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邱长老心头一凛,“你是谁?胆敢插手我大教事务,可知是自寻死路!”

    “好大的口气。”莫语摇头,神色平静,“我行经多地,从未见过区区神将,便可尊为长老的大教。”

    嘲弄之意不言而喻。

    “你……”邱长老暴怒,看着莫语平静的面庞,却又生出几分不安,犹豫一下沉声开口,“老夫邱出尘,火云大教门下长老,阁下究竟是何人,还请道明身份,以免生出误会。”

    “我与火云没有干系,你要出手不必顾忌,不然马上离开,永远不要再与秦家为难。否则,莫某必定要你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平淡声音中,是那强大自信!

    “狂妄!”邱出尘面庞扭曲,他养尊处优何曾被人如此玩弄,心头怒火熊熊,“本长老念你修为不易,想要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既然不领情,那就休怪本长老手下无情了!”

    他一抬手,五指迸发黑光,在面前凝聚,形成一颗黑色骷髅。

    “噬魂煞!给老夫纳命来!”

    黑色骷髅怪笑一声,呼啸扑来。

    “邪门小道。”莫语神色不变,随手向前一捏,“破。”

    吱呀——

    黑色骷髅猛地扭曲,口中发出尖锐嚎叫,下一瞬直接破碎。

    邱出尘身体一僵,猛地张口,喷出一股鲜血。

    眼眸中,尽是骇然!

    这噬魂煞,是一门阴毒神通,以斩杀修士残魂凝练形成,与自身息息相关。

    如今噬魂煞被毁,气机交感,他直接受创!

    邱出尘眼底闪过一丝惊恐,他已明白过来,面前之人深不可测,不是他能够应对。脚下一踏,邱出尘毫不犹豫爆退,同时低吼,“胆敢与我火云大教为敌,便等着我大教强者的追杀吧!”

    嗡——

    一丝强大力量波动爆发,直接撕裂了空间,他身影退入其中。

    空间裂缝转眼弥合。

    莫语目光微闪,嘴角露出冷意,“本座,让你走了吗?”他闪电般伸手,竟直接洞穿空间,手掌插入虚无之中,握紧向外狠狠一扯。

    一道身影,被狼狈抓出,赫然是那逃跑的邱出尘,此刻他瞪大着眼眸,一脸难以置信!

    撕开空间,生生将他抓回,这……这是何等的力量!只怕教主,也未必能做到。

    邱出尘脸色蓦地灰白,他终于明白,自己今日踢到了一块,再为坚硬不过的铁板上!与此同时,他对云、刘两家,也生出了一丝恨意。若早知道秦家有此强者,他也不会落到这般地步。

    出手抓回邱出尘,莫语目光扫过,“你们,还有谁要动秦家?”

    云、刘两家修士,心头同时一颤,急忙低头,身体向后退去。

    神将阶大教邱长老,都被随手镇压,面前这位,怕是要神君修为。

    他们,谁敢有半点反抗之念!

    秦战瞪大眼珠,一脸错愕转身,“这……秦明,这位大人是……”

    秦明一脸尊敬,“回禀父亲,雨墨大人已经答应,任我秦家供奉之位。”

    “当真?”秦战一脸惊喜,得到肯定回应,急忙快步走近,“秦战,带秦家一众人等,参见雨墨供奉!”

    “参见雨墨供奉!”

    所有秦家修士,都是兴奋溢于言表,有这样一名绝顶强者加入,秦家日后必然兴盛!

    反观云家、刘家等人,则是神色难看,眼中充斥着惊惧不安。

    事情的发展,已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及掌控。

    莫语神色平淡,“本座欠秦明一个人情,所以才愿出任秦家供奉,日后不会久留于此。”

    秦战眼底涌出一丝失望,但很快便想通,这样一尊大神,不是他们小小秦家就能容得下的。好在秦明与雨墨大人关系匪浅,日后有这层关系在,即便雨墨大人不在,也绝对无人敢轻易触碰秦家。

    想到这里,他转向秦明,投去一抹赞赏。

    秦明心头流过暖意,他心中清楚,雨墨大人是故意如此开口,提升他在秦家的地位。

    不出意外,今日之后,他将重新恢复当年的声威,甚至犹有过之!

    而这一切,都是雨墨大人赐予,一念及此,他脸上露出深深的感激。

    莫语将这些收入眼底,却并未多言,他略一停顿,看向脸色惨白的邱出尘。

    “本座今日放你离开,在此等你十日,想要报复,尽管带大教强者前来。如果胆敢暗中对秦家动手脚,本座保证,必定将你一教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滚!”

    他拂袖一挥,邱出尘身体如一块大石,被直接轰飞。

    人在半空时,口鼻之间,就是鲜血狂喷。

    但此刻,他却不敢停顿半点,强压下体内伤势,咬牙转身逃窜而去。

    “你们还不走?难道也想要,本座出手,送你们一程!”莫语冷冷扫过,云圣天、刘元纯两人身体蓦地僵直,心底涌出寒意,似是要令他们全身血液冻结!

    “不劳大人费心,我们即刻就走!”云圣天转身狂奔,生怕晚上一点,就再也无法离开。

    云轻轻心头震动,满是错愕不解,看着不远处长身而立,平静自信而秦明,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胸膛中满满的苦涩堵住,发不出声来。

    现在,她是真的后悔了……如果还有一次机会的话,那该有多好……

    秦明迷恋她多年,只要她回心转意,向他哀求一番,就说自己一时糊涂,他一定会原谅她的。到时候,一切就都能,回到正轨上去。

    转着念头,云轻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努力让自己显得自然、真切,“秦大哥,今日之事都是我云家之错,也是轻轻一时糊涂,被人迷惑。明日小妹在聚贤湖摆下酒席,向秦大哥致歉,还请秦大哥能念在旧情的份上,给轻轻一个悔过的机会。”

    她轻咬着红唇,一脸楚楚之色,惹人怜爱。

    秦明脸色,却没有半点变化,扫来一眼,淡淡道:“若今日没有雨墨供奉出手,不知云小姐是否也能幡然悔悟?宴请之事不必再提,只要日后云家恪守本分,我秦家也不会咄咄逼人。”

    他一伸手,“慢走,不送!”

    云轻轻脸上笑容蓦地僵住。

第八百八十九章 剑宗    秦家供奉雨墨横空出世,击溃大教长老,云、刘两家狼狈退去。淡出各方眼界的秦家昔日天才秦明,亦在此事之后,以践踏刘玄通的方式,强势归来。

    一时间,秦家紫城第一世家之名,越发昌盛!

    ……

    云家。

    书房重地。

    云圣天坐在书桌后,脸色阴沉,心头泛起一股股的悔意。

    如果没有和秦家解除婚约,那该有多好,如今秦家的靠山,也能间接成为云家的助力!

    可现在……

    看着下方,一脸苍白魂不守舍的女儿,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多言。

    事已至此,再说埋怨的话,已没有意义。

    “轻轻,秦家之事,依你看要如何应对?”云圣天沉声开口。

    云轻轻一怔,缓缓抬头,“秦家。”她俏脸变得更加苍白,眼中却露出怨毒,轻声道:“父亲放心,秦家今日虽然强势,却是在自取灭亡。”

    云圣天神色一肃,“你是说,火云大教会出手报复?这……雨墨表现实力,可是不弱啊。”

    “父亲放心。”云轻轻一脸淡漠,“若是之前,大教或许会暂且隐忍,但如今却完全不必畏惧,哪怕那雨墨供奉,真是一神君阶绝顶强者。”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火云大教拜入了另外一方势力麾下,成为其外围成员。”

    “什么!堂堂火云大教,弟子过十万,更有神君巅峰强者坐镇,只能是外围成员?”

    “不错。”云轻轻眼中怨毒翻涌,“所以我说,秦家是自取灭亡!”

    “待我将今日之事,修书一封告诉老师,略微挑拨一二,定可让身后大教出手,秦家必亡!”

    秦明,你不仁在前,那就休怪我不义了!

    “好!轻轻妹妹与我想的一样。”书房门被推开,刘家父子迈步进来,开口的正是一脸阴狠的刘玄通,“你我联名修书,可信度更高,老师必然会为你我主持公道,我要那秦家,鸡犬不留!”

    刘元纯吸一口气,“云兄,你我两家已与秦家撕破面皮,若不放手一搏,日后必然被其打压直至灭亡!你我,已退无可退啊!”

    云圣天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半晌后猛地咬牙,“轻轻,你与玄通联名修书,务必点名秦家对大教表现出的不敬,我想邱长老为求报仇,也会全力配合你们。”

    “是,父亲。”云轻轻点头。

    秦明,不久之后,我一定让你跪在我面前,深深忏悔!

    ……

    “雨墨供奉,这是您的身份令牌,地位与家主相等,可调用秦家所有资源。”秦战言罢,将一块黑玉令牌,双手奉上,“另外,您居住的庭院,也已收拾妥当,随时都能入住。”

    莫语点点头,接过令牌,淡淡道:“住处就不必更换了,我在秦明院落就好。”

    他扫来一眼,“本座想要查阅秦家拥有的各种资格,不知道是否方便。”

    “当然可以,凭借这块令牌,秦家一切都为供奉所用。”秦战一脸喜色,莫语虽然拒绝了他准备的庭院,却也表明他与秦明关系亲密,这对秦家更有利处。

    但很快,他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莫语心中微动,明白他所为何事,摆手道:“你安心下去就是,火云大教方面事宜,本座会处理妥当。”

    “多谢供奉!”秦战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不敢再做打搅,行礼后恭谨退去。

    关上房门,他看到不远处的秦明,平日不言苟笑的面庞,露出欣慰笑容,“秦明,这一次你真是立了大功!嗯……你能不能尝试一下,拜在雨墨供奉门下,若确定了师徒关系,对我秦家可是大有益处!”

    秦明微微苦笑,“父亲,雨墨大人深不可测,愿意出手帮助我秦家,已是天大恩情,岂可贪心不足……而且,我之前也曾小心试探过,雨墨大人无意收徒。”

    “原来是这样,那就算了吧,免得惹怒了雨墨大人。”秦战摇摇头压下心思,“你在这好生侍奉雨墨供奉,为父要趁着这次的威风,去做一些事情。这几年我秦家低调行事,也是时候在紫城,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看着父亲昂首挺胸离去的身影,秦明眼中闪过笑意,自从当年他出事后,便再没有见过他这般意气风发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雨墨大人的赐予啊。

    秦明转身,看向紧闭的房门,脸上露出深深的感激。

    ……

    “徐长老,紫城秦家一事,你看要如何处置?”恢弘大殿中,上首巨大座椅上,中年男子缓缓开口。

    他身穿一袭赤红长袍,上面绣有无数火云,略微抖动竟可看到火海翻涌,显然是一件宝物。

    徐长老一副白净面膛,气质儒雅温润,但在一双眼眸深处,却不时掠过阴狠凌厉。

    此刻闻言略一思索,拱手道:“教主,老夫听闻剑宗多年来不断积弱,已不复当年十分之一实力,或许此事可以当做一个试探。如果剑宗能够出手,为我火云教解决此事,我教甘心臣服就是。否则,也能另作打算。”

    火云教主闻言一笑,“徐长老与本教主所想一样,既如此,马上向剑宗求援。”

    “是,教主。”徐长老行礼,转身大步离去。

    ……

    此去七百万里外,一座城池,伫立群山之剑。

    无形剑道气息,从此城每块砖石中散发出来,将头顶云层绞碎,任凭日光挥洒而下。

    城外九十九山,在明亮日光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就像是九十九把,直插苍穹的擎天巨剑。

    这是剑城,剑宗七万六千年,驻宗之所。

    “火云教求援?”剑宗一方偏殿,盘膝老者身穿白色剑袍,头发一丝不苟束紧,他眉头皱着,几息后轻轻一叹。

    “剑竹,此事交由你去处理。”

    下方,一名中年剑修恭谨称是,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看着中年剑修离去,剑袍老者略一犹豫,抬手一指,他身后影子略微摇动,随即归于平静。

    “老师,您……”下方,首位红裙女修抬首,俏脸愕然。

    剑袍老者轻叹,“剑心,剑宗正值风雨飘摇之际,各方宵小觊觎,容不得半点差池。火云教求援之事有些诡异,未免出现意外,为师才让影子随剑竹一踏。”

    他语锋一转,“你剑道修行,三年前已达极致,如今可有突破的可能?”

    剑心一脸惭愧,“弟子辜负老师期望,仍未寻到剑道突破的契机。”

    剑袍老者沉默,随即微微苦笑,“怨不得你,是为师太过着急了,你慢慢修行就是。”

    他抬头,眼眸深处露出涩然,留给剑宗的时间,不多了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