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深夜,鱼玄机盘膝而坐,哪怕对天才而言,苦修也是必不可缺。

    但今夜,她显然不在状态,气息忽急忽缓,始终无法晋入清明之中。

    突然间,鱼玄机睁开眼眸,“啊”的低叫一声,无力的倒在床上。

    “怎么了?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对了,一定是我最近去葬剑池修行,让自己太劳累。今晚就不修炼了,好好睡一觉,这叫松弛有度。”

    喃喃自语着,鱼玄机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念头放空,可脑海总有一道身影晃来晃去。

    “啊啊啊啊!雨墨你个混蛋,真的敢去那种地方,本小姐就再也不要见你了!”

    ……

    一夜无眠,胡思乱想,鱼玄机清晨起床,精神状态自然不好。她有心去看一看,雨墨那家伙究竟在干嘛,却自己拉不下脸面,心不在焉坐在小院中,看着前方发呆。

    突然间,远门被推开,一名冷艳女修迈步而来,“玄机,你今日没有去修行?”

    她声音发冷,一双眸子,却露出关切。

    “啊!紫烟师姐!”鱼玄机仓促起身,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俏脸微微涨红。

    紫烟心头微惊,这小丫头的表现,可有些不对……表面上,她却没有流露,落座后笑道:“我听老师说,你去葬剑池修行了,真是胆大妄为,如果不是老师说,你一切都好,我绝对不许你去那个地方。”

    说着,她似不经意开口,“对了,听老师提及,你在葬剑池遇到一名剑仆,难道他也能借此修行,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有趣,一点都不有趣,这就是一个冷血加无情加好色的混蛋!”鱼玄机愤愤言罢,才突然醒悟过来,俏脸直接涨红,“这……师姐,我就是随口说说,那个家伙虽然让人讨厌,但也没坏到这个地步。”

    紫烟暗暗感叹,我的傻师妹,你这副表情,哪有半点讨厌的模样,同时对自己心中的猜测,越发肯定了几分,眼眸深处不由浮现出冷意。

    师妹天纵之资心思纯正,乃剑道修行不世出的天才人物,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绝不能为外物所扰,破坏日后修行。更何况,只是区区剑仆,哪怕有出人之处,也绝没有与师妹结合的资格。

    想到师妹的单纯与美丽,紫烟瞬间就对莫语,有了跃然于纸上的印象。

    一个阴险卑鄙,欲图不轨的癞蛤蟆!可惜遇到了她,休想成就好事!

    紫烟心头冷笑,神色间却不流露,微笑道:“能够让师妹如此评价,看来果然有趣,今日师姐有时间,就和你一起去见见这个小剑仆,顺便看一看你是如何修行的。”

    她经历丰富,自然明白这种事情,直接说教没有半点作用。

    只有让玄机师妹自己看清,她中意的男人是何等的无用,才会彻底死心。

    “这……”鱼玄机有些迟疑,昨日她可是答应过,今天不过去的。

    紫烟见状起身,拉着她向外行去,“快走吧,我不亲眼看你修行无事,终归不能放心。”

    鱼玄机微微挣扎,就顺从的跟上,心中暗暗狡辩。

    这可不是我说话不算话,实在是师姐强要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啊。

    眼底闪过一丝狡黠,鱼玄机脚步,下意识加快了几分,她真的很好奇,莫语今日支开她,是要做什么。

    ……

    葬剑池,莫语盘膝而坐,神色凝重。

    今日,他要第二次融合剑意。

    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绪,心神渐渐如一方古井,不起波澜。

    他闭目,心神之中,一座剑意漩涡,缓缓成型。

    无形剑道意志,自莫语体内散发,周身十丈范围,所有剑意退避。

    ……

    葬剑池在望,感受着那熟悉气息,鱼玄机却又有些迟疑起来,“师姐,要不我们明日再来?”

    紫烟已经做好,揭开小小剑仆真面目,并狠狠羞辱、敲打一番的准备,哪里肯半途而废。

    “来都来到这了,怎么又要退回去。”说着她脸上露出狐疑之色,“莫不是师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想让我知道。”

    鱼玄机下意识的一阵心虚,强自保持平静,“哪里有,师姐不要乱说!”

    她咬了咬嘴唇,“我们走吧!”

    紫嫣心头一沉,看来师妹已经有陷进去的态势,一定要马上出手,把她拉出来,否则一定要出大乱子!

    两人靠近葬剑池,来到平日修行之所,远远莫语背影,便出现在视线中。

    他盘膝而坐,似是正在潜心修行,并未察觉到两人的到来。

    “这就是那个剑仆?”紫烟目光一扫,只看背影的话,倒也有几分不俗,但随即轻轻撇嘴,露出几分不屑。

    能够引诱师妹,除了能言会道外,当然还要有一个不俗的皮囊。

    不过对修士而言,这些又能算什么,唯有修为才是关键!

    区区一个半神阶,癞蛤蟆一只!

    鱼玄机轻轻点头,看到莫语背影,心头松了一口气,他终归没有去那些肮脏的地方,但随即又生出几分忐忑。

    雨墨应该已经知道她们来了,为什么没有反应,是生气她言而无信吗?

    鱼玄机突然有些后悔,今日不应该过来,她小声道:“师姐,雨墨师弟正在修炼,你我就不要打搅他了,还是先离开吧。”

    紫烟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走,没这么简单!

    她微微一笑,道:“不过是一半神阶的剑仆,修炼哪有这么重要,我今天过来对他也有些好奇,当然要好好看一看。”

    说着,紫烟上前娇喝一声,“雨墨,转过身来,让我好好的瞧瞧!”

    她就是要让师妹看清楚,她心里面有的,究竟是个什么人。

    在她面前,只能被呼来喝去,如何能给她幸福,庇护她一生一世。

    “师姐,你干什么呀?”鱼玄机一脸焦急,“别说话,免得打乱了他修行!”

    “师妹这么小心干嘛,以他区区半神修为,就算修炼出了岔子,你我也能随手解决。”紫烟一脸不在乎,看着那仍旧安坐,没有半点回应的身影,略显刻薄的眉心渐渐皱紧,冷笑道:“好大的脸面,我开口也不理会,看来宗门这些年对剑仆的管理,确实有些放纵了!”

    她神色一肃,声线冰冷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我是玄机师妹师姐,剑心长老座下收徒紫烟,剑仆莫语,速速过来到我近前侍奉!”

    “师姐!”

    “师妹别说话,他连我都不看在眼里,如果不好好教训一下,传扬出去岂非让人认为,我剑宗没有规矩不懂尊卑!”紫烟冷笑,素手向前一点。

    嗡——

    一道剑影浮现,直奔莫语落去。

    “啊!”鱼玄机惊呼,就要出手阻拦。

    紫烟身影一动将她拦住,淡淡道:“师妹,今日你就看清楚,面前之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值不值得你心中牵挂。”

    “师姐,你在说什么啊,快让开!”鱼玄机脸上露出恼怒,但这时,已经晚了。

    噗——

    一声闷响,逼近莫语周身十丈的剑影,被直接震碎。

    他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脸上浮现苍白,缓缓转身开来。

    那双眼眸,冰冷漠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鱼玄机与他视线对碰,芳心蓦地一颤,急忙道:“雨墨你听我解释。”

    莫语却已收回目光,声线冷冽,“你食言了!”说罢起身一跃,直接跳入葬剑池。

    “雨墨!”鱼玄机猛地冲到边缘,葬剑池漆黑一片,莫语坠入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她怔怔看着地面一滩嫣红血迹,想到他冰冷的目光,心头如同刀绞。

    突然,鱼玄机吐出一口鲜血,俏脸直接惨白,身体软软倒在地上。

    “师妹!”紫烟一惊,抱住昏迷过去的鱼玄机,脸上不由露出慌张,“剑意暴走,怎么会这样!”

    她不敢耽搁,带着鱼玄机,转身极速离去。如今,只有请老师尽快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雨墨,区区卑贱的剑仆,死就死了,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

    葬剑池,无数断剑、碎剑之中,莫语身影盘膝而坐。

    他身上黑袍,已被虚空肆虐剑意,直接绞碎成齑粉。

    但那赤裸身躯,却像是钢铁铸就,仍凭剑意潮水般不断冲刷,都无法在他身上,流下半点痕迹。

    只不过此刻,莫语脸色露出苍白,微微皱紧的眉头,浮现痛苦之色。

    今日剑意融合关键时刻,鱼玄机、紫烟两人到来,尤其后者的出手,造成了极坏的后果。

    如非莫语神念足够强大,强行压下了剑意漩涡的爆裂,只怕如今他就不只是吐一口血,这么简单了。

    可如今,即便勉强压制住剑意漩涡爆裂,危险却并未解除,一旦莫语神念损耗过重,剑意漩涡的爆发只会更加猛烈。

    所以之前,莫语当即作出决定,跳入葬剑池中,借助此处更为狂暴的剑意,强行融入令剑意漩涡恢复平静。

    拂袖一挥,三十六叶混沌莲台出现在莫语身下,他要借助这混沌至宝,提升自己参悟剑意的速度。

    嗡——

    莲台释放层光,将莫语身上覆盖,令他心神瞬间平复下去,变得无比的冷静。

    神念全部放开,笼罩方圆百丈,超过百道剑意出现在莫语感应之中。

    他闷哼一声,脸色变得苍白,口鼻七窍间,露出刺眼血迹。

    但此刻,莫语却没有做出调整,直接强行参悟。想要使剑意漩涡恢复,需要数量极其庞大的剑意加以调节。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呼——

    呼——

    虚空中,无数剑意纵横。

    它们似是察觉到了,莫语的存在,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般,呼啸汇聚而来。

    渐渐的,形成一团黑风,将他的身影彻底淹没。同时切断、掩盖了莫语及混沌莲台的所有气息,再无法被外界感知。

    ####

    14号的更新,晚了点,不好意思哈。看到小小蚁同学的留言,很惭愧,但结婚、女儿出生、暂时留家之后,各种事情接连不断,很是受到影响,更新一直断断续续不给力。在此向大家深深致歉,包子会努力恢复更新。

第八百九十五章 因祸得福    整洁的静室中,鱼玄机昏睡在床上,俏脸惨白没有半分血色。

    突然间,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即缓缓睁开双目。

    看到坐在床沿的剑心,眼眸蓦地一红,泪水簌簌而下,“老师……”

    “好了,不要说话,安心休息。”剑心柔声开口,看到爱徒此刻模样,所有不满、说教都烟消云散。

    “不!老师求你出手,去救救他,求老师你救救他!”鱼玄机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都是我的错,我答应了不去打搅他的,是我害了他!”

    剑心眉角一皱,“玄机,你剑意暴走伤势很重,如果不好好修养,可能会对日后修行造成影响。”

    “老师,我会好好休息,只要您出手救他,我什么都依你!”

    剑心沉默,几息后点头,“好。我会去葬剑池一踏,但以他剑仆修为,坠入葬剑池中生还的几率几近于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为师要你保证,无论此事结果如何,都不能伤害自己,你能答应?”

    “我答应老师,不论什么结果,都好好养伤!”鱼玄机急忙开口。

    剑心暗暗一叹,原本她还有些不信,如今看来,玄机果然已经情动。

    或许,经历此事之后,她剑道意志能够更加坚韧,也未必就是坏事。

    转过念头,剑心起身,道:“等我的消息。”

    看着她背影消失,鱼玄机咬着嘴唇,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心中涌出无尽的悔意。

    如果知道这个结果,她绝不会带紫烟去葬剑池,可惜世上既已发生之事,便不可再改变。

    “雨墨,你可千万要活着!”

    ……

    葬剑池底部,漆黑不见五指,耳边剑意纵横呼啸声,让人头皮发麻。

    一团黑风中,莫语盘膝而坐,混沌莲台散发出的光晕,将他周身照亮。

    莫语身上长袍已成齑粉,赤裸身躯上,此刻生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可怕裂口,像是张开的婴儿小嘴,无比可怖。鲜血横流,已将他全身染红。

    这是体内剑意过多,所造成的反噬表现之一,以他强悍肉身都是如此,足可知是何等的可怕!若换做寻常修士,只怕早已被狂暴剑意,将肉身撑爆!

    但此刻,莫语脸上却是一片平静,似乎这难以承受的痛苦,并非发生在他身上。

    一道道剑意被快速参悟,随即毫不停顿,直接融入到剑意漩涡。

    随着新的剑意融入,还没有达到新的平衡之前,剑意漩涡的反震的越发厉害。莫语竭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压制,就像是走在悬崖上的钢丝绳上,随时都有可能坠落,粉身碎骨。

    啪——

    一声轻响,莫语胸膛处一块血肉裂开,血水滚滚而出。紧随在后,一连串的破裂声音,密密麻麻响起。

    他身上伤口,数量瞬间增加一倍以上,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布满裂纹的陶瓷娃娃,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莫语低哼,眼眸蓦地睁开,露出疯狂!他肉身承受已达到极限,开始崩溃,就像是洪流下的堤坝,一旦出现缺口,就会被摧枯拉朽彻底冲回!

    但同样的,剑意漩涡的平衡,也到了最后的时间。

    就看,谁的速度更快一些!

    如果肉身提前崩溃,莫语死,魂飞魄散。

    反之剑意漩涡稳定,莫语活,必有大收获!

    “给我融合!”低吼中,莫语将参悟的最后十道剑意,瞬间打入剑意漩涡。

    它猛地一颤,一股混乱、暴虐气息轰然爆发,就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

    莫语的神念压制,被瞬间冲破,他闷哼一声,张口喷出鲜血,浑身“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这是血肉、骨骼的断碎之声!

    此刻,已是生死一线!

    他瞪大的眼珠中,一根根血管快速浮现,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因为体内巨大的压力,向外微微凸起。没有意外的话,下一刻他的眼珠,就将被撑爆,碎成一地。

    嗡——

    一声震鸣,爆发的剑意漩涡,气息突然快速收敛,几个呼吸时间,便归于平静。

    安静旋转,释放出一股,强大无匹的剑道气息。

    虚空中肆虐剑意,此刻猛地一顿,随即如潮水般向外退去,似是不敢冒犯。

    葬剑池底部,诡异的出现了一片净土,莫语浑身浴血,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撑过来了!

    他仰面而倒,几乎一瞬间,意识直接陷入黑暗。

    ……

    同一时间,剑心身影,漂浮在葬剑池上,她微微闭目强大剑道气息轰然爆发,凝神感应葬剑池中,所有的异常气息。

    片刻后,她睁开眼眸,神色没有变化,“没有,那应该是死了。这样也好,能彻底断去玄机的念想。”

    剑心转身,飘然远去。

    ……

    不知过去多久,莫语手指微微动弹,随即睁开双眼。

    嗡——

    一声若有若无的剑鸣,陡然自他体内传出,引动周边无数断、碎长剑,随之轻轻震颤。

    灵魂空间中,青草剑道符文表面,一丝丝光晕流转,距离复苏已然不远。

    莫语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总算是因祸得福,恢复伤势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他扫过一眼周边,“只怕剑宗之人,认为我已经死去,正好趁此机会,留在葬剑池底部恢复伤势。”

    脑海不经意浮现鱼玄机身影,莫语眉头微不可察轻皱,随即归于平静。

    摒弃所有多余念头,他心神宁静,继续参悟剑意。

    如果之前,直接进入葬剑池修行,即便莫语肉身强横也无法承受。但如今,他却已能轻松应付。

    ……

    时间如水,流淌无声。

    一年后。

    鱼玄机双手托腮,静静看向远方,清明如水的眸子中,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哀伤。

    “师妹。”声音在身后响起,紫烟看着以前对她笑脸亲切的女孩,神色复杂。

    鱼玄机起身行礼,“参见师姐。”语态恭谨,流露出淡漠疏离。

    “你还怨我?”紫烟脸上浮现一抹苦涩。

    “过去之事,师姐无需再提,玄机已经忘记。”

    紫烟沉默,几息后轻轻点头,“老师召你,入剑洞修行。”

    鱼玄机眸子微亮,“多谢师姐告知。”

    敛衽行礼,转身离去。

    看着她背影,紫烟眼中浮现苦楚,喃喃轻语,“师妹,就算你怨恨师姐,重新来过我还是会这样做。区区剑仆,岂能配得上你,希望日后你能想通这些。”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