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剑无生神色一滞,露出难以置信,这……这是怎么回事?

    “三师弟,住手!”剑无道低喝,眼眸骤然大亮,死死落在莫语身上,眼中闪过震惊、怀疑、激动等情绪,无比复杂。

    许久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几位师弟、师妹,你们难道没有发现,眼前一幕与我剑道,传说中的一件事情,极其相似。”

    剑无涯眼中闪过一道茫然,但很快就猛地瞪大,呼吸变得急促,“剑之奉献!”

    因为激动,他的声音此刻,略显尖锐怪异。

    但现在,却没有人注意这点,所有人的在听到他的话后,心头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剑无道声线低沉而出,“奉献自身,供养剑之君王,纵然毁灭,亦无憾然……本宗原以为,这只是剑道中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传说,却没有想到,今日能够亲眼目睹。”

    他目光,落到莫语设上,变得无比的深邃。

    每一次,剑无道都认为,自己已雨墨看的足够清楚,但很久就又会发现,仍旧小瞧了他。

    引动了剑之奉献啊,那便表明,他身上隐藏着一把,真正的剑之君王,借助封剑阁历代封存宝剑之力,恢复自己的力量。

    如果,自己能够得到这般君王级无上神剑,实力必然暴涨,到时整个剑宗,或许就有救了。

    剑无道眼底涌出一抹炙热,但很快就变得挣扎,最终轻轻一叹,将这念头彻底压下。

    剑之君王何等的骄傲,它认可了莫语,却未必会认可他。

    更何况,雨墨处于封剑阁千万长剑剑势守护中,即便出手,也无法成功。

    “宗主!”剑无涯神色复杂,“我们现在怎么办?”

    剑无道沉默一下,嘴角浮现苦笑,随即重重点头,“等!我们能够做的,只有等待!”

    剑无涯嘴角动了动,看向万千长剑中的莫语,想要说些什么,却终归没有多言。

    剑无生等人,脸上也多了一层阴霾。

    这可是封剑阁,剑宗传承数万年,才有了今日的规模、底蕴。

    如今,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毁于一旦,他们心中岂能好受。

    剑无道目光扫过,轻叹道:“剑之奉献,是封剑阁中长剑自愿之事,与七师弟无关,诸位师弟、师妹万不可心存芥蒂。况且,经过今日之事,或许封剑阁将毁于一旦,但我剑宗也会有一把君王级神剑问世!”

    他神色恢复平静,眼中闪动着睿智,“虽然相处不多,但七师弟的为人,为兄还能察觉到一二。他此番受我剑宗如此大的人情,岂能当做没有发生。他日,我剑宗历劫之时,七师弟如能出手,我剑宗之生机,便可增加数筹。”

    剑无涯、剑无生等人身体一震,他们只是一时难以想通,被剑无道提醒,顿时醒悟过来。

    封剑阁的毁灭,已不可逆转,趁此机会与七师弟拉近关系,是剑宗最好的选择。

    若态度恶劣,只会让他离心离德,剑宗才是真的一无所获!

    “宗主英明!”

    五人同时行礼,起身后再度看来,目光虽仍有些复杂,却已变得平和下去。

    ……

    长剑如林,剑势惊天!

    莫语闭目,身上黑色剑袍上下翻飞,猎猎作响。

    眉心深处,一股炙热,越来越重,就像是一座沉寂的火山,渐渐复苏!

    突然间,一声剑鸣,在他灵魂深处响起,随即生出一股亲切。

    莫语抬手,掌心赤红之芒流淌,渐渐凝聚成,一把通体暗红长剑。

    它通体晶莹,像是世上最为精纯的火晶,精心打磨而成。

    一股滔天剑势,轰然直冲云霄,强大威严气息,充斥整片空间。

    威严、肃穆,如同至高无上的君王,低头俯瞰着自己的臣民。

    嗡——

    嗡——

    悬浮空中无数长剑,此刻同时震鸣,露出欢愉振奋。炽烈的剑势疯狂喷涌,像是流星般,释放出最后的璀璨。

    那份恐怖气息,竟让整片天地,都变得扭曲起来,形成一方纯粹的剑之世界!

    天地间,唯有剑道!

    玄皇宫三大形态之一玄皇剑复苏,莫语实力大涨,但此刻他眼中,却流露一丝伤感。

    剑之奉献,君王现,余者皆毁灭!

    啪——

    无数道轻响同时传出,给人感觉就像是一声,漫天漂浮长剑,如幻影般崩溃消散。

    挥挥洒洒,无数粉尘,洒落大地。

    莫语突然抬手,玄皇剑向天一斩,一道剑影冲天而起,没入苍穹。

    短暂静寂,天空猛地扭曲,随即轰然爆裂,无穷剑芒纵横。

    将一切绞碎!

    这一刻,似天崩!

    莫语声线低缓,“以天崩,恭送诸位!”

    玄皇剑一声震鸣,与他应和。

    人声、剑声,盖过了一切,清晰传入所有人耳中。

    剑无道身体一震,目光之中,更多了三分温和。

    剑修视剑如友、如师、如命,莫语此番举动,让他好受许多。

    吸一口气,他上前一步,道:“剑之奉献,是它们自愿之举,师弟不必感伤。况且,能够将自身融入君王级神剑,对它们而言,也是一种荣耀。”

    说着,他向莫语手中玄皇剑一拜,不涉其他,只是一名剑修,对君王级神剑的尊敬。

    莫语吸一口气,神色归于平静,他转身看来,目光扫过七十六名剑宗弟子。

    略一沉吟,他扬手,玄皇剑微微震颤!

    嗡——

    嗡——

    一道道剑影浮现,随即吸引来无穷天地元力,疯狂注入其中。

    几息后,一切归于平静,七十六把暗红长剑出现。

    “这些长剑虽是元力凝聚,但蕴含一丝君王级神剑剑势,可自动吸收力量恢复,除非遭受超出承受极限的强大力量,否则不会毁灭。”

    “封剑阁已毁,本座凝炼七十六把长剑,送给你们。”说话间,莫语拂袖一挥,七十六把长剑,直接飞落剑宗弟子面前。

    剑无道眼眸一亮,口中低喝:“七长老赐予,你等还不拜谢!”

    七十六名剑宗弟子双手接过长剑,感受着它蕴含的可怕力量,顿时面露狂喜,齐刷刷单膝跪地,口中低喝,“拜谢七长老!”

    莫语转身,“宗主师兄。”

    剑无道笑容亲切,“七师弟!”

    “有我在,剑宗不灭。”

    这是承诺。

第九百零四章 头颅    一间密室,虚空漂浮无数禁阵符文,如星辰般闪耀不朽,将此间隔绝开来,不为外界探测。

    莫语盘膝而坐,身下是三十六叶莲台,一丝丝混沌之力升起,缓缓融入到他体内。

    对于给剑无道的承诺,他并不感到后悔。

    毕竟,封剑阁对于剑宗的重要,莫语极为清楚。将之毁掉,使得玄皇宫剑之形态复苏,他亏欠剑宗人情太大。

    大丈夫行于天地,有所为有所不为,需有担当!不过行事之中,还要尽量小心,万一暴露身份,剑宗必然万劫不复。

    好在,玄皇剑复苏,一个绝世剑客,就是他最好的伪装。

    灵魂空间,青草剑道符文光芒璀璨,莫语正在借助混沌莲台,快速融合剑宗中剑道修行,完成之后,他剑道修为便可彻底稳定下去。

    ……

    剑宗大殿。

    剑无道负手而立,神色淡漠。

    脚步声由远及近,剑无涯行礼,“宗主,十三方势力使者求见,确定大会之期。”

    他脸色,略显阴沉。

    剑无道嘴角微翘,浮现一丝嘲弄,“不过是想试探,本宗是否完好,这些人的手段还是如此低劣。”他一挥手,“师弟,让他们进来。”

    说话间,剑无道一步迈出,直接落座大殿深处主位,上位者威严缓缓弥漫。

    “是。”剑无涯见状心头微松,转身离去。

    很快,密集脚步声中,十三名或男或女,衣饰尽不相同修士,被引入大殿之中。

    “参见剑宗之主!”

    十三人行礼,神色恭谨。

    “起来吧。”平淡声音,自大殿深处传来,却像是神明低喝,带来无尽压迫。

    十三人脸色尽皆微变,好强的气息,根本没有半点受伤模样……难道剑宗之主,真的已经突破?

    如是这样,定要及早将消息传回,对大会上的计划,进行更改。

    十三人中,一名气息阴冷老者,脸色尤其难看。气息感应,他赫然也是一名剑修。

    众人起身,这老者眼眸微闪,突然上前一步,恭谨道:“我无极剑宗玄云老祖,要我送来一份贺礼,恭贺剑宗之主突破桎梏,达天道之境!”

    说话间,他取出一只玉盒,缓缓打开。

    轰——

    一股霸道剑意,带着睥睨万物毁灭一切的气势,轰然爆发!

    咻——

    剑影闪动,瞬息间,就已逼临。

    气势如虹!

    剑无道身上灰色剑袍,被强大剑意逼动,鼓荡作响。

    他眼中,露出几分凝重,神色却极为平静,抬手向前一点。

    噗——

    一声轻响,斩来剑影轻轻颤动,随即消散。

    如此轻描淡写,就破去了这恐怖一剑,十三方势力修士,同时眼露骇然,神色间不觉更多了几分敬畏。

    只是他们却并未发现,剑无道眼底涌出的一抹疲倦,但下一瞬,他就重新变得神采奕奕。

    无极剑宗老者心头惊惧,脸上却涌出笑容,“宗主斩杀紫蛟老祖,名动阿鼻世界,然世间终归有人,对宗主修为存有怀疑。因而,我宗玄云老祖特意送上此剑,今日之后便再无人,胆敢对宗主心存质疑。”

    他单膝跪地,神色恭敬,“无极剑宗长老黄古,恭贺宗主突破天道,成为天地之间,第二位剑道老祖,为我万千剑宗之榜样!”

    其余各方势力修士,心头同时暗骂一声无耻,明明就是试探,却找来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借口确实找的漂亮,即便剑宗之主恼怒,也只能承受下来。

    “恭贺宗主,突破桎梏,踏足天道之境!”众人跟随在后,俯身拜下。

    剑无道神色平静,淡淡道:“玄云老祖的大礼,本宗收下了,今日也有一番礼物,要回送与他。”

    他一抬手,无人看清举动,下方跪地黄古脸上笑容刚刚绽开,就猛地僵住。下一瞬,好大一颗头颅滚下,断颈血如泉涌。

    十二方势力修士,头皮同时一麻,背后瞬间布满冷汗。

    “这颗人头,你们带给无极剑宗,就说本宗会寻机会,向他们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剑无道眼眸一冷,“下去吧,一月之后,大会如期举行!”

    “是,我等告退!”十二方势力修士擦着冷汗起身,对视一眼,终于有一名与黄古交好之人苦着脸走出,取起他的头颅,与众人一道匆匆离去。

    剑无道脸上冷漠、威严,在他们离去之后,一点点消失不见,换成几分隐忧。

    果然,他们对剑宗,仍旧没有死心,哪怕他已斩杀了紫蛟老祖。

    不过经过今日之事,想必他们会收敛几分,不敢太过放肆。

    脑海中,浮现出莫语身影,剑无道神色稍缓。

    以他的修为,又有君王级神剑在手,便是剑宗一张隐藏王牌。

    “希望,能撑过这一劫吧……”

    剑无道低叹,露出深深的倦意,他身上灰袍颜色愈深,隐约传来一股灰败气息。

    ……

    无极剑宗,黄古头颅瞪大着眼珠,似乎没有想到,剑宗之主胆敢杀他。

    殿中无极剑宗高层,脸色一片阴沉。

    上首,一名老者盘膝而坐,他一袭紫色剑袍,眉宇间隐约可以看出,年轻时必然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此人,正是无极剑宗唯一天道剑修,玄云老祖。此刻,他挥了挥手,命人将黄古头颅取走,声线淡漠流淌,“老夫小瞧了这位剑宗之主的狠厉。”

    “老祖,难道此事就这样算了?”一名无极剑宗长老阴沉开口。

    玄云老祖没有直接回答,淡淡道:“黄天,此事依你要如何?”

    现任无极剑宗宗主出列,神色恭谨,“回禀老祖。大会临近,不好横生枝节,况且此事细细追究,是我宗理亏在前。”

    “很好,没有因为一时气愤,便冲昏了头脑。”玄云老祖露出几分赞赏。

    黄天神色平静,抬头看来,眼眸露出凝重,“老祖,眼下最为关键一点,确定剑无道修为之后,各方是否还会支持我无极剑宗……弟子怕预定之事,会出现变故,如果这样,我们也要及早做好准备。”

    “不必。”玄云老祖一笑,神色从容不迫,“老夫虽不知道,剑无道如何做到轻易化解老夫一剑之力,但他绝非天道剑修。”

    “或许这点,旁人不会相信,但老夫以剑踏临天道之境,却能隐约感应。”

    低头思索一下,玄云老祖挥手,“传信各方,约定计划中的利益,我无极剑宗再让出两成。另外,大会之上,由我无极剑宗自行出手,无需他们犯险。”

    “是,老祖!”黄天躬身行礼,随即缓缓后退,带领无极剑宗高层退下。

    玄云老祖低头,看着缺少一指的左手,嘴角一阵微微抽动。

    “剑道子,当年你短老夫一指,如今我要你整个剑宗,鸡犬不留!”

    低吟声,在殿中回响,森然狰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