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云府,朱门高墙,气派不凡。

    秦明身后跟着独耳老仆,吸一口气露出笑脸,整整衣衫大步上前,“通禀一声,本少要拜见云家主。”

    守府护卫认得他是秦家少爷,对那门亲事也是清楚,自然不敢怠慢。

    “请秦少进门房喝杯茶稍等,小人即刻通禀。”

    “好。”

    秦明带着独耳老仆进了门房,护卫转身飞奔而去。

    茶水不凡香味扑鼻,昭示着近年来,云家不断提升的实力,但此刻秦明却没有半点心思在此,他眼眸温和,脸上不时浮现笑容,完全沉浸在当年的美好回忆之中。

    这几年,轻轻一定变得更漂亮了吧?

    是不是还如当初一样,容易害羞呢?

    独耳老仆微弓着身子,看来了一眼,脸上浮现一丝苦笑。

    希望,是他想多了吧。

    脚步声传来,秦明一喜,放下茶杯起身迎去,只是看清到来的身影,脸上就是微微一僵。

    刘玄通带着淡淡笑容迈入房内,一副从容不迫的姿态,尽显大少风范,目光一扫,道:“秦少果然痴情,知道轻轻妹妹归家,马上就来走访,只是消息未免太不灵通。当然,这也算不了什么,轻轻妹妹有我陪伴足够,礼物我代她收下,秦少请吧。”

    旁侧,白色长裙云轻轻俏脸微露尴尬,但很快便恢复平静,昔日温柔如水的目光此刻一片淡漠,微微敛衽,“秦大哥。”

    仍旧是昔日的称呼,却多了无尽疏远。

    秦明心头一沉,脸上挤出几分笑容,“轻轻,我今日才知道你回家,就来看你。这些礼物,是我为云伯伯和你备下,希望你能喜欢。”

    他抬了抬手,独耳老仆上前双手奉上。

    “谢谢秦大哥,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云轻轻摇头,心中一叹。

    如果,秦明还是当年,那个千年罕见的修行天才,或许两人如今早已结合。但造化弄人,让他被人废去,成为一个废物,两人便注定再无交集。

    这次回来,既然已经做好了断的决定,又怎能再让两人增加牵扯。

    秦明笑容僵住,但他还未开口,刘玄通转身一笑,“轻轻妹妹,秦少一片好心,你岂能拒人于千里之外,这礼物还是收下吧。”

    “这……”云轻轻咬了咬嘴唇,“那就听刘大哥的,秦大哥,礼物我收下了。”

    秦明心头愈发酸涩,他吸一口气,压住激荡的心绪,拱手道:“如此,我就不打搅了,告辞。”

    “等等。”刘玄通笑着开口,“让我先看看,堂堂秦家大少,当年紫城第一修炼天才,送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他随手一扒拉,独耳老仆手中的礼物,直接落了一地。

    “啊,真是对不住,一不小心就给弄掉了。”刘玄通随口说着,目光一扫,落到一只掉落的竹簪上面,嘴角露出讥诮,“我说,堂堂秦家大少,也曾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怎么会送这么低贱的东西。”

    他一脚踩了上去,略微碾动,竹簪碎成一片。

    秦明一怔,眼睛突然变红,“刘玄通,你给我去死!”

    他身影猛地扑出,气势凶恶。

    刘玄通被吓了一跳,脸色随即阴沉下去,一脚将他踹飞出去,“敢跟本少动手,不知死活!”

    噗——

    一口鲜血喷出,秦明整个人,被踹出门外,倒在地上挣扎着难以起身。

    云轻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开口道:“刘大哥,算了。这竹簪是亲大哥母亲留下的遗物,难怪他会失态,不是有意冒犯。”

    说完,她转身道:“独耳叔,带秦大哥回去吧,顺便麻烦你带回消息,三日后我父亲会亲自登门,与秦家解除我们两人之间的婚约。”

    “轻轻!”秦明听闻此言,惊怒下张口喷出大片鲜血,直接昏死过去。

    独耳老仆大惊失色,顾不得多言,抱起他狂奔离去。

    ……

    秦家。

    家主秦战一脸阴沉,秦明虽然成为废人,但终归是他亲生儿子,被人重伤昏迷生死未卜,他心头自然恼怒。可面对云家及态度暧昧的刘家,他只能将这份恼怒,暂且压在心底。

    “秦明的伤势怎么样?”

    “回禀家主,三少爷修为被废掉以后,身体虚弱不堪进补,这次受伤不轻又被怒火攻心,导致情形不容乐观。”家族医手一脸无奈之色,“更关键的是,三少爷不肯配合治疗,老夫有心帮他调整伤势也是无法。”

    “哼!没用的东西,不过是一个女人,居然寻死腻活,到底是不是我的种!”秦战气的身体颤抖,“你再去一趟,就算是灌,也要把药给我灌到他嘴里面去!”

    “是。”家族医手转身匆匆离去,暗叹一声,老爷终归还是顾念亲情。

    待他离开,下方一中年男子沉声道:“大哥,云家已经放出风声,三日后来我秦家退婚,您看此事如何应对?”

    其余几名秦家族人闻言,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还有什么好说的?当年见秦明资质千年不遇,就巴巴的上门结亲,如今出现了变故,就想直接甩掉,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要我看,直接让秦明在云家没有上门前,一纸休书休了云轻轻,狠狠给云家一个耳光!”开口之人名叫秦猛,性格耿直火爆。

    “不可!云家近年来不断壮大,实力已不弱于我秦家。再加上与刘家走近,若与之发生冲突,情形于我秦家不利。”令外一人摇头开口。

    “那要如何?难道眼睁睁的等着,被人欺上门来?”

    “这……此事总是要从长计议,不能一时冲动啊!”

    ……

    秦战扫过下方争议的族人,眉头一皱,沉声道:“都闭嘴,这件事本家主自有决断,你们都下去吧。”

    他修为高深,已达到神阶,在秦家威严极重,说一不二。

    其余等人,闻言纷纷住口,行礼后转身退去。

    ……

    房中,秦明躺在床上,嘴角还有被灌服药汁的残留,此刻空洞的眼珠看着房顶,死寂没有半点光彩。

    哀莫大于心死,或许便是如此。

    “吱呀”声中,房门被推开,一道身影迈步走入。

    扫来一眼,他眉头微不可查一皱,淡淡道:“这点波折,就将你彻底打倒了?”

    秦明身体一动,缓缓扭头,看清莫语身影,空洞眼珠突然爆发出一丝绝望中的光彩。

    “大人,求您帮我!”

    莫语点头,“好。”他走近床边,声线平缓而出,“三日后,我会让云家知道,他们做了一个怎样的错误!”

    ####

    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折腾中,断更向大家致歉……

第八百八十六章 悔婚    “独耳,秦明怎样了?”秦战缓缓开口,一脸冷漠却遮掩不住,眼底一丝关切。

    独耳老仆神色微僵,“少爷……少爷他……”

    老爷主动关心,这本是大好事,可怎么说呢?难道要跟老爷说,少爷这两日,一直都在接受被他救回来那人的治疗,想要狠狠落一次云家的脸面……这,根本就不现实啊,搞不好会让老爷更生气。

    秦战眉头一皱,顿时有些理解错了,怒哼一声,“没志气的东西,待我亲自去看看!”

    说着,大步前行。

    独耳老仆苦笑一声,急忙跟上,“老爷我给您开门。”一边向房内招呼,“少爷,老爷来看你了。”

    床上,秦明眼眸睁开,一片平静看来,“父亲,您来了。”

    见他还能开口,秦战心头微松,随即又是一阵怒火涌动,“你不配合家族医手治疗,想死还是残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就让你寻死腻活!”

    他越说越气,一脸失望之色,要知道当年秦明,可是他最大的骄傲,一挥手沉声道:“我问你,明日云家就来退婚,你是抢先一步发难主动休了云轻轻,还是等着被人羞辱上门来?”

    秦明微怔,看着一脸怒容的父亲,心头流过几分暖意。他看的出来,父亲动怒,却依旧给了自己讨还的机会,只要他开口,秦明相信父亲一定会替他,承受此事带来的所有压力。

    休掉云轻轻吗?

    秦明摇了摇头,“父亲,不用了,我不想给家族带来麻烦。”

    秦战一怔,沉默了许久,直接起身离去。

    “少爷,老爷明显有为你出头的意思,您怎么不把握机会,我看老爷很失望。”独耳老仆苦笑着开口。

    秦明微微一笑,“独耳叔,我丢掉的脸面,会自己取回来,而不是靠父亲。”

    他闭上眼,“你下去吧,明日云家到来前,不要再来打搅。”

    独耳老仆行礼,无奈退下。

    ……

    转眼,第三日。

    太阳跃出云层,赤红光芒洒落大地,云府外两座巨大石狮上的露珠,泛着美丽光晕,越发衬托的气势不俗。

    轰隆——

    云府大门开启,家主云圣天为首,带着云轻轻及一众云家强者鱼贯而出。

    早有仆从,准备好了车驾,安静等待在府前长街上。

    这一幕,顿时吸引来,周边无数目光。

    “云、秦两家解除婚约,原来是真的!”一名修士震惊开口。

    另外一人接口,“当然,云家小姐云轻轻资质不俗,传闻拜入一方大教,前途无量,岂会嫁给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这婚事,早晚要毁。”

    “可云家怎么敢公然悔婚,岂非是打秦家的脸,这可是咱们紫城第一世家!”

    “云家家主突破神阶后期,家族强者也是层出不绝,这几年实力大涨,比较秦家已是半点不弱。”说话修士一脸神秘,压低声音道:“更何况,传闻云、秦两家解除婚约后,将与刘家结亲,两家彼此呼应,自然不必畏惧秦家。”

    “我也听到这消息,只是不敢相信。难怪秦家这三日,没有半点动静,怕是要吃下这大亏了。”

    “是啊!云、刘两家联手,即便秦家,也只能隐忍!”

    就在这时,又有一支车队,从长街尽头而来。车驾华丽,拉车的异兽,更是神骏非凡,一名名奔跑着的护卫,也是龙精虎猛,气息强横!

    “是刘家的人!”

    很快,车队停在云家队伍后方,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而出,拱手笑道:“云兄,今日刘某不请自来,还望不要见怪。况且此事,涉及你我两家,刘某自当出一份力,免得云兄难做。”

    此人,正是刘家家主,刘元纯。

    “哈哈,刘兄说笑了,你能来,云某自然高兴。”云圣天一挥手,“上车,我们一踏秦府!”

    “好!”刘元纯畅快大笑。

    这些年,秦家霸占自称第一世家名头,各方面都压制他们一筹,也是时候让出位置来了。

    ……

    “老爷,刘家突然高调插手,与云家车队一起,马上就要到了!”一名秦家修士焦急开口。

    大殿中,秦家修士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去,但心底却又有一丝惊慌。

    云、刘两家联手,实力已远超过秦家,这可如何是好?

    秦战一脸冷漠,目光在下方扫过,寒声道:“慌什么?老夫还没死,秦家就倒不了!”

    他大手一挥,“召集所有秦家强者,通知后院供奉,齐聚迎客主殿,老夫倒要看看,他们能掀起什么风浪!”

    他一开口,众人心头顿时大定,急忙称是纷纷转身离去,去安排一应事务。

    片刻后,当一切大致完成,守门护卫传来消息,云、刘两家车队已到,求见族长。

    秦战眼眸虚眯,闪过一丝凌厉,淡淡道:“让他们进来!”

    很快,云圣天、刘元纯两人为首,带领两家强者大步而来,虽然两方修士神色平静,却自然释放出一股强大压迫,给人黑云摧城之感!

    殿中秦家修士,及几名供奉,脸色顿时一肃。

    云圣天目光一扫,见秦家强者如云,心头就是一凛,第一世家的名头倒也并非妄言,当下收了三分轻视,拱手道:“见过秦家主!”

    秦战微微点头,“云家主,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云圣天微怔,随即暗骂一声老狐狸,他有意散出消息,他居然装作不知。

    当年亲事,是云家主动,如果要悔婚,自然站不住理字,怕是要付出些代价。

    一边咒骂着,他脸上却露出一丝歉意,道:“此事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小女轻轻,当年和秦明结亲,我对此也是乐见其成。可不料轻轻被大教强者看中收为弟子,要她跟随左右勤苦修行,不得分心他物。云某未免耽搁了秦明,所以希望秦家主能够同意,解除两人间的婚约。”

    虽然早已知晓,云家此来的目的,但听闻之后,秦家众人脸色还是变得更加难看。

    气氛陡然凝重,双方修士目光交错,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迹象。

    秦战神色却是不变,点了点头,“好,此事秦某答应了。”

    云圣天一怔,明显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容易说话,甚至没有提出半点条件,难道真的怕了云、刘两家联手?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露出一脸笑容,“秦家主深明大义,如此,小女轻轻与秦明的婚约,就此作罢!”

    坐实了此事,他心头像是落了一块石头,无比的放松。

    秦战却未再看他,目光陡然一转,落到刘春元身上,眯起眼眸跳跃着危险的光芒。

    “秦、云两家退婚,是两家私事,刘家主此来何意?”

    他猛地一拍身下座椅,狂暴力量瞬间将其绞碎,声线低沉如擂动大鼓,“莫非,是来我秦家炫耀,日前刘玄通重伤我儿秦明之事?你们,未免太过分了!”

    云圣天脸色一僵,有些明白过来,秦战今日为何这么好说话。

    这是在堵他的嘴!

    云、秦退婚一事,他干脆答应,让云家承了他的人情。

    如今暴起向刘家发难,理由又是秦明受伤一事,完全站在道义之上。

    若云家再要插手,就有些太过了,可若是不管不顾,刘家必然生出怨怼。

    这随手一拨,就是一条毒计,秦战这老家伙,果然还如当年一样阴险!

    刘元纯面皮轻轻抖动,但很快就冷笑一声,“小儿刘玄通与云家轻轻小姐有幸,全部拜在大教门下,更被指定为双修道侣,只等与秦家解除婚约后,就与我刘家结亲。如此,今日之事涉及我刘家,刘某来此有何不妥?”

    “至于小儿打伤秦明一事,确实是他一时冲动,玄通,出来向秦家主道歉。”

    “是,父亲!”刘玄通闪身而出,不卑不亢行礼,“小侄一时失手打伤秦明兄弟,这几日心中甚是不安,还请秦伯伯原谅。”

    他这番表现可圈可点,甚是诚恳。

    云圣天眼眸一转,笑道:“秦兄,都是小辈们的事情,玄通既然已经认错,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哼!云家与我秦家已不是亲家,此事就不牢云家主费心了!”秦战冷冷一笑,“我儿即便成了废人,也是我秦家嫡系血脉,若不能讨回公道,岂非让世人耻笑!”

    他身上衣袍无风自动,强大威压铺天盖地爆发。

    刘元纯伸手将刘玄通拉到身后,脸色阴沉,“秦战!你还看不清形势,与我刘家作对,就是与刘、云两家为敌,怕你秦家承受不起这后果!”

    云圣天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毕竟是城府深沉,很快便收敛干净,淡淡道:“秦兄,不要让我为难。”

    局势,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父亲,此事由我而起,便由我自己解决,请您不要插手。”

    秦明身影,稳步跨入大殿,平静的面庞,一如当年般蕴着强大自信。

    云轻轻俏脸流露错愕,几乎看到了,当年那让她完全倾心的少年。

    这样的自信,似乎所有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但很快,云轻轻便摇了摇头,将心中一丝波澜压下,秦明已经成了废人,怎么可能再回复当年的风采?逝去的一切,终归不可挽回啊!

    想到这里,她上前一步,淡淡道:“秦大哥,你来的正好,劝秦伯伯放下此事吧,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给秦家招惹祸事。”

    秦明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但转瞬就恢复平静,淡淡道:“如何处置,是秦某之事,不牢云小姐关心。”

    云轻轻一怔,没料到他竟以如此淡漠的语气,和她说话。

    是了,他一定是心中不甘,才故意表现的如此,实在是幼稚。

    这世界,实力决定一切,没有力量却一味强硬,只能自讨苦吃!

    云轻轻心头,对秦明不觉多了几分失望,原本一丝歉然,也随之消散,一脸淡漠开口,“既然秦大哥不听劝,那就悉听尊便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