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秦明淡淡一笑,看着面前熟悉的女子,道“好。”

    语落干脆转身,不再多看她一眼。

    这三日,历经起伏,等同于涅槃,他想通了许多事情。

    “刘玄通,当日你出手伤我,今天秦明亲手向你讨还。你我一战,无论结果,恩怨两消!”

    刘玄通一怔,眼底随即涌出喜意,“秦少此言当真?”

    “自然。”秦明点头。

    “胡闹!”秦战突然低喝,“秦明,你搞什么?”

    秦明转身,一脸恭谨,“父亲,请您相信儿子,此事我会处理好。”

    “秦兄,都是小一辈的事情,他们既然决定了,你我就不要插手了。”云圣天微微一笑,“否则的话,你我三家大动干戈,对谁都不好。”

    秦战冷冷撇来一眼,真要一战,他也无惧。但看着秦明认真的神色,他犹豫一下,还是缓缓点头,“不管结果怎样,敢作敢当,不愧是我秦家的血脉!秦明,你放心就是,如果有人胆敢对你下手,为父不惜代价,也会为你报仇。”

    刘元纯神色微变,皱着眉头向刘玄通打过眼色。

    刘玄通轻轻点头,眼中露出几分不甘,但很快就被压下。就算此次不能下重手,他也要趁这机会,狠狠羞辱秦明,一个废物也敢向他挑战!

    找死!

    转过念头,刘玄通面露笑容,迈步走来,“秦少放心,我一定手下留情。”待靠近后,他嘴唇微动,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秦明,今日我一定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

    秦明眼中厉色微闪,终生难忘的记忆吗?

    也好!

    两人分开,刘玄通故作大方,拱手笑道:“秦少先请!”

    对他而言,一个废物而已,早出手晚出手都是一样。

    秦明点头,“好!”脚下一踏,“嘭”的一声,地面直接炸裂,无数裂纹蛛网般蔓延。他身体化为虚影扑出,与空气碰撞,竟发出刺耳爆空音。

    刘玄通霍然色变,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下山猛虎盯住,强大的气势压迫,让他心头多了三分怯意。

    仓促抬手抵挡,尚未来得及完全发力,他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小山撞上,胸口一闷张口喷出鲜血,身体向后抛飞。

    不可能,秦明这废物,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刘玄通心头尖叫。

    秦明低哼一声,身体略微停顿,但下一瞬便以更快的速度,爆射而出。

    一闪下,他已追上刘玄通,抬手又是一拳,让他人在半空中时,抛向更远。

    噗——

    大口鲜血喷出,刘玄通瞪大眼珠,露出不甘怨恨。

    他无法相信,自己今日,竟被这秦家的废物,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天大的耻辱!

    “刘玄通,当日伤我之仇,今日加倍奉还!”低吼如雷,秦明似是要将这些年,所有的郁结之气全部宣泄出来,他身体高高跃起,如山般向下砸落。

    兔起鹘落,一切发生在几息之间。

    刘玄通被打的重伤吐血,几乎照面即败,事情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住手!”一声怒啸,刘元纯神色扭曲,“小东西好狠毒的心肠,给我滚!”

    他抬手向前狠狠一抓。

    “刘元纯!敢对我儿子出手,你找死!”爆喝中,秦战一拳轰出。

    嘭——

    虚空巨响,两大神阶交手,令空间一片扭曲中,浮现无数道裂纹。

    而此刻,秦明身影,已经重重落到刘玄通身上。

    “啊!”

    随着一声惨嚎的,是那清楚的骨骼短碎声,刘玄通胸膛微微凹陷,七窍溢血。

    “这记忆,你可能铭记终生?”低喝罢,秦明身影一动,向后爆退。

    “通儿!”刘元纯将他抱到怀中,看着他惨白的面庞,眼底涌出暴虐杀机,“秦战,交出这个小畜生,他敢残害我儿,我定要将他扒皮抽筋!”

    秦战心头震惊,继而变成狂喜,他根本不知道,秦明何时有了这般强横的肉身修为。

    此刻闻言,脸色蓦地阴沉下去,森然道:“威胁老夫,你们刘家还没有这个资格!”

    “哼!刘家没有这个资格,老夫有没有?”阴冷声音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现,看去约四十余岁模样,一袭紫色长袍,“伤我大教弟子,其罪当死!”

    见到来者,刘元纯神色一喜,“邱长老,请为我儿做主!”

    大教长老!

    秦战脸色一变,他虽然听闻,刘玄通、云轻轻两人,都被一方大教招入门下,却没有料到,两人身边竟会有强者守护。

    如此来,事情麻烦了!

    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秦明,秦战深吸口气,不论如何他都要保住儿子。

    “秦战,参见邱长老!今日事出有因,乃刘玄通日前打伤我儿在先,还请长老……”

    他话声未落,就被直接打断,邱长老神色阴沉,眼中尽是恼怒之色,“老夫不问缘由,伤我大教弟子,罪不容赦!秦家即刻交人,可免满门之罪,否则今日,老夫便将此处夷为平地!”

    云轻轻小嘴微张,俏脸满是震动。

    秦明他……他竟有此实力……

    可三日前,他为何表现的不堪一击,被刘玄通随手重伤。

    难道他是故意如此,好在今日,狠狠扇她和云家一个耳光。

    一定是这样,秦明怎么能这样,如果他及早跟自己说明实力恢复一事,云家岂会来悔婚!

    云轻轻心头,突然涌出一丝怨恨,她只看到了表面这些,却忽略了自己的所为。此刻看着邱长老现身,此女胸口感到一阵畅快,让你再嚣张,今日就要大祸临头!

    微微摇头,她故意面露惋惜,淡淡道:“秦大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已提醒过你,你却执迷不悟,邱长老乃神将阶强者,你秦家谁人可挡?唉,你好自为之吧。”

    秦明突然冷冷一笑,目光锐利似是能看透她的心思,“不劳费心,即便大教长老又如何,要动我秦家,看他够不够资格!”

    “好小辈!”邱长老怒极反笑,“那老夫就看一看,你秦家有何底牌,胆敢如此放肆!”

    他抬手,一把抓来。

    神将气息轰然爆发,强大压迫,令大殿众人面露骇然,无法动弹半点。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秦明身前,突兀没有半点征兆,就似他原本就在那。此刻随意抬手向前一拍,席卷而来的强大力量,瞬间烟消云散。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开口,“秦家,你动不了。”

第八百八十八章 不送    邱长老心头一凛,“你是谁?胆敢插手我大教事务,可知是自寻死路!”

    “好大的口气。”莫语摇头,神色平静,“我行经多地,从未见过区区神将,便可尊为长老的大教。”

    嘲弄之意不言而喻。

    “你……”邱长老暴怒,看着莫语平静的面庞,却又生出几分不安,犹豫一下沉声开口,“老夫邱出尘,火云大教门下长老,阁下究竟是何人,还请道明身份,以免生出误会。”

    “我与火云没有干系,你要出手不必顾忌,不然马上离开,永远不要再与秦家为难。否则,莫某必定要你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平淡声音中,是那强大自信!

    “狂妄!”邱出尘面庞扭曲,他养尊处优何曾被人如此玩弄,心头怒火熊熊,“本长老念你修为不易,想要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既然不领情,那就休怪本长老手下无情了!”

    他一抬手,五指迸发黑光,在面前凝聚,形成一颗黑色骷髅。

    “噬魂煞!给老夫纳命来!”

    黑色骷髅怪笑一声,呼啸扑来。

    “邪门小道。”莫语神色不变,随手向前一捏,“破。”

    吱呀——

    黑色骷髅猛地扭曲,口中发出尖锐嚎叫,下一瞬直接破碎。

    邱出尘身体一僵,猛地张口,喷出一股鲜血。

    眼眸中,尽是骇然!

    这噬魂煞,是一门阴毒神通,以斩杀修士残魂凝练形成,与自身息息相关。

    如今噬魂煞被毁,气机交感,他直接受创!

    邱出尘眼底闪过一丝惊恐,他已明白过来,面前之人深不可测,不是他能够应对。脚下一踏,邱出尘毫不犹豫爆退,同时低吼,“胆敢与我火云大教为敌,便等着我大教强者的追杀吧!”

    嗡——

    一丝强大力量波动爆发,直接撕裂了空间,他身影退入其中。

    空间裂缝转眼弥合。

    莫语目光微闪,嘴角露出冷意,“本座,让你走了吗?”他闪电般伸手,竟直接洞穿空间,手掌插入虚无之中,握紧向外狠狠一扯。

    一道身影,被狼狈抓出,赫然是那逃跑的邱出尘,此刻他瞪大着眼眸,一脸难以置信!

    撕开空间,生生将他抓回,这……这是何等的力量!只怕教主,也未必能做到。

    邱出尘脸色蓦地灰白,他终于明白,自己今日踢到了一块,再为坚硬不过的铁板上!与此同时,他对云、刘两家,也生出了一丝恨意。若早知道秦家有此强者,他也不会落到这般地步。

    出手抓回邱出尘,莫语目光扫过,“你们,还有谁要动秦家?”

    云、刘两家修士,心头同时一颤,急忙低头,身体向后退去。

    神将阶大教邱长老,都被随手镇压,面前这位,怕是要神君修为。

    他们,谁敢有半点反抗之念!

    秦战瞪大眼珠,一脸错愕转身,“这……秦明,这位大人是……”

    秦明一脸尊敬,“回禀父亲,雨墨大人已经答应,任我秦家供奉之位。”

    “当真?”秦战一脸惊喜,得到肯定回应,急忙快步走近,“秦战,带秦家一众人等,参见雨墨供奉!”

    “参见雨墨供奉!”

    所有秦家修士,都是兴奋溢于言表,有这样一名绝顶强者加入,秦家日后必然兴盛!

    反观云家、刘家等人,则是神色难看,眼中充斥着惊惧不安。

    事情的发展,已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及掌控。

    莫语神色平淡,“本座欠秦明一个人情,所以才愿出任秦家供奉,日后不会久留于此。”

    秦战眼底涌出一丝失望,但很快便想通,这样一尊大神,不是他们小小秦家就能容得下的。好在秦明与雨墨大人关系匪浅,日后有这层关系在,即便雨墨大人不在,也绝对无人敢轻易触碰秦家。

    想到这里,他转向秦明,投去一抹赞赏。

    秦明心头流过暖意,他心中清楚,雨墨大人是故意如此开口,提升他在秦家的地位。

    不出意外,今日之后,他将重新恢复当年的声威,甚至犹有过之!

    而这一切,都是雨墨大人赐予,一念及此,他脸上露出深深的感激。

    莫语将这些收入眼底,却并未多言,他略一停顿,看向脸色惨白的邱出尘。

    “本座今日放你离开,在此等你十日,想要报复,尽管带大教强者前来。如果胆敢暗中对秦家动手脚,本座保证,必定将你一教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滚!”

    他拂袖一挥,邱出尘身体如一块大石,被直接轰飞。

    人在半空时,口鼻之间,就是鲜血狂喷。

    但此刻,他却不敢停顿半点,强压下体内伤势,咬牙转身逃窜而去。

    “你们还不走?难道也想要,本座出手,送你们一程!”莫语冷冷扫过,云圣天、刘元纯两人身体蓦地僵直,心底涌出寒意,似是要令他们全身血液冻结!

    “不劳大人费心,我们即刻就走!”云圣天转身狂奔,生怕晚上一点,就再也无法离开。

    云轻轻心头震动,满是错愕不解,看着不远处长身而立,平静自信而秦明,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胸膛中满满的苦涩堵住,发不出声来。

    现在,她是真的后悔了……如果还有一次机会的话,那该有多好……

    秦明迷恋她多年,只要她回心转意,向他哀求一番,就说自己一时糊涂,他一定会原谅她的。到时候,一切就都能,回到正轨上去。

    转着念头,云轻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努力让自己显得自然、真切,“秦大哥,今日之事都是我云家之错,也是轻轻一时糊涂,被人迷惑。明日小妹在聚贤湖摆下酒席,向秦大哥致歉,还请秦大哥能念在旧情的份上,给轻轻一个悔过的机会。”

    她轻咬着红唇,一脸楚楚之色,惹人怜爱。

    秦明脸色,却没有半点变化,扫来一眼,淡淡道:“若今日没有雨墨供奉出手,不知云小姐是否也能幡然悔悟?宴请之事不必再提,只要日后云家恪守本分,我秦家也不会咄咄逼人。”

    他一伸手,“慢走,不送!”

    云轻轻脸上笑容蓦地僵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