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通体黑色的大殿,肃穆威严,无形间令人心神紧迫。

    深处巨大座椅上,一道干瘦身影落座,他身高不及寻常女子,周身却充斥着无匹的力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两成的利益……独自出手……”稍显尖锐的低吟,在空中回响,“看来,玄云老匹夫,此番志在必得。不过剑宗,也是时候倒下了。”

    他抬头,尖瘦的面庞,在头顶神冠下显得无比滑稽,却从未有人胆敢在他面前,流露出半点。因为这样做的人,都已经死了。

    “回复无极剑宗,我神教答应他的要求,所有约定暂时不变。”

    ……

    “玄云老祖,究竟有何底气,无惧剑宗反噬。”浮岛上,白衣老者轻轻皱眉,露出思索之色,“莫非,剑无道的修为,真有问题?”

    许久后,他摇了摇头,神色归于平静。不管究竟如何,无极剑宗给与的条件,都已经足够。

    那就不妨,继续看下去,随机应变。

    ……

    一名**上身的男子,站在苍茫高山之巅,身上每一块高鼓的肌肉,都如钢铁铸就。

    他一动不动,却有可怕至极的气息自行散发,似乎要将天地撑破。

    此刻,男子嘴角翘起,露出一抹深深的嘲弄,“剑宗存亡,与我百兽道何关?传信无极剑宗,送上一块混沌玄铁,我百兽道就可继续支持他们!”

    ……

    各方势力,纷纷作出回应,平静之下已是暗潮涌动。

    大劫,将临!

    ……

    天气晴朗,阳光透过薄云洒落,让小院更添几分宁静。

    只是此刻,空气中却漂浮着,淡淡的燃烧味道。

    小院角落,鱼玄机半蹲在地上,微微收紧的剑袍,勾勒出她美丽的曲线。

    地面放着一只火盆,一些纸钱,已燃烧到了最后。

    “爹、娘、小弟,玄机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得到宗门认可,有了参加大会的资格。我如今还没有,去无极剑宗报仇的资格,但玄机发誓,此次必定会杀死一名无极剑宗弟子,用以祭奠你们。”

    鱼玄机声线清冷,流露出少有的仇恨,深入骨髓!

    但很快,不知想到什么,她神色稍稍缓和,眼中露出一抹伤感,“雨墨,如果你在天有灵,就请保佑我,顺利完成对爹、娘、弟弟的承诺。”

    她起身,后方已有脚步声传来。

    紫烟眉头微皱,露出疑惑,“师妹,你这是?”

    “没什么,祭奠几位亡故的亲人。”鱼玄机神色已恢复平静,“师姐,我准备好了。”

    紫烟有些怀疑,却也没有多想,道:“那就走吧,大会之前,我们要在老师帮助下,尽快掌握七长老赐予的宝剑。”

    她眸子闪亮了一下,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迷离与爱慕,摸了摸身后紧贴着身子的长剑,脑海不由浮现出七长老的挺拔身影。

    真是一个让人无法忘却的男人啊!

    ……

    大会临近,剑宗上下如同绷紧的发条,流露出一股无形的紧迫。

    但士气比较之前,却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宗主出关,七长老归来,所有剑宗修士,眼中都充斥着强大自信。

    此番,剑宗必能无恙!

    不同于寻常弟子的自信,剑无道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情形,他剩余的,只有一战之力。

    所以,眼看大会将要召开,他神色极其凝重。

    低头思索半晌,剑无道抬头,缓缓开口,“七师弟,以你修为,持君王级神剑,可能战天道之修?”

    对面,莫语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剑无道神色一松,歉然道:“不是为兄要探究师弟修为,实是眼下,我剑宗容不得半点失误。”说话时,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七师弟可战天道,那么即便他被人发现不妥,剑宗也仍有依靠。

    如此,他便没有了后顾之忧。

    大会之上,谁第一个跳出来,那就让他彻底燃烧一把,给其一个深刻的回忆。

    剑无道眼底,凌厉一闪即逝。

    莫语将一切收入眼底,沉吟一下,道:“宗主师兄,你的身体,似乎有一些不对。”

    剑无道面露讶然,迟疑开口,“师弟能看出多少?”

    “不多。只是隐约有些感应,师兄表现的越强,气机实际上越弱,像是一种透支的手段。”莫语平静开口,他之前还不曾有所感应,融合剑道后修行更近一步,这才发现了不妥。

    剑无道一阵无言,莫语说的,几乎已经点明了他如今情形的本质。他抬头,神色流露赞叹,“师弟,为兄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实力?”

    说着他摆了摆手,“你不必告诉说,为兄只是随便问问。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剑宗大劫当前,我不得不动用某种秘法,强行提升了实力。不过代价是燃烧自己的寿元,且不可逆转。所以,这门秘术,为兄就不能交给你了。”

    剑无道眼中,露出一丝歉意。

    莫语心头微震,“你会死?”

    “死亡,是世间一切生灵的归宿,你我修士也不能免除于外。能够为剑宗而死,我很欣慰。”剑无道淡淡开口,神色平静。

    莫语沉默,对于剑无道,心头生出尊重。

    “燃烧寿元吗?”他沉吟一下,突然反手,掌心出现一簇青色火焰。

    剑无道目光一凝,露出震动之色,“好强大的生机!这是什么宝物?”

    “是我早年无意间收复的一种异火,名青木之火,蕴含强大生机,可补充、修复修士的损耗寿元。”莫语心中一叹,这些年青木之火在他体内,也得到了极大程度的进化,威能远远超过最初。

    但即便如此,一名帝阶巅峰剑修借助秘法,强行触及天道所造成的寿元损耗,仍旧不是它能够修补。

    除非,剑无道可以寻到,比青木之火蕴含生机更强的宝物。

    可莫语行走诸天,除却青木之火外,便再未见过第二种,类似的可以干涉修士寿元的宝物。这点,也成为他心底一个谜团。

    剑无道面露喜意,“太好了!如果一战中,我将此火生机全部燃烧,足以爆发出逼近天道第二步的实力,到时定要让对我剑宗心怀不轨之辈,付出深重的代价!”

    但很快,他脸上就露出一丝尴尬,“不过这样一来,青木之火,也就要彻底毁掉,还是算了。”

    莫语摇摇头,“师兄放心,我体内留有火种,即便毁去也会慢慢复苏。”

    他将火焰递出,抹去了自身气息。

    剑无道闻言大喜,小心翼翼将青木之火接过,很快融入体内。他眼眸微亮,脸上闪过一抹红润,赞叹道:“实在难以想象,天地之间,竟还能孕育出这般宝物,师弟早年就能得到,实在福缘深厚。”

    莫语犹豫一下,“其实,师兄也可以尝试一下,或许能借此,保全自身。”

    剑无道微怔,心底涌出一股暖意,笑道:“师弟有心了。但为兄清楚自己的情况,秘法一旦开始,损耗的生机不是青木之火可以挽回。”

    莫语暗暗一叹,但很快便摇了摇头,将心绪波动压下。或许,这就是剑无道注定的命运吧。

    他拱手,“师兄,如果可以,请将这秘法,交给我吧。”

    剑无道面露迟疑,“这……”

    他自然不是不舍,而是不明白,在知道它的副作用后,莫语居然还想接触。

    “师兄放心。多年来将青木之火融入体内,我的情况与绝大部分修士都不相同,这秘法对别人是必死,我使用或许就能有一线生机。当然,不到必死关头,我不会动用,只当是一张搏命底牌。”莫语淡淡解释。

    剑无道点头,“原来是这样。如师弟所言,或许真能使用这秘法也有可能。但最好,还是不要动用,想来师弟自有分寸,为兄就不多言了。”

    他抬手,点出一抹剑芒。

    “秘法内容在内,师弟请看。”

    莫语伸手,将这剑芒拿入手心,一股信息顿时出现在他脑海,正是秘法修行之法。

    只是略微扫过,莫语心头就是一怔,因为这秘法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

    黄泉魔道!

    这是他早年,掌握的一道魔门秘术,燃烧生机爆发恐怖攻击,只是随着实力提升,已经极少使用。毕竟,那种燃烧自身,疯狂爆发的方式太过凶险,使用之后就会陷入绝对的虚弱,任何危险都足以丢掉性命。

    而剑宗秘法,就像是黄泉魔道的加强版,而且不能中止,一旦燃烧,持续一段时间的强大战力后,就是必然的死亡结局。

    难道这两者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这念头一闪而过,莫语脸上,露出一丝怪异。

    玄皇世界的黄泉魔道,阿鼻世界剑宗的秘法,是恰巧相同,还是同出一源。如果是后者,这天地间隐藏的迷雾,便陡然浓重了许多啊!

    “师弟,难道有何不妥?”见他迟迟没有反应,剑无道面露不解。

    莫语瞬间回神,“不是。”他想了想,道:“师兄,你可知道,这秘法来自何处?”

    剑无道神色微变,犹豫一下,才低声开口,“这秘法是老师当年,自地狱中带出。”

    地狱,阿鼻世界圣地,每年都有大量修士进入,十存其三,却仍旧前仆后继如飞蛾扑火。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若有机会,也许他应该往地狱中一行。

    说不好,会有预想不到的收获!

第九百零六章 道统之战    阿鼻世界一统,奉修罗一族为尊,麾下四十九道统,各踞一方。

    剑宗,便是其一,属疆南区域。

    每隔三千年,疆南区十二道统齐聚一堂,以实力强弱排位。并接受,来自疆南区内,所有势力挑战。

    失败,挑战势力将遭解散,并入被挑战道统。

    成功,则顶替其地位,成为新的道统之一,地位尊崇无尽。

    这是更换道统唯一的方式,其余时间内,四十九道统受修罗一族庇护,任何挑衅行为,都将招惹来毁灭打击。

    这样做,可以最大程度上,保全阿鼻世界整体实力,减少内耗。只要四十九道统兴旺不衰,整个阿鼻世界,就可不受影响。

    而这,便是十二道统大会。

    ……

    剑宗。

    巨大广场,剑形雕塑直指苍穹,无形剑意冲天而已,将云层撕碎。阳光普洒,落在所有剑宗修士眼中,闪耀着坚定不移的光芒。

    高台之上,剑无道一袭灰色剑袍,长发以紫金剑环束紧,神色肃穆。他长身而立,绝世剑修气息弥漫,无形的威严,充斥空间。

    “今日,疆南大会之期,亦是我剑宗大劫。度过,剑宗将有三千年休养生息之机,失败,我宗自此之后成为历史。”

    他一扬手,剑鸣之音,刹那响彻九霄,“你等,可愿跟随本宗,誓死捍卫剑宗!”

    唰——

    剑无涯为首,五大长老同时起身,单膝跪地,“愿跟随宗主,誓死捍卫剑宗!”

    广场上,无数挺拔剑宗之修,齐齐单膝一跪,口中低吼,“愿跟随宗主,誓死捍卫剑宗!”

    轰——

    无形大势,轰然冲天而起,引动剑宗之气运,在云霄翻涌。

    一道剑影缓缓浮现,威严无尽,带着睥睨天地之势,横扫八方!

    剑宗势动!

    大殿中,莫语身穿黑色剑袍,奢华尊贵,此刻体内蓦地一声剑鸣。

    于此刻,剑宗大势共鸣!

    就在此时,莫语抬头,眼眸深处两道剑影缓缓浮现,目光锐利,似是洞穿空间,看到了遥远之外。

    “来了。”

    低吟声,在大殿回响。

    似是为印证他口中所言,晴朗天际,此刻蓦地阴暗下去。

    狂风凭空而生,在虚空纵横,发出凄厉呼啸。

    卷动了云层,吹动了古树,带来那可怕气息。

    抬头望去,十三道黑云自周边滚滚而来,就像是十三条黑龙,给人风雨欲来摧枯拉朽之感,气势恐怖!

    剑无道眼眸一闪,脚下一踏头顶剑宗气运所现剑影,顿时一声震鸣,清冽嘹亮,有着无尽的穿透之力,传入每一名剑宗修士耳中,使之不受外界变化影响。

    身影微动,他已出现在半空中,声线低沉而出,“剑宗,恭迎诸位!”

    呼——

    逼临剑宗十三道黑云,此刻同时停下,消散之后露出十三方修士。

    每一方为首之修,气息都如渊如海深不可测,更隐隐与这天地,有着一丝莫名的联系。这十三人,赫然都是天道之境,列入永生序列!

    “剑宗之主,我等已经到了,不必再耽搁时间,这便联手,召唤道统战台降临吧!”神教之主开口,他周身荡漾层层神光,扭曲了空间,令他身影远远看去无比高大,就像是捅破了天空。

    世人皆知这是神教之主遮丑之举,却没有任何人,胆敢耻笑。

    十二道统齐聚,由他先行开口,这就足以表明太多。

    剑无道神色漠然,无视隐隐而来的诸多窥探,淡淡开口,“好。”

    他目光扫过,与无极剑宗玄云老祖相遇,一声剑鸣陡然响彻虚空。

    天道之下,寻常修士无法听闻,其余各方老祖,则同时露出玩味。

    今日剑宗之战,想来会极其热闹!

    剑无道神色自若,收回目光,淡淡拱手,“各位,请。”

    其余十一道统老祖同时上前一步,下一瞬与剑无道一并,爆发出滔天气势。

    玄云老祖眼眸虚眯,目光微微闪动,单从表面来看,剑无道气息之强,根本不在其余人之下……他究竟,使了什么手段?

    “老朋友,看来无极剑宗今日,要啃一块硬骨头了。”旁边,鹤发童颜老者淡笑开口,气度不俗颇有超然之感。

    玄云老祖摇头,“放心,老夫既然出手,就有十足把握。剑宗,撑不过今日!”

    他转身,“青鹤,你既然仍旧甘愿做十二道统之战的公正,也不想插手其中,不如你我便打一个赌如何?若我无极剑宗顺利获取道统之位,上禀修罗圣族之时,请你多美言几句,如何?”

    青鹤老祖一笑,“这赌约狡猾。你若胜了一切自然无事。可如败了,无极剑宗轻咳消散,你如何支付赌注。”

    “放心。”玄云老祖神色自若,“老夫既然打赌,自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青鹤老祖略一沉吟,“好,赌了!”

    感受到天地间一份气息变化,两人同时住口不言,向苍穹看去。

    只见此刻,一只巨大黑影,渐渐浮现。

    渐渐靠近,这一庞然大物的真容,终于可以看清。

    “这……这就是道统战台……”一名剑宗修士喃喃自语。

    通体墨黑色的四方战台,表面有着无数精致浮雕,或人或兽,尽皆处于战斗之中。许是漫长岁月的流逝,这些浮雕出现了破损,绝大部分都变得模糊,但一眼落下,便可让人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战意!

    狂暴、冷酷,碾碎一切!

    当道统战台,降落至剑宗之上时,无形的肃穆威严,以及恐怖战意,令所有修士心头,浮现出深深的敬畏。

    哪怕剑无道等,十二道统主事者,此刻也微微低头,表示敬意。

    “疆南区,十二道统三千年之争,恭迎战台降临!”

    齐声低喝后,神教之主最先起身,淡淡道:“你我十二道统排名,三千年来各有分寸,如果没有异议,便各自进入战台吧。”

    语落,他一挥手,带领神教修士,浩浩汤汤飞向道统战台。

    空间微闪,神教一行直接出现在战台正东方,头顶之上浮现一枚大大的“一”字,神光璀璨,无比耀眼。

    “如此,我百兽道,就不客气了。”魁梧男子低哼一声,紧随其后。

    “第三位,当是我浮岛洞天。”白衣老者一挥袍袖淡淡开口。

    十二道统彼此了解颇深,排位如何心中早有决定,自不会出现意外。

    很快,战台之下,便只剩余剑宗一方。

    第十二位……

    剑无道袍袖中拳头一紧,神色却极其平静,缓缓开口,“本宗愿意一死,助我剑宗兴旺,笑傲九天!”

    他转身,一步迈出,走向道统战台。

    “愿一死,助我剑宗兴旺,笑傲九天!”

    剑宗修士动,气势如虹。

    大殿,莫语神色平静,突然间,他戴上黑色面具,一步迈出。

    半空中,他身影出现。

    剑无道讶然转身,“师弟?”

    这与之前的计划,并不相同。

    莫语淡淡开口,“剑宗之事,岂能缺我?况且我剑修,理应堂堂正正一战。”

    剑无道大笑,“好,那就堂堂正正一战!”

    笑声如风雷,激荡长空。

    “战!”

    “战!”

    “战!”

    剑宗之修咆哮,剑意冲天,无数剑影自虚无浮现,纵横九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