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秦家供奉雨墨横空出世,击溃大教长老,云、刘两家狼狈退去。淡出各方眼界的秦家昔日天才秦明,亦在此事之后,以践踏刘玄通的方式,强势归来。

    一时间,秦家紫城第一世家之名,越发昌盛!

    ……

    云家。

    书房重地。

    云圣天坐在书桌后,脸色阴沉,心头泛起一股股的悔意。

    如果没有和秦家解除婚约,那该有多好,如今秦家的靠山,也能间接成为云家的助力!

    可现在……

    看着下方,一脸苍白魂不守舍的女儿,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多言。

    事已至此,再说埋怨的话,已没有意义。

    “轻轻,秦家之事,依你看要如何应对?”云圣天沉声开口。

    云轻轻一怔,缓缓抬头,“秦家。”她俏脸变得更加苍白,眼中却露出怨毒,轻声道:“父亲放心,秦家今日虽然强势,却是在自取灭亡。”

    云圣天神色一肃,“你是说,火云大教会出手报复?这……雨墨表现实力,可是不弱啊。”

    “父亲放心。”云轻轻一脸淡漠,“若是之前,大教或许会暂且隐忍,但如今却完全不必畏惧,哪怕那雨墨供奉,真是一神君阶绝顶强者。”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火云大教拜入了另外一方势力麾下,成为其外围成员。”

    “什么!堂堂火云大教,弟子过十万,更有神君巅峰强者坐镇,只能是外围成员?”

    “不错。”云轻轻眼中怨毒翻涌,“所以我说,秦家是自取灭亡!”

    “待我将今日之事,修书一封告诉老师,略微挑拨一二,定可让身后大教出手,秦家必亡!”

    秦明,你不仁在前,那就休怪我不义了!

    “好!轻轻妹妹与我想的一样。”书房门被推开,刘家父子迈步进来,开口的正是一脸阴狠的刘玄通,“你我联名修书,可信度更高,老师必然会为你我主持公道,我要那秦家,鸡犬不留!”

    刘元纯吸一口气,“云兄,你我两家已与秦家撕破面皮,若不放手一搏,日后必然被其打压直至灭亡!你我,已退无可退啊!”

    云圣天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半晌后猛地咬牙,“轻轻,你与玄通联名修书,务必点名秦家对大教表现出的不敬,我想邱长老为求报仇,也会全力配合你们。”

    “是,父亲。”云轻轻点头。

    秦明,不久之后,我一定让你跪在我面前,深深忏悔!

    ……

    “雨墨供奉,这是您的身份令牌,地位与家主相等,可调用秦家所有资源。”秦战言罢,将一块黑玉令牌,双手奉上,“另外,您居住的庭院,也已收拾妥当,随时都能入住。”

    莫语点点头,接过令牌,淡淡道:“住处就不必更换了,我在秦明院落就好。”

    他扫来一眼,“本座想要查阅秦家拥有的各种资格,不知道是否方便。”

    “当然可以,凭借这块令牌,秦家一切都为供奉所用。”秦战一脸喜色,莫语虽然拒绝了他准备的庭院,却也表明他与秦明关系亲密,这对秦家更有利处。

    但很快,他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莫语心中微动,明白他所为何事,摆手道:“你安心下去就是,火云大教方面事宜,本座会处理妥当。”

    “多谢供奉!”秦战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不敢再做打搅,行礼后恭谨退去。

    关上房门,他看到不远处的秦明,平日不言苟笑的面庞,露出欣慰笑容,“秦明,这一次你真是立了大功!嗯……你能不能尝试一下,拜在雨墨供奉门下,若确定了师徒关系,对我秦家可是大有益处!”

    秦明微微苦笑,“父亲,雨墨大人深不可测,愿意出手帮助我秦家,已是天大恩情,岂可贪心不足……而且,我之前也曾小心试探过,雨墨大人无意收徒。”

    “原来是这样,那就算了吧,免得惹怒了雨墨大人。”秦战摇摇头压下心思,“你在这好生侍奉雨墨供奉,为父要趁着这次的威风,去做一些事情。这几年我秦家低调行事,也是时候在紫城,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看着父亲昂首挺胸离去的身影,秦明眼中闪过笑意,自从当年他出事后,便再没有见过他这般意气风发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雨墨大人的赐予啊。

    秦明转身,看向紧闭的房门,脸上露出深深的感激。

    ……

    “徐长老,紫城秦家一事,你看要如何处置?”恢弘大殿中,上首巨大座椅上,中年男子缓缓开口。

    他身穿一袭赤红长袍,上面绣有无数火云,略微抖动竟可看到火海翻涌,显然是一件宝物。

    徐长老一副白净面膛,气质儒雅温润,但在一双眼眸深处,却不时掠过阴狠凌厉。

    此刻闻言略一思索,拱手道:“教主,老夫听闻剑宗多年来不断积弱,已不复当年十分之一实力,或许此事可以当做一个试探。如果剑宗能够出手,为我火云教解决此事,我教甘心臣服就是。否则,也能另作打算。”

    火云教主闻言一笑,“徐长老与本教主所想一样,既如此,马上向剑宗求援。”

    “是,教主。”徐长老行礼,转身大步离去。

    ……

    此去七百万里外,一座城池,伫立群山之剑。

    无形剑道气息,从此城每块砖石中散发出来,将头顶云层绞碎,任凭日光挥洒而下。

    城外九十九山,在明亮日光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就像是九十九把,直插苍穹的擎天巨剑。

    这是剑城,剑宗七万六千年,驻宗之所。

    “火云教求援?”剑宗一方偏殿,盘膝老者身穿白色剑袍,头发一丝不苟束紧,他眉头皱着,几息后轻轻一叹。

    “剑竹,此事交由你去处理。”

    下方,一名中年剑修恭谨称是,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看着中年剑修离去,剑袍老者略一犹豫,抬手一指,他身后影子略微摇动,随即归于平静。

    “老师,您……”下方,首位红裙女修抬首,俏脸愕然。

    剑袍老者轻叹,“剑心,剑宗正值风雨飘摇之际,各方宵小觊觎,容不得半点差池。火云教求援之事有些诡异,未免出现意外,为师才让影子随剑竹一踏。”

    他语锋一转,“你剑道修行,三年前已达极致,如今可有突破的可能?”

    剑心一脸惭愧,“弟子辜负老师期望,仍未寻到剑道突破的契机。”

    剑袍老者沉默,随即微微苦笑,“怨不得你,是为师太过着急了,你慢慢修行就是。”

    他抬头,眼眸深处露出涩然,留给剑宗的时间,不多了啊!

第八百九十章 庇护    紫城,秦家。

    房中,莫语眼眸突然睁开,明亮锐利像是无形的利箭,直接洞穿空间。

    “来了吗?”他低语,随即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推门而出,秦明快步而来,恭谨行礼,“雨墨供奉!”

    莫语点头,淡淡道:“告诉秦战,准备迎接客人。”

    秦明一怔,随即心头凛然,不过看到莫语平静模样,他心中就是一安。

    “是。”行礼罢,匆匆而去。

    ……

    云家。

    书房中,云圣天、刘玄通、云轻轻,刘玄通四人皆是一脸焦虑。

    “已经数日时间,火云大教为何还没有动静,难道选择了息事宁人?”云圣天轻咳一声,看向自家女儿。

    云轻轻迟疑一下,摇了摇头,“父亲稍安勿躁,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

    就在这时,她娇躯一震,蓦地抬头露出惊喜之色。

    刘玄通大笑,“大教来人了!”

    下一刻,一道威严的声音,直接在书房中响起。

    “汝等,还不前来迎接。”

    “快走,是师尊大人亲至!”云轻轻、刘玄通一惊,同时起身。

    云圣天、刘玄通心中震动,他们自然知道,两人老师是何等尊贵之人。

    看来这一次,秦家在劫难逃!

    四人同时迎出书房,眼前空间微微扭动,两道身影便是缓缓浮现。

    “参见老师!”

    “参见大教长老!”

    徐长老目光一扫,神君阶气息自然流露,周身弥漫无尽威严,“这位是剑宗剑竹道友,特意前来处理秦家之事,你们还不行礼。”

    四人心头同时一震!

    剑宗!

    这可是传承近十万年,威震一方的超级势力,远非火云教所能比拟。

    原来,火云大教背后,竟隐藏着这样一方巨头!

    “参见剑竹大人!”

    云轻轻俏脸因为兴奋微微涨红,心头与其余三人,转着同样的念头。

    剑宗强者亲至,秦家岂能不亡!

    剑竹神色淡漠,语气冰冷,“带路,去秦家。”

    云圣天一怔,随即行礼,“是,大人!”

    他转身,脸上一扫多日颓然,眼眸流露冷酷。

    今日,就是秦家覆灭之时!

    咻——

    咻——

    破空声中,一行冲天而起,直奔秦家。

    ……

    秦战神色肃然,心头虽有不安,却强硬掩盖在心底,没有流露半点。

    火云大教既然前来报复,必然已做好万全应对,来势汹汹怕是极难应付。

    但事已至此,绝不能自乱阵脚,而且雨墨大人表现沉稳,希望他能处置好一切。只要度过眼下一关,日后秦家必然风生水起,一飞冲天!

    莫语突然抬头,“来了。”

    平淡声音,令秦家众人,身体蓦地一僵。

    下一瞬,两道可怕气息,出现在感应之中,深不可测如无尽深渊,令人心神悸动。

    “神君!”

    秦战脸色一白,对这苦苦追求不得跨入的层次,感应无比的敏锐。

    他嘴角,不由浮现苦笑。

    火云大教,真的看得起他秦家,居然出动两名君阶绝世强者。

    即便雨墨供奉强横,又要如何抵挡?

    秦战尚且如此,秦家众人,更是一片慌张。

    有那胆小之辈,眼眸之中,已然流露绝望。

    唰——

    六道身影,出现在秦家宅院上空,云圣天扫过一眼陷入死寂的秦家,面露得意笑容,转身行礼,“剑竹大人,此处就是秦家。”

    剑竹微微皱眉,在他感应中,此处强者只有一名神阶巅峰,但对他而言不过是草芥。如此,火云大教何须求援剑宗,让他走这一遭。

    眼底闪过一丝怒意,他却没有爆发,毕竟如今剑宗局势不比当年,万事都要谨慎。冷冷扫了一眼徐长老,剑竹声音越发冰冷,“区区神阶家族,本座一剑斩之就是!”

    他抬手,背后长剑震鸣,直接落入手中。一股惊天动地的剑道气息,自其体内轰然爆发,直冲苍穹尽头,似要将天撕裂。

    就像是一条闪电划过长空,剑竹手中长剑,悍然斩下。

    嗡——

    巨大剑影浮现,释放着滔天剑意,斩向整个秦家大院。

    不出意外,此剑落下,整个秦家将成为历史,所有一切都会被撕成粉碎。

    云轻轻脸上浮现异样潮红,似是看到了秦明痛苦绝望的模样,心头无比的畅快。

    “秦明,这就是你羞辱我的代价,需要用你的命来偿还!”

    秦战在内,所有秦家之人,身体同时僵直,灵魂本能中尖叫。

    可怕剑意,让他们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份浓重的腐朽气息。

    这是死亡的味道!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突然在所有人耳边响起,像是一只无形大锤,将笼罩他们心神的剑道气息,生生砸碎。

    莫语一步迈出,无人看清他的动作,身影已出现在秦家宅院上空,看向那斩落剑影,抬手一拳轰出。

    轰——

    一拳之下,空间蓦地扭曲,狂暴力量纵横呼啸如滔滔叠浪,毁灭一切。

    斩落剑意,被强行卷入其中,转眼间分崩离析!

    剑竹眼眸蓦地收缩,心头涌出极大警兆,就像是被丛林深处的野兽盯住。

    没有任何迟疑,他爆喝一声,手中长剑猛地斩落!

    轰——

    惊天巨响中,剑竹身体如遭重击,向后抛飞,嘴角处滑落一丝殷虹血迹。

    莫语身影,出现在他站立之处,淡淡道:“反应不错,否则此刻,你已经重伤。”

    徐长老额头冒汗,身影急忙退后,心头满是震动。

    难道这就是那秦家供奉,实力竟如此强横!

    幸亏火云教没有冒然出手,否则结果不堪预料。

    剑竹闷哼一声,强行停住身影,眼眸死死看来,“阁下究竟是谁?可知与我剑宗为敌,结局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区区秦家,不过紫城一神阶世家,岂有资格招揽这般强者为供奉。

    显然,这是一招针对剑宗的算计!

    或许,火云大教正是察觉到一些,才会想剑宗求援。

    根据眼前局势,很轻易的,让剑竹有了错误的认识。

    莫语神色平静,“本座不管你是哪方修士,只要对秦家不利,就是本座敌人。”

    “结果,只有死!”

    剑竹脸色一沉,心头涌出无尽怒火,剑宗为名如日中天时,谁敢轻捋其峰!

    他深吸一口气,眼眸蓦地冰寒,“剑宗声威不容挑衅,无论你是何人,都要付出代价!”

    轰——

    狂暴剑意,如火山喷涌般,自他体内疯狂爆发,席卷八方!

    “御剑术,千剑齐发!”

    剑竹手中长剑呼啸冲天,略微一颤竟分化成千把长剑,每一个都凝实宛若实质,剑意森森!

    如同一条长剑洪流,自苍穹奔流而下,欲要绞碎一切。

    莫语目光微闪,露出几分赞叹,以他的眼界,自然能看出这神通不凡。

    可惜面前之人修为不足,根本未能将其发挥到极致,否则必然棘手。

    身体不动,他抬手,再度一拳。

    轰——

    狂暴力量,竟显化为一条逆天而起的巨龙,爪牙狰狞鳞甲栩栩如生,巨尾一摆,直接闯入千道剑影之中!

    嘭——

    嘭——

    声声巨响,一道道剑影轰然破碎,被斩中的巨龙虚影却是纹丝不损。转眼间,便将整个剑之长河强行冲破,张开大口直奔剑竹吞去。

    蓦地,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出现在剑竹身前,抬手向前一指。

    嗡——

    一股可怕剑意,轰然爆发洞穿整条巨龙,呼吸之间,将它身躯直接震碎!

    “影子长老!”剑竹一喜,随即露出羞愧,“弟子无能,请长老责罚!”

    笼罩黑袍中身影微微摆手,声线嘶哑平缓,“修为相差悬殊,何错之有?”

    他抬头,一双眼眸蓦地明亮,两道剑影浮现,似要洞穿莫语心神,“本座剑宗长老,不知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

    说话之间,王阶气息缓缓散发,虽然只是初阶,但那份剑修霸道,还是令整片天地蓦地一静,再无半点声息。

    莫语眉头微不可查一皱,打杀一名神王初阶剑修自非难事,但他如今修为不曾恢复,不愿暴露出太多。否则,必然会吸引来各方关注,有可能暴露出身份。

    心中念头一转,他拱手道:“参见剑王。在下日前为秦家秦明所救,因而出手庇护秦家,并无意与剑宗为难。”

    说着,一股不弱于此人的王阶气息,从他身上散发。

    两道王阶气息,一者锋锐无尽,一者霸道睥睨,在苍穹之上交错,顿时引动风云色变!

    可怕威压,弥漫整片天地。

    “王阶!”徐长老心头一颤,脸色苍白。

    笼罩黑袍中身影微微沉默,寻常王阶他根本不惧,却在莫语身上感受到莫大威胁。

    沉吟一下,他转身道:“徐元,这位道友所言可对?”

    徐长老身体一僵,急忙道:“此事小人并不清楚,还是由云、刘两家来说。”

    他转身低喝,“剑王大人询问,你们还不如实回答!”

    云圣天一脸惊惧,身体瑟瑟颤抖,尽管他心头有着极为不妙的预感,却也不敢有所隐瞒,颤声道:“回……回禀剑……剑王大人,事情确……确实如此。”

    笼罩黑袍中身影心头一松,只要不是针对剑宗,那就好。

    毕竟眼下,一名陌生王阶出现,足以触动整个剑宗绷紧的神经。

    他略一思索,拱手道:“既然道友庇护秦家,我剑宗便给一个脸面,将此事揭过。日后,我剑宗保证,不会有人再来寻衅,但请道友也不要追究火云教。”

    这是底线,否则一名王阶就能逼迫剑宗无法庇护麾下势力,岂非是打脸。

    莫语对此清楚,微微点头,道:“可以。”

    “好,既如此,剑宗告辞。”笼罩黑袍中身影拂袖一挥,带着剑竹直接挪移离去。

    徐长老脸色惨白,如今哪里还敢久留,“小……小人告退!”

    说着,不管云、刘两家四人哀求目光,转身就走。

    莫语收回气息,目光冷冽落下,“现在,轮到我们算一算了。”

    云、刘两家四人身体一软,“噗通”跪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