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听说了吗,葬剑池的剑意伤害降低了?”

    这句话,近来在剑宗弟子间不断流转,渐渐成为逢人必说的问候语。

    据说,最先发现这点的,是两名巡视剑仆,但具体的没有人再去关注。所有剑宗弟子,都一脸兴奋的,将目光投注到葬剑池上。

    剑意伤害降低后,这原本被划为禁地之所,瞬间成为修行剑道的洞天福地。

    “刘师兄遭遇剑道瓶颈已有数年,一直难有寸进,听说只在葬剑池修行十三日,就顺利突破!”

    “这算什么,李师姐厚积薄发,半月来借助葬剑池,剑意接连突破两个小境界,实力大涨!”

    “我也听说了,不少师兄弟姐妹,都已经得到了好处!”

    几名剑宗弟子低声交谈,一脸兴奋。

    “几位师兄,葬剑池不是我宗禁地吗,怎么能帮助修行?”不远处,一名剑宗弟子面露迷惑。

    说话几人之一转身看来,“师弟刚刚出关吧?”

    “正是,小弟闭关半年,消息有些闭塞了。”

    “猜就是这样。”说话修士一脸兴奋,“葬剑池两个月前,剑意伤害开始降低,已不会对你我造成太大伤害,只要把握好尺度,就能借助修行。师弟想一想,能够顺利参悟诸多剑意,对你我修炼,这意味着什么。”

    “啊!居然有这种事!”出关修士一脸惊喜,“那我们还耽搁什么,赶紧去吧!”

    “我们正要前往,师弟不如与我们同去!”

    “好!”

    ……

    类似的场景,在剑宗内部不断上演,越来越炽烈。

    两个月时间的观望,已经可以确定,葬剑池不会对他们有所伤害。

    如此来,再不抓紧,修行就要被人远远撇开了!

    而剑宗高层的沉默,在此事中,也有着极强的推进作用。

    毕竟,在剑宗弟子看来,如果真有凶险,宗门绝不会允许他们随意靠近。

    但事实,却未必是这样。

    ……

    剑城地底深处,沉埋着一座大殿。

    此刻,大殿角落处传送阵不断亮起,五道身影先后到来。他们容貌尽皆苍老,眼眸却锐利无比,一袭剑袍衬之下,内敛着无尽森冷剑意。

    “师兄,葬剑池吸引弟子越来越多,局势未曾明朗之前,要不要暂时阻止一下。”开口老者剑袍漆黑,眉宇间煞气翻涌,显然杀戮极重。

    另一青色剑袍老妪,闻言轻轻点头,“三师兄所言不错。”

    其余两人,目光也同时看来。

    白色剑袍老者闻言点头,道:“你们不必着急,这一情形已经持续两月时间,近期应该不会生出变化。而且,我已传信宗主,他今日便要出关。”

    这老者,赫然是剑心的老师,也是剑宗第一张老,剑无涯!

    “宗主出关!”黑色剑袍老者眼眸骤然大亮,周身迸发骇人气息,“大师兄他,突破了?”说话间,他声音竟有些颤抖,足可知心中,是何等的激动。

    剑无涯脸色一黯,缓缓摇头,“突破帝境踏足天道,哪有这么简单,如果再有百年时间,或许大师兄可以顺利进入……但我剑宗,已没有时间了啊。”

    他语气中,满是不甘。

    其余四名剑宗老者,同时沉默下去。

    就在这时,一道平缓声音,直接在他们耳边响起,“师弟、师妹不必担心,为兄虽没有突破,但也算半步踏入天道中,凭我剑修之霸道,未必弱于真正天道之修。”

    一名中年男子自大殿深处迈步而来,他身穿灰袍,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无匹威压,显然是修为刚刚突破,尚且无法完美掌握。

    剑无涯五人胸口尽皆一闷,感受着山岳般的压迫,脸上却露出笑容。

    宗主踏入半步天道,这对剑宗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参见宗主!”

    五人同时行礼。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不必多礼,起来吧。”

    “师兄,你的样貌?”剑无涯开口,面露不解。

    中年男子神色自若,“此事为兄也不清楚,许是因为触及天道,样貌才会恢复。不过对你我而言,这些都是外物,算不了什么。”

    他淡淡言罢,转而道:“葬剑池之事,你们可曾查看过?”

    剑无涯神色一肃,“我们已经查看过,只能隐隐发现,葬剑池中孕育着什么,却无法辨明,也不能确定方位。”

    “无妨,本宗亲去一踏,查明究竟发生何事。”中年男子脚下一迈,身影突兀不见。

    青色剑袍老妪一脸感叹,“半步天道,果然非你我可比,师兄如今的手段,我已看不清了。”

    其余几人,也是赞叹点头。

    唯有剑无涯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张了张嘴,却没有多言。

    ……

    唰——

    虚空微闪,中年男子身影,出现在葬剑池上。下方无数剑宗弟子,却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此人目光在下方一扫,很快便微微停顿,眼眸深处剑影浮现,散发出一丝凌厉。

    但他却没有多做停顿,转身又是一步迈出,身影瞬间离去。

    葬剑池深处,莫语似有所感,瞬间抬头看向中年男子离开处,眉头微皱,轻声道:“被发现了吗?”

    他脸上神色,却是极为平静。

    思索了片刻,莫语吐出口气,再度闭上眼眸。

    ……

    “传令,葬剑池为宗门禁地,所有剑宗弟子,即刻撤出,否则宗规严惩!”剑无涯签发宗门剑令,眼中露出一抹担忧。

    掌门师兄虽然没有明言,究竟发生了何事,但他却能感受到他的那份凝重。

    希望,不要生出大乱子,否则剑宗的处境,将会更加的艰难。

    很快,剑令传遍全宗,虽然心中不解,又有一些不甘,但出于对宗门的敬畏,没有任何弟子胆敢违抗,短短片刻时间,尽数离开葬剑池。

    很快,中年男子身影再度出现,这一次他没有停顿,一步迈出,身体直向葬剑池深处坠去。

    耳边风声呼啸,他却没有半点理会,周身淡淡剑道意志散发,却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令虚空剑意退避,根本不敢有半点冒犯。

    “啪”的一声轻响,中年男子落地。

    与此同时,莫语抬头看去,两人目光对碰。

    虚空瞬间传来雷鸣,隐有光火闪过。

    中年男子心头一凛,周身气息越发凌厉,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可斩天碎地,缓缓道:“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隐藏我剑宗葬剑池,意欲何为?”

    声线平缓而出,却又森冷杀机流淌,让人毫不怀疑,他随时都会暴起出手。

    莫语神色平淡,“我来剑宗,只为借葬剑池疗伤。”

    “阁下以为,这回答我会相信?”中年男子眼眸虚眯,浩荡剑意如火山爆发,碾压一切。

    莫语起身,如海中礁石,任你狂风暴雨大浪滔天,我自岿然不动。

    “信不信,由你。”

第八百九十七章 加入剑宗    中年男子沉默,周身剑意沸腾,杀意滔天。

    恐怖气势,竟引动葬剑池中,无数断、碎长剑共鸣。

    虚空之中,尽是“嗡嗡”震鸣,令人心颤!

    莫语眉头一皱,眼眸露出凝重,却无半点惊惧之色。

    他不退反进,脚下一步上前,只是一人,却如同千军万马,气势如虹!

    无法阻挡!

    莫可匹敌!

    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中年男子体外剑意,突然如潮水般退去,神色恢复平静,淡淡道:“本宗信你。”

    莫语一怔,露出不解。

    “本宗剑道修行直达本心,可辨识善恶,刚才气势逼迫,自然能察觉你心中念头。”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突然道:“你身上可有宗派背-景?”

    莫语目光微闪,收回踏出一步,神色从容自若,“你想我加入剑宗?”

    中年男子露出几分赞赏,“不错。”

    “这是你的交换条件?”

    既然被发现,利用葬剑池恢复伤势之事,自然要付出一定代价。

    “你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真诚的邀请。”中年男子笑着开口。

    莫语沉默,少顷淡淡开口,“此事我可以答应,但我身上背负极重的因果,剑宗与我有了牵扯,日后若有大劫难降临,你可不要后悔。”

    中年男子神色一僵,认真看着莫语的表情,应是在判断他所言真假。

    许久后,此人微微苦笑,显然察觉到,他并没有说谎。

    就在莫语以为,交谈失败时,中年男子突然点了点头,“不后悔!只要你愿意加入,带来的所有后果,我剑宗都愿承受!”

    莫语干脆点头,“好,现在开始,我正式加入剑宗。”

    他拱手,“雨墨,参见宗主!”

    中年男子面露笑容,“你入剑宗,要有合适的身份,今日本宗便代先师剑道子收你为徒。所以,你要随本宗暂离葬剑池。”

    莫语眉头一皱,想要回绝,却寻不到合适的理由,想了一下,道:“我不想引来太多关注。”

    “可以!我会对外宣称,你是老师早年游历时收的弟子,近日才回归宗门。只要与五位师弟、师妹见面就可,其余不用露面。”中年男子笑容越发温和。

    “走吧。”

    他拂袖一挥,带起莫语,直接挪移离去。

    ……

    剑宗大殿。

    剑无涯等五人神色肃穆,他们方才已感受到,宗主释放出的恐怖剑意,能够让他如此慎重以对,足可知事情的严重!

    如非宗主临行严令他们不得接近,几人早已赶去查看。

    “怎么突然没了动静,宗主师兄莫不是遭了算计?”黑色剑袍老者突然开口,一脸焦躁,眉宇间黑色煞气翻涌不休,目光冷的骇人。

    他猛地起身,“不行,我要赶去看看!”

    “三师弟,不要着急!”剑无涯沉声开口,“若以宗主师兄半步天道修为,都遭遇不测,你我赶去也于事无补。况且,我不认为宗主师兄出了意外,你我再耐心等等。”

    “三哥,二师兄说的对,你先别着急。”青色剑袍老妪出言劝慰,“大师兄剑道修行触及天道,神通莫测法力通玄,即便是天道之修降临,也足以与之一战。”

    就在这时,虚空微闪,两道身影出现。

    黑色剑袍老者脸上一喜,“宗主!”他目光落到后者身上,眼珠浮现一抹煞气,“此人是谁?”

    中年男子余光扫来,见莫语一副平淡自若模样,微微一笑,道:“师弟放心,雨墨是友非敌,而且我已经决定,代老师收他为徒。”

    黑色剑袍老者眉头一皱,眼露惊诧。

    剑无涯、老妪等四人,也是一脸讶色。

    但显然,他们对中年男子都十分信服,哪怕不解,也没有人出言质疑。

    中年男子见状面露欣慰,转身看来,已是一片肃穆,“雨墨,先师剑道子突破境界失败葬于天地之间,你我亦不必拘泥于繁文缛节。你向天地拜祭,便算行过师礼,本宗与五位师弟、师妹,作为此事的见证。”

    莫语点头,转身单膝一跪,“雨墨,祭拜老师!”

    一拜之下,虚空隐有剑鸣,响彻九霄!

    中年男子眼眸蓦地大亮,眼露喜意。

    剑无涯等人,也是一脸震动莫名。

    “哈哈!从即刻起,雨墨你就是我们的七师弟!”中年男子神色亲切,“我是老师大弟子,名剑无道,执掌剑宗。”

    他伸手一指,“白色剑袍是二师兄剑无涯。黑色剑袍是三师兄,剑无生。云纹剑袍是四师兄,剑无宵。滴雨剑袍是五师兄,剑无痕。青色剑袍是六师姐,剑无意。”

    莫语点头,拱手行礼,“参见诸位师兄、师姐。”

    “师弟免礼。”剑无涯等人开口。

    剑无道微微一笑,取出一块令牌,“七师弟,此令代表你的身份,手持可自由进入剑经楼,参悟我剑宗历代收集、珍藏剑道秘典,应该对你有所帮助。待日后,你若愿意,可前往封剑阁,寻找一把如意宝剑。”

    莫语犹豫一下,还是伸手接过,“多谢师兄。”虽然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他在剑无道身上,却没有察觉到恶意。

    当然,更重要的是,剑经楼中的剑道秘典,可以帮助他更快的,恢复伤势!

    “仪式已成,师弟不必再做耽搁,自去就是。”剑无道笑着开口。

    莫语拱手,与众人见礼,转身大步离去。

    待他背影消失,剑无生最先开口,“大师兄,你这是何意?”

    剑无道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七师弟在此时间不短,你们可曾感应清楚,他是何修为?”

    “半神……”剑无意声音戛然而止。

    其余几人,眼中也是露出惊骇。

    能够让宗主师兄如此重视,不惜代师收徒,足以表明雨墨的强横。半神阶,显然绝不可能,哪怕他有再如何强大的天赋!

    这便唯有一个解释,雨墨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见几人反应过来,剑无道淡淡开口,“其实,为兄也只能隐约察觉,他修为应是帝阶。但在七师弟身上,我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这是我触及天道之后,所生出的感应,你们察觉不到也是正常。”

    他停顿一下,眼眸变得无比深邃,“所以,我代老师收他为徒,也是希望为我剑宗,多争取一分生机。”

    ####

    下雨断电一整天……先更一章,凌晨后还有一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