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群山绵延古树参天,丛林深处,不时传出一声悠长兽吼,响彻云霄。

    显然此处,是一人迹罕至之地。

    突然间,天空一处猛地妞妞,一道挺拔身影随即出现。

    他一袭黑袍,刀削般的面庞上,满是坚毅。

    此人,正是莫语。

    目光在周边快速扫过,陌生的气息,让他脸上下意识露出一丝提防。

    但很快,便恢复如初。

    莫语的气息突然出现,令此处微微沉寂,不过几息之后,便有一声愤怒咆哮猛地自地面传来。

    “谁敢闯入本王的领地,找死!”暴虐神念中,一道庞大身影爆射而来,生满鳞甲的粗壮前爪,狠狠拍落。

    神王阶。

    莫语精神微微恍惚,许是因为进入荒古之地的缘由,所遇敌手多是帝阶以上层次,面对神王阶就觉得有些诡异。

    不过他身体,已自然做出反应,随意抬手,向前一抓。

    噗——

    一声闷响,鲜血横飞,莫语手掌如同刀锋,没入神王巨兽前爪。

    他没有动用体内力量,单纯的肉身之力,就足以将它撕碎。

    痛苦咆哮中,神王巨兽眼珠猛地瞪大,露出惊恐之色。它再如何愚蠢,也知道今日,招惹到了恐怖的存在,周身杀气潮水般退去,身体瑟瑟颤抖。

    莫语扫来一眼,淡淡道:“这里是何处?”

    “黑山域……”巨兽吞咽着口水,老实答道。

    莫语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今年,是圣魔历哪一年?”

    “圣魔!”巨兽眼珠一瞪,下意识露出敌意,看来目光也多了变化。

    莫语手上一抖,强大力量潮水般席卷,一阵“噼啪”骨骼短碎声后,巨兽眼中光芒快速消散,变成一具尸体坠向大地。

    轰——

    大片山林倒地,巨响惊天。

    莫语神色平静,“阿鼻界。”

    他已确定,自己如今所在。

    “嗯?”眉头蓦地皱紧,莫语抬头,锐利目光似是要将天地洞穿。

    感应中,一股天地规则波动,正向他卷来,目标直指他体内帝阶帝印!

    莫语心中很快反应过来,荒古之地突破帝阶,不受天地法则限制,可一旦离开,就会受到天地法则压制,驱散帝印。

    这对其余修士而言,是不容反抗的结局,但他却并不准备接受。

    一步上前,莫语抬手,握拳轰出!

    速如闪电!

    轰——

    一声巨响,整片苍穹猛地扭曲,像是被天神以大锤重重砸落一般。

    席卷而来的浩荡天地法则,在惊天震鸣之中,轰然崩溃。

    但只是下一瞬,崩溃的天地法则便再度凝聚,声势更为浩大。

    天空阴暗下去,无形之间,洒落强大威压,就像是天地震怒!

    莫语神色不变,对此似乎已有预料,抬手又是一拳,平平轰出。

    巨响宛若雷霆,天地法则力量,再度崩溃!

    这一次,不等它再次凝聚,莫语脚下又是一步,直接闯入法则笼罩范围。

    “帝阶修为,是莫某步步所得,岂能让你取走。”

    平淡声音,夹杂着强大的信念,在天地间回响。

    一股无形之势,悍然破体而出。

    像是一杆长枪,冷厉挺拔,立于天地!

    虚空一片凝滞,许久之后,令人心悸的波动,缓缓散去。

    这表明,天地法则面对莫语,选择了退让。

    又或者说,是承认了,他当之无愧的帝阶修为。

    遥远之外,一座高耸入云大山,隐秘洞府中,盘膝老者猛地睁开双目,瞪大眼眸中,露出惊恐之意。

    嗡——

    无尽天地法则,自虚无中诞生,尽数轰入到他体内。

    咔嚓——

    咔嚓——

    老者能够清楚听到,体内帝印传来的,一道道破裂之声。

    “不!”

    他口中尖叫。

    下一瞬,破裂帝印自行飞出,猛地一颤,化为金色光点消散。

    噗——

    急怒之下,老者张口喷出鲜血,但随着这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的气息,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快速减弱,很快便降落道神王层次。

    “是谁!”

    “是谁夺老夫帝阶修为!”

    “我不甘!我不甘啊!”

    怨毒咆哮,在洞府中回荡。

    天地法则,遵循平衡之道,莫语帝阶保存,自然就有一名帝阶消散。

    他并不清楚这点,可就算知道,也不会感到歉意。

    修行之路,如大道争锋,千军万马独木桥,不进则退。

    如果终归要有人付出代价,自然是别人。

    要怪,只能怪此人运道不济!

    莫语一动,就要快速离去,天地法则变动,怕是引来不少关注。

    初入阿鼻,在未确定日后部署时,他不愿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但就在这时,莫语脸色蓦地一变,一股可怕悸动,在心底深处生出。

    ……

    祭坛上,灭世魔眼突然睁开,金色的竖形瞳仁,流露出冰冷漠然。

    “找到你了。”

    低沉声音,在空间中响起,灭世魔眼微微震颤,一枚枚金色符文,在祭坛上浮现。

    几息后,浓郁金光,自金色独眼中射出,带着让人恐惧的抹灭气息,一闪即逝。

    ……

    莫语猛地抬头,头顶苍穹此刻剧烈扭曲起来,他不知道发生什么,却毫不犹豫爆发出自己最强的修为,并向手臂上护臂,疯狂的注入力量。

    嗡——

    铁甲巨兽虚影出现,比较之前更为凝实,半跪着展开双臂,将莫语护在其中。

    下一瞬,扭曲空间悄然破碎,一道璀璨金光从中爆射而来。

    浩浩汤汤,宛若一条金色长河,气势恢宏!

    但此刻,带给莫语的,却是一股灵魂冻结的寒意。

    只是闪电般的一个眨眼,金光便轰落在铁甲巨兽虚引,它蓦地一颤,直接破碎。

    直面金光,黑发向后翻飞激扬,莫语僵直的身躯,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距离死亡,只一线之差!

    嗡——

    一丝波动,自储物戒中传来,粉红水滴状水晶,突兀出现在面前。

    温和的光晕散发出来,将莫语笼罩,像是一双温柔的手掌,驱散他所有恐惧。

    势不可挡的毁灭金光,被这一层光晕,顽强的抵挡在外。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粉红水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蒸发。

    莫语心头,突然涌出一股莫名的悲伤,就像要失去某个极为重要的东西。

    他胸膛中,就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剧烈跳动的心脏,让血液如岩浆一般,肆意流淌!

    几息后水晶消散,就像它从未出现过一样,那份温和的光晕,从莫语身上消失,让他的内心,再度冰凉。

    残留金光,毫不留情碾压而来,继续自己的使命。

    “给我去死!”

    一声咆哮,莫语抬手,迎向金光重重轰出。

    吼——

    巨兽虚影,在他体外浮现,虽然暗淡却有睥睨天地之势,威严无上!

    轰——

    惊天动地巨响,金光彻底溃散,莫语身体抛飞,口鼻间鲜血狂喷。

    他挣扎着借势飞向远方,同时咬牙降下身影,坠地瞬间眼前一黑,意识彻底陷入昏迷。

第八百八十四章 伤势    宽敞的房间,光线柔和,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味。

    床上,一名男子正在沉睡,坚毅面庞上,有着一丝苍白。

    突然间,他眼眸微微动弹,却又很快停止,几息后确定没有不妥,才缓缓睁开。

    温润明亮,带着几分警惕,在周边扫过一圈,喃喃道:“看来运气不错。”

    这名男子,正是当日昏迷过去的莫语。

    拉开锦被,他从床上坐起,只是简单的动作,身体就传来一阵痛苦。

    莫语皱了皱眉,嘴角露出苦笑,这一次的伤势,真的很重啊!

    只是究竟是谁,对他出手?如非粉红水晶,只怕如今,他已尸骨无存。

    那毁灭金光,隐隐有些熟悉,或许之前曾在哪里见过。

    不等莫语多想,“吱呀”声中,房门被推开,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迈步走入,样貌方正,手中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汁,散发着浓郁药味。

    他一眼看到醒来的莫语,微怔之后,随即露出喜意,“你醒了!”

    莫语心思一转,就已想通此事前后,当下微微一笑,“多谢相救。”他看了一眼青年手中药碗,脸上笑容更多了一抹温和。

    “啊……我虽然不是真正的医师,但配置出的药,还是没有问题的,可以补充你损失的气血。”青年显然会错了意,略显尴尬。

    “我知道。”莫语笑了笑,“在下雨墨,不知如何称呼?”

    青年心头一松,不知为何,他在莫语面前,总是感到束手束脚的紧张,此刻却也没有多想,笑道:“我叫秦明。”

    莫语点点头,“秦明,谢谢你将我带回来,我如今刚刚苏醒,想要检查一下伤势。”

    “哦,好,汤药我留下,明天继续给你送来。”秦明说着,将药碗放下。

    莫语略一犹豫,还是点头,“那就多谢了。”

    他已醒来,这些药汁对他,便没有作用,不过还是承了秦明的好意。

    “你安心养伤,这里是我的独院,平常很少有人来打搅。”秦明言罢,转身退了出去。

    莫语看着他背影,脸上若有所思,但很快便收敛心绪,开始检查自身。

    很快,他眉头便皱紧,露出阴沉之色。

    虽然对此次承受伤势,他已有了估计,但严重程度还是超乎了想象。

    体内所有力量,都处于一种诡异的沉寂状态,就像是冬眠了一样,无法调动半点。

    略一思索,莫语手上一番,几块符文被取出,随手丢在房间角落,将这里气息遮掩。

    摇了摇头,他有些无奈,但体内力量无法调用,也只能勉强应付了。

    好在他之前感应过,周边范围内,并没有任何强大修士,应该不会被察觉。

    下一刻,混沌莲台直接出现在身下,一丝丝混沌之力升腾而起,将莫语周身笼罩。

    三个时辰后,混沌莲台消失,露出莫语身影。

    他脸色已恢复红润,眼眸中,也是神采奕奕,但脸上却有着几分苦笑。

    事情,果然如他预料的麻烦。

    体内力量陷入沉眠,根本无法吸收混沌之力,也就无法打破这僵局。

    莫语如今可以用的,只有自己的神念,和肉身力量。

    “究竟怎么回事?”他皱眉思索,神念在体内一遍遍扫过,待发现灵魂空间,六枚暗淡无比的神通符文后,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脑海。

    最后一击,莫语动用六大神通符文,召唤巨兽虚影击溃残余金光。

    如今六大神通符文全部沉寂,或许这里就是突破口。只要符文恢复,他体内力量,自然就能解封。

    莫语细细推敲,最终确定这猜测,至少有六成可信。

    这已经很高,值得去全力尝试,况且眼下没有其他办法。

    ……

    第二日,秦明准时到来,他看到正坐在桌上思索的莫语,脸上就是一怔。

    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面前之人的严重伤势,只醒来短短一天,居然就恢复如初!

    至少表面上,已看不出他昨日,还是一个重伤昏迷之人。

    秦明心底,突然涌出一丝激动,只凭眼前的发现,他就能确定,自己救回来的,绝对是一个大人物!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激荡心绪,恭谨道:“大人,我给您送药来了。”

    莫语已收回念头,闻言微微一笑,对他隐约猜到的事情没有辩解,只是道:“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慢慢调理,或许要在这,多停留些时日。”

    阿鼻世界,对他而言充满了危急,一旦被人发现或是身份暴露,转眼就会有滔天大劫。

    所以,在肉身没有完全恢复前,还是要尽量小心。

    并且,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谋划一番,如何尽快解封体内力量。

    秦明一喜,莫语所言,等同于承认了他的猜测。

    他本就巴不得如此,自然没有意见,“大人尽可放心,愿意停留多久都可以。”

    犹豫一下,他还是没有多言,将药碗放下之后,转身恭谨退下。

    莫语看着他离去,眼底闪过一丝欣赏,这秦明显然是有所求,在发现他或许有着强大实力后,居然能够压抑着冲动没有开口,倒也算难得。

    毕竟,以他救人的恩情,只要开口,莫语绝对不会拒绝。

    “也罢,总是要在这停留一段时间,日后再给与回报就是。”

    恩怨分明,即便秦明不开口,莫语也不会忽视这个人情。

    ……

    “少爷,您今天看起来很高兴。”独自伺候多年的独耳老仆露出讶色,他已许久没有见过,少爷露出这样兴奋的神色。

    秦明一口喝尽杯子里的凉茶,低声道:“独耳叔,我前几天救回来的那人,很可能是一修炼强者!或许这一次,我能让他帮我,能够重新开始修炼。”

    “啊,原来是这样,恭喜少爷!”独耳老仆脸上欢喜,心中却是叹息,废掉之后再想修行,是何等困难,当年老爷也是不惜代价遍求各方,最后还不是一点点绝望。

    可看着秦明兴奋的模样,他还是将这些话压在了心底,就让少爷先高兴几天吧。

    不过很快,独耳老仆脸上,就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色。

    秦明勉强平复了激动,见状皱了皱眉,道:“独耳叔,你是不是还有事?”

    “呃……没有,老奴这就去准备饭菜。”说着,他转身就走。

    “不对,独耳叔你不要骗我了,我对你还不了解,有什么事就说吧,这些年我什么事没有经历过。”秦明脸上,露出一抹自嘲之色。

    独耳老仆苦笑,其他事情还好,但这一件,他真的担心少爷无法承受。但作为最了解秦明的人之一,他知道自己无法再隐瞒,犹豫一下,小声道:“少爷,今日上街给您买药的时候,我看到轻轻小姐了。”

    “什么!轻轻回来了,她怎么没来告诉我一声?”秦明一脸喜意,眼眸露出温柔,“是了,她一定刚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过来,你快去请她!。”

    说完他一拍脑袋,苦笑道:“我怎么这么糊涂,轻轻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主动登门,独耳叔你马上去准备一份礼物,我今日过去拜访!”

    独耳老仆脸上露出酸涩,“少爷,我……我打听过了,轻轻小姐回来已有半月,今日见面时,是在聚贤湖上和刘家二少爷一起游玩……”

    秦明神色一僵,脸上笑容缓缓散去,许久后才道:“独耳叔,你没问错?”

    “老仆先后打听了三遍,游玩之事,更是亲眼所见。”独耳老仆的意思,已经清楚。

    秦明沉默,半晌后还是摇头,“独耳叔,我不信轻轻也会背叛我。你去备礼……将母亲留给我的那件凤钗也带上,我要去云家一趟。”

    “少爷……”

    “不必多说,去吧。”秦明挥手,声音带着深深的疲倦。

    独耳老仆不再多言,称是后转身离去。

    “轻轻,你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才没有来看我,才会去接触刘家二少,我相信你。”秦明低语,声音温柔,“当年那个巧笑倩兮要我娶她的女孩,怎么会变呢?我不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