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巡视葬剑池一周,例行点卯之后,莫语转身向剑宗弟子消遣处行去。

    他虽不在意享受,却不能让自己,太过于另类,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吃饭、洗澡,换过一身崭新长袍,莫语神清气爽向自己的石屋行去。

    这一番耽搁,第二、第三小组的巡视,也差不多要完成了,略作休息,就可动身前往葬剑池。

    刚走进剑池剑仆居处,与他同一组的剑仆张灵迎面而来,一脸紧张之色,“雨墨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别说了,快跟我回去,鱼玄机师姐已等了你好大会。”

    说着,他脸上露出几分不解,想不通雨墨只是与他一样的小小剑仆,怎会和鱼玄机这般剑宗天才弟子,扯上关系。

    莫语眉头微不可察一皱,随即恢复平静,点头道:“我这就过去。等了这么久,鱼玄机师姐只怕已经动怒,你就不要跟着过去了,免得被我连累。”

    张灵犹豫一下,他虽然很想再看几眼鱼玄机的花容月貌,但更怕自己惹上麻烦,闻言点了点头道:“好,那你自己小心。”说着匆匆离去。

    莫语脸色,蓦地阴沉下去,略一思索,向自己的石屋大步走去。

    屋门大开,鱼玄机正坐在简陋的桌椅上,脸上带着玩味笑容看来,“我还以为,师弟知道我在这等你后,躲出去不敢回来了呢。”

    莫语急忙行礼,露出紧张之色,“师姐说笑了,我……我怎么敢,刚才恰好有事出去了一趟,还请师姐不要怪罪。”

    他将自己的诚惶诚恐表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鱼玄机眼中也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就将这点压下,笑着摇头,“雨墨师弟,我们说话开门见山,就不要再绕圈子了。”

    她神色一肃,紧盯着莫语,缓缓道:“我想请师弟,教我在葬剑池修行之法。”

    莫语心头杀机一现,神色却更加惶恐,“我在葬剑池修行,已吃下大亏命不久远,哪有什么法门,可以传授给师姐。”

    鱼玄机起身,走近莫语身旁,一股淡淡幽香钻入鼻中,“师弟,你的表现确实完美无缺,但昨日咱们见面时,你身上的衣服可没有半点破损。”

    她嘻嘻一笑,一脸得意,“既然师弟说不懂修行之法,那就请师弟告诉我,你是如何在葬剑池旁,却不被虚空肆虐剑意所伤。”

    莫语一怔,心头泛出一丝苦笑,他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破绽引起了鱼玄机的怀疑。

    此事,他自然是解释不清楚的。

    微微摇头,压下一丝懊恼,莫语抬头脸上惶恐已尽数不见,有的只是平静淡然,“师姐既然看到了,就不应该离我这么近,难道就不怕我暴起出手,对师姐不利?”

    鱼玄机本想嘲笑他一下,以她神将阶修为,还会怕你小小一个半神。但被莫语淡然目光看中,她身体却是不自觉的绷紧,心脏猛地收缩。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头凶兽锁定,而她则是一只柔弱的小白兔……

    可这种感觉,一闪即逝就像是幻觉,鱼玄机吸一口气心头恢复平静,却不敢再对莫语,有半点的小视。

    “我来这里之事,此处剑仆尽皆知晓,若我出事的话,你绝对逃不掉。所以,我相信师弟,你不会乱来的。”

    莫语沉默,不得不承认,鱼玄机说的是事实。如果可以杀人灭口,他会毫不犹豫出手,但代价却是他会暴露,无法再借助葬剑池剑意,恢复修为。

    当然,他也可以出手,镇压整个剑宗,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如此高调行事,吸引来的关注,会让他的身份,在短时间内曝光。

    这只会死的更快!

    所以,莫语有些头疼。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鱼玄机像是能猜到他心中所想,“突突”跳动的芳心渐渐恢复平静,瞥了一眼莫语棱角分明的面庞,心头突然划过一丝不曾有过的涟漪,俏脸顿时浮现几分红晕。

    她心头一惊,匆忙压下念头,为了掩盖自身表现,道:“师弟放心,我不会多嘴去说,只希望能借助葬剑池修行。当然,也请师弟向我保证,绝不会做有害于剑宗之事,否则鱼玄机宁愿一死,也要让师弟暴露出来。”

    说到后来,已是一脸严肃。

    莫语神色平静,“这点你可以放心,我是剑宗修士,绝不会对它不利。不过,葬剑池修行,需要强大肉身及坚韧的意志,我没有好的法门教给你。”

    鱼玄机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狐疑,对莫语所言,显然持保留态度。不过很快,她就轻轻一笑,“好,我就信师弟所言。不过葬剑池修行实在危险,我没有经验,就先跟在师弟身旁修行好了。”

    说完,她不给莫语拒绝的机会,直接起身向外走去,“师弟,我们这就去吧。”

    莫语眉头皱紧,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以他的修为,居然会被区区一将阶的小丫头威胁,当真是嘲讽啊!

    ……

    “我修行的时候,不允许被打搅。”

    “好。”

    “你距离我,要在十丈以外。”

    “好。”

    “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

    “好……呃,我尽量!”

    莫语脚步一顿,“我要确切的保证。”

    鱼玄机咬牙,她生的貌美如花兼有出色的修行天赋,一直来都是视线焦点,受到无数年轻男子追捧,何曾有人对她这样苛刻。但想到自己的修行,她还是决定忍了,“好!”

    简单一字,怨气纵横。

    莫语神色平淡似未察觉,“你的保证,最好记清楚,如果违犯,你我间的约定即刻作废。为保守秘密,我有可能出手,将你杀死。”

    平缓声线中,蕴着森咧杀机,鱼玄机心脏猛地收缩,身体一阵发冷。

    等她回过神来,莫语已经走远,看着他挺拔如松的背影,眸子微微闪动。

    她毫不怀疑,莫语能够说到做到!

    “真是一个狠心的家伙!哼哼,不过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跺了跺脚,鱼玄机快步跟了上去。

    ……

    葬剑池旁,莫语神色自若盘膝而坐,没有再看鱼玄机半点,闭目参悟剑意。

    他心神留有一丝提防,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直接清醒不过,做出应对。

    这也是他,放心带着鱼玄机的主要原因。

    左侧十丈外,鱼玄机俏脸凝重,她第一次如此的靠近葬剑池,对虚空肆虐剑意的恐怖,自然有了更为清楚的认知。所以,看着泰然自若落座其中的莫语,她眼中便多了一丝钦佩。

    这家伙,真是深不可测,不知道他究竟因为什么,居然在剑宗做一个小小剑仆。

    鱼玄机摇头,将这念头压下,她天生有着敏锐的感应,没有在莫语身上察觉到恶意,也是她选择隐瞒此事,而没有上禀剑宗的大部分原因。

    吸一口气,鱼玄机落座,开始参悟虚空中剑意。

    她身上,一块玉佩明灭闪烁,将侵入而来的剑意,悄然化解。

    转眼,一日时间过去,莫语眼眸缓缓睁开,两道模糊剑影一闪而没。

    他扫了一眼鱼玄机,起身直接离去。

    “喂,你要去哪?”鱼玄机瞪大眼,有些愤愤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个家伙,神神秘秘也就算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她的存在!

    实在可恶!

    莫语头也不回,淡淡道:“回去,巡视葬剑池。记住你的保证,不要泄露半点,否则我会杀人。”

    声音未落,他身影已经远去。

    鱼玄机恨恨的挥了挥小拳头,“狂妄的家伙!惹恼了本小姐,一状把你告到老师那,看老师怎么收拾你!”

    不过很快,她就收起脸上怒容,露出欣喜模样。

    “葬剑池修行,果然比其他地方快许多,只要坚持下去,我一定可以成功!”

    不知想到什么,鱼玄机眼眸一阵黯然,露出一抹深深的哀伤。

    吸一口气,她神色恢复平静,起身离去。

    只是背影,比较之前,多了几分凄苦无依。

    莫语身影,出现在剑池不远处,看着鱼玄机远去,脸上若有所思。

    涉及自身修为恢复,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毕竟,如今他身在阿鼻世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迎来残酷抹杀。

    现在看来,应该可以对鱼玄机暂时放心。

    莫语没有再做停顿,转身离去。

    ……

    此后一段时间,莫语表面与其他剑仆没有不同,巡视葬剑池后,照例前往参悟剑意。

    只是身边,多了鱼玄机,这一条小小的尾巴。

    不过此女倒也识趣,一直来都保持着十丈距离,自己静心修行,没有太多的打搅。

    至于所谓的修行之法,在小心观察了近月之后,鱼玄机也已彻底的放弃。

    只是偶尔扫过,莫语盘膝而坐的身影,她会忍不住的默默感叹,真是一个大怪物啊!

    要知道,她可是有老师赐予的宝物,才能长时间在葬剑池修行,期间还数次劳烦老师出手,为她清理残余的侵入剑意。

    莫语却全凭自身,就能安坐其中修行。

    半神阶修为,骗鬼去吧!

    鱼玄机每每想到他的身份,居然是剑仆,就忍不住的直撇嘴。

    如果他是剑仆,剑宗绝大部分的弟子,怕是连渣渣都算不上了!

    呼——

    莫语吐出口气,眼眸微动,随即缓缓睁开。

    鱼玄机急忙收回视线,敛去表情,做出一副凝神修炼的模样。

    莫语也不拆穿她,淡淡开口,“明日,我有一些事情要处置,你不要过来了。”

    “啊……好!”鱼玄机说完心有不由浮现几分失落,但随即又是一阵恼怒。

    他不过是一个剑仆,自己凭什么这么听话啊!

    可莫语没有给她再开口的机会,点点头,起身离去。

    “哼!不好好修炼,不知道明天要去干什么!”鱼玄机一脸愤然,“难道跟其他的男弟子一样,要去那种地方发泄发泄?”

    不知为什么,想到这种可能,鱼玄机心头没理由的一阵烦闷,低声哼哼道:“他是我什么人,管这么多干嘛!去吧去吧,最好染上什么病,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第八百九十四章 你食言了    深夜,鱼玄机盘膝而坐,哪怕对天才而言,苦修也是必不可缺。

    但今夜,她显然不在状态,气息忽急忽缓,始终无法晋入清明之中。

    突然间,鱼玄机睁开眼眸,“啊”的低叫一声,无力的倒在床上。

    “怎么了?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对了,一定是我最近去葬剑池修行,让自己太劳累。今晚就不修炼了,好好睡一觉,这叫松弛有度。”

    喃喃自语着,鱼玄机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念头放空,可脑海总有一道身影晃来晃去。

    “啊啊啊啊!雨墨你个混蛋,真的敢去那种地方,本小姐就再也不要见你了!”

    ……

    一夜无眠,胡思乱想,鱼玄机清晨起床,精神状态自然不好。她有心去看一看,雨墨那家伙究竟在干嘛,却自己拉不下脸面,心不在焉坐在小院中,看着前方发呆。

    突然间,远门被推开,一名冷艳女修迈步而来,“玄机,你今日没有去修行?”

    她声音发冷,一双眸子,却露出关切。

    “啊!紫烟师姐!”鱼玄机仓促起身,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俏脸微微涨红。

    紫烟心头微惊,这小丫头的表现,可有些不对……表面上,她却没有流露,落座后笑道:“我听老师说,你去葬剑池修行了,真是胆大妄为,如果不是老师说,你一切都好,我绝对不许你去那个地方。”

    说着,她似不经意开口,“对了,听老师提及,你在葬剑池遇到一名剑仆,难道他也能借此修行,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有趣,一点都不有趣,这就是一个冷血加无情加好色的混蛋!”鱼玄机愤愤言罢,才突然醒悟过来,俏脸直接涨红,“这……师姐,我就是随口说说,那个家伙虽然让人讨厌,但也没坏到这个地步。”

    紫烟暗暗感叹,我的傻师妹,你这副表情,哪有半点讨厌的模样,同时对自己心中的猜测,越发肯定了几分,眼眸深处不由浮现出冷意。

    师妹天纵之资心思纯正,乃剑道修行不世出的天才人物,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绝不能为外物所扰,破坏日后修行。更何况,只是区区剑仆,哪怕有出人之处,也绝没有与师妹结合的资格。

    想到师妹的单纯与美丽,紫烟瞬间就对莫语,有了跃然于纸上的印象。

    一个阴险卑鄙,欲图不轨的癞蛤蟆!可惜遇到了她,休想成就好事!

    紫烟心头冷笑,神色间却不流露,微笑道:“能够让师妹如此评价,看来果然有趣,今日师姐有时间,就和你一起去见见这个小剑仆,顺便看一看你是如何修行的。”

    她经历丰富,自然明白这种事情,直接说教没有半点作用。

    只有让玄机师妹自己看清,她中意的男人是何等的无用,才会彻底死心。

    “这……”鱼玄机有些迟疑,昨日她可是答应过,今天不过去的。

    紫烟见状起身,拉着她向外行去,“快走吧,我不亲眼看你修行无事,终归不能放心。”

    鱼玄机微微挣扎,就顺从的跟上,心中暗暗狡辩。

    这可不是我说话不算话,实在是师姐强要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啊。

    眼底闪过一丝狡黠,鱼玄机脚步,下意识加快了几分,她真的很好奇,莫语今日支开她,是要做什么。

    ……

    葬剑池,莫语盘膝而坐,神色凝重。

    今日,他要第二次融合剑意。

    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绪,心神渐渐如一方古井,不起波澜。

    他闭目,心神之中,一座剑意漩涡,缓缓成型。

    无形剑道意志,自莫语体内散发,周身十丈范围,所有剑意退避。

    ……

    葬剑池在望,感受着那熟悉气息,鱼玄机却又有些迟疑起来,“师姐,要不我们明日再来?”

    紫烟已经做好,揭开小小剑仆真面目,并狠狠羞辱、敲打一番的准备,哪里肯半途而废。

    “来都来到这了,怎么又要退回去。”说着她脸上露出狐疑之色,“莫不是师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想让我知道。”

    鱼玄机下意识的一阵心虚,强自保持平静,“哪里有,师姐不要乱说!”

    她咬了咬嘴唇,“我们走吧!”

    紫嫣心头一沉,看来师妹已经有陷进去的态势,一定要马上出手,把她拉出来,否则一定要出大乱子!

    两人靠近葬剑池,来到平日修行之所,远远莫语背影,便出现在视线中。

    他盘膝而坐,似是正在潜心修行,并未察觉到两人的到来。

    “这就是那个剑仆?”紫烟目光一扫,只看背影的话,倒也有几分不俗,但随即轻轻撇嘴,露出几分不屑。

    能够引诱师妹,除了能言会道外,当然还要有一个不俗的皮囊。

    不过对修士而言,这些又能算什么,唯有修为才是关键!

    区区一个半神阶,癞蛤蟆一只!

    鱼玄机轻轻点头,看到莫语背影,心头松了一口气,他终归没有去那些肮脏的地方,但随即又生出几分忐忑。

    雨墨应该已经知道她们来了,为什么没有反应,是生气她言而无信吗?

    鱼玄机突然有些后悔,今日不应该过来,她小声道:“师姐,雨墨师弟正在修炼,你我就不要打搅他了,还是先离开吧。”

    紫烟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走,没这么简单!

    她微微一笑,道:“不过是一半神阶的剑仆,修炼哪有这么重要,我今天过来对他也有些好奇,当然要好好看一看。”

    说着,紫烟上前娇喝一声,“雨墨,转过身来,让我好好的瞧瞧!”

    她就是要让师妹看清楚,她心里面有的,究竟是个什么人。

    在她面前,只能被呼来喝去,如何能给她幸福,庇护她一生一世。

    “师姐,你干什么呀?”鱼玄机一脸焦急,“别说话,免得打乱了他修行!”

    “师妹这么小心干嘛,以他区区半神修为,就算修炼出了岔子,你我也能随手解决。”紫烟一脸不在乎,看着那仍旧安坐,没有半点回应的身影,略显刻薄的眉心渐渐皱紧,冷笑道:“好大的脸面,我开口也不理会,看来宗门这些年对剑仆的管理,确实有些放纵了!”

    她神色一肃,声线冰冷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我是玄机师妹师姐,剑心长老座下收徒紫烟,剑仆莫语,速速过来到我近前侍奉!”

    “师姐!”

    “师妹别说话,他连我都不看在眼里,如果不好好教训一下,传扬出去岂非让人认为,我剑宗没有规矩不懂尊卑!”紫烟冷笑,素手向前一点。

    嗡——

    一道剑影浮现,直奔莫语落去。

    “啊!”鱼玄机惊呼,就要出手阻拦。

    紫烟身影一动将她拦住,淡淡道:“师妹,今日你就看清楚,面前之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值不值得你心中牵挂。”

    “师姐,你在说什么啊,快让开!”鱼玄机脸上露出恼怒,但这时,已经晚了。

    噗——

    一声闷响,逼近莫语周身十丈的剑影,被直接震碎。

    他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脸上浮现苍白,缓缓转身开来。

    那双眼眸,冰冷漠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鱼玄机与他视线对碰,芳心蓦地一颤,急忙道:“雨墨你听我解释。”

    莫语却已收回目光,声线冷冽,“你食言了!”说罢起身一跃,直接跳入葬剑池。

    “雨墨!”鱼玄机猛地冲到边缘,葬剑池漆黑一片,莫语坠入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她怔怔看着地面一滩嫣红血迹,想到他冰冷的目光,心头如同刀绞。

    突然,鱼玄机吐出一口鲜血,俏脸直接惨白,身体软软倒在地上。

    “师妹!”紫烟一惊,抱住昏迷过去的鱼玄机,脸上不由露出慌张,“剑意暴走,怎么会这样!”

    她不敢耽搁,带着鱼玄机,转身极速离去。如今,只有请老师尽快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雨墨,区区卑贱的剑仆,死就死了,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

    葬剑池,无数断剑、碎剑之中,莫语身影盘膝而坐。

    他身上黑袍,已被虚空肆虐剑意,直接绞碎成齑粉。

    但那赤裸身躯,却像是钢铁铸就,仍凭剑意潮水般不断冲刷,都无法在他身上,流下半点痕迹。

    只不过此刻,莫语脸色露出苍白,微微皱紧的眉头,浮现痛苦之色。

    今日剑意融合关键时刻,鱼玄机、紫烟两人到来,尤其后者的出手,造成了极坏的后果。

    如非莫语神念足够强大,强行压下了剑意漩涡的爆裂,只怕如今他就不只是吐一口血,这么简单了。

    可如今,即便勉强压制住剑意漩涡爆裂,危险却并未解除,一旦莫语神念损耗过重,剑意漩涡的爆发只会更加猛烈。

    所以之前,莫语当即作出决定,跳入葬剑池中,借助此处更为狂暴的剑意,强行融入令剑意漩涡恢复平静。

    拂袖一挥,三十六叶混沌莲台出现在莫语身下,他要借助这混沌至宝,提升自己参悟剑意的速度。

    嗡——

    莲台释放层光,将莫语身上覆盖,令他心神瞬间平复下去,变得无比的冷静。

    神念全部放开,笼罩方圆百丈,超过百道剑意出现在莫语感应之中。

    他闷哼一声,脸色变得苍白,口鼻七窍间,露出刺眼血迹。

    但此刻,莫语却没有做出调整,直接强行参悟。想要使剑意漩涡恢复,需要数量极其庞大的剑意加以调节。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呼——

    呼——

    虚空中,无数剑意纵横。

    它们似是察觉到了,莫语的存在,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般,呼啸汇聚而来。

    渐渐的,形成一团黑风,将他的身影彻底淹没。同时切断、掩盖了莫语及混沌莲台的所有气息,再无法被外界感知。

    ####

    14号的更新,晚了点,不好意思哈。看到小小蚁同学的留言,很惭愧,但结婚、女儿出生、暂时留家之后,各种事情接连不断,很是受到影响,更新一直断断续续不给力。在此向大家深深致歉,包子会努力恢复更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