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剑宗驭剑,传承数万年弟子门人无数,碎剑、断剑何止百万、千万。

    弃之入深渊,历经岁月,渐渐演化为可怕剑池。

    剑池所在,无数混乱、破碎剑意肆虐虚空,侵蚀人身,随时间流逝,甚至能伤及灵魂本源。也曾有剑宗天才欲借助剑池修行,但结果尽皆失败,轻者沦为废人,重者遭剑意反噬身亡!

    是以被划为禁地,不允宗下修士进入。

    至于剑仆的生死,就不在剑宗的考虑范围了。

    ……

    大地突兀凹陷,像是被一把巨剑直接斩断,黝黑一片深不见底。

    莫语站在远处,目光深邃,许久后吐出口气,面露赞叹之色。

    不愧是剑宗,威震一方的超级势力,居然能造就这般剑之绝域!

    这无数混乱剑意,对其余修士如毒药,但于莫语而言,却有可能是一个契机。

    如果能参悟、融合这万千剑意,将其收归己有,足以推动他剑道修行大进,令青草剑道符文复苏。

    “雨墨,别看了,做完巡视我们赶紧回去。”旁边一名青年脸色惨白,“这鬼地方,呆的久了,可是会丧命的!”

    葬剑池的危害,已不是秘密,这也是众剑仆,都不愿来此的原因。

    莫语收敛心思,日后有的是机会确定,当下点头,“好。”

    两人一组,草草沿葬剑池走了一圈,没有察觉不妥,便快速离去。

    今日的工作,到此就算结束,剩余时间可自行安排。

    相对于其他地方,葬剑池剑仆的工作,显得格外清闲。

    只要,你有命享受。

    ……

    石室中,莫语眼眸突然睁开,精芒一闪而逝。

    算着时间,其余两组剑仆巡视也已结束,是时候动身了。

    他长身而起,悄无声息离开石室,感应中没有不妥,身影一动像是一道青烟,直奔葬剑池而去。

    很快,如怪兽大口般的葬剑池,出现在视线中。

    莫语身影不停,一直逼近到边缘处,“噗”“噗”“噗”几声闷响,他身上长袍多了无数条口子。

    空中肆虐剑意,已能够对修士肉身,造成直接的伤害,但以莫语的强悍肉身,自然可以无视。

    他盘膝而坐,强大神念轰然爆发,笼罩周身十丈方圆,开始参悟。

    一瞬间,就有三十一道不同的剑意,出现在莫语感应,彼此交错碰撞,令人心神不由一阵沉闷。

    “两道中等剑意,其余都是弱小剑意,参悟起来毫无困难。”

    片刻后,莫语睁开眼眸,隐约有两道剑影浮现,“继续参悟!”

    他心神一动,又有几十道全新的剑意,出现心神中。

    “不好,有三道强大剑意,六道中等剑意,我神念够强也无法同时参悟,数量要减少。”莫语脸色发白,将参悟中的剑意,减少到一半,神色才渐渐恢复。

    时间悄然流逝,到第二日,莫语眼眸突然睁开,起身快速离去,同时震碎身上长袍,换上新的剑仆长袍。

    “看来以后要提前换好衣服,不然或许会被怀疑。”

    莫语心头转过念头。

    他回到石室后不久,门外便传来呼喊声,“雨墨快出来,到我们巡视的时辰了。”

    “知道了。”莫语应了一声,推门走出与他打过招呼,两人向葬剑池走去。

    ……

    剑仆的生活,枯燥而单调,每日周而复始,不断重复着昨日的生活。

    转眼间,莫语进入剑宗,已是第三个月。

    此刻,他端坐葬剑池旁,神色一片凝重。

    耗费三月时间,参悟强弱剑意七千三百余道,已隐隐达到一个临界点。

    所以,莫语尝试融合,一旦完成,就代表着剑道修行的一次跃进。

    他心神宁静,如古井不起波澜,似是超脱于外,观察着心神中剑意变化。

    不急不躁。

    融合剑意,数量更是达到恐怖的七千三百余道,哪怕以莫语的强大神念,都要绝对谨慎,否则一旦失败引发剑意爆裂,足以将他反噬成重伤。

    心神中,一座剑意漩涡已然凝聚,不断有新的剑意飞出,如雨滴般悄然融入。

    距离成功,已经不远。

    一股无形气息,萦绕莫语周身丈余,将所有剑意隔绝在外。

    这是随着参悟剑意增多,他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强大剑道意志!

    突然间,莫语眉头微皱,露出一抹阴沉。

    几名剑宗修士,闯入到他感应中,并恰好向他所在行来。

    想要闪避,剑意融合正在关键时,万万不可挪动。

    如果真的被怀疑,说不得要出手,将他们全部留下了!

    心底转过狠辣念头,莫语敛去所有表情,催动剑意漩涡转动,加快融合过程。好在融合已到最后,意识干涉,也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咻——

    破空声中,几名剑宗修士身影出现。

    “玄机师妹,这里就是葬剑池,我剑宗传承至今所有寻回的断剑、碎剑,都在其中。”一名俊朗剑宗修士微笑开口,“你我虽有宝物护体,却也不能在此久留,否则剑意侵蚀会很麻烦,甚至影响你我剑道修行。”

    他潇洒转身,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眼珠却猛地瞪大,似是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人……居然有人在这修行!

    其余剑宗修士,顺着他的目光,很快也察觉到了,那盘膝于葬剑池旁的身影,嘴巴不由长大,皆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鱼玄机眸子微微一顿,随即露出感兴趣的模样,声线清爽素然而出,“马师兄,你不是说,葬剑池很危险?我看,这里真的可以用于修行。”

    马泉涛一惊,他可是清楚,玄机师妹乃是剑心师叔最新收的得意弟子,如果误导她进入葬剑池修行,十个他也不够剑心师叔的剑斩啊!

    目光再度扫过那背影,震动之后,顿时发现了之前不曾注意的地方,马泉涛心中顿时一松,“师妹不要轻下判断。你看此人身上衣袍,是我剑宗剑仆,乃是宗门为维护葬剑池专门派遣之人。他们修为低弱,可以最大程度上减少剑意的影响,所以才能自由出入。”

    “他在此处修行,估计是不甘心于平凡,想要拼命一搏,却不知是在白白葬送自身的性命。师妹不信可以留意,这名剑仆,绝对活不过半年。”

    鱼玄机轻轻点头,可看着不远处那挺拔背影,她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简单。

    马泉涛无奈摇头,“玄机师妹不信,我将此人唤来,你一看便知。”他抬头,面露威严,“前方剑仆,见到我等到来,还是快来行礼!”

    可是那身影,仍旧盘膝而坐,纹丝没有动弹。

    马泉涛脸上露出一抹尴尬,随即化为阴沉,“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终于,那身影略微一动,随即转过身来,似是迟疑了一下,才快速行来。

    “参见诸位师兄、师姐!”

    “哼!我之前叫你,为何没有回应?”马泉涛冷冷开口。

    莫语故露紧张之色,“我……我一时害怕,动……动不了了。”

    看着他惊惧不安,马泉涛感觉寻回脸面,神色才好看了许多,想到玄机师妹还在,为了给她留个好印象,当下道:“下次注意些,幸亏是遇到了我,换做不好说话的师兄弟姐妹,定有你的苦头吃!”

    “是,是,多谢师兄!”莫语露出感激。、

    马泉涛一挥手,“你来告诉玄机师妹,在此处修行,效果怎么样?”

    莫语面露苦涩,“回禀玄机师姐,葬剑池剑意驳杂,想着对修行有益,其实靠近后弊端远大于收获,我已经在此尝试一段时间,身体受损,怕是活不了太久。”

    几人之前所言,他听的清楚,自然顺着开口,好将这几人打发离开。

    鱼玄机目光一扫,“是吗?”

    神色不置可否。

    马泉涛见她似乎还有兴趣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道:“师妹,为兄接下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我这就离开吧,有机会日后再来。”

    “好,就听师兄所言。”鱼玄机顺从点头,但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狡黠。

    一行剑宗修士转身离去,再没有人去关注莫语。

    毕竟,区区一个剑仆,还是快要死去的剑仆,哪里有让他们费神的资格。

    只是那鱼玄机,转身之时,目光在莫语身上,有着一个短暂的停顿。

    目送一行身影远去,莫语缓缓站直身体,之前的唯唯诺诺直接散去,恢复淡然模样。

    只是眉心,多了几分褶皱。

    这女子,莫非察觉到什么?

    莫语细细思索,终是压下灭口的念头,并非怜香惜玉,而是对自己的表现有信心。

    她应该只是好奇。

    摇摇头,将杂乱念头收敛,莫语转身离开,不久后回到居住石室中。

    他盘膝落座,神念扫过灵魂空间内青草剑道符文,露出几分沉吟之色。

    剑意融合完成,青草剑道符文表现多了一丝光华,这表明他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

    只是想要令青草剑道符文复苏,凭眼下参悟、融合的剑意,还远远不够。

    任重而道远啊!

    好在葬剑池,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剑意,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恢复修为不是问题。

    莫语眼中,重新露出坚定之色。

    ……

    “老师,人家想要去葬剑池修行。”鱼玄机撒娇开口,一脸的渴求模样。

    剑心柳眉轻皱,“你今天走了一遭,据说还遇到一个尝试失败的剑仆,难道还不死心?”

    “是,请老师给我一个机会。”鱼玄机俏皮一笑,“再说,有老师您赐下的宝物,就算我尝试失败,也不会被剑意所伤,您就答应我吧,求求您了。”

    “这……你啊,就仗着为师宠你,早晚要吃大亏。”剑心无奈摇头,“那就去试试吧,记住为师的话,如果有任何不适,马上停止回来。”

    鱼玄机笑颜如花,“谢谢老师!”

    她低头行礼,脑海却不觉浮现一道身影,嘴角不由微翘。

    骗人的小剑仆,咱们很快就要再见了哟!

第八百九十三章 染上什么病    巡视葬剑池一周,例行点卯之后,莫语转身向剑宗弟子消遣处行去。

    他虽不在意享受,却不能让自己,太过于另类,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吃饭、洗澡,换过一身崭新长袍,莫语神清气爽向自己的石屋行去。

    这一番耽搁,第二、第三小组的巡视,也差不多要完成了,略作休息,就可动身前往葬剑池。

    刚走进剑池剑仆居处,与他同一组的剑仆张灵迎面而来,一脸紧张之色,“雨墨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别说了,快跟我回去,鱼玄机师姐已等了你好大会。”

    说着,他脸上露出几分不解,想不通雨墨只是与他一样的小小剑仆,怎会和鱼玄机这般剑宗天才弟子,扯上关系。

    莫语眉头微不可察一皱,随即恢复平静,点头道:“我这就过去。等了这么久,鱼玄机师姐只怕已经动怒,你就不要跟着过去了,免得被我连累。”

    张灵犹豫一下,他虽然很想再看几眼鱼玄机的花容月貌,但更怕自己惹上麻烦,闻言点了点头道:“好,那你自己小心。”说着匆匆离去。

    莫语脸色,蓦地阴沉下去,略一思索,向自己的石屋大步走去。

    屋门大开,鱼玄机正坐在简陋的桌椅上,脸上带着玩味笑容看来,“我还以为,师弟知道我在这等你后,躲出去不敢回来了呢。”

    莫语急忙行礼,露出紧张之色,“师姐说笑了,我……我怎么敢,刚才恰好有事出去了一趟,还请师姐不要怪罪。”

    他将自己的诚惶诚恐表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鱼玄机眼中也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就将这点压下,笑着摇头,“雨墨师弟,我们说话开门见山,就不要再绕圈子了。”

    她神色一肃,紧盯着莫语,缓缓道:“我想请师弟,教我在葬剑池修行之法。”

    莫语心头杀机一现,神色却更加惶恐,“我在葬剑池修行,已吃下大亏命不久远,哪有什么法门,可以传授给师姐。”

    鱼玄机起身,走近莫语身旁,一股淡淡幽香钻入鼻中,“师弟,你的表现确实完美无缺,但昨日咱们见面时,你身上的衣服可没有半点破损。”

    她嘻嘻一笑,一脸得意,“既然师弟说不懂修行之法,那就请师弟告诉我,你是如何在葬剑池旁,却不被虚空肆虐剑意所伤。”

    莫语一怔,心头泛出一丝苦笑,他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破绽引起了鱼玄机的怀疑。

    此事,他自然是解释不清楚的。

    微微摇头,压下一丝懊恼,莫语抬头脸上惶恐已尽数不见,有的只是平静淡然,“师姐既然看到了,就不应该离我这么近,难道就不怕我暴起出手,对师姐不利?”

    鱼玄机本想嘲笑他一下,以她神将阶修为,还会怕你小小一个半神。但被莫语淡然目光看中,她身体却是不自觉的绷紧,心脏猛地收缩。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头凶兽锁定,而她则是一只柔弱的小白兔……

    可这种感觉,一闪即逝就像是幻觉,鱼玄机吸一口气心头恢复平静,却不敢再对莫语,有半点的小视。

    “我来这里之事,此处剑仆尽皆知晓,若我出事的话,你绝对逃不掉。所以,我相信师弟,你不会乱来的。”

    莫语沉默,不得不承认,鱼玄机说的是事实。如果可以杀人灭口,他会毫不犹豫出手,但代价却是他会暴露,无法再借助葬剑池剑意,恢复修为。

    当然,他也可以出手,镇压整个剑宗,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如此高调行事,吸引来的关注,会让他的身份,在短时间内曝光。

    这只会死的更快!

    所以,莫语有些头疼。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鱼玄机像是能猜到他心中所想,“突突”跳动的芳心渐渐恢复平静,瞥了一眼莫语棱角分明的面庞,心头突然划过一丝不曾有过的涟漪,俏脸顿时浮现几分红晕。

    她心头一惊,匆忙压下念头,为了掩盖自身表现,道:“师弟放心,我不会多嘴去说,只希望能借助葬剑池修行。当然,也请师弟向我保证,绝不会做有害于剑宗之事,否则鱼玄机宁愿一死,也要让师弟暴露出来。”

    说到后来,已是一脸严肃。

    莫语神色平静,“这点你可以放心,我是剑宗修士,绝不会对它不利。不过,葬剑池修行,需要强大肉身及坚韧的意志,我没有好的法门教给你。”

    鱼玄机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狐疑,对莫语所言,显然持保留态度。不过很快,她就轻轻一笑,“好,我就信师弟所言。不过葬剑池修行实在危险,我没有经验,就先跟在师弟身旁修行好了。”

    说完,她不给莫语拒绝的机会,直接起身向外走去,“师弟,我们这就去吧。”

    莫语眉头皱紧,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以他的修为,居然会被区区一将阶的小丫头威胁,当真是嘲讽啊!

    ……

    “我修行的时候,不允许被打搅。”

    “好。”

    “你距离我,要在十丈以外。”

    “好。”

    “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

    “好……呃,我尽量!”

    莫语脚步一顿,“我要确切的保证。”

    鱼玄机咬牙,她生的貌美如花兼有出色的修行天赋,一直来都是视线焦点,受到无数年轻男子追捧,何曾有人对她这样苛刻。但想到自己的修行,她还是决定忍了,“好!”

    简单一字,怨气纵横。

    莫语神色平淡似未察觉,“你的保证,最好记清楚,如果违犯,你我间的约定即刻作废。为保守秘密,我有可能出手,将你杀死。”

    平缓声线中,蕴着森咧杀机,鱼玄机心脏猛地收缩,身体一阵发冷。

    等她回过神来,莫语已经走远,看着他挺拔如松的背影,眸子微微闪动。

    她毫不怀疑,莫语能够说到做到!

    “真是一个狠心的家伙!哼哼,不过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跺了跺脚,鱼玄机快步跟了上去。

    ……

    葬剑池旁,莫语神色自若盘膝而坐,没有再看鱼玄机半点,闭目参悟剑意。

    他心神留有一丝提防,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直接清醒不过,做出应对。

    这也是他,放心带着鱼玄机的主要原因。

    左侧十丈外,鱼玄机俏脸凝重,她第一次如此的靠近葬剑池,对虚空肆虐剑意的恐怖,自然有了更为清楚的认知。所以,看着泰然自若落座其中的莫语,她眼中便多了一丝钦佩。

    这家伙,真是深不可测,不知道他究竟因为什么,居然在剑宗做一个小小剑仆。

    鱼玄机摇头,将这念头压下,她天生有着敏锐的感应,没有在莫语身上察觉到恶意,也是她选择隐瞒此事,而没有上禀剑宗的大部分原因。

    吸一口气,鱼玄机落座,开始参悟虚空中剑意。

    她身上,一块玉佩明灭闪烁,将侵入而来的剑意,悄然化解。

    转眼,一日时间过去,莫语眼眸缓缓睁开,两道模糊剑影一闪而没。

    他扫了一眼鱼玄机,起身直接离去。

    “喂,你要去哪?”鱼玄机瞪大眼,有些愤愤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个家伙,神神秘秘也就算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她的存在!

    实在可恶!

    莫语头也不回,淡淡道:“回去,巡视葬剑池。记住你的保证,不要泄露半点,否则我会杀人。”

    声音未落,他身影已经远去。

    鱼玄机恨恨的挥了挥小拳头,“狂妄的家伙!惹恼了本小姐,一状把你告到老师那,看老师怎么收拾你!”

    不过很快,她就收起脸上怒容,露出欣喜模样。

    “葬剑池修行,果然比其他地方快许多,只要坚持下去,我一定可以成功!”

    不知想到什么,鱼玄机眼眸一阵黯然,露出一抹深深的哀伤。

    吸一口气,她神色恢复平静,起身离去。

    只是背影,比较之前,多了几分凄苦无依。

    莫语身影,出现在剑池不远处,看着鱼玄机远去,脸上若有所思。

    涉及自身修为恢复,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毕竟,如今他身在阿鼻世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迎来残酷抹杀。

    现在看来,应该可以对鱼玄机暂时放心。

    莫语没有再做停顿,转身离去。

    ……

    此后一段时间,莫语表面与其他剑仆没有不同,巡视葬剑池后,照例前往参悟剑意。

    只是身边,多了鱼玄机,这一条小小的尾巴。

    不过此女倒也识趣,一直来都保持着十丈距离,自己静心修行,没有太多的打搅。

    至于所谓的修行之法,在小心观察了近月之后,鱼玄机也已彻底的放弃。

    只是偶尔扫过,莫语盘膝而坐的身影,她会忍不住的默默感叹,真是一个大怪物啊!

    要知道,她可是有老师赐予的宝物,才能长时间在葬剑池修行,期间还数次劳烦老师出手,为她清理残余的侵入剑意。

    莫语却全凭自身,就能安坐其中修行。

    半神阶修为,骗鬼去吧!

    鱼玄机每每想到他的身份,居然是剑仆,就忍不住的直撇嘴。

    如果他是剑仆,剑宗绝大部分的弟子,怕是连渣渣都算不上了!

    呼——

    莫语吐出口气,眼眸微动,随即缓缓睁开。

    鱼玄机急忙收回视线,敛去表情,做出一副凝神修炼的模样。

    莫语也不拆穿她,淡淡开口,“明日,我有一些事情要处置,你不要过来了。”

    “啊……好!”鱼玄机说完心有不由浮现几分失落,但随即又是一阵恼怒。

    他不过是一个剑仆,自己凭什么这么听话啊!

    可莫语没有给她再开口的机会,点点头,起身离去。

    “哼!不好好修炼,不知道明天要去干什么!”鱼玄机一脸愤然,“难道跟其他的男弟子一样,要去那种地方发泄发泄?”

    不知为什么,想到这种可能,鱼玄机心头没理由的一阵烦闷,低声哼哼道:“他是我什么人,管这么多干嘛!去吧去吧,最好染上什么病,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