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年男子沉默,周身剑意沸腾,杀意滔天。

    恐怖气势,竟引动葬剑池中,无数断、碎长剑共鸣。

    虚空之中,尽是“嗡嗡”震鸣,令人心颤!

    莫语眉头一皱,眼眸露出凝重,却无半点惊惧之色。

    他不退反进,脚下一步上前,只是一人,却如同千军万马,气势如虹!

    无法阻挡!

    莫可匹敌!

    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中年男子体外剑意,突然如潮水般退去,神色恢复平静,淡淡道:“本宗信你。”

    莫语一怔,露出不解。

    “本宗剑道修行直达本心,可辨识善恶,刚才气势逼迫,自然能察觉你心中念头。”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突然道:“你身上可有宗派背-景?”

    莫语目光微闪,收回踏出一步,神色从容自若,“你想我加入剑宗?”

    中年男子露出几分赞赏,“不错。”

    “这是你的交换条件?”

    既然被发现,利用葬剑池恢复伤势之事,自然要付出一定代价。

    “你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真诚的邀请。”中年男子笑着开口。

    莫语沉默,少顷淡淡开口,“此事我可以答应,但我身上背负极重的因果,剑宗与我有了牵扯,日后若有大劫难降临,你可不要后悔。”

    中年男子神色一僵,认真看着莫语的表情,应是在判断他所言真假。

    许久后,此人微微苦笑,显然察觉到,他并没有说谎。

    就在莫语以为,交谈失败时,中年男子突然点了点头,“不后悔!只要你愿意加入,带来的所有后果,我剑宗都愿承受!”

    莫语干脆点头,“好,现在开始,我正式加入剑宗。”

    他拱手,“雨墨,参见宗主!”

    中年男子面露笑容,“你入剑宗,要有合适的身份,今日本宗便代先师剑道子收你为徒。所以,你要随本宗暂离葬剑池。”

    莫语眉头一皱,想要回绝,却寻不到合适的理由,想了一下,道:“我不想引来太多关注。”

    “可以!我会对外宣称,你是老师早年游历时收的弟子,近日才回归宗门。只要与五位师弟、师妹见面就可,其余不用露面。”中年男子笑容越发温和。

    “走吧。”

    他拂袖一挥,带起莫语,直接挪移离去。

    ……

    剑宗大殿。

    剑无涯等五人神色肃穆,他们方才已感受到,宗主释放出的恐怖剑意,能够让他如此慎重以对,足可知事情的严重!

    如非宗主临行严令他们不得接近,几人早已赶去查看。

    “怎么突然没了动静,宗主师兄莫不是遭了算计?”黑色剑袍老者突然开口,一脸焦躁,眉宇间黑色煞气翻涌不休,目光冷的骇人。

    他猛地起身,“不行,我要赶去看看!”

    “三师弟,不要着急!”剑无涯沉声开口,“若以宗主师兄半步天道修为,都遭遇不测,你我赶去也于事无补。况且,我不认为宗主师兄出了意外,你我再耐心等等。”

    “三哥,二师兄说的对,你先别着急。”青色剑袍老妪出言劝慰,“大师兄剑道修行触及天道,神通莫测法力通玄,即便是天道之修降临,也足以与之一战。”

    就在这时,虚空微闪,两道身影出现。

    黑色剑袍老者脸上一喜,“宗主!”他目光落到后者身上,眼珠浮现一抹煞气,“此人是谁?”

    中年男子余光扫来,见莫语一副平淡自若模样,微微一笑,道:“师弟放心,雨墨是友非敌,而且我已经决定,代老师收他为徒。”

    黑色剑袍老者眉头一皱,眼露惊诧。

    剑无涯、老妪等四人,也是一脸讶色。

    但显然,他们对中年男子都十分信服,哪怕不解,也没有人出言质疑。

    中年男子见状面露欣慰,转身看来,已是一片肃穆,“雨墨,先师剑道子突破境界失败葬于天地之间,你我亦不必拘泥于繁文缛节。你向天地拜祭,便算行过师礼,本宗与五位师弟、师妹,作为此事的见证。”

    莫语点头,转身单膝一跪,“雨墨,祭拜老师!”

    一拜之下,虚空隐有剑鸣,响彻九霄!

    中年男子眼眸蓦地大亮,眼露喜意。

    剑无涯等人,也是一脸震动莫名。

    “哈哈!从即刻起,雨墨你就是我们的七师弟!”中年男子神色亲切,“我是老师大弟子,名剑无道,执掌剑宗。”

    他伸手一指,“白色剑袍是二师兄剑无涯。黑色剑袍是三师兄,剑无生。云纹剑袍是四师兄,剑无宵。滴雨剑袍是五师兄,剑无痕。青色剑袍是六师姐,剑无意。”

    莫语点头,拱手行礼,“参见诸位师兄、师姐。”

    “师弟免礼。”剑无涯等人开口。

    剑无道微微一笑,取出一块令牌,“七师弟,此令代表你的身份,手持可自由进入剑经楼,参悟我剑宗历代收集、珍藏剑道秘典,应该对你有所帮助。待日后,你若愿意,可前往封剑阁,寻找一把如意宝剑。”

    莫语犹豫一下,还是伸手接过,“多谢师兄。”虽然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他在剑无道身上,却没有察觉到恶意。

    当然,更重要的是,剑经楼中的剑道秘典,可以帮助他更快的,恢复伤势!

    “仪式已成,师弟不必再做耽搁,自去就是。”剑无道笑着开口。

    莫语拱手,与众人见礼,转身大步离去。

    待他背影消失,剑无生最先开口,“大师兄,你这是何意?”

    剑无道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七师弟在此时间不短,你们可曾感应清楚,他是何修为?”

    “半神……”剑无意声音戛然而止。

    其余几人,眼中也是露出惊骇。

    能够让宗主师兄如此重视,不惜代师收徒,足以表明雨墨的强横。半神阶,显然绝不可能,哪怕他有再如何强大的天赋!

    这便唯有一个解释,雨墨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见几人反应过来,剑无道淡淡开口,“其实,为兄也只能隐约察觉,他修为应是帝阶。但在七师弟身上,我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这是我触及天道之后,所生出的感应,你们察觉不到也是正常。”

    他停顿一下,眼眸变得无比深邃,“所以,我代老师收他为徒,也是希望为我剑宗,多争取一分生机。”

    ####

    下雨断电一整天……先更一章,凌晨后还有一章。

第八百九十八章 第七长老    “参见七师叔!”一名花白长发剑修恭谨行礼,他身上岁月气息浓郁,显然年岁极大,此刻却不敢有半点不敬。

    莫语目光微闪,“你是?”

    “回禀师叔,我乃宗主座下第三徒剑陌,奉老师令谕,听从师叔差遣。”

    看来,剑无道已经料到,他要往剑经楼,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特意让人前来带路。

    想通这点,莫语点点头,“我要去剑经楼。”

    剑陌没有半点惊讶,转身打出一道剑光,很快有嘶鸣声传来,四头异兽拉着一座青色銮驾,一直行到近前。

    “七师叔,请。”

    莫语暗暗点头,剑无道行事果然缜密,竟连这点也都吩咐妥当。

    如此,就不怕他被,其余剑宗弟子看到。

    身影一动登上銮驾,内部空间极大,铺着温软的兽皮,矮桌上燃着三角香炉,清香扑鼻令人心神宁静。

    剑陌落到銮驾前,亲自持鞭,猛地向前一抽,“驾!”

    四头异兽极速奔跑起来,足下翻出红光,就像是踩着火焰前行,在空中拉出一条赤色长虹。

    无数剑宗弟子看来,脸上纷纷露出敬畏,当他们中有人认出剑陌的身份时,更是被震撼的难以言语。凝神看去,銮驾中只有一道模糊身影,一闪即逝。

    一路疾行,很快,剑经楼就在眼前。

    四头异兽显然训练良好,銮驾平缓停下,没有半点顿挫。

    剑陌跳到地面,“七师叔,到了。”

    莫语走出銮驾,目光一扫,神色顿时凝重。

    好一个剑经楼!

    存放此处的无数剑道秘典,被历代剑修强者翻阅,不觉间便沾染其气息,自然散发出剑道意志。单独或许极弱,但成千上万的叠加,就变得极其恐怖!

    剑经楼一砖、一瓦、一木,经年累月受这股剑道意志侵染,早已改变本质,发生蜕变。

    甚至可以认为,剑经楼本身,就是一把异形长剑,而且威能极其恐怖。任何试图破坏的举动,都会引起剑经楼的反噬,那般后果即便莫语,也不愿去承受。

    而且此刻,暗中几道强大神念,已带着凌厉气息缠绕而来,显然有强者暗中守卫。

    莫语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翻手将剑无道给予的令牌取出。

    他能明显感觉到,几道神念传递出的震动,短暂停滞后,如潮水般退去。

    “七师叔,凭借令牌,您可自由出入剑经楼,我就在这里等您出来。”剑陌恭谨开口,他在莫语身上,虽没有感受到强大压迫,但一股莫名的敬畏,让他不敢有半点放肆。

    莫语点点头,迈步走入剑经楼。

    在他身影消失瞬间,虚空微闪,几名剑宗修士身影出现。

    紫烟恰好扫来一眼,神色一滞,顿时露出几分难以置信。

    是他!

    怎么可能,老师已探查清楚,他已经死了。

    再者言,就算没有死,以他的身份,也没有资格进入剑经楼。

    “参见剑陌长老!”其余剑宗修士看到剑陌身影,吓了一跳纷纷恭谨行礼。

    紫烟急忙跟随行礼。

    剑陌微微点头,“你们能够被送入剑经楼,都是我剑宗弟子中的佼佼者,定要努力修行,不辜负宗门对你们的期望。”

    “谨遵剑陌长老教诲!”

    “嗯,下去吧。”

    紫烟跟随众人离开,还是不由自主的牛头,看向剑经楼的入口。

    那背影,一直萦绕在她心中。

    很快,一条消息,在剑宗中传递开来。

    剑道子师祖早年游历时收入的弟子,今日归返剑宗,为师祖第七弟子。

    而剑陌长老銮驾中的那人,正是第七长老。

    紫烟知晓这点后,顿时放下心去,尊贵无上的第七长老,自然和那卑微的小小剑仆,不可能有半点联系。

    只是看背影,第七长老似乎很是年轻呢,想来必定是一潇洒倜傥的风流人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睹真容呢……

    紫烟转着念头,心头浮现一丝期待。

    ……

    剑经楼,内部自成一方空间,一眼望去辽阔无边,竟像是一方独立的小世界。

    空中漂浮着一只只白色光团,释放出淡淡剑道意志。

    莫语目光微闪,随手捏来一个,从中取出一方玉简,感应没有不妥,神念探入其中。

    “《青元剑经》,剑势轻灵飘逸,共计上下七层……”

    随后是百余字的剑经总纲,之后是每一层的修行方法。

    莫语收回神念,心中已经明白,这漂浮空中的白色光团,每一个都代表着一部剑道秘典,其数量,至少在十万以上!

    即便以他的心志,此刻也感到一阵震撼,能够收集到十万以上剑道秘典,且不是滥竽充数全无用处之物,足以表明剑宗传承底蕴之深厚。

    想来,在久远岁月之前,剑宗必定有过极度辉煌的岁月,否则绝无法做到这点。

    吸一口气,平复激荡心绪,莫语神念略一感应,身影一动向剑经楼空间深处飞去。对他而言,外部的剑道秘典,虽然不凡,却已没有太大的用处。

    莫语速度极快,随着深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虚空中的剑道意志压迫,正在快速增强。

    这并非是有意设置,而是剑道秘典的本身释放,表明它们的品质不断提升。

    当然,这也是无形的屏障,防止进入剑经楼的剑宗修士,一时贪图强大剑道秘典,对自身造成伤害。

    嗡——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剑道意志,闯入莫语的感应,与他产生一丝共鸣。

    唰——

    莫语停在一团白光前,探手取出一块白色玉简,此物样式古朴圆润光滑,不时掠过丝丝荧光,显然不是凡物。

    吸一口气,莫语小心探入神念。

    眼前景象一变,似是斗转星移,进入到另外一片天地。

    黑色的苍穹,突然被生生撕裂,一道剑影从中穿过,重重斩入大地。一时间,大地崩塌,无数剑痕纵横交错,将地面切割的七零八落。

    所有一切,尽皆毁灭!

    莫语所有心神,都被这一剑所吸引,许久之后才吐出口气,缓缓睁开眼眸。

    “碎天裂地之剑,果真霸道无双,修行大成一剑出手,万物尽皆寂灭。”

    一松手,玉简飞入白色光团。

    莫语停留在原地,又细细思索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很快,第二股剑道意志,出现在他感应之中……

    ####

    不是俺言而无信啊,晚上凌晨断网,早上起来断电……连续的下雨,这日子没法过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