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间密室,虚空漂浮无数禁阵符文,如星辰般闪耀不朽,将此间隔绝开来,不为外界探测。

    莫语盘膝而坐,身下是三十六叶莲台,一丝丝混沌之力升起,缓缓融入到他体内。

    对于给剑无道的承诺,他并不感到后悔。

    毕竟,封剑阁对于剑宗的重要,莫语极为清楚。将之毁掉,使得玄皇宫剑之形态复苏,他亏欠剑宗人情太大。

    大丈夫行于天地,有所为有所不为,需有担当!不过行事之中,还要尽量小心,万一暴露身份,剑宗必然万劫不复。

    好在,玄皇剑复苏,一个绝世剑客,就是他最好的伪装。

    灵魂空间,青草剑道符文光芒璀璨,莫语正在借助混沌莲台,快速融合剑宗中剑道修行,完成之后,他剑道修为便可彻底稳定下去。

    ……

    剑宗大殿。

    剑无道负手而立,神色淡漠。

    脚步声由远及近,剑无涯行礼,“宗主,十三方势力使者求见,确定大会之期。”

    他脸色,略显阴沉。

    剑无道嘴角微翘,浮现一丝嘲弄,“不过是想试探,本宗是否完好,这些人的手段还是如此低劣。”他一挥手,“师弟,让他们进来。”

    说话间,剑无道一步迈出,直接落座大殿深处主位,上位者威严缓缓弥漫。

    “是。”剑无涯见状心头微松,转身离去。

    很快,密集脚步声中,十三名或男或女,衣饰尽不相同修士,被引入大殿之中。

    “参见剑宗之主!”

    十三人行礼,神色恭谨。

    “起来吧。”平淡声音,自大殿深处传来,却像是神明低喝,带来无尽压迫。

    十三人脸色尽皆微变,好强的气息,根本没有半点受伤模样……难道剑宗之主,真的已经突破?

    如是这样,定要及早将消息传回,对大会上的计划,进行更改。

    十三人中,一名气息阴冷老者,脸色尤其难看。气息感应,他赫然也是一名剑修。

    众人起身,这老者眼眸微闪,突然上前一步,恭谨道:“我无极剑宗玄云老祖,要我送来一份贺礼,恭贺剑宗之主突破桎梏,达天道之境!”

    说话间,他取出一只玉盒,缓缓打开。

    轰——

    一股霸道剑意,带着睥睨万物毁灭一切的气势,轰然爆发!

    咻——

    剑影闪动,瞬息间,就已逼临。

    气势如虹!

    剑无道身上灰色剑袍,被强大剑意逼动,鼓荡作响。

    他眼中,露出几分凝重,神色却极为平静,抬手向前一点。

    噗——

    一声轻响,斩来剑影轻轻颤动,随即消散。

    如此轻描淡写,就破去了这恐怖一剑,十三方势力修士,同时眼露骇然,神色间不觉更多了几分敬畏。

    只是他们却并未发现,剑无道眼底涌出的一抹疲倦,但下一瞬,他就重新变得神采奕奕。

    无极剑宗老者心头惊惧,脸上却涌出笑容,“宗主斩杀紫蛟老祖,名动阿鼻世界,然世间终归有人,对宗主修为存有怀疑。因而,我宗玄云老祖特意送上此剑,今日之后便再无人,胆敢对宗主心存质疑。”

    他单膝跪地,神色恭敬,“无极剑宗长老黄古,恭贺宗主突破天道,成为天地之间,第二位剑道老祖,为我万千剑宗之榜样!”

    其余各方势力修士,心头同时暗骂一声无耻,明明就是试探,却找来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借口确实找的漂亮,即便剑宗之主恼怒,也只能承受下来。

    “恭贺宗主,突破桎梏,踏足天道之境!”众人跟随在后,俯身拜下。

    剑无道神色平静,淡淡道:“玄云老祖的大礼,本宗收下了,今日也有一番礼物,要回送与他。”

    他一抬手,无人看清举动,下方跪地黄古脸上笑容刚刚绽开,就猛地僵住。下一瞬,好大一颗头颅滚下,断颈血如泉涌。

    十二方势力修士,头皮同时一麻,背后瞬间布满冷汗。

    “这颗人头,你们带给无极剑宗,就说本宗会寻机会,向他们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剑无道眼眸一冷,“下去吧,一月之后,大会如期举行!”

    “是,我等告退!”十二方势力修士擦着冷汗起身,对视一眼,终于有一名与黄古交好之人苦着脸走出,取起他的头颅,与众人一道匆匆离去。

    剑无道脸上冷漠、威严,在他们离去之后,一点点消失不见,换成几分隐忧。

    果然,他们对剑宗,仍旧没有死心,哪怕他已斩杀了紫蛟老祖。

    不过经过今日之事,想必他们会收敛几分,不敢太过放肆。

    脑海中,浮现出莫语身影,剑无道神色稍缓。

    以他的修为,又有君王级神剑在手,便是剑宗一张隐藏王牌。

    “希望,能撑过这一劫吧……”

    剑无道低叹,露出深深的倦意,他身上灰袍颜色愈深,隐约传来一股灰败气息。

    ……

    无极剑宗,黄古头颅瞪大着眼珠,似乎没有想到,剑宗之主胆敢杀他。

    殿中无极剑宗高层,脸色一片阴沉。

    上首,一名老者盘膝而坐,他一袭紫色剑袍,眉宇间隐约可以看出,年轻时必然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此人,正是无极剑宗唯一天道剑修,玄云老祖。此刻,他挥了挥手,命人将黄古头颅取走,声线淡漠流淌,“老夫小瞧了这位剑宗之主的狠厉。”

    “老祖,难道此事就这样算了?”一名无极剑宗长老阴沉开口。

    玄云老祖没有直接回答,淡淡道:“黄天,此事依你要如何?”

    现任无极剑宗宗主出列,神色恭谨,“回禀老祖。大会临近,不好横生枝节,况且此事细细追究,是我宗理亏在前。”

    “很好,没有因为一时气愤,便冲昏了头脑。”玄云老祖露出几分赞赏。

    黄天神色平静,抬头看来,眼眸露出凝重,“老祖,眼下最为关键一点,确定剑无道修为之后,各方是否还会支持我无极剑宗……弟子怕预定之事,会出现变故,如果这样,我们也要及早做好准备。”

    “不必。”玄云老祖一笑,神色从容不迫,“老夫虽不知道,剑无道如何做到轻易化解老夫一剑之力,但他绝非天道剑修。”

    “或许这点,旁人不会相信,但老夫以剑踏临天道之境,却能隐约感应。”

    低头思索一下,玄云老祖挥手,“传信各方,约定计划中的利益,我无极剑宗再让出两成。另外,大会之上,由我无极剑宗自行出手,无需他们犯险。”

    “是,老祖!”黄天躬身行礼,随即缓缓后退,带领无极剑宗高层退下。

    玄云老祖低头,看着缺少一指的左手,嘴角一阵微微抽动。

    “剑道子,当年你短老夫一指,如今我要你整个剑宗,鸡犬不留!”

    低吟声,在殿中回响,森然狰狞!

第九百零五章 秘法    通体黑色的大殿,肃穆威严,无形间令人心神紧迫。

    深处巨大座椅上,一道干瘦身影落座,他身高不及寻常女子,周身却充斥着无匹的力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两成的利益……独自出手……”稍显尖锐的低吟,在空中回响,“看来,玄云老匹夫,此番志在必得。不过剑宗,也是时候倒下了。”

    他抬头,尖瘦的面庞,在头顶神冠下显得无比滑稽,却从未有人胆敢在他面前,流露出半点。因为这样做的人,都已经死了。

    “回复无极剑宗,我神教答应他的要求,所有约定暂时不变。”

    ……

    “玄云老祖,究竟有何底气,无惧剑宗反噬。”浮岛上,白衣老者轻轻皱眉,露出思索之色,“莫非,剑无道的修为,真有问题?”

    许久后,他摇了摇头,神色归于平静。不管究竟如何,无极剑宗给与的条件,都已经足够。

    那就不妨,继续看下去,随机应变。

    ……

    一名**上身的男子,站在苍茫高山之巅,身上每一块高鼓的肌肉,都如钢铁铸就。

    他一动不动,却有可怕至极的气息自行散发,似乎要将天地撑破。

    此刻,男子嘴角翘起,露出一抹深深的嘲弄,“剑宗存亡,与我百兽道何关?传信无极剑宗,送上一块混沌玄铁,我百兽道就可继续支持他们!”

    ……

    各方势力,纷纷作出回应,平静之下已是暗潮涌动。

    大劫,将临!

    ……

    天气晴朗,阳光透过薄云洒落,让小院更添几分宁静。

    只是此刻,空气中却漂浮着,淡淡的燃烧味道。

    小院角落,鱼玄机半蹲在地上,微微收紧的剑袍,勾勒出她美丽的曲线。

    地面放着一只火盆,一些纸钱,已燃烧到了最后。

    “爹、娘、小弟,玄机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得到宗门认可,有了参加大会的资格。我如今还没有,去无极剑宗报仇的资格,但玄机发誓,此次必定会杀死一名无极剑宗弟子,用以祭奠你们。”

    鱼玄机声线清冷,流露出少有的仇恨,深入骨髓!

    但很快,不知想到什么,她神色稍稍缓和,眼中露出一抹伤感,“雨墨,如果你在天有灵,就请保佑我,顺利完成对爹、娘、弟弟的承诺。”

    她起身,后方已有脚步声传来。

    紫烟眉头微皱,露出疑惑,“师妹,你这是?”

    “没什么,祭奠几位亡故的亲人。”鱼玄机神色已恢复平静,“师姐,我准备好了。”

    紫烟有些怀疑,却也没有多想,道:“那就走吧,大会之前,我们要在老师帮助下,尽快掌握七长老赐予的宝剑。”

    她眸子闪亮了一下,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迷离与爱慕,摸了摸身后紧贴着身子的长剑,脑海不由浮现出七长老的挺拔身影。

    真是一个让人无法忘却的男人啊!

    ……

    大会临近,剑宗上下如同绷紧的发条,流露出一股无形的紧迫。

    但士气比较之前,却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宗主出关,七长老归来,所有剑宗修士,眼中都充斥着强大自信。

    此番,剑宗必能无恙!

    不同于寻常弟子的自信,剑无道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情形,他剩余的,只有一战之力。

    所以,眼看大会将要召开,他神色极其凝重。

    低头思索半晌,剑无道抬头,缓缓开口,“七师弟,以你修为,持君王级神剑,可能战天道之修?”

    对面,莫语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剑无道神色一松,歉然道:“不是为兄要探究师弟修为,实是眼下,我剑宗容不得半点失误。”说话时,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七师弟可战天道,那么即便他被人发现不妥,剑宗也仍有依靠。

    如此,他便没有了后顾之忧。

    大会之上,谁第一个跳出来,那就让他彻底燃烧一把,给其一个深刻的回忆。

    剑无道眼底,凌厉一闪即逝。

    莫语将一切收入眼底,沉吟一下,道:“宗主师兄,你的身体,似乎有一些不对。”

    剑无道面露讶然,迟疑开口,“师弟能看出多少?”

    “不多。只是隐约有些感应,师兄表现的越强,气机实际上越弱,像是一种透支的手段。”莫语平静开口,他之前还不曾有所感应,融合剑道后修行更近一步,这才发现了不妥。

    剑无道一阵无言,莫语说的,几乎已经点明了他如今情形的本质。他抬头,神色流露赞叹,“师弟,为兄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实力?”

    说着他摆了摆手,“你不必告诉说,为兄只是随便问问。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剑宗大劫当前,我不得不动用某种秘法,强行提升了实力。不过代价是燃烧自己的寿元,且不可逆转。所以,这门秘术,为兄就不能交给你了。”

    剑无道眼中,露出一丝歉意。

    莫语心头微震,“你会死?”

    “死亡,是世间一切生灵的归宿,你我修士也不能免除于外。能够为剑宗而死,我很欣慰。”剑无道淡淡开口,神色平静。

    莫语沉默,对于剑无道,心头生出尊重。

    “燃烧寿元吗?”他沉吟一下,突然反手,掌心出现一簇青色火焰。

    剑无道目光一凝,露出震动之色,“好强大的生机!这是什么宝物?”

    “是我早年无意间收复的一种异火,名青木之火,蕴含强大生机,可补充、修复修士的损耗寿元。”莫语心中一叹,这些年青木之火在他体内,也得到了极大程度的进化,威能远远超过最初。

    但即便如此,一名帝阶巅峰剑修借助秘法,强行触及天道所造成的寿元损耗,仍旧不是它能够修补。

    除非,剑无道可以寻到,比青木之火蕴含生机更强的宝物。

    可莫语行走诸天,除却青木之火外,便再未见过第二种,类似的可以干涉修士寿元的宝物。这点,也成为他心底一个谜团。

    剑无道面露喜意,“太好了!如果一战中,我将此火生机全部燃烧,足以爆发出逼近天道第二步的实力,到时定要让对我剑宗心怀不轨之辈,付出深重的代价!”

    但很快,他脸上就露出一丝尴尬,“不过这样一来,青木之火,也就要彻底毁掉,还是算了。”

    莫语摇摇头,“师兄放心,我体内留有火种,即便毁去也会慢慢复苏。”

    他将火焰递出,抹去了自身气息。

    剑无道闻言大喜,小心翼翼将青木之火接过,很快融入体内。他眼眸微亮,脸上闪过一抹红润,赞叹道:“实在难以想象,天地之间,竟还能孕育出这般宝物,师弟早年就能得到,实在福缘深厚。”

    莫语犹豫一下,“其实,师兄也可以尝试一下,或许能借此,保全自身。”

    剑无道微怔,心底涌出一股暖意,笑道:“师弟有心了。但为兄清楚自己的情况,秘法一旦开始,损耗的生机不是青木之火可以挽回。”

    莫语暗暗一叹,但很快便摇了摇头,将心绪波动压下。或许,这就是剑无道注定的命运吧。

    他拱手,“师兄,如果可以,请将这秘法,交给我吧。”

    剑无道面露迟疑,“这……”

    他自然不是不舍,而是不明白,在知道它的副作用后,莫语居然还想接触。

    “师兄放心。多年来将青木之火融入体内,我的情况与绝大部分修士都不相同,这秘法对别人是必死,我使用或许就能有一线生机。当然,不到必死关头,我不会动用,只当是一张搏命底牌。”莫语淡淡解释。

    剑无道点头,“原来是这样。如师弟所言,或许真能使用这秘法也有可能。但最好,还是不要动用,想来师弟自有分寸,为兄就不多言了。”

    他抬手,点出一抹剑芒。

    “秘法内容在内,师弟请看。”

    莫语伸手,将这剑芒拿入手心,一股信息顿时出现在他脑海,正是秘法修行之法。

    只是略微扫过,莫语心头就是一怔,因为这秘法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

    黄泉魔道!

    这是他早年,掌握的一道魔门秘术,燃烧生机爆发恐怖攻击,只是随着实力提升,已经极少使用。毕竟,那种燃烧自身,疯狂爆发的方式太过凶险,使用之后就会陷入绝对的虚弱,任何危险都足以丢掉性命。

    而剑宗秘法,就像是黄泉魔道的加强版,而且不能中止,一旦燃烧,持续一段时间的强大战力后,就是必然的死亡结局。

    难道这两者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这念头一闪而过,莫语脸上,露出一丝怪异。

    玄皇世界的黄泉魔道,阿鼻世界剑宗的秘法,是恰巧相同,还是同出一源。如果是后者,这天地间隐藏的迷雾,便陡然浓重了许多啊!

    “师弟,难道有何不妥?”见他迟迟没有反应,剑无道面露不解。

    莫语瞬间回神,“不是。”他想了想,道:“师兄,你可知道,这秘法来自何处?”

    剑无道神色微变,犹豫一下,才低声开口,“这秘法是老师当年,自地狱中带出。”

    地狱,阿鼻世界圣地,每年都有大量修士进入,十存其三,却仍旧前仆后继如飞蛾扑火。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若有机会,也许他应该往地狱中一行。

    说不好,会有预想不到的收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