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剑无涯眉头紧皱,眼中露出深深的担忧,他沉吟许久,终是忍不住起身,来到剑宗大殿外。不过到了近前时,他神色却又露出几分犹豫。

    “二师弟,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剑无道平静声音自殿中传来。

    剑无涯心中一叹,索性放下一切顾忌,快步走入大殿。

    看到背对殿门而立的剑无道身影,他脸上露出恭谨,“参见宗主师兄。”

    剑无道转身,目光深邃,似是能看透他心中所有念头,微微一笑道:“师弟,你来有何事?”

    剑无涯沉默了一下,抬头看来,声线涩然而出,“我想宗主师兄如实相告,你突破半步天道境界,是否动用了当年,老师严禁你我修行的秘法。”

    剑无道笑了笑,神色平静,“为兄早就料到,这件事情瞒不过你,但你要注意保密。”

    “师兄!”剑无涯一怔之后,很快低吼神色激动,“你怎么这样糊涂!那秘法能让你修为短时间内激增,同样会要了你的性命!难道你忘了,老师当年给我们的告诫!”

    剑无道略一沉默,神色露出追忆,“老师音容相貌萦绕心头,就像从未离开一样,我不会忘记他老人家的每一句话。但此事,为兄并不后悔。”

    他声音低沉下去,但每一个音节,却都流露出一股铿锵坚决,“老师突破失败,将剑宗交付到我手中,愚兄资质低劣迟迟难以突破,眼看剑宗大厦将倾,我只能绝境一搏。哪怕死无葬身之地,灵魂消散不入轮回,我也要庇护剑宗基业无恙,否则岂不愧对老师的期望与栽培。”

    剑无道摆了摆手,“秘法师弟也曾翻阅,对其特性应该清楚,既已开始修行,便不可挽回。所以,师弟就不必再多言了。况且,为剑宗而亡,是我身为宗主的使命,亦是我生命中的荣耀。”

    他神色安然一片坦荡,涉及自己生死,没有丝毫异色。

    剑无涯面露苦涩,如果再有百年岁月,事情绝不会到如此境地。

    这不应该是,大师兄应得的下场啊!

    都是他们,如非对剑宗苦苦相逼,大师兄何至于出此下策提升修为。

    剑无涯眼中,露出深深的仇恨。

    “师弟不必如此。”剑无道似是察觉到他心中所想,淡淡开口,“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本就是世间生存法则,我剑宗岂能超然于外。”

    “这是命数,你不要困于仇恨,待我离去后,重振剑宗之事还要由你来主持。”

    剑无涯转身向外走去,洒脱自如,“你来的正好,为兄正要出去一遭,不出意外半月时间可回,你知会其余师弟、师妹,不必为我担心。”

    “师兄,你要去哪?”剑无涯急忙开口。

    “去敲响一面警钟,给我剑宗争取三分气运,一份公平。”声音尚在空中回响,剑无道身影,已消失不见。

    ……

    半月后,剑无道归返剑宗,随后一则消息,疯狂传遍整个阿鼻世界。

    剑宗之主破关而出,于黑海深处激战十日,击杀永生序列紫蛟老祖!

    各方震动!

    ……

    剑经楼空间最深处。

    莫语盘膝而坐,就像是一具空壳,没有半点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手指微微动弹,几息后双目缓缓睁开。

    嗡——

    嗡——

    刹那间,亿万剑鸣之音,在虚空炸响。

    两只一模一样的剑影,自莫语眼底浮现,虽然模糊,却释放出无比恐怖的气息。

    似乎略微动颤,就可让这天地为之崩溃!

    许久后,莫语眼底剑影隐没,虚空剑鸣随之消散,他低头看了一眼掌中剑形玉简,脸上露出赞叹,“不愧是剑宗镇宗剑道宝典,御剑之术深不可测啊!”

    他长身而起,将玉简放回原处,转身洒然离去。

    剑经楼中还有无数剑道秘典,对他却已经无用。

    莫语脚步看似不快,却隐隐蕴含某种无形规则,契合剑经楼内部小世界,寥寥数步后,已站在出口。

    伸手推门,一步迈出,他已出现在剑经楼外。

    剑陌怔怔看着眼前一幕,眼眸之中,渐渐露出惊骇。

    推门而出!

    居然是推门而出!

    剑经楼蕴含剑宗早年,一位剑道修行通天彻地老祖的残留意志,任何离开剑宗修士,都会被直接传送出来。

    能够依循原路归返,则表明七师叔剑道意志,已不受老祖残留意志影响……这点,剑宗之中能够做到者,怕是唯有老师一人!

    看似平静淡然的七师叔,果然是深藏不露的绝世剑客!

    剑陌眼底涌出一片炙热,神色越发恭谨,快步上前行礼,“参见七师叔!”

    莫语淡淡点头,目光在前一扫,很快便察觉到不同。

    在他眼中,剑宗天空中一道剑影隐现,直指苍穹,流露强大威严!

    这是剑宗气运呈现,唯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者,才能够察觉。

    但它与之前,却多了几分不同,变得凝实,更充斥着一股勃勃生机。

    目光微微闪动,莫语道:“这段时间,剑宗中发生了何等大事?”

    辨识宗门气运!

    剑陌知晓这般传说中的大神通,心头震动,神色越发恭谨,“回禀七师叔,老师半月前离宗,前往黑海深处,与永生序列紫蛟老祖激战十日,将其斩杀全身而退。阿鼻为之震动,各方敬畏,宗门上下,自是士气大振!”

    说话之时,他脸上,也是不由的,露出自豪之意。

    原来如此。

    莫语露出了然,眼中却多了几分若有所思,剑无道毫无预兆出手,斩杀永生序列,似乎有些警醒告诫之意。而且此举,也有些过于高调,与他自身表露气质不符。

    或许这其中,另有隐情。

    心思一转,莫语将之按下,眼下最为紧要之事,是尽快恢复修为。

    剑经楼中半月时间,参悟百部剑道秘典,他心中剑道理解越发深刻。

    隐约有种直觉,距离突破恢复修为,已经很近。

    他一步迈出,登上銮驾,淡淡道:“动身,去葬剑池。”

    剑陌恭谨行礼,“是,七师叔。”

    唰——

    燃烧火云划过天际,在无数剑宗修士敬畏目光中,呼啸远去。

    ……

    葬剑池外,莫语迎风而立,黑发激扬,长袍翻动。

    “此入葬剑池,修为必复!”

    他纵身一跃,身影急坠而下,转眼无踪。

    ……

    “自剑经楼内推门而出。”剑无道眼眸亮起,脸上露出笑容,“看来这一次,本宗果然赌对了。或许,我剑宗绝境中的一线生机,就在他身上。”

    他转身,几息后扬手打出剑令,片刻内传遍剑宗上下。

    “第七长老闭关葬剑池,此处即日起为宗门禁忌,任何人不得进入!”

第九百章 修为恢复    三月后,葬剑池,剑意纵横,肆虐长空!

    莫语盘膝而坐,神色平静安然,却有一股莫名的威压,笼罩周身。

    目光落下,令人心头,不由浮现敬畏。

    突然间,莫语眼眸猛地睁开,一股剑道意志自他体内爆发。

    如笔直狼烟,直冲苍穹!

    嗡——

    嗡——

    葬剑池中,百万、千万断、碎长剑,此刻同时震鸣。

    剑宗之中,所有修士心有所感,同时瞪大眼眸,向此处方向看来。

    一只剑影,在葬剑池上空凝聚,接连天地如同上古天神之剑,洒落无尽威严。

    锵——

    锵——

    锵——

    无数剑修长剑,此刻自行飞出,如长河归海,直奔擎天剑影呼啸而去。

    莫语灵魂空间,青草剑道符文急剧震颤,表面无数流光闪动。

    突然间,它猛地一颤,一股恢宏剑道气息,随之爆发!

    剑道符文复苏,完成!

    像是破开了坚固的枷锁,其余五道符文,也在同时亮起。

    虽然稍显暗淡,但那份熟悉的修为,再度回到感应之中。

    莫语脸上露出笑容,仰首一声长啸!

    嗡——

    天空剑影随之震颤,无匹剑道威压,横扫八方!

    亿万长剑围绕周边,此刻剑尖低垂,似是叩拜。

    ……

    许久后,剑影消散,飞出剑修长剑自动归返,落入各自主人手中。

    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震动,但很快便又化为振奋、激动!

    宗主出关,斩杀永生序列,今日七师叔又造成如此惊天动地的动静,足可之修为深不可测。

    剑宗崛起,似乎就在眼前!

    ……

    紫烟神色迷离看向远方,胸口因为激动不断起伏。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一举一动,都能引得世人关注。

    七师叔,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强大男子!虽然没能亲眼目睹他的真容,但在紫烟的心中,七师叔已是这天地间,第一等的绝代人物,风华无双!

    师叔年轻,如有机会……

    紫烟转着念头,俏脸微红,全无之前冷艳漠然。

    ……

    鱼玄机眉头轻皱,眼中露出淡淡迷惑。

    为何,眼前这惊天动地的景象,隐隐给她一股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她曾经贴近过一样。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一道身影,她神色顿时黯然,随即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念头压下。

    “哪怕他深藏不露,又怎么可能是风华绝代的七师叔……雨墨,老师说你已经死了,我不信,可你又在哪里?”

    低吟中,鱼玄机仰首,眼露哀伤。

    ……

    一间静室,白石方桌两侧,两道身影静默相对。

    剑无道目光深远,嘴角带着笑容,似乎并不在乎被莫语掌握主动,淡笑道:“拉你进入剑宗,绝对是本宗,做的最为正确的决定。”

    他神色赞叹,丝毫不掩盖对莫语的看重,“甚至于,本宗也无法确定,你的实力,究竟强悍到何种地步。”

    莫语神色自若,并未因此流露自得,“宗主过誉。”

    轻飘飘一句话,挡去了所有的试探。

    剑无道“哈哈”一笑,半点不以为意,眼中却露出凝重,“雨墨,本宗不求你为剑宗出生入死,只愿他日如有不测,你能出手,为剑宗保留几分传承。”

    莫语眉头一皱,很快恢复平静,“我欠剑宗人情,此事可以答应。但如事不可为,我会选择袖手旁观。”

    他说的很小人,却让剑无道心中,落下了最后一块大石。

    这世上,最容易做到的事情,就是随口应允。

    莫语能这样说,表明他认真思索过,才给出的回应。

    这显然更让人放心。

    “当然,如果超出能力范围,你转身就走,本宗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剑无道神色温和,他笑了笑,转而道:“本宗能够感应到,你虽不是单纯的剑修,体内却有着一股让我也感到震动的精纯剑意。或许,你需要一把长剑。”

    他面露傲然,“有剑在手,才是真正的剑修,披荆斩棘,哪怕天地都不能压制。”

    莫语沉默,随即点了点头,“我会去一趟封剑阁。”

    剑无道一脸笑容。

    莫语心头轻叹。

    索取越多,欠的越多,日后剑宗大劫来临,他如何置身事外。

    或许,飘然远去是莫语最好的选择,但若如此,岂能心安?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封剑阁。

    剑宗历代强者长剑,除损毁、遗失之外,尽皆尘封在此,等待有缘者。

    依剑宗宗规,只有每代最为优秀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封剑阁,选取长剑。但危机逼临,自十数年前开始,为尽快提升弟子修为,封剑阁开启次数增加。

    不少弟子,都从中收获宝剑,进而实力大涨。

    今日,便是封剑阁,再度开启之时。

    七十六名剑宗弟子,翘首以待,神色一片激动。虽然他们中近乎一半,注定空手而出,但同样有一半的机会,得到前贤宝剑的认可。

    平庸或是一飞冲天,很快就将揭晓!

    “记住,今入封剑阁后,全力释放自己的剑意外,不要再有任何其他举动。如果你能得到宝剑认可,它会自动飞出落入到你手中,否则失败。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到时不论结果如何,都要马上离开,否则遭受剑意侵蚀,后果难料!”

    一名剑宗长老沉声开口,向即将进入封剑阁的弟子,进行最后的告诫。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自远方而来,转瞬即到。消散之后,露出剑陌身影,他拱手道:“剑诚师兄,传宗主谕令,封剑阁开启推迟一个时辰。”

    “嗯?”剑诚微微皱眉,“剑陌师弟,封剑阁开启从未有过这般情形,可是出现了不妥。”

    满心激动欢喜等待进入的剑宗弟子,也纷纷抬头看来,他们不敢流露抱怨,但显然也想得到了一个解释。

    剑陌犹豫一下,道:“片刻后,七师叔要来封剑阁,寻求一把长剑。”

    七师叔!

    剑诚神色一肃,露出由衷的敬畏。

    下方弟子,短暂沉寂后,更是露出无尽激动。

    莫非今日,能够一睹七师叔的真容?

    紫烟深深呼吸,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怦怦跳动的芳心。

    她不自觉的踮起脚尖,向远方看去。

    鱼玄机站在她身侧,将这些收入眼底,嘴角浮现一丝苦笑。

    原来师姐,也并非对所有男子,都是冷漠以对。

    不由自主的想到雨墨,她心中原本的一丝期待,悄然消失无踪。

    所有人都在关注七师叔,可曾有人知道,那个葬身葬剑池的小小剑仆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