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参见七师叔!”一名花白长发剑修恭谨行礼,他身上岁月气息浓郁,显然年岁极大,此刻却不敢有半点不敬。

    莫语目光微闪,“你是?”

    “回禀师叔,我乃宗主座下第三徒剑陌,奉老师令谕,听从师叔差遣。”

    看来,剑无道已经料到,他要往剑经楼,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特意让人前来带路。

    想通这点,莫语点点头,“我要去剑经楼。”

    剑陌没有半点惊讶,转身打出一道剑光,很快有嘶鸣声传来,四头异兽拉着一座青色銮驾,一直行到近前。

    “七师叔,请。”

    莫语暗暗点头,剑无道行事果然缜密,竟连这点也都吩咐妥当。

    如此,就不怕他被,其余剑宗弟子看到。

    身影一动登上銮驾,内部空间极大,铺着温软的兽皮,矮桌上燃着三角香炉,清香扑鼻令人心神宁静。

    剑陌落到銮驾前,亲自持鞭,猛地向前一抽,“驾!”

    四头异兽极速奔跑起来,足下翻出红光,就像是踩着火焰前行,在空中拉出一条赤色长虹。

    无数剑宗弟子看来,脸上纷纷露出敬畏,当他们中有人认出剑陌的身份时,更是被震撼的难以言语。凝神看去,銮驾中只有一道模糊身影,一闪即逝。

    一路疾行,很快,剑经楼就在眼前。

    四头异兽显然训练良好,銮驾平缓停下,没有半点顿挫。

    剑陌跳到地面,“七师叔,到了。”

    莫语走出銮驾,目光一扫,神色顿时凝重。

    好一个剑经楼!

    存放此处的无数剑道秘典,被历代剑修强者翻阅,不觉间便沾染其气息,自然散发出剑道意志。单独或许极弱,但成千上万的叠加,就变得极其恐怖!

    剑经楼一砖、一瓦、一木,经年累月受这股剑道意志侵染,早已改变本质,发生蜕变。

    甚至可以认为,剑经楼本身,就是一把异形长剑,而且威能极其恐怖。任何试图破坏的举动,都会引起剑经楼的反噬,那般后果即便莫语,也不愿去承受。

    而且此刻,暗中几道强大神念,已带着凌厉气息缠绕而来,显然有强者暗中守卫。

    莫语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翻手将剑无道给予的令牌取出。

    他能明显感觉到,几道神念传递出的震动,短暂停滞后,如潮水般退去。

    “七师叔,凭借令牌,您可自由出入剑经楼,我就在这里等您出来。”剑陌恭谨开口,他在莫语身上,虽没有感受到强大压迫,但一股莫名的敬畏,让他不敢有半点放肆。

    莫语点点头,迈步走入剑经楼。

    在他身影消失瞬间,虚空微闪,几名剑宗修士身影出现。

    紫烟恰好扫来一眼,神色一滞,顿时露出几分难以置信。

    是他!

    怎么可能,老师已探查清楚,他已经死了。

    再者言,就算没有死,以他的身份,也没有资格进入剑经楼。

    “参见剑陌长老!”其余剑宗修士看到剑陌身影,吓了一跳纷纷恭谨行礼。

    紫烟急忙跟随行礼。

    剑陌微微点头,“你们能够被送入剑经楼,都是我剑宗弟子中的佼佼者,定要努力修行,不辜负宗门对你们的期望。”

    “谨遵剑陌长老教诲!”

    “嗯,下去吧。”

    紫烟跟随众人离开,还是不由自主的牛头,看向剑经楼的入口。

    那背影,一直萦绕在她心中。

    很快,一条消息,在剑宗中传递开来。

    剑道子师祖早年游历时收入的弟子,今日归返剑宗,为师祖第七弟子。

    而剑陌长老銮驾中的那人,正是第七长老。

    紫烟知晓这点后,顿时放下心去,尊贵无上的第七长老,自然和那卑微的小小剑仆,不可能有半点联系。

    只是看背影,第七长老似乎很是年轻呢,想来必定是一潇洒倜傥的风流人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睹真容呢……

    紫烟转着念头,心头浮现一丝期待。

    ……

    剑经楼,内部自成一方空间,一眼望去辽阔无边,竟像是一方独立的小世界。

    空中漂浮着一只只白色光团,释放出淡淡剑道意志。

    莫语目光微闪,随手捏来一个,从中取出一方玉简,感应没有不妥,神念探入其中。

    “《青元剑经》,剑势轻灵飘逸,共计上下七层……”

    随后是百余字的剑经总纲,之后是每一层的修行方法。

    莫语收回神念,心中已经明白,这漂浮空中的白色光团,每一个都代表着一部剑道秘典,其数量,至少在十万以上!

    即便以他的心志,此刻也感到一阵震撼,能够收集到十万以上剑道秘典,且不是滥竽充数全无用处之物,足以表明剑宗传承底蕴之深厚。

    想来,在久远岁月之前,剑宗必定有过极度辉煌的岁月,否则绝无法做到这点。

    吸一口气,平复激荡心绪,莫语神念略一感应,身影一动向剑经楼空间深处飞去。对他而言,外部的剑道秘典,虽然不凡,却已没有太大的用处。

    莫语速度极快,随着深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虚空中的剑道意志压迫,正在快速增强。

    这并非是有意设置,而是剑道秘典的本身释放,表明它们的品质不断提升。

    当然,这也是无形的屏障,防止进入剑经楼的剑宗修士,一时贪图强大剑道秘典,对自身造成伤害。

    嗡——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剑道意志,闯入莫语的感应,与他产生一丝共鸣。

    唰——

    莫语停在一团白光前,探手取出一块白色玉简,此物样式古朴圆润光滑,不时掠过丝丝荧光,显然不是凡物。

    吸一口气,莫语小心探入神念。

    眼前景象一变,似是斗转星移,进入到另外一片天地。

    黑色的苍穹,突然被生生撕裂,一道剑影从中穿过,重重斩入大地。一时间,大地崩塌,无数剑痕纵横交错,将地面切割的七零八落。

    所有一切,尽皆毁灭!

    莫语所有心神,都被这一剑所吸引,许久之后才吐出口气,缓缓睁开眼眸。

    “碎天裂地之剑,果真霸道无双,修行大成一剑出手,万物尽皆寂灭。”

    一松手,玉简飞入白色光团。

    莫语停留在原地,又细细思索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很快,第二股剑道意志,出现在他感应之中……

    ####

    不是俺言而无信啊,晚上凌晨断网,早上起来断电……连续的下雨,这日子没法过了……

第八百九十九章 剑无道出手    剑无涯眉头紧皱,眼中露出深深的担忧,他沉吟许久,终是忍不住起身,来到剑宗大殿外。不过到了近前时,他神色却又露出几分犹豫。

    “二师弟,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剑无道平静声音自殿中传来。

    剑无涯心中一叹,索性放下一切顾忌,快步走入大殿。

    看到背对殿门而立的剑无道身影,他脸上露出恭谨,“参见宗主师兄。”

    剑无道转身,目光深邃,似是能看透他心中所有念头,微微一笑道:“师弟,你来有何事?”

    剑无涯沉默了一下,抬头看来,声线涩然而出,“我想宗主师兄如实相告,你突破半步天道境界,是否动用了当年,老师严禁你我修行的秘法。”

    剑无道笑了笑,神色平静,“为兄早就料到,这件事情瞒不过你,但你要注意保密。”

    “师兄!”剑无涯一怔之后,很快低吼神色激动,“你怎么这样糊涂!那秘法能让你修为短时间内激增,同样会要了你的性命!难道你忘了,老师当年给我们的告诫!”

    剑无道略一沉默,神色露出追忆,“老师音容相貌萦绕心头,就像从未离开一样,我不会忘记他老人家的每一句话。但此事,为兄并不后悔。”

    他声音低沉下去,但每一个音节,却都流露出一股铿锵坚决,“老师突破失败,将剑宗交付到我手中,愚兄资质低劣迟迟难以突破,眼看剑宗大厦将倾,我只能绝境一搏。哪怕死无葬身之地,灵魂消散不入轮回,我也要庇护剑宗基业无恙,否则岂不愧对老师的期望与栽培。”

    剑无道摆了摆手,“秘法师弟也曾翻阅,对其特性应该清楚,既已开始修行,便不可挽回。所以,师弟就不必再多言了。况且,为剑宗而亡,是我身为宗主的使命,亦是我生命中的荣耀。”

    他神色安然一片坦荡,涉及自己生死,没有丝毫异色。

    剑无涯面露苦涩,如果再有百年岁月,事情绝不会到如此境地。

    这不应该是,大师兄应得的下场啊!

    都是他们,如非对剑宗苦苦相逼,大师兄何至于出此下策提升修为。

    剑无涯眼中,露出深深的仇恨。

    “师弟不必如此。”剑无道似是察觉到他心中所想,淡淡开口,“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本就是世间生存法则,我剑宗岂能超然于外。”

    “这是命数,你不要困于仇恨,待我离去后,重振剑宗之事还要由你来主持。”

    剑无涯转身向外走去,洒脱自如,“你来的正好,为兄正要出去一遭,不出意外半月时间可回,你知会其余师弟、师妹,不必为我担心。”

    “师兄,你要去哪?”剑无涯急忙开口。

    “去敲响一面警钟,给我剑宗争取三分气运,一份公平。”声音尚在空中回响,剑无道身影,已消失不见。

    ……

    半月后,剑无道归返剑宗,随后一则消息,疯狂传遍整个阿鼻世界。

    剑宗之主破关而出,于黑海深处激战十日,击杀永生序列紫蛟老祖!

    各方震动!

    ……

    剑经楼空间最深处。

    莫语盘膝而坐,就像是一具空壳,没有半点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手指微微动弹,几息后双目缓缓睁开。

    嗡——

    嗡——

    刹那间,亿万剑鸣之音,在虚空炸响。

    两只一模一样的剑影,自莫语眼底浮现,虽然模糊,却释放出无比恐怖的气息。

    似乎略微动颤,就可让这天地为之崩溃!

    许久后,莫语眼底剑影隐没,虚空剑鸣随之消散,他低头看了一眼掌中剑形玉简,脸上露出赞叹,“不愧是剑宗镇宗剑道宝典,御剑之术深不可测啊!”

    他长身而起,将玉简放回原处,转身洒然离去。

    剑经楼中还有无数剑道秘典,对他却已经无用。

    莫语脚步看似不快,却隐隐蕴含某种无形规则,契合剑经楼内部小世界,寥寥数步后,已站在出口。

    伸手推门,一步迈出,他已出现在剑经楼外。

    剑陌怔怔看着眼前一幕,眼眸之中,渐渐露出惊骇。

    推门而出!

    居然是推门而出!

    剑经楼蕴含剑宗早年,一位剑道修行通天彻地老祖的残留意志,任何离开剑宗修士,都会被直接传送出来。

    能够依循原路归返,则表明七师叔剑道意志,已不受老祖残留意志影响……这点,剑宗之中能够做到者,怕是唯有老师一人!

    看似平静淡然的七师叔,果然是深藏不露的绝世剑客!

    剑陌眼底涌出一片炙热,神色越发恭谨,快步上前行礼,“参见七师叔!”

    莫语淡淡点头,目光在前一扫,很快便察觉到不同。

    在他眼中,剑宗天空中一道剑影隐现,直指苍穹,流露强大威严!

    这是剑宗气运呈现,唯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者,才能够察觉。

    但它与之前,却多了几分不同,变得凝实,更充斥着一股勃勃生机。

    目光微微闪动,莫语道:“这段时间,剑宗中发生了何等大事?”

    辨识宗门气运!

    剑陌知晓这般传说中的大神通,心头震动,神色越发恭谨,“回禀七师叔,老师半月前离宗,前往黑海深处,与永生序列紫蛟老祖激战十日,将其斩杀全身而退。阿鼻为之震动,各方敬畏,宗门上下,自是士气大振!”

    说话之时,他脸上,也是不由的,露出自豪之意。

    原来如此。

    莫语露出了然,眼中却多了几分若有所思,剑无道毫无预兆出手,斩杀永生序列,似乎有些警醒告诫之意。而且此举,也有些过于高调,与他自身表露气质不符。

    或许这其中,另有隐情。

    心思一转,莫语将之按下,眼下最为紧要之事,是尽快恢复修为。

    剑经楼中半月时间,参悟百部剑道秘典,他心中剑道理解越发深刻。

    隐约有种直觉,距离突破恢复修为,已经很近。

    他一步迈出,登上銮驾,淡淡道:“动身,去葬剑池。”

    剑陌恭谨行礼,“是,七师叔。”

    唰——

    燃烧火云划过天际,在无数剑宗修士敬畏目光中,呼啸远去。

    ……

    葬剑池外,莫语迎风而立,黑发激扬,长袍翻动。

    “此入葬剑池,修为必复!”

    他纵身一跃,身影急坠而下,转眼无踪。

    ……

    “自剑经楼内推门而出。”剑无道眼眸亮起,脸上露出笑容,“看来这一次,本宗果然赌对了。或许,我剑宗绝境中的一线生机,就在他身上。”

    他转身,几息后扬手打出剑令,片刻内传遍剑宗上下。

    “第七长老闭关葬剑池,此处即日起为宗门禁忌,任何人不得进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