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独耳,秦明怎样了?”秦战缓缓开口,一脸冷漠却遮掩不住,眼底一丝关切。

    独耳老仆神色微僵,“少爷……少爷他……”

    老爷主动关心,这本是大好事,可怎么说呢?难道要跟老爷说,少爷这两日,一直都在接受被他救回来那人的治疗,想要狠狠落一次云家的脸面……这,根本就不现实啊,搞不好会让老爷更生气。

    秦战眉头一皱,顿时有些理解错了,怒哼一声,“没志气的东西,待我亲自去看看!”

    说着,大步前行。

    独耳老仆苦笑一声,急忙跟上,“老爷我给您开门。”一边向房内招呼,“少爷,老爷来看你了。”

    床上,秦明眼眸睁开,一片平静看来,“父亲,您来了。”

    见他还能开口,秦战心头微松,随即又是一阵怒火涌动,“你不配合家族医手治疗,想死还是残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就让你寻死腻活!”

    他越说越气,一脸失望之色,要知道当年秦明,可是他最大的骄傲,一挥手沉声道:“我问你,明日云家就来退婚,你是抢先一步发难主动休了云轻轻,还是等着被人羞辱上门来?”

    秦明微怔,看着一脸怒容的父亲,心头流过几分暖意。他看的出来,父亲动怒,却依旧给了自己讨还的机会,只要他开口,秦明相信父亲一定会替他,承受此事带来的所有压力。

    休掉云轻轻吗?

    秦明摇了摇头,“父亲,不用了,我不想给家族带来麻烦。”

    秦战一怔,沉默了许久,直接起身离去。

    “少爷,老爷明显有为你出头的意思,您怎么不把握机会,我看老爷很失望。”独耳老仆苦笑着开口。

    秦明微微一笑,“独耳叔,我丢掉的脸面,会自己取回来,而不是靠父亲。”

    他闭上眼,“你下去吧,明日云家到来前,不要再来打搅。”

    独耳老仆行礼,无奈退下。

    ……

    转眼,第三日。

    太阳跃出云层,赤红光芒洒落大地,云府外两座巨大石狮上的露珠,泛着美丽光晕,越发衬托的气势不俗。

    轰隆——

    云府大门开启,家主云圣天为首,带着云轻轻及一众云家强者鱼贯而出。

    早有仆从,准备好了车驾,安静等待在府前长街上。

    这一幕,顿时吸引来,周边无数目光。

    “云、秦两家解除婚约,原来是真的!”一名修士震惊开口。

    另外一人接口,“当然,云家小姐云轻轻资质不俗,传闻拜入一方大教,前途无量,岂会嫁给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这婚事,早晚要毁。”

    “可云家怎么敢公然悔婚,岂非是打秦家的脸,这可是咱们紫城第一世家!”

    “云家家主突破神阶后期,家族强者也是层出不绝,这几年实力大涨,比较秦家已是半点不弱。”说话修士一脸神秘,压低声音道:“更何况,传闻云、秦两家解除婚约后,将与刘家结亲,两家彼此呼应,自然不必畏惧秦家。”

    “我也听到这消息,只是不敢相信。难怪秦家这三日,没有半点动静,怕是要吃下这大亏了。”

    “是啊!云、刘两家联手,即便秦家,也只能隐忍!”

    就在这时,又有一支车队,从长街尽头而来。车驾华丽,拉车的异兽,更是神骏非凡,一名名奔跑着的护卫,也是龙精虎猛,气息强横!

    “是刘家的人!”

    很快,车队停在云家队伍后方,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而出,拱手笑道:“云兄,今日刘某不请自来,还望不要见怪。况且此事,涉及你我两家,刘某自当出一份力,免得云兄难做。”

    此人,正是刘家家主,刘元纯。

    “哈哈,刘兄说笑了,你能来,云某自然高兴。”云圣天一挥手,“上车,我们一踏秦府!”

    “好!”刘元纯畅快大笑。

    这些年,秦家霸占自称第一世家名头,各方面都压制他们一筹,也是时候让出位置来了。

    ……

    “老爷,刘家突然高调插手,与云家车队一起,马上就要到了!”一名秦家修士焦急开口。

    大殿中,秦家修士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去,但心底却又有一丝惊慌。

    云、刘两家联手,实力已远超过秦家,这可如何是好?

    秦战一脸冷漠,目光在下方扫过,寒声道:“慌什么?老夫还没死,秦家就倒不了!”

    他大手一挥,“召集所有秦家强者,通知后院供奉,齐聚迎客主殿,老夫倒要看看,他们能掀起什么风浪!”

    他一开口,众人心头顿时大定,急忙称是纷纷转身离去,去安排一应事务。

    片刻后,当一切大致完成,守门护卫传来消息,云、刘两家车队已到,求见族长。

    秦战眼眸虚眯,闪过一丝凌厉,淡淡道:“让他们进来!”

    很快,云圣天、刘元纯两人为首,带领两家强者大步而来,虽然两方修士神色平静,却自然释放出一股强大压迫,给人黑云摧城之感!

    殿中秦家修士,及几名供奉,脸色顿时一肃。

    云圣天目光一扫,见秦家强者如云,心头就是一凛,第一世家的名头倒也并非妄言,当下收了三分轻视,拱手道:“见过秦家主!”

    秦战微微点头,“云家主,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云圣天微怔,随即暗骂一声老狐狸,他有意散出消息,他居然装作不知。

    当年亲事,是云家主动,如果要悔婚,自然站不住理字,怕是要付出些代价。

    一边咒骂着,他脸上却露出一丝歉意,道:“此事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小女轻轻,当年和秦明结亲,我对此也是乐见其成。可不料轻轻被大教强者看中收为弟子,要她跟随左右勤苦修行,不得分心他物。云某未免耽搁了秦明,所以希望秦家主能够同意,解除两人间的婚约。”

    虽然早已知晓,云家此来的目的,但听闻之后,秦家众人脸色还是变得更加难看。

    气氛陡然凝重,双方修士目光交错,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迹象。

    秦战神色却是不变,点了点头,“好,此事秦某答应了。”

    云圣天一怔,明显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容易说话,甚至没有提出半点条件,难道真的怕了云、刘两家联手?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露出一脸笑容,“秦家主深明大义,如此,小女轻轻与秦明的婚约,就此作罢!”

    坐实了此事,他心头像是落了一块石头,无比的放松。

    秦战却未再看他,目光陡然一转,落到刘春元身上,眯起眼眸跳跃着危险的光芒。

    “秦、云两家退婚,是两家私事,刘家主此来何意?”

    他猛地一拍身下座椅,狂暴力量瞬间将其绞碎,声线低沉如擂动大鼓,“莫非,是来我秦家炫耀,日前刘玄通重伤我儿秦明之事?你们,未免太过分了!”

    云圣天脸色一僵,有些明白过来,秦战今日为何这么好说话。

    这是在堵他的嘴!

    云、秦退婚一事,他干脆答应,让云家承了他的人情。

    如今暴起向刘家发难,理由又是秦明受伤一事,完全站在道义之上。

    若云家再要插手,就有些太过了,可若是不管不顾,刘家必然生出怨怼。

    这随手一拨,就是一条毒计,秦战这老家伙,果然还如当年一样阴险!

    刘元纯面皮轻轻抖动,但很快就冷笑一声,“小儿刘玄通与云家轻轻小姐有幸,全部拜在大教门下,更被指定为双修道侣,只等与秦家解除婚约后,就与我刘家结亲。如此,今日之事涉及我刘家,刘某来此有何不妥?”

    “至于小儿打伤秦明一事,确实是他一时冲动,玄通,出来向秦家主道歉。”

    “是,父亲!”刘玄通闪身而出,不卑不亢行礼,“小侄一时失手打伤秦明兄弟,这几日心中甚是不安,还请秦伯伯原谅。”

    他这番表现可圈可点,甚是诚恳。

    云圣天眼眸一转,笑道:“秦兄,都是小辈们的事情,玄通既然已经认错,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哼!云家与我秦家已不是亲家,此事就不牢云家主费心了!”秦战冷冷一笑,“我儿即便成了废人,也是我秦家嫡系血脉,若不能讨回公道,岂非让世人耻笑!”

    他身上衣袍无风自动,强大威压铺天盖地爆发。

    刘元纯伸手将刘玄通拉到身后,脸色阴沉,“秦战!你还看不清形势,与我刘家作对,就是与刘、云两家为敌,怕你秦家承受不起这后果!”

    云圣天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毕竟是城府深沉,很快便收敛干净,淡淡道:“秦兄,不要让我为难。”

    局势,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父亲,此事由我而起,便由我自己解决,请您不要插手。”

    秦明身影,稳步跨入大殿,平静的面庞,一如当年般蕴着强大自信。

    云轻轻俏脸流露错愕,几乎看到了,当年那让她完全倾心的少年。

    这样的自信,似乎所有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但很快,云轻轻便摇了摇头,将心中一丝波澜压下,秦明已经成了废人,怎么可能再回复当年的风采?逝去的一切,终归不可挽回啊!

    想到这里,她上前一步,淡淡道:“秦大哥,你来的正好,劝秦伯伯放下此事吧,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给秦家招惹祸事。”

    秦明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但转瞬就恢复平静,淡淡道:“如何处置,是秦某之事,不牢云小姐关心。”

    云轻轻一怔,没料到他竟以如此淡漠的语气,和她说话。

    是了,他一定是心中不甘,才故意表现的如此,实在是幼稚。

    这世界,实力决定一切,没有力量却一味强硬,只能自讨苦吃!

    云轻轻心头,对秦明不觉多了几分失望,原本一丝歉然,也随之消散,一脸淡漠开口,“既然秦大哥不听劝,那就悉听尊便吧。”

第八百八十七章 大教长老    秦明淡淡一笑,看着面前熟悉的女子,道“好。”

    语落干脆转身,不再多看她一眼。

    这三日,历经起伏,等同于涅槃,他想通了许多事情。

    “刘玄通,当日你出手伤我,今天秦明亲手向你讨还。你我一战,无论结果,恩怨两消!”

    刘玄通一怔,眼底随即涌出喜意,“秦少此言当真?”

    “自然。”秦明点头。

    “胡闹!”秦战突然低喝,“秦明,你搞什么?”

    秦明转身,一脸恭谨,“父亲,请您相信儿子,此事我会处理好。”

    “秦兄,都是小一辈的事情,他们既然决定了,你我就不要插手了。”云圣天微微一笑,“否则的话,你我三家大动干戈,对谁都不好。”

    秦战冷冷撇来一眼,真要一战,他也无惧。但看着秦明认真的神色,他犹豫一下,还是缓缓点头,“不管结果怎样,敢作敢当,不愧是我秦家的血脉!秦明,你放心就是,如果有人胆敢对你下手,为父不惜代价,也会为你报仇。”

    刘元纯神色微变,皱着眉头向刘玄通打过眼色。

    刘玄通轻轻点头,眼中露出几分不甘,但很快就被压下。就算此次不能下重手,他也要趁这机会,狠狠羞辱秦明,一个废物也敢向他挑战!

    找死!

    转过念头,刘玄通面露笑容,迈步走来,“秦少放心,我一定手下留情。”待靠近后,他嘴唇微动,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秦明,今日我一定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

    秦明眼中厉色微闪,终生难忘的记忆吗?

    也好!

    两人分开,刘玄通故作大方,拱手笑道:“秦少先请!”

    对他而言,一个废物而已,早出手晚出手都是一样。

    秦明点头,“好!”脚下一踏,“嘭”的一声,地面直接炸裂,无数裂纹蛛网般蔓延。他身体化为虚影扑出,与空气碰撞,竟发出刺耳爆空音。

    刘玄通霍然色变,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下山猛虎盯住,强大的气势压迫,让他心头多了三分怯意。

    仓促抬手抵挡,尚未来得及完全发力,他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小山撞上,胸口一闷张口喷出鲜血,身体向后抛飞。

    不可能,秦明这废物,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刘玄通心头尖叫。

    秦明低哼一声,身体略微停顿,但下一瞬便以更快的速度,爆射而出。

    一闪下,他已追上刘玄通,抬手又是一拳,让他人在半空中时,抛向更远。

    噗——

    大口鲜血喷出,刘玄通瞪大眼珠,露出不甘怨恨。

    他无法相信,自己今日,竟被这秦家的废物,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天大的耻辱!

    “刘玄通,当日伤我之仇,今日加倍奉还!”低吼如雷,秦明似是要将这些年,所有的郁结之气全部宣泄出来,他身体高高跃起,如山般向下砸落。

    兔起鹘落,一切发生在几息之间。

    刘玄通被打的重伤吐血,几乎照面即败,事情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住手!”一声怒啸,刘元纯神色扭曲,“小东西好狠毒的心肠,给我滚!”

    他抬手向前狠狠一抓。

    “刘元纯!敢对我儿子出手,你找死!”爆喝中,秦战一拳轰出。

    嘭——

    虚空巨响,两大神阶交手,令空间一片扭曲中,浮现无数道裂纹。

    而此刻,秦明身影,已经重重落到刘玄通身上。

    “啊!”

    随着一声惨嚎的,是那清楚的骨骼短碎声,刘玄通胸膛微微凹陷,七窍溢血。

    “这记忆,你可能铭记终生?”低喝罢,秦明身影一动,向后爆退。

    “通儿!”刘元纯将他抱到怀中,看着他惨白的面庞,眼底涌出暴虐杀机,“秦战,交出这个小畜生,他敢残害我儿,我定要将他扒皮抽筋!”

    秦战心头震惊,继而变成狂喜,他根本不知道,秦明何时有了这般强横的肉身修为。

    此刻闻言,脸色蓦地阴沉下去,森然道:“威胁老夫,你们刘家还没有这个资格!”

    “哼!刘家没有这个资格,老夫有没有?”阴冷声音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现,看去约四十余岁模样,一袭紫色长袍,“伤我大教弟子,其罪当死!”

    见到来者,刘元纯神色一喜,“邱长老,请为我儿做主!”

    大教长老!

    秦战脸色一变,他虽然听闻,刘玄通、云轻轻两人,都被一方大教招入门下,却没有料到,两人身边竟会有强者守护。

    如此来,事情麻烦了!

    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秦明,秦战深吸口气,不论如何他都要保住儿子。

    “秦战,参见邱长老!今日事出有因,乃刘玄通日前打伤我儿在先,还请长老……”

    他话声未落,就被直接打断,邱长老神色阴沉,眼中尽是恼怒之色,“老夫不问缘由,伤我大教弟子,罪不容赦!秦家即刻交人,可免满门之罪,否则今日,老夫便将此处夷为平地!”

    云轻轻小嘴微张,俏脸满是震动。

    秦明他……他竟有此实力……

    可三日前,他为何表现的不堪一击,被刘玄通随手重伤。

    难道他是故意如此,好在今日,狠狠扇她和云家一个耳光。

    一定是这样,秦明怎么能这样,如果他及早跟自己说明实力恢复一事,云家岂会来悔婚!

    云轻轻心头,突然涌出一丝怨恨,她只看到了表面这些,却忽略了自己的所为。此刻看着邱长老现身,此女胸口感到一阵畅快,让你再嚣张,今日就要大祸临头!

    微微摇头,她故意面露惋惜,淡淡道:“秦大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已提醒过你,你却执迷不悟,邱长老乃神将阶强者,你秦家谁人可挡?唉,你好自为之吧。”

    秦明突然冷冷一笑,目光锐利似是能看透她的心思,“不劳费心,即便大教长老又如何,要动我秦家,看他够不够资格!”

    “好小辈!”邱长老怒极反笑,“那老夫就看一看,你秦家有何底牌,胆敢如此放肆!”

    他抬手,一把抓来。

    神将气息轰然爆发,强大压迫,令大殿众人面露骇然,无法动弹半点。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秦明身前,突兀没有半点征兆,就似他原本就在那。此刻随意抬手向前一拍,席卷而来的强大力量,瞬间烟消云散。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开口,“秦家,你动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