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快,一声惊喜低呼响起,“来了!”

    众人抬头,只见远方天际,一袭黑色剑袍身影,正迈步而来。

    腰背挺拔,如松柏雪山,举手投足间,自然散发出强者霸道。

    似乎天地之威,亦无法让他弯腰。

    纯黑色的面具,遮掩了整张面庞,但那一双漆黑眼眸,却如星辰般闪亮。

    云霄有大风起,黑色剑袍激荡,像是一面永不坠落的旗帜。

    一时间,众人如痴如醉。

    ……

    莫语心头苦笑,如非剑无道认真要求,需借他之名,振奋剑宗士气,他绝不会答应此事。

    即便心中已有预料,但这一路高调而来,无数剑宗修士的炙热目光,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好在脸上带有面具,否则今日这一遭,必然会让他真正身份曝光。

    到时,就轮到剑宗等人欲哭无泪了。

    还好,这一番煎熬,马上就要结束。

    目光随意在前扫过,莫语目光,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停顿。

    居然是她们……

    紫烟的激动、兴奋,被直接略过,莫语看到了鱼玄机眼中的那抹哀伤。

    与周边剑宗修士相比,她显得有些低落。

    是因为他的“死亡”吗?

    莫语眼眸微闪,收回目光,没有流露半点异样。

    “参见七师叔!”剑陌、剑诚急忙行礼。

    “参见七长老!”

    其余剑宗弟子,一脸兴奋。

    莫语微微点头,并未说话,却没有人觉得他狂妄。

    因为绝世剑客,本就应当,是这样的傲然!

    剑陌隐隐得到提点,虽不明白七师叔为何这样低调,却不敢有半点耽搁,起身道:“七师叔,封剑阁推迟开启,请您进入。”

    剑诚急忙打出手势,守在封剑阁外的剑宗修士,低头向两侧退下。

    莫语转身,在诸多目光中,大步走入封剑阁。

    紫烟俏脸微红,怔怔看着封剑阁的入口,七长老身影已经不见,她却迟迟无法回神。

    挺拔的身姿,神秘的面具,傲然无匹的强者气息,举手投足的洒脱自如……七长老,比她预想中的,更加风华绝代,更加具有魅力。

    就像是一坛美酒,只是远远闻了一口,就让她感觉一阵迷醉,想要永远的沉迷其中,再也不愿醒来。

    所以,当紫烟被鱼玄机唤醒时,心中竟不由生出几分怒意,强忍着道:“师妹,你叫我何事?”

    鱼玄机此刻,却顾不得细看她的脸色,小心压低了声音,“师姐!你看七长老的身形,是不是很像一个人,而且他的背影,给我很熟悉的感觉。”

    紫烟脸色微变,随即露出一抹难以置信,“师妹,你该不会是想说,七长老是那雨墨?这怎么可能,以七长老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做一名剑仆!他们之间,最多只是身形有些相似,其余半点都不相同,难道你认为,雨墨能够释放出,这种无匹的强者气息。”

    “更何况,老师已经查明,葬剑池中他气息全无,早已经死了,师妹你为何迟迟不能放下!”

    鱼玄机神色一黯。

    是啊,雨墨已经死了。

    他不可能是七长老。

    或许,真的是她的错觉吧!

    紫烟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口气有些重,但看着鱼玄机情绪低落的模样,她又有些恨铁不成钢。一代剑宗天才,未来必定闪耀一方的天之贵女,居然倾心于区区剑仆,岂不是笑话!

    就算不奢求,能遇到七长老这般风华绝代的人物,至少也要选一身份、地位相当的青年才俊才是。

    鱼玄机师妹,还是有些幼稚,看不清这世间,唯有强者才值得依靠。

    ……

    一入封剑阁,似是察觉到外界无数宝剑,莫语灵魂空间,青草剑道符文陡然亮起。

    嗡——

    强大剑道意志,轰然破体而出,只是瞬间,便充斥了封剑阁每寸空间。

    短暂沉寂,无数尘封宝剑,此刻同时震颤,无数道剑势,或是厚重、或是飘逸、或是霸道、或是细腻……如洪水般,疯狂爆发,于虚空中激荡碰撞!

    咻——

    一把镶嵌七星宝石长剑,突然爆射而来,欲要落入莫语手中。但几乎同一瞬间,另外三把气势丝毫不弱于它的长剑震鸣飞起,合力将它直接打飞。

    随即,三把长剑调转剑尖,在半空激斗起来。

    嗡——

    嗡——

    嗡——

    转眼间,又有更多的长剑自行飞起,靠近莫语的过程中,彼此混战成团。

    它们,竟是争相要成为,他掌中之剑。

    ……

    封剑阁外,剑宗之修虽看不到阁内情形,但那突然爆发的剑势及争斗之声,还是隐约可闻。

    一个个的,顿时忍不住,长大了嘴巴。

    虽然感到难以置信,但事实就在眼前,封剑阁中高傲无比对大多数剑修不屑一顾的宝剑,此刻竟在争夺成为,七长老手中之剑的资格。

    一名名剑修,再度看向封剑阁,顿时肃然起敬。

    不愧是七师叔!

    ……

    “居然引得封剑阁中先贤长剑争斗?”听闻封剑阁传回消息,剑无道面露错愕,想到他不久前淡淡一句“宗主过誉”,不由得苦笑连连。

    哪有过誉,明明是低估,是始料未及。

    但剑无道眼中,却满是笑意。

    莫语的实力越强越好,这对剑宗,百利而无一害。

    如果能强大到,凭他一人,就可庇护剑宗无恙,那可就完美了。

    摇摇头收敛自己不切实际的念头,剑无道脸上露出期待,不知道最后,他究竟会选择哪一把长剑。

    但想来,终归不会让人失望。

    ……

    莫语神色平静,并未因为眼前长剑飞扬,而感到半点激动。

    以他如今剑道修为,自身实力,寻常长剑根本不入法眼。

    既然欠下了人情,要取,就取最好的!

    他眼眸虚眯,越过激战中诸多长剑,在封剑阁中扫过。

    很快,几把长剑,落入到他眼中。

    它们静静停留在原地,在诸多亢奋混战长剑中,显得毫不起眼,却又是如此的另类。

    表面上,这几把长剑都平常无奇,但莫语却能从它们上,感受到一股傲意!

    那是一种,绝世剑客的高傲!

    或许它们的主人,已经陨落多年,但流逝的岁月,只是洗尽了它们表面的铅华,却将真正非锋锐无匹,紧紧封闭内敛。只有得到它们认可的剑修,才能让它们重新绽放,那日月星辰一般璀璨的耀世光华!

    莫语感应半晌,毫无预兆抬手,向前一抓。

    不远处角落,安静摆放在剑台上的黑色长剑,陡然一声震鸣,清越高扬,竟将周边所有剑鸣瞬间压下。

    咻——

    它就像是一条黑色闪电,带着一往无前斩天碎地的可怕气势,瞬间而至!

第九百零二章 吞噬宝剑    神剑通灵,要得到认可,需要有让它臣服的力量。

    莫语神色平静,抬手向前一抓。

    轰——

    无匹剑道气息,似火山喷涌,轰然爆发!

    黑色长剑一颤,像是刺入了无形屏障,速度陡然降低。

    每前进一寸,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它剧烈挣扎,剑锋爆发黑色光晕,却无法从这压制中挣脱。

    足足片刻时间,黑色长剑才一点点安静下去。

    莫语探手,将它拿入手中,黑色长剑一声低鸣。

    收服了!

    虽然不知黑色长剑有何来历,但它的品质,绝对是封剑阁中最高之一。

    但就在这时,莫语脸色微变,他感应到,自己眉心深处,某个存在突然复苏。

    随即,就是一股可怕吞噬力量,从中爆发。

    不过这吞噬之力,并非针对莫语,而是他手中长剑。

    黑色长剑猛地一颤,竟像是被狮、虎猛兽盯住的绵羊,丧失了挣扎的力量。

    随即,莫语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它蕴含的强大剑势,疯狂向外喷涌,尽数消失在他眉心处。

    几息后,黑色长剑外观依旧,但它已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莫语手上微动,它竟悄无声息的,变成了一地的粉末。

    整个封剑阁,此刻猛地安静下去,所有争斗中的长剑,都静止不动。

    它们围绕着莫语,竟传递出一股审视的感觉,似乎发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此刻,莫语却没有顾及这些,他眉头皱起,脸上露出凝重。

    突然间出手,吞噬了黑色长剑的,居然是一直沉寂的玄皇宫!

    这件玄皇族群重宝,此刻更隐隐间,传递来一股渴望。难道说,它可以吞噬长剑之力,恢复自身的力量?

    莫语眼眸顿时一亮。

    这件宝物,绝对属于至宝层次,如果可以操控在手,足以让他的力量,暴涨一个层次。

    短暂思索,莫语突然抬手,又有一把长剑,落入到他手中。

    轰——

    眉心处,吞噬力量再度爆发,只是一瞬间,这把品质明显不低的宝剑,力量就被吞噬一空,变成了一片粉末。

    玄皇宫的气息,则再度提升了一点。

    ……

    封剑阁外,众人神色怪异。

    里面,怎么突然安静了下去?

    难道七长老,正在挑选,究竟选择哪一把宝剑?

    是了,一定就是这样。

    剑陌、剑诚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深深的钦佩。

    不愧是七师叔!

    下一瞬,空间微闪,剑无道身影突兀出现,他一脸阴沉,低喝道:“封剑阁发生何事?”

    剑陌吓了一跳,急忙行礼,“参见老师!七师叔正在阁中选剑。”

    “选剑?”剑无道眉头一皱,这是怎么回事,他感应的清楚,刚才一把绝世宝剑的气息,突兀消失不见。

    难道这与雨墨有关?

    可他究竟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剑无道眉头又是一皱,距离近了他感应的更加清楚,又有一把封剑阁中宝剑气息,快速衰弱最终消失不见。

    如果换做别人,他早已直接闯入,但偏偏是莫语。

    就在剑无道脸色阴晴不定时,空间连续闪动,察觉到不妥的剑无涯等人纷纷赶到。

    “宗主师兄,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我感应中属于剑魔老祖的长剑气息,已经消失不见。”剑无生最先开口,一脸森然。

    他拜入剑宗,传承便属剑魔老祖一脉,对这名剑宗大能崇拜无比,也曾想要收复他留于封剑阁中的长剑,屡番尝试无果才不甘放弃。

    今日突然感应到这点,自然心中惊怒。

    剑无涯等人,也是一脸凝重看来。

    剑无道微微苦笑,“此事,本宗也不清楚。”他停顿一下,“莫语,正在阁中选剑。”

    “是他?”剑无生眉头一皱,对于这名突然冒出的七师弟,他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出于对剑无涯的信任,才答应他拜入老师门下。

    但今日之事,却让剑无生心头,生出一丝怀疑。

    莫非,此人是哪一方势力派来,潜入剑宗破坏不成?

    剑无涯摇摇头,“本宗可以确定,七师弟对我剑宗没有加害之心,三师弟不必怀疑。至于事情真相,我想等他出来后,会给你我一个合理解释。”

    说话间,他心中忍不住暗暗苦笑,就是这几句话的功夫,封剑阁中的宝剑气息,又消失了七道。

    这雨墨,究竟在做什么?

    “不好!剑灵师祖留下的传承宝剑,气息在快速削弱……消失了!”剑无意惊怒低喝,身上青色剑袍无风自动,苍老面孔流出森然。

    她是剑灵老祖后代,传承宝剑被毁,自然心中震怒!

    几名剑宗高层,顿时无法淡定起来。

    封剑阁中宝剑,看似常年束之高阁,没有太大的用处。

    但它,却是剑宗数万年传承,积攒下的强大底蕴之一。

    其重要性,完全不在剑经楼下!

    每一把宝剑,放入剑宗弟子手中,都可直接爆发出强大战力。

    尤其是历代剑宗老祖级强者留下的宝剑,更是珍贵无比,即便他们都渴望得到。

    如果任由毁去,整个剑宗的实力,无形中至少被虚弱三层!

    “宗主,不能再等下去了!”剑无涯沉声开口,“不论莫语在做什么,都要马上打断他!”

    “对!我剑宗几万年传承,方有封剑阁今日规模,绝不能被破坏!”

    “宗主,请速下决断!”

    剑无道脸色难看,眼中一阵阴晴不定后,重重点头,“好!”

    他相信对莫语的判断,但眼下情形,却又不得不出手。

    只希望,不要因此让雨墨,对剑宗生出不满才好。

    但在这时,不等他们出手阻拦,封剑阁突然一颤,竟轰然倒塌。

    剑无涯等人身体,猛地僵住!

    倒了……

    封剑阁,居然倒了!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们心神瞬间停滞,但随即映入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心脏猛地一阵收缩,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只见此刻,莫语凌空立于无数宝剑之中,就像是一只黑洞,疯狂吞噬着这些宝剑的力量。

    难怪之前,不断有宝剑气息消失,原来是这样!

    这雨墨,修炼了何种歹毒秘法,居然能强行掠夺长剑中的剑势!

    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人再去思考,炽烈的怒火,让他们双眼发红。

    “该死!给我停下!”剑无生最先爆喝,抬手向前一剑斩出。

    轰——

    帝阶一剑,惊天动地,整片苍穹蓦地阴暗,洒落无尽毁灭气息。

    但令人震惊的是,这一剑斩落,竟根本没有对莫语造成半点伤害,直接被他周身,那激荡的恐怖剑势震散。

    而这剑势的源头,赫然是那无数把,正在被不断掠夺力量的封剑阁宝剑。

    它们,竟在守护着莫语,不受外界影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