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月后,葬剑池,剑意纵横,肆虐长空!

    莫语盘膝而坐,神色平静安然,却有一股莫名的威压,笼罩周身。

    目光落下,令人心头,不由浮现敬畏。

    突然间,莫语眼眸猛地睁开,一股剑道意志自他体内爆发。

    如笔直狼烟,直冲苍穹!

    嗡——

    嗡——

    葬剑池中,百万、千万断、碎长剑,此刻同时震鸣。

    剑宗之中,所有修士心有所感,同时瞪大眼眸,向此处方向看来。

    一只剑影,在葬剑池上空凝聚,接连天地如同上古天神之剑,洒落无尽威严。

    锵——

    锵——

    锵——

    无数剑修长剑,此刻自行飞出,如长河归海,直奔擎天剑影呼啸而去。

    莫语灵魂空间,青草剑道符文急剧震颤,表面无数流光闪动。

    突然间,它猛地一颤,一股恢宏剑道气息,随之爆发!

    剑道符文复苏,完成!

    像是破开了坚固的枷锁,其余五道符文,也在同时亮起。

    虽然稍显暗淡,但那份熟悉的修为,再度回到感应之中。

    莫语脸上露出笑容,仰首一声长啸!

    嗡——

    天空剑影随之震颤,无匹剑道威压,横扫八方!

    亿万长剑围绕周边,此刻剑尖低垂,似是叩拜。

    ……

    许久后,剑影消散,飞出剑修长剑自动归返,落入各自主人手中。

    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震动,但很快便又化为振奋、激动!

    宗主出关,斩杀永生序列,今日七师叔又造成如此惊天动地的动静,足可之修为深不可测。

    剑宗崛起,似乎就在眼前!

    ……

    紫烟神色迷离看向远方,胸口因为激动不断起伏。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一举一动,都能引得世人关注。

    七师叔,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强大男子!虽然没能亲眼目睹他的真容,但在紫烟的心中,七师叔已是这天地间,第一等的绝代人物,风华无双!

    师叔年轻,如有机会……

    紫烟转着念头,俏脸微红,全无之前冷艳漠然。

    ……

    鱼玄机眉头轻皱,眼中露出淡淡迷惑。

    为何,眼前这惊天动地的景象,隐隐给她一股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她曾经贴近过一样。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一道身影,她神色顿时黯然,随即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念头压下。

    “哪怕他深藏不露,又怎么可能是风华绝代的七师叔……雨墨,老师说你已经死了,我不信,可你又在哪里?”

    低吟中,鱼玄机仰首,眼露哀伤。

    ……

    一间静室,白石方桌两侧,两道身影静默相对。

    剑无道目光深远,嘴角带着笑容,似乎并不在乎被莫语掌握主动,淡笑道:“拉你进入剑宗,绝对是本宗,做的最为正确的决定。”

    他神色赞叹,丝毫不掩盖对莫语的看重,“甚至于,本宗也无法确定,你的实力,究竟强悍到何种地步。”

    莫语神色自若,并未因此流露自得,“宗主过誉。”

    轻飘飘一句话,挡去了所有的试探。

    剑无道“哈哈”一笑,半点不以为意,眼中却露出凝重,“雨墨,本宗不求你为剑宗出生入死,只愿他日如有不测,你能出手,为剑宗保留几分传承。”

    莫语眉头一皱,很快恢复平静,“我欠剑宗人情,此事可以答应。但如事不可为,我会选择袖手旁观。”

    他说的很小人,却让剑无道心中,落下了最后一块大石。

    这世上,最容易做到的事情,就是随口应允。

    莫语能这样说,表明他认真思索过,才给出的回应。

    这显然更让人放心。

    “当然,如果超出能力范围,你转身就走,本宗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剑无道神色温和,他笑了笑,转而道:“本宗能够感应到,你虽不是单纯的剑修,体内却有着一股让我也感到震动的精纯剑意。或许,你需要一把长剑。”

    他面露傲然,“有剑在手,才是真正的剑修,披荆斩棘,哪怕天地都不能压制。”

    莫语沉默,随即点了点头,“我会去一趟封剑阁。”

    剑无道一脸笑容。

    莫语心头轻叹。

    索取越多,欠的越多,日后剑宗大劫来临,他如何置身事外。

    或许,飘然远去是莫语最好的选择,但若如此,岂能心安?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封剑阁。

    剑宗历代强者长剑,除损毁、遗失之外,尽皆尘封在此,等待有缘者。

    依剑宗宗规,只有每代最为优秀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封剑阁,选取长剑。但危机逼临,自十数年前开始,为尽快提升弟子修为,封剑阁开启次数增加。

    不少弟子,都从中收获宝剑,进而实力大涨。

    今日,便是封剑阁,再度开启之时。

    七十六名剑宗弟子,翘首以待,神色一片激动。虽然他们中近乎一半,注定空手而出,但同样有一半的机会,得到前贤宝剑的认可。

    平庸或是一飞冲天,很快就将揭晓!

    “记住,今入封剑阁后,全力释放自己的剑意外,不要再有任何其他举动。如果你能得到宝剑认可,它会自动飞出落入到你手中,否则失败。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到时不论结果如何,都要马上离开,否则遭受剑意侵蚀,后果难料!”

    一名剑宗长老沉声开口,向即将进入封剑阁的弟子,进行最后的告诫。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自远方而来,转瞬即到。消散之后,露出剑陌身影,他拱手道:“剑诚师兄,传宗主谕令,封剑阁开启推迟一个时辰。”

    “嗯?”剑诚微微皱眉,“剑陌师弟,封剑阁开启从未有过这般情形,可是出现了不妥。”

    满心激动欢喜等待进入的剑宗弟子,也纷纷抬头看来,他们不敢流露抱怨,但显然也想得到了一个解释。

    剑陌犹豫一下,道:“片刻后,七师叔要来封剑阁,寻求一把长剑。”

    七师叔!

    剑诚神色一肃,露出由衷的敬畏。

    下方弟子,短暂沉寂后,更是露出无尽激动。

    莫非今日,能够一睹七师叔的真容?

    紫烟深深呼吸,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怦怦跳动的芳心。

    她不自觉的踮起脚尖,向远方看去。

    鱼玄机站在她身侧,将这些收入眼底,嘴角浮现一丝苦笑。

    原来师姐,也并非对所有男子,都是冷漠以对。

    不由自主的想到雨墨,她心中原本的一丝期待,悄然消失无踪。

    所有人都在关注七师叔,可曾有人知道,那个葬身葬剑池的小小剑仆呢?

第九百零一章 选剑    很快,一声惊喜低呼响起,“来了!”

    众人抬头,只见远方天际,一袭黑色剑袍身影,正迈步而来。

    腰背挺拔,如松柏雪山,举手投足间,自然散发出强者霸道。

    似乎天地之威,亦无法让他弯腰。

    纯黑色的面具,遮掩了整张面庞,但那一双漆黑眼眸,却如星辰般闪亮。

    云霄有大风起,黑色剑袍激荡,像是一面永不坠落的旗帜。

    一时间,众人如痴如醉。

    ……

    莫语心头苦笑,如非剑无道认真要求,需借他之名,振奋剑宗士气,他绝不会答应此事。

    即便心中已有预料,但这一路高调而来,无数剑宗修士的炙热目光,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好在脸上带有面具,否则今日这一遭,必然会让他真正身份曝光。

    到时,就轮到剑宗等人欲哭无泪了。

    还好,这一番煎熬,马上就要结束。

    目光随意在前扫过,莫语目光,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停顿。

    居然是她们……

    紫烟的激动、兴奋,被直接略过,莫语看到了鱼玄机眼中的那抹哀伤。

    与周边剑宗修士相比,她显得有些低落。

    是因为他的“死亡”吗?

    莫语眼眸微闪,收回目光,没有流露半点异样。

    “参见七师叔!”剑陌、剑诚急忙行礼。

    “参见七长老!”

    其余剑宗弟子,一脸兴奋。

    莫语微微点头,并未说话,却没有人觉得他狂妄。

    因为绝世剑客,本就应当,是这样的傲然!

    剑陌隐隐得到提点,虽不明白七师叔为何这样低调,却不敢有半点耽搁,起身道:“七师叔,封剑阁推迟开启,请您进入。”

    剑诚急忙打出手势,守在封剑阁外的剑宗修士,低头向两侧退下。

    莫语转身,在诸多目光中,大步走入封剑阁。

    紫烟俏脸微红,怔怔看着封剑阁的入口,七长老身影已经不见,她却迟迟无法回神。

    挺拔的身姿,神秘的面具,傲然无匹的强者气息,举手投足的洒脱自如……七长老,比她预想中的,更加风华绝代,更加具有魅力。

    就像是一坛美酒,只是远远闻了一口,就让她感觉一阵迷醉,想要永远的沉迷其中,再也不愿醒来。

    所以,当紫烟被鱼玄机唤醒时,心中竟不由生出几分怒意,强忍着道:“师妹,你叫我何事?”

    鱼玄机此刻,却顾不得细看她的脸色,小心压低了声音,“师姐!你看七长老的身形,是不是很像一个人,而且他的背影,给我很熟悉的感觉。”

    紫烟脸色微变,随即露出一抹难以置信,“师妹,你该不会是想说,七长老是那雨墨?这怎么可能,以七长老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做一名剑仆!他们之间,最多只是身形有些相似,其余半点都不相同,难道你认为,雨墨能够释放出,这种无匹的强者气息。”

    “更何况,老师已经查明,葬剑池中他气息全无,早已经死了,师妹你为何迟迟不能放下!”

    鱼玄机神色一黯。

    是啊,雨墨已经死了。

    他不可能是七长老。

    或许,真的是她的错觉吧!

    紫烟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口气有些重,但看着鱼玄机情绪低落的模样,她又有些恨铁不成钢。一代剑宗天才,未来必定闪耀一方的天之贵女,居然倾心于区区剑仆,岂不是笑话!

    就算不奢求,能遇到七长老这般风华绝代的人物,至少也要选一身份、地位相当的青年才俊才是。

    鱼玄机师妹,还是有些幼稚,看不清这世间,唯有强者才值得依靠。

    ……

    一入封剑阁,似是察觉到外界无数宝剑,莫语灵魂空间,青草剑道符文陡然亮起。

    嗡——

    强大剑道意志,轰然破体而出,只是瞬间,便充斥了封剑阁每寸空间。

    短暂沉寂,无数尘封宝剑,此刻同时震颤,无数道剑势,或是厚重、或是飘逸、或是霸道、或是细腻……如洪水般,疯狂爆发,于虚空中激荡碰撞!

    咻——

    一把镶嵌七星宝石长剑,突然爆射而来,欲要落入莫语手中。但几乎同一瞬间,另外三把气势丝毫不弱于它的长剑震鸣飞起,合力将它直接打飞。

    随即,三把长剑调转剑尖,在半空激斗起来。

    嗡——

    嗡——

    嗡——

    转眼间,又有更多的长剑自行飞起,靠近莫语的过程中,彼此混战成团。

    它们,竟是争相要成为,他掌中之剑。

    ……

    封剑阁外,剑宗之修虽看不到阁内情形,但那突然爆发的剑势及争斗之声,还是隐约可闻。

    一个个的,顿时忍不住,长大了嘴巴。

    虽然感到难以置信,但事实就在眼前,封剑阁中高傲无比对大多数剑修不屑一顾的宝剑,此刻竟在争夺成为,七长老手中之剑的资格。

    一名名剑修,再度看向封剑阁,顿时肃然起敬。

    不愧是七师叔!

    ……

    “居然引得封剑阁中先贤长剑争斗?”听闻封剑阁传回消息,剑无道面露错愕,想到他不久前淡淡一句“宗主过誉”,不由得苦笑连连。

    哪有过誉,明明是低估,是始料未及。

    但剑无道眼中,却满是笑意。

    莫语的实力越强越好,这对剑宗,百利而无一害。

    如果能强大到,凭他一人,就可庇护剑宗无恙,那可就完美了。

    摇摇头收敛自己不切实际的念头,剑无道脸上露出期待,不知道最后,他究竟会选择哪一把长剑。

    但想来,终归不会让人失望。

    ……

    莫语神色平静,并未因为眼前长剑飞扬,而感到半点激动。

    以他如今剑道修为,自身实力,寻常长剑根本不入法眼。

    既然欠下了人情,要取,就取最好的!

    他眼眸虚眯,越过激战中诸多长剑,在封剑阁中扫过。

    很快,几把长剑,落入到他眼中。

    它们静静停留在原地,在诸多亢奋混战长剑中,显得毫不起眼,却又是如此的另类。

    表面上,这几把长剑都平常无奇,但莫语却能从它们上,感受到一股傲意!

    那是一种,绝世剑客的高傲!

    或许它们的主人,已经陨落多年,但流逝的岁月,只是洗尽了它们表面的铅华,却将真正非锋锐无匹,紧紧封闭内敛。只有得到它们认可的剑修,才能让它们重新绽放,那日月星辰一般璀璨的耀世光华!

    莫语感应半晌,毫无预兆抬手,向前一抓。

    不远处角落,安静摆放在剑台上的黑色长剑,陡然一声震鸣,清越高扬,竟将周边所有剑鸣瞬间压下。

    咻——

    它就像是一条黑色闪电,带着一往无前斩天碎地的可怕气势,瞬间而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