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秦战、秦明等秦家众人飞出,满脸激动、惶恐。

    “参见雨墨供奉!”

    王阶!

    对偏居一隅的紫城而言,已是难以触及的至高存在。

    足以凭借一己之力,打造一方大教,享十方威严,尊贵至极!

    这般擎天存在,居然成为秦家供奉,岂能不令他们欣喜若狂。

    莫语神色平淡,“剑宗保证不会再来侵犯,你等可以放心。剩余云、刘两家之事,你们自行处置就是。”语落,他一步迈出,落入秦家宅院。

    “恭送供奉!”秦战深深行礼,心头涌出兴奋。

    秦家崛起之机,就在眼下!

    他起身目光一扫,“云家主、刘家主,两位谋算我秦家,不知要如何补偿?”

    ……

    三日后,一切尘埃落定。

    云家、刘家赔付无数财务,遣散绝大部分族人,黯然退出紫城。

    秦家趁此机会大肆招揽,实力大涨,一举彻底奠定紫城第一世家地位。

    ……

    秦明走到门前,细心整理了一下长袍,吸一口气,恭谨开口,“雨墨供奉,秦明求见。”

    几息后,平静声音传来,“进来。”

    “吱呀”声中,秦明推门而入,目光一扫快步上前,躬身深深行礼,“参见供奉!”

    莫语眼眸睁开,落到他身上,淡淡道:“成为秦家供奉,只为回报你之人情,如今你我已经两清,供奉之位就此作罢。”

    虽然早有预料,但听闻此事,秦明神色还是一黯,“供奉……大人救我秦家上下,恩情深重如山,是我秦家亏欠良多。日后大人但有吩咐,刀山火海,秦家万死不辞!”

    莫语微微一笑,“这是秦战教你所言吧。放心,辞去秦家供奉之事本座不会外传,也允你秦家,日后借我名声行事。但本座今日言明,若让我知晓,秦家借本座之名行恶贯满盈之事,我必亲自出手抹去秦家!”

    秦明脸上本有尴尬之色,听到最后心头一凛,急忙道:“大人放心,秦家必定恪守本分,不使大人名声蒙羞。”

    莫语点头,起身脚下一动,直接挪移离去。

    淡淡声音,在此间回响,“耽搁日久,本座就此告辞。”

    秦明屈膝跪倒,“恭送大人!”

    ……

    云霄上,莫语身影出现,只是几个呼吸,就已远离紫城。

    没有急于赶路,他眉头轻皱,思索着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进入阿鼻遭遇金光轰杀,莫语受伤极重,修为陷入沉寂。

    经过今日探索,他已能确定,恢复修为之关键,便在灵魂空间,六枚神通符文之上。只要能够令其恢复活力,就能打开豁口,使修为水到渠成恢复如初。

    只是,想要做到这点,却是极难。

    六大神通符文,分别传承自苍龙、鲲鹏、饕餮、荒兽、青草剑道及镇魂古树。想要令其恢复活力,需要外界力量牵引,或是注入新的同属力量。

    关键就在于此。

    四种远古凶兽,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想要寻找到它们遗留的力量,谈何容易。青草及古树,更是不知名的强大存在,寻觅到的可能更加渺茫。

    嗯……不对。

    莫语目光快速闪动。

    青草所得传承,乃是剑道……或许,他可以从此着手。

    毕竟,剑道之路虽然各不相同,却殊途同归。

    只要他能得到外界剑道之力,就有可能唤醒沉睡的青草剑道符文,进而打破沉寂,令其余五道神通符文复苏。

    一念及此,莫语心头豁然开朗,原本迷茫的前路,再度变得清晰。

    “剑道之力吗?”

    低吟中,他心思快速转动,一个念头渐渐成型。

    ……

    剑宗,剑城。

    “今日,剑宗招收剑仆,修为限定半神层次,种族不限,修行方式不限。”大殿中,微胖修士淡淡开口,眼中偶尔闪过一道锐利光泽,“修为不符者,如今就可退去,否则在检测中被发现,一律做奸细处置。”

    下方,人群一阵骚动,几名修士满脸不甘退去。

    他们修为,无一不是神阶,身上有着淡淡剑意,显然都是剑修出身。

    微胖修士目光一扫,脸上露出满意,对神阶剑修想要成为剑宗剑仆,并不感到惊讶。

    要知道,他们可是剑宗,阿鼻世界剑道最强势力。

    进入其中,哪怕只是一个剑仆,若机缘足够,也能得到莫大的造化。

    可惜,因为剑宗局势不妙,今年剑仆修为被再度压低,否则以剑宗巅峰时期的实力,甚至神将阶剑仆,也都有存在。

    那是何等风光!

    摇摇头,微胖修士压下心中惆怅,“开始测试吧。”

    几名剑宗弟子,手上一翻取出剑令,但凡测试修士,都要向其中注入力量,并提供来历。

    “下一个。”一名剑宗弟子淡淡开口,冷漠面庞上,露出几分傲然。即便剑宗如今势弱,但对低阶修士而言,仍是高不可攀的庞然大物。

    “雨墨,源城人士,体修散修。”平缓声线在耳边响起,自然流露一股淡然,全无之前修士的紧张局促。

    剑宗弟子心头微讶,却也并没有怎么在乎,散修嘛,都是一些傲气的家伙。但日后,一旦进入宗门,他们很快就会学的乖巧。

    傲气!能吃吗?

    扫了一眼检测剑令,确定半神修为无误,他一挥手,“去那边等着。”

    莫语神色平静,转身走到一群神色兴奋修士中,目光一扫,让自己处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微微闭目养神。

    一个时辰后,所有修士检测完毕,微胖修士扫过一眼名单,嘴角微翘露出几分冷厉,随手点过几人,“身份来历不符,将他们拿下!”

    “你们要干什么!”

    “凭什么抓我!”

    “剑宗杀人了,大家快跑!”

    几名修士面露惊慌,纷纷反抗。

    “哼!一群奸细,居然还敢反抗,统统杀掉!”微胖修士一挥手,几道剑光闪过,原本叫嚣的几人,身体一僵同时倒地,鲜血染红了地面。

    剩余众人,脸上纷纷露出惧意。

    莫语低头,掩下自己平静眼眸,他对此早有预料,自然做好了应对。

    追查下去,源城确有一名体修散修,名为雨墨。

    “每年招收剑仆,总有心怀不轨势力,欲要安插奸细,我相信现在还有一些人,并没有被查出。不过没有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日后一点点查明。”微胖修士淡淡一笑,“分发给他们剑仆长袍和身份令牌,午时进宗。”

    他转身就走。

    剑仆中几人,脸上下意识露出轻松。

    就在这时,微胖修士突然转身,眼露冷酷,“将这几人拿下!”

    几名剑仆神色一僵,随即露出惊恐,不甘束手待毙,纷纷暴喝一声向外窜去。

    其中一人,赫然是神将阶强者,此刻一脸狞笑,“谁敢阻我,死!”

    微胖修士抬手,向前一划。

    嗡——

    剑鸣之后,神将阶修士身体一颤,“噗”的一声断成两半,血水抛洒。

    他转身,在其余几名剑仆哀嚎中,微微一笑,“欢迎诸位加入剑宗!”

    一群剑仆噤若寒蝉!

    莫语神色平静,目光却微微闪动,心头对于剑宗,更多了几分认知。

    强硬、冷酷,绝对的谨慎!

    只是宗门最低阶的剑仆筛选,都要这样小心,难道剑宗处境不妥?

    若让微胖修士知晓,仅通过他的举动,莫语便推断出接近的真相,怕是就要笑不出来了。

    ……

    剑仆,严格意义上而言,也是剑宗弟子,可以得到剑宗剑道传授。

    当然,都是最为粗浅的修行法门,想要凭此达到高深境界,几乎没有可能。

    分配的独立石屋中,莫语神念扫过,确定没有不妥,转身落座。

    取出今日发下的剑道玉简,神念探入随意扫了几眼,确定和预料中没有不同,就随手丢到一旁,转而取来另外一块玉简。

    这是剑宗区域分布,标注着各个区域,以及一些禁忌之地。有了这块玉简,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对剑宗生出一定的理解。

    神念刚一探入,莫语就忍不住摇头,这剑仆的地位,果然是太低。偌大的剑宗山门,竟然半数以上都是不可进入的禁地,好在他并不在乎这些,心思一转便细细寻找起来。

    片刻后,莫语放下玉简,脸上露出思索之色。经过他寻找、对比,剑宗之中真正的绝密之地,一共有三处。

    第一处在剑宗深处,是剑经楼,传闻放置有无数剑道宝典,自是重中之重。

    第二处,距离剑经楼不远,为封剑阁。这是历代剑宗强者,陨落后封剑之处。有资格收入其中的,每一把都是绝世宝剑,只有历代剑宗最为优秀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其中,选取一把先贤宝剑。

    至于第三处……

    莫语神色略显怪异。

    它位于剑宗边缘,对剑宗上下修士而言,都是轻易不能踏入的禁地。

    但偏偏,剑仆却不受限制,可以自由出入。

    “葬剑池。”

    莫语口中低吟,眼中神光涌动。

    ……

    翌日。

    剑仆分配,为避免有奸细存在,所以用的是随机抽签的办法。

    去往剑宗哪一处,全凭运气,这就能打乱敌对方的一切布置。

    当然,随着时间流逝,剑宗制定的规则,也出现了一些人为的漏洞。

    抽签,也能改变,只要不太明显就是。

    “刘忻,葬剑池。”一名白净剑宗修士淡淡开口,一脸阴柔看来。

    被点名的修士,身体一僵,脸色“唰”的惨白,他急忙上前几步,耳语几句又不引人注意塞了一些什么,到剑宗修士袍袖中。

    剑宗修士低头扫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啊,看错了,刘忻,分配往铸剑阁。”

    被点名修士如释重负,一脸轻松退下。

    抽签继续。

    又有几人抽中葬剑池,无一不选择奉送礼物,赔笑更改了自己的去处。

    “还剩十个人,六个要去葬剑池,这是规定,我也更改不了。”白净剑宗修士精神明显好了许多,最后的名额往往显得更加珍贵,他相信自己能有不错的收获。

    “你,过来抽签。”

    莫语神色平静,随手捏出一块白玉,“后勤”二字格外的清楚。

    他眉头,轻轻一皱。

    剩余修士脸上,同时露出羡慕,这位运气可真好。

    剑宗修士满脸笑容,接过后随意一扫,目光玩味,“雨墨,葬剑池。”

    莫语微怔,突然灿烂一笑,“多谢师兄!”

    剑宗修士脸上笑容蓦地僵住。

第八百九十二章 融合剑意    剑宗驭剑,传承数万年弟子门人无数,碎剑、断剑何止百万、千万。

    弃之入深渊,历经岁月,渐渐演化为可怕剑池。

    剑池所在,无数混乱、破碎剑意肆虐虚空,侵蚀人身,随时间流逝,甚至能伤及灵魂本源。也曾有剑宗天才欲借助剑池修行,但结果尽皆失败,轻者沦为废人,重者遭剑意反噬身亡!

    是以被划为禁地,不允宗下修士进入。

    至于剑仆的生死,就不在剑宗的考虑范围了。

    ……

    大地突兀凹陷,像是被一把巨剑直接斩断,黝黑一片深不见底。

    莫语站在远处,目光深邃,许久后吐出口气,面露赞叹之色。

    不愧是剑宗,威震一方的超级势力,居然能造就这般剑之绝域!

    这无数混乱剑意,对其余修士如毒药,但于莫语而言,却有可能是一个契机。

    如果能参悟、融合这万千剑意,将其收归己有,足以推动他剑道修行大进,令青草剑道符文复苏。

    “雨墨,别看了,做完巡视我们赶紧回去。”旁边一名青年脸色惨白,“这鬼地方,呆的久了,可是会丧命的!”

    葬剑池的危害,已不是秘密,这也是众剑仆,都不愿来此的原因。

    莫语收敛心思,日后有的是机会确定,当下点头,“好。”

    两人一组,草草沿葬剑池走了一圈,没有察觉不妥,便快速离去。

    今日的工作,到此就算结束,剩余时间可自行安排。

    相对于其他地方,葬剑池剑仆的工作,显得格外清闲。

    只要,你有命享受。

    ……

    石室中,莫语眼眸突然睁开,精芒一闪而逝。

    算着时间,其余两组剑仆巡视也已结束,是时候动身了。

    他长身而起,悄无声息离开石室,感应中没有不妥,身影一动像是一道青烟,直奔葬剑池而去。

    很快,如怪兽大口般的葬剑池,出现在视线中。

    莫语身影不停,一直逼近到边缘处,“噗”“噗”“噗”几声闷响,他身上长袍多了无数条口子。

    空中肆虐剑意,已能够对修士肉身,造成直接的伤害,但以莫语的强悍肉身,自然可以无视。

    他盘膝而坐,强大神念轰然爆发,笼罩周身十丈方圆,开始参悟。

    一瞬间,就有三十一道不同的剑意,出现在莫语感应,彼此交错碰撞,令人心神不由一阵沉闷。

    “两道中等剑意,其余都是弱小剑意,参悟起来毫无困难。”

    片刻后,莫语睁开眼眸,隐约有两道剑影浮现,“继续参悟!”

    他心神一动,又有几十道全新的剑意,出现心神中。

    “不好,有三道强大剑意,六道中等剑意,我神念够强也无法同时参悟,数量要减少。”莫语脸色发白,将参悟中的剑意,减少到一半,神色才渐渐恢复。

    时间悄然流逝,到第二日,莫语眼眸突然睁开,起身快速离去,同时震碎身上长袍,换上新的剑仆长袍。

    “看来以后要提前换好衣服,不然或许会被怀疑。”

    莫语心头转过念头。

    他回到石室后不久,门外便传来呼喊声,“雨墨快出来,到我们巡视的时辰了。”

    “知道了。”莫语应了一声,推门走出与他打过招呼,两人向葬剑池走去。

    ……

    剑仆的生活,枯燥而单调,每日周而复始,不断重复着昨日的生活。

    转眼间,莫语进入剑宗,已是第三个月。

    此刻,他端坐葬剑池旁,神色一片凝重。

    耗费三月时间,参悟强弱剑意七千三百余道,已隐隐达到一个临界点。

    所以,莫语尝试融合,一旦完成,就代表着剑道修行的一次跃进。

    他心神宁静,如古井不起波澜,似是超脱于外,观察着心神中剑意变化。

    不急不躁。

    融合剑意,数量更是达到恐怖的七千三百余道,哪怕以莫语的强大神念,都要绝对谨慎,否则一旦失败引发剑意爆裂,足以将他反噬成重伤。

    心神中,一座剑意漩涡已然凝聚,不断有新的剑意飞出,如雨滴般悄然融入。

    距离成功,已经不远。

    一股无形气息,萦绕莫语周身丈余,将所有剑意隔绝在外。

    这是随着参悟剑意增多,他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强大剑道意志!

    突然间,莫语眉头微皱,露出一抹阴沉。

    几名剑宗修士,闯入到他感应中,并恰好向他所在行来。

    想要闪避,剑意融合正在关键时,万万不可挪动。

    如果真的被怀疑,说不得要出手,将他们全部留下了!

    心底转过狠辣念头,莫语敛去所有表情,催动剑意漩涡转动,加快融合过程。好在融合已到最后,意识干涉,也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咻——

    破空声中,几名剑宗修士身影出现。

    “玄机师妹,这里就是葬剑池,我剑宗传承至今所有寻回的断剑、碎剑,都在其中。”一名俊朗剑宗修士微笑开口,“你我虽有宝物护体,却也不能在此久留,否则剑意侵蚀会很麻烦,甚至影响你我剑道修行。”

    他潇洒转身,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眼珠却猛地瞪大,似是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人……居然有人在这修行!

    其余剑宗修士,顺着他的目光,很快也察觉到了,那盘膝于葬剑池旁的身影,嘴巴不由长大,皆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鱼玄机眸子微微一顿,随即露出感兴趣的模样,声线清爽素然而出,“马师兄,你不是说,葬剑池很危险?我看,这里真的可以用于修行。”

    马泉涛一惊,他可是清楚,玄机师妹乃是剑心师叔最新收的得意弟子,如果误导她进入葬剑池修行,十个他也不够剑心师叔的剑斩啊!

    目光再度扫过那背影,震动之后,顿时发现了之前不曾注意的地方,马泉涛心中顿时一松,“师妹不要轻下判断。你看此人身上衣袍,是我剑宗剑仆,乃是宗门为维护葬剑池专门派遣之人。他们修为低弱,可以最大程度上减少剑意的影响,所以才能自由出入。”

    “他在此处修行,估计是不甘心于平凡,想要拼命一搏,却不知是在白白葬送自身的性命。师妹不信可以留意,这名剑仆,绝对活不过半年。”

    鱼玄机轻轻点头,可看着不远处那挺拔背影,她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简单。

    马泉涛无奈摇头,“玄机师妹不信,我将此人唤来,你一看便知。”他抬头,面露威严,“前方剑仆,见到我等到来,还是快来行礼!”

    可是那身影,仍旧盘膝而坐,纹丝没有动弹。

    马泉涛脸上露出一抹尴尬,随即化为阴沉,“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终于,那身影略微一动,随即转过身来,似是迟疑了一下,才快速行来。

    “参见诸位师兄、师姐!”

    “哼!我之前叫你,为何没有回应?”马泉涛冷冷开口。

    莫语故露紧张之色,“我……我一时害怕,动……动不了了。”

    看着他惊惧不安,马泉涛感觉寻回脸面,神色才好看了许多,想到玄机师妹还在,为了给她留个好印象,当下道:“下次注意些,幸亏是遇到了我,换做不好说话的师兄弟姐妹,定有你的苦头吃!”

    “是,是,多谢师兄!”莫语露出感激。、

    马泉涛一挥手,“你来告诉玄机师妹,在此处修行,效果怎么样?”

    莫语面露苦涩,“回禀玄机师姐,葬剑池剑意驳杂,想着对修行有益,其实靠近后弊端远大于收获,我已经在此尝试一段时间,身体受损,怕是活不了太久。”

    几人之前所言,他听的清楚,自然顺着开口,好将这几人打发离开。

    鱼玄机目光一扫,“是吗?”

    神色不置可否。

    马泉涛见她似乎还有兴趣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道:“师妹,为兄接下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我这就离开吧,有机会日后再来。”

    “好,就听师兄所言。”鱼玄机顺从点头,但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狡黠。

    一行剑宗修士转身离去,再没有人去关注莫语。

    毕竟,区区一个剑仆,还是快要死去的剑仆,哪里有让他们费神的资格。

    只是那鱼玄机,转身之时,目光在莫语身上,有着一个短暂的停顿。

    目送一行身影远去,莫语缓缓站直身体,之前的唯唯诺诺直接散去,恢复淡然模样。

    只是眉心,多了几分褶皱。

    这女子,莫非察觉到什么?

    莫语细细思索,终是压下灭口的念头,并非怜香惜玉,而是对自己的表现有信心。

    她应该只是好奇。

    摇摇头,将杂乱念头收敛,莫语转身离开,不久后回到居住石室中。

    他盘膝落座,神念扫过灵魂空间内青草剑道符文,露出几分沉吟之色。

    剑意融合完成,青草剑道符文表现多了一丝光华,这表明他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

    只是想要令青草剑道符文复苏,凭眼下参悟、融合的剑意,还远远不够。

    任重而道远啊!

    好在葬剑池,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剑意,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恢复修为不是问题。

    莫语眼中,重新露出坚定之色。

    ……

    “老师,人家想要去葬剑池修行。”鱼玄机撒娇开口,一脸的渴求模样。

    剑心柳眉轻皱,“你今天走了一遭,据说还遇到一个尝试失败的剑仆,难道还不死心?”

    “是,请老师给我一个机会。”鱼玄机俏皮一笑,“再说,有老师您赐下的宝物,就算我尝试失败,也不会被剑意所伤,您就答应我吧,求求您了。”

    “这……你啊,就仗着为师宠你,早晚要吃大亏。”剑心无奈摇头,“那就去试试吧,记住为师的话,如果有任何不适,马上停止回来。”

    鱼玄机笑颜如花,“谢谢老师!”

    她低头行礼,脑海却不觉浮现一道身影,嘴角不由微翘。

    骗人的小剑仆,咱们很快就要再见了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