大笑。

    不待大鱼远去,他转身,一步踏出。

    自然而然,说不出的肆意洒脱。

    不管面前是圣魔界还是阿鼻界,他都来了!

    嗡——

    屏蔽混沌之力,于先天生灵更是牢不可破的界之屏障,对莫语没有任何阻拦。他就像是一颗落入水中的石子,轻易穿透,溅起淡淡涟漪,转瞬即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