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整洁的静室中,鱼玄机昏睡在床上,俏脸惨白没有半分血色。

    突然间,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即缓缓睁开双目。

    看到坐在床沿的剑心,眼眸蓦地一红,泪水簌簌而下,“老师……”

    “好了,不要说话,安心休息。”剑心柔声开口,看到爱徒此刻模样,所有不满、说教都烟消云散。

    “不!老师求你出手,去救救他,求老师你救救他!”鱼玄机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都是我的错,我答应了不去打搅他的,是我害了他!”

    剑心眉角一皱,“玄机,你剑意暴走伤势很重,如果不好好修养,可能会对日后修行造成影响。”

    “老师,我会好好休息,只要您出手救他,我什么都依你!”

    剑心沉默,几息后点头,“好。我会去葬剑池一踏,但以他剑仆修为,坠入葬剑池中生还的几率几近于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为师要你保证,无论此事结果如何,都不能伤害自己,你能答应?”

    “我答应老师,不论什么结果,都好好养伤!”鱼玄机急忙开口。

    剑心暗暗一叹,原本她还有些不信,如今看来,玄机果然已经情动。

    或许,经历此事之后,她剑道意志能够更加坚韧,也未必就是坏事。

    转过念头,剑心起身,道:“等我的消息。”

    看着她背影消失,鱼玄机咬着嘴唇,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心中涌出无尽的悔意。

    如果知道这个结果,她绝不会带紫烟去葬剑池,可惜世上既已发生之事,便不可再改变。

    “雨墨,你可千万要活着!”

    ……

    葬剑池底部,漆黑不见五指,耳边剑意纵横呼啸声,让人头皮发麻。

    一团黑风中,莫语盘膝而坐,混沌莲台散发出的光晕,将他周身照亮。

    莫语身上长袍已成齑粉,赤裸身躯上,此刻生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可怕裂口,像是张开的婴儿小嘴,无比可怖。鲜血横流,已将他全身染红。

    这是体内剑意过多,所造成的反噬表现之一,以他强悍肉身都是如此,足可知是何等的可怕!若换做寻常修士,只怕早已被狂暴剑意,将肉身撑爆!

    但此刻,莫语脸上却是一片平静,似乎这难以承受的痛苦,并非发生在他身上。

    一道道剑意被快速参悟,随即毫不停顿,直接融入到剑意漩涡。

    随着新的剑意融入,还没有达到新的平衡之前,剑意漩涡的反震的越发厉害。莫语竭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压制,就像是走在悬崖上的钢丝绳上,随时都有可能坠落,粉身碎骨。

    啪——

    一声轻响,莫语胸膛处一块血肉裂开,血水滚滚而出。紧随在后,一连串的破裂声音,密密麻麻响起。

    他身上伤口,数量瞬间增加一倍以上,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布满裂纹的陶瓷娃娃,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莫语低哼,眼眸蓦地睁开,露出疯狂!他肉身承受已达到极限,开始崩溃,就像是洪流下的堤坝,一旦出现缺口,就会被摧枯拉朽彻底冲回!

    但同样的,剑意漩涡的平衡,也到了最后的时间。

    就看,谁的速度更快一些!

    如果肉身提前崩溃,莫语死,魂飞魄散。

    反之剑意漩涡稳定,莫语活,必有大收获!

    “给我融合!”低吼中,莫语将参悟的最后十道剑意,瞬间打入剑意漩涡。

    它猛地一颤,一股混乱、暴虐气息轰然爆发,就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

    莫语的神念压制,被瞬间冲破,他闷哼一声,张口喷出鲜血,浑身“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这是血肉、骨骼的断碎之声!

    此刻,已是生死一线!

    他瞪大的眼珠中,一根根血管快速浮现,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因为体内巨大的压力,向外微微凸起。没有意外的话,下一刻他的眼珠,就将被撑爆,碎成一地。

    嗡——

    一声震鸣,爆发的剑意漩涡,气息突然快速收敛,几个呼吸时间,便归于平静。

    安静旋转,释放出一股,强大无匹的剑道气息。

    虚空中肆虐剑意,此刻猛地一顿,随即如潮水般向外退去,似是不敢冒犯。

    葬剑池底部,诡异的出现了一片净土,莫语浑身浴血,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撑过来了!

    他仰面而倒,几乎一瞬间,意识直接陷入黑暗。

    ……

    同一时间,剑心身影,漂浮在葬剑池上,她微微闭目强大剑道气息轰然爆发,凝神感应葬剑池中,所有的异常气息。

    片刻后,她睁开眼眸,神色没有变化,“没有,那应该是死了。这样也好,能彻底断去玄机的念想。”

    剑心转身,飘然远去。

    ……

    不知过去多久,莫语手指微微动弹,随即睁开双眼。

    嗡——

    一声若有若无的剑鸣,陡然自他体内传出,引动周边无数断、碎长剑,随之轻轻震颤。

    灵魂空间中,青草剑道符文表面,一丝丝光晕流转,距离复苏已然不远。

    莫语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总算是因祸得福,恢复伤势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他扫过一眼周边,“只怕剑宗之人,认为我已经死去,正好趁此机会,留在葬剑池底部恢复伤势。”

    脑海不经意浮现鱼玄机身影,莫语眉头微不可察轻皱,随即归于平静。

    摒弃所有多余念头,他心神宁静,继续参悟剑意。

    如果之前,直接进入葬剑池修行,即便莫语肉身强横也无法承受。但如今,他却已能轻松应付。

    ……

    时间如水,流淌无声。

    一年后。

    鱼玄机双手托腮,静静看向远方,清明如水的眸子中,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哀伤。

    “师妹。”声音在身后响起,紫烟看着以前对她笑脸亲切的女孩,神色复杂。

    鱼玄机起身行礼,“参见师姐。”语态恭谨,流露出淡漠疏离。

    “你还怨我?”紫烟脸上浮现一抹苦涩。

    “过去之事,师姐无需再提,玄机已经忘记。”

    紫烟沉默,几息后轻轻点头,“老师召你,入剑洞修行。”

    鱼玄机眸子微亮,“多谢师姐告知。”

    敛衽行礼,转身离去。

    看着她背影,紫烟眼中浮现苦楚,喃喃轻语,“师妹,就算你怨恨师姐,重新来过我还是会这样做。区区剑仆,岂能配得上你,希望日后你能想通这些。”

    ……

第八百九十六章 剑宗宗主    “你听说了吗,葬剑池的剑意伤害降低了?”

    这句话,近来在剑宗弟子间不断流转,渐渐成为逢人必说的问候语。

    据说,最先发现这点的,是两名巡视剑仆,但具体的没有人再去关注。所有剑宗弟子,都一脸兴奋的,将目光投注到葬剑池上。

    剑意伤害降低后,这原本被划为禁地之所,瞬间成为修行剑道的洞天福地。

    “刘师兄遭遇剑道瓶颈已有数年,一直难有寸进,听说只在葬剑池修行十三日,就顺利突破!”

    “这算什么,李师姐厚积薄发,半月来借助葬剑池,剑意接连突破两个小境界,实力大涨!”

    “我也听说了,不少师兄弟姐妹,都已经得到了好处!”

    几名剑宗弟子低声交谈,一脸兴奋。

    “几位师兄,葬剑池不是我宗禁地吗,怎么能帮助修行?”不远处,一名剑宗弟子面露迷惑。

    说话几人之一转身看来,“师弟刚刚出关吧?”

    “正是,小弟闭关半年,消息有些闭塞了。”

    “猜就是这样。”说话修士一脸兴奋,“葬剑池两个月前,剑意伤害开始降低,已不会对你我造成太大伤害,只要把握好尺度,就能借助修行。师弟想一想,能够顺利参悟诸多剑意,对你我修炼,这意味着什么。”

    “啊!居然有这种事!”出关修士一脸惊喜,“那我们还耽搁什么,赶紧去吧!”

    “我们正要前往,师弟不如与我们同去!”

    “好!”

    ……

    类似的场景,在剑宗内部不断上演,越来越炽烈。

    两个月时间的观望,已经可以确定,葬剑池不会对他们有所伤害。

    如此来,再不抓紧,修行就要被人远远撇开了!

    而剑宗高层的沉默,在此事中,也有着极强的推进作用。

    毕竟,在剑宗弟子看来,如果真有凶险,宗门绝不会允许他们随意靠近。

    但事实,却未必是这样。

    ……

    剑城地底深处,沉埋着一座大殿。

    此刻,大殿角落处传送阵不断亮起,五道身影先后到来。他们容貌尽皆苍老,眼眸却锐利无比,一袭剑袍衬之下,内敛着无尽森冷剑意。

    “师兄,葬剑池吸引弟子越来越多,局势未曾明朗之前,要不要暂时阻止一下。”开口老者剑袍漆黑,眉宇间煞气翻涌,显然杀戮极重。

    另一青色剑袍老妪,闻言轻轻点头,“三师兄所言不错。”

    其余两人,目光也同时看来。

    白色剑袍老者闻言点头,道:“你们不必着急,这一情形已经持续两月时间,近期应该不会生出变化。而且,我已传信宗主,他今日便要出关。”

    这老者,赫然是剑心的老师,也是剑宗第一张老,剑无涯!

    “宗主出关!”黑色剑袍老者眼眸骤然大亮,周身迸发骇人气息,“大师兄他,突破了?”说话间,他声音竟有些颤抖,足可知心中,是何等的激动。

    剑无涯脸色一黯,缓缓摇头,“突破帝境踏足天道,哪有这么简单,如果再有百年时间,或许大师兄可以顺利进入……但我剑宗,已没有时间了啊。”

    他语气中,满是不甘。

    其余四名剑宗老者,同时沉默下去。

    就在这时,一道平缓声音,直接在他们耳边响起,“师弟、师妹不必担心,为兄虽没有突破,但也算半步踏入天道中,凭我剑修之霸道,未必弱于真正天道之修。”

    一名中年男子自大殿深处迈步而来,他身穿灰袍,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无匹威压,显然是修为刚刚突破,尚且无法完美掌握。

    剑无涯五人胸口尽皆一闷,感受着山岳般的压迫,脸上却露出笑容。

    宗主踏入半步天道,这对剑宗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参见宗主!”

    五人同时行礼。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不必多礼,起来吧。”

    “师兄,你的样貌?”剑无涯开口,面露不解。

    中年男子神色自若,“此事为兄也不清楚,许是因为触及天道,样貌才会恢复。不过对你我而言,这些都是外物,算不了什么。”

    他淡淡言罢,转而道:“葬剑池之事,你们可曾查看过?”

    剑无涯神色一肃,“我们已经查看过,只能隐隐发现,葬剑池中孕育着什么,却无法辨明,也不能确定方位。”

    “无妨,本宗亲去一踏,查明究竟发生何事。”中年男子脚下一迈,身影突兀不见。

    青色剑袍老妪一脸感叹,“半步天道,果然非你我可比,师兄如今的手段,我已看不清了。”

    其余几人,也是赞叹点头。

    唯有剑无涯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张了张嘴,却没有多言。

    ……

    唰——

    虚空微闪,中年男子身影,出现在葬剑池上。下方无数剑宗弟子,却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此人目光在下方一扫,很快便微微停顿,眼眸深处剑影浮现,散发出一丝凌厉。

    但他却没有多做停顿,转身又是一步迈出,身影瞬间离去。

    葬剑池深处,莫语似有所感,瞬间抬头看向中年男子离开处,眉头微皱,轻声道:“被发现了吗?”

    他脸上神色,却是极为平静。

    思索了片刻,莫语吐出口气,再度闭上眼眸。

    ……

    “传令,葬剑池为宗门禁地,所有剑宗弟子,即刻撤出,否则宗规严惩!”剑无涯签发宗门剑令,眼中露出一抹担忧。

    掌门师兄虽然没有明言,究竟发生了何事,但他却能感受到他的那份凝重。

    希望,不要生出大乱子,否则剑宗的处境,将会更加的艰难。

    很快,剑令传遍全宗,虽然心中不解,又有一些不甘,但出于对宗门的敬畏,没有任何弟子胆敢违抗,短短片刻时间,尽数离开葬剑池。

    很快,中年男子身影再度出现,这一次他没有停顿,一步迈出,身体直向葬剑池深处坠去。

    耳边风声呼啸,他却没有半点理会,周身淡淡剑道意志散发,却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令虚空剑意退避,根本不敢有半点冒犯。

    “啪”的一声轻响,中年男子落地。

    与此同时,莫语抬头看去,两人目光对碰。

    虚空瞬间传来雷鸣,隐有光火闪过。

    中年男子心头一凛,周身气息越发凌厉,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可斩天碎地,缓缓道:“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隐藏我剑宗葬剑池,意欲何为?”

    声线平缓而出,却又森冷杀机流淌,让人毫不怀疑,他随时都会暴起出手。

    莫语神色平淡,“我来剑宗,只为借葬剑池疗伤。”

    “阁下以为,这回答我会相信?”中年男子眼眸虚眯,浩荡剑意如火山爆发,碾压一切。

    莫语起身,如海中礁石,任你狂风暴雨大浪滔天,我自岿然不动。

    “信不信,由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