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鼻世界,东为尊,北次之,西第三,南为末。

    又尊左,抑右,是以剑宗之位,列南右位。

    居十二道统之末!

    此刻,道统战台各方,诸多目光扫视,有慎重、忌惮,但更多是嘲讽。

    空喊口号,就想令剑宗崛起,实在是笑话!剑宗,号称当年修罗圣族下,战力最强势力,今日终将朽去。

    正东,神教之主眼眸虚眯,在剑宗一行扫过,他目光微闪,突然道:“剑宗之主,这带着面具之人,应该就是剑道子游历时收的弟子吧。”

    剑无道神色平静,“不错。”

    他转身,“雨墨师弟,这是神教之主。”

    莫语起身,拱手道:“剑宗第七长老,见过神教之主。”

    神色从容,不卑不亢。

    神教之主低笑一声,声音稍显尖锐,“剑道子一生信奉剑道,行事光明磊落,没想到死后,会多出一名藏头露尾的弟子,实在是可笑。”

    剑无道神色微变,眼中露出一丝冷意,“神教之主此言何意?”

    “没什么,随口一言罢了。”

    “你……”

    莫语笑了一声,淡淡道:“师兄,我剑心通明,行事遵从本心,何必在乎外人言谈。否则,世间张三李四何其之多,难道你我,要一一与之理论?”

    张三?李四?

    剑无涯嘴角微微抽动,暗道这位七师弟好大的胆子,不过此言确实大快人心!

    神教之主目光一冷,带着沛然威压落下,“放肆!你敢对本教主无礼!”

    莫语抬头,目光与之直视,“随口一言而已,神教之主何必在意,否则这般狭隘心胸,岂非被世人讥笑。”

    “口舌之利,对本教主无用,你既敢冒犯与我,便要付出代价。”神教之主缓缓开口,空间骤然凝固,可怕气息弥漫。

    “雨墨惶恐。”莫语拱手,眼眸陡然射出一抹锐利,“莫非神教之主,欲要挑起道统厮杀?”

    剑无道神色冰冷,“我剑宗再如何落没,终归位列十二道统之一。”

    空间陡然一静,陷入死寂!

    其余十方道统修士,脸上尽皆涌出错愕,显然不曾想到,剑宗竟敢如此强硬,生生让神教之主下不来台。

    要知道这位,可是天下闻名的瑕疵必报!

    但很快,众人便醒悟过来,这是……毁灭前的最后疯狂吗?可怜神教之主,强横一生,如今却撞到了枪口上。

    就在所有人,认为即将是火山爆发时,神教之主却突然平静下去,嘴角甚至露出一丝笑容,“剑宗或许很快,就不再是十二道统之一,到时本教主,看你们要如何。”

    他目光一点莫语,“牙尖嘴利的小辈,本教主记住你了。”

    声音平静面带笑容,但那阴冷的目光,却让人血液几欲凝结。

    神教之主一挥袍袖坐正身体,淡淡道:“青鹤,时间已到,开启阵法吧。”

    语落,他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身为神教之主,威震一方的巨擘,他一举一动自有深意。

    针对莫语,是因为隐隐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虽然稀薄,却已足以,引起他的关注!

    要知道,神教之主已达天道第一步巅峰,随时都有可能迈出第二步。

    能够让他感受到威胁……莫语的实力,可想而知。

    但可惜,他一番试探,却没有得到半点结论。

    不过没有问题,因为接下来,会有人继续出手。

    道统战台外,青鹤老祖微微一笑,“老友,祝你好运。”

    他神色一肃,抬手向道统战台,一指点落。

    “阵法,启!”

    嗡——

    道统战台上,无数神光涌出,快速凝聚,形成几只巨大符文,释放出微弱波动,覆盖全场。

    与此同时,阿鼻世界三百六十五座主城,天空蓦地扭曲,道统战台景象缓缓浮现。

    无数翘首以待修士,神色纷纷露出激动。

    “道统之争,开始了!”

    “传闻此次,无极剑宗将出手,挑战剑宗之位。”

    “不是传闻,此事已得到确认,今日道统战台上,必有惊天一战!”

    “我疆南区十二道统,或许就要更换!”

    ……

    青鹤老祖收手,带领麾下修士退后,搭建各种收录法阵,以备圣族日后查阅。

    神教之主淡淡开口,“玄云,到了此刻,无极剑宗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滚滚声浪,在空中回响。

    玄云老祖神色肃穆,“此战,有进无退!”

    “有进无退!”

    黄天等无极剑宗修士,疯狂低吼。

    咻——

    剑鸣冲天,转眼之间,无极剑宗一行,飞入道统战台。

    玄云老祖目光横扫,周身尽是睥睨气势,此刻拱手一拜,“今日,无极剑宗,挑战剑宗道统之位!”

    嗡——

    整个道统战台蓦地一颤,随即喷涌出大片猩红之光,气息阴森至极,浓郁血腥味道,让人心寒。

    剑无道长身而起,神色冷漠,“剑宗,应战!”

    随着他声音落下,道统战台上猩红之光,快速凝聚成出两只圆环,漂浮在两宗之上。

    玄云老祖挥手,“今日,我无极剑宗,要将剑宗彻底碾碎。”

    唰——

    剑芒闪过,一名年轻无极剑宗修士飞入头顶圆环,朗声道:“无极剑宗清越,挑战剑宗所有神将阶剑修!”

    面容俊朗,姿态从容,自然流露出一股骄傲。

    他一抬手,长剑震鸣,声裂金铁!

    ……

    云城,阿鼻三百六十五座主城之一,清家家主为首,所有家族强者齐聚。

    此刻,清家一名修士欢呼一声,“快看,是清越大哥!”

    清家众人一片躁动,神色亢奋。

    周边各方修士,脸色顿时微变,眼中露出深深的羡慕。

    “恭喜清桓家主!清家出此天骄,日后何愁不能兴旺!”

    “是啊!没想到清越有今日成就,清家之大幸啊!”

    “日后,还请清桓家主,对我等多多提携!”

    各种恭贺、奉承如潮,清家众人一脸傲然。

    清桓咳嗽一声,周边顿时安静下去,他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得意,故作淡然道:“清越三月之前,就已成为无极剑宗核心弟子,实力虽是神将,却能与君阶初期修士一战。挑战剑宗神将阶剑修,自是手到擒来!”

    “待无极剑宗取代剑宗之位,成为我疆南区十二道统之一,清越也将归家一趟,届时还请诸位,都能前来参加清家庆贺宴会。”

    周边修士闻言,顿时心头震动。

    “核心弟子……清越贤侄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一名老者低叹一声,眼中露出不甘,可惜他们家中,没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后辈。

    “清桓家主放心,我等必定备下厚礼,随时等待传唤!”

    “请家主到时,一定给我们一份请柬,不然我等只能不请自来了啊!”

    ……

    鱼玄机握紧手中长剑,起身行礼,“宗主,诸位长老,弟子请战!”

    剑无涯眉头一皱,对这名徒孙有些印象,转向剑心看去。

    剑心微微苦笑,犹豫一下,还是不着痕迹摇了摇头。

    剑无涯心中有数,就要挥手拒绝。

    第一战,虽然只是神将阶的较量,但对宗门士气影响深重,绝不能大意。

    就在这时,莫语突然低声道:“师兄,我觉得她可以。”

    剑无道略一犹豫,点点头,“既然如此,就由她出战。”

    鱼玄机神色激动,向莫语投来感激目光,显然关键之时,七长老为她开口说话,否则宗门极有可能拒绝她的请战。

    她起身,肃然道:“鱼玄机,必不辜负宗门厚望!”

    语落纵身一跃,衣衫飘动,飞入圆环中。

    “剑宗神将阶,鱼玄机应战!”

    她神色冰冷,心中喃喃开口,“爹、娘、弟弟,玄机不会让你们失望!”

    嗡——

    两只圆环同时大亮,将清越、鱼玄机拉入道统战台中央。

    一只大大的“战”字,浮现在两人头顶,猩红刺目。

    清越神色漠然,摇头道:“卿本佳人,奈何今日与我为敌。”

    “我要杀死你。”鱼玄机淡淡开口。

    清越微怔,眉宇露出一抹傲然,“那就看,你手中之剑,是否比我更快!”

    他抬手,长剑落入手中,向前一斩。

    轰——

    剑芒激射而出,竟是呈现,诡异的阴黑之色。

    气息暴虐,似要绞碎一切。

    毁灭剑意!

    剑宗众人脸色微变。

    剑意虽无高下,精深之后,都有可怕威能。

    但同阶之中,毁灭剑意号称无敌,可怕的破坏力量,难以抵御。

    尤其这清越毁灭剑意气息无比精纯,可见其实力,极其强悍。

    众人心头沉重,目光扫来一眼,见莫语神色平静,不由微微一怔。

    剑无道淡淡开口,“本宗相信七师弟的眼光。”

    而此刻,场中局势,骤然间大变。

    鱼玄机俏脸陡然苍白,一双眼眸,却变得无比明亮,抬手取出赤红长剑,向前一斩!

    她速度极快,一剑落下,没有任何停顿,第二剑就已斩落,随后是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呼吸之间,一十三剑斩落!

    鱼玄机身体颤抖,摇摇欲坠。

    而他对面,清越神色,已是豁然大变。

    十三剑,每一剑都相当于神将阶巅峰全力一击,完美融合之后,不知有了何种变化,形成剑芒竟化为银白之色,可怕气息,让他心神悸动,甚至隐隐有种无法抵御之感。

    “啊!”

    一声尖叫,清越面庞陡然涨红,似要渗血一半,随即苍白下去,变得没有半点血色。他手中长剑,却像是吸收了太多的力量,爆发出漆黑光晕。

    向前,斩落!

    轰——

    一声巨响,恐怖剑意对碰,两道身影同时向后抛飞。

    空间静寂,十二道统修士,尽皆流露震动。

    没想到区区两名将阶剑修厮杀,竟有如此声势!

    不过最终,究竟谁赢了呢?

    时间一息息过去,随着几声咳嗽,倒地的纤细身影,艰难的一点点爬起。

    鱼玄机摇了摇头,一咬舌尖强自恢复一丝清醒,以长剑为支撑,一步步向前挪去。

    她看去随时都要倒地,却一次次的坚持过去。

    眼看鱼玄机走到清越身旁,玄云老祖皱了皱眉,一挥袍袖。

    一名中年剑修急忙低喝,“住手,这一战我无极剑宗认输!”

    鱼玄机一怔,却像是没有听到他开口,手中长剑猛地刺下。

    噗——

    长剑洞穿胸口,清越身体抽搐一下,彻底没了声息。

    中年剑修眼眸瞪大,猛地咆哮,“你找死!”

    他脚下,一步迈出!

    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恐怖气息,鱼玄机挣扎了一样,缓缓闭上眼眸。

    她脸上,露出一丝解脱。

    爹、娘、弟弟,原谅我……

    但预想中的死亡并未降临,一只有力的手臂将她拦住,避开了中年剑修一击。

    鱼玄机错愕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纯黑色的面具,但此刻在她眼中,却是如此的温暖。张了张嘴,她想要说些什么,体内却传来一阵阵的虚弱冲击,只能低头依靠在他身上。

    这一刻,不知为何,鱼玄机感到无比心安。

第九百零八章 报仇    中年剑修勃然大怒,“交出杀人凶手!”

    莫语神色平静,“道统战台交手,难免死伤,岂能算作凶手。”

    “你……我弟子已经认输,这贱婢继续出手,自然罪不容赦!”

    “认输?”莫语低头,“鱼玄机,你告诉本座,之前可曾听到?”

    鱼玄机见他一脸肃然,犹豫几分,终是摇了摇头,虚弱道:“弟子不曾听到。”

    “嗯。”莫语点点头,“你听到了,此事与她无关。”

    中年剑修嘴角抽搐,此刻怒极反笑,“废话少说,事实就在眼下,岂容你们狡辩!马上交出这贱婢,否则休怪本座出手无情!”

    莫语眼中冷光一闪,“此事与我剑宗弟子无关,最好闭紧你的臭嘴。”

    “哼!”玄云老祖面沉如水,天道之修气息如渊如海,“剑宗之主,此事你要给老夫一个交代。”

    低沉声音中,尽是威胁。

    剑无道冷笑一声,“本宗还未向无极剑宗,追究当日突下杀手一事,你居然向本宗讨要交代。”

    他长身而起,剑意冲霄,“老匹夫,莫非你欺我剑宗无人!”

    各方道统修士目瞪口呆,对突然蛮横不讲道理的剑宗,感到有些难以接受。看来被逼入绝境,剑宗上下都已经发疯,典型的逮谁咬谁啊!

    还好现在,与剑宗冲突的,不是他们。

    玄云老祖脸色难看,心头怒火熊熊,恨不得马上出剑,斩去剑无道。但此刻,这老怪还未探明他的深浅,不想贸然出手,只能暂时忍耐。

    “好一个剑宗!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嚣张到何时!”

    “黄龙,既然他们不交出凶手,你就出手,将这贱婢杀了!老夫倒要看看,谁敢阻你!”

    “是!”黄龙转身行礼,起身后,脸上露出狰狞,“最后一遍,把这贱婢交出来?”

    莫语眼眸发冷,“既然你不闭嘴,我就帮你永远闭上。”

    “找死,本座就成全你!”黄龙暴喝一声,抬手向前,长剑瞬间入手,一股可怕气息顿时从他身上散发,一剑蓦地斩落。

    一抹黑色,自剑尖涌出,随即如大潮般,席卷爆发。

    行经之处,所有一切都陷入毁灭剑意中,彻底绝灭!

    远远看来,这一剑之威,与天道大神通死寂之夜,颇有几分相似。

    黄龙神色傲然,他毁灭剑意修行已达玄妙之境,爆发恐怖杀伤,帝阶中少有人可及。

    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剑宗七长老,竟敢与他交手,真是自寻死路!

    也好,斩杀了此人以及那贱婢,无极剑宗初战不利的影响,就能消退一尽。

    ……

    云城,清家众人尽皆面无血色,眼神一片呆滞。

    周边众多围绕过来,阿谀奉承小心巴结的修士,对视一眼之后,悄然退后。

    目光扫来,隐然有种快意。

    让你们得瑟,让你们嚣张!

    被玩死了吧!

    “剑宗,可是传承了数万年的庞然大物,哪是这么容易就会倒下的。”一名修士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身边之人颇以为然,“这话不错。常言有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剑宗已有颓势,也不是谁都能挑衅的。我看,今日一战结果,说不好啊!”

    “看这姿态,剑宗完全不惧无极剑宗。”

    “现在就认定无极剑宗能顶替道统之位,确实有些早了。”

    议论纷纷中,众多目光扫向清家众人,露出若有若无的讥诮。

    清桓身体摇摇欲坠,猛地一咬牙关,低吼道:“黄龙长老,必然会为我越儿报仇!”

    ……

    毁灭剑意如潮卷来,鱼玄机娇躯一僵,俏脸变得越发苍白。

    她歉意抬头,对自己牵连了七长老,感到有些内疚。

    毕竟这一击,威能如此恐怖,即便他,也不能全身而退吧。

    但就在这时,眼前的一幕,让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出无尽震动。

    直至许多年后,都不曾忘记。

    只见莫语抬手,向前随意一划,那漆黑如墨的毁灭剑意,便从中一剖为二。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痛苦惨嚎。

    黄龙抱住断臂,身体向后暴退,鲜血抛洒中,脸上傲然尽数散去,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

    抬头,就见一双冰冷眼眸,正将他死死锁定,此刻一步迈出,极速逼来。

    “老祖救我!”黄龙头皮发麻,惊恐尖叫。

    “住手!”玄云老祖猛地起身,向前拂袖一挥。

    轰——

    虚无之中,亿万剑光浮现,轰然杀至。

    剑无道神色冰冷,“你的对手,是本宗!”他身影微微闪动,来到亿万剑光之前,一剑斩落。

    噗——

    剑光碎,剑影不停,当头斩下。

    玄云老祖大怒,“剑无道,你找死!”他抬手,一把青色长剑出现在手,直接刺出。

    这一剑,洞穿了天地空间,隐隐有了某种“道”的韵味。

    看着不是太快,却在瞬息之间,出现在剑无道眉心处。

    剑无道眼眸骤然亮起,本就强大的气息,更是如火山般爆发,灰袍鼓荡。

    剑指眉心,千钧一发时,他手中长剑,以一条玄奥的轨迹,将这一剑挡住。

    玄云老祖神色微变时,剑无道蓦地抬头,眼眸明亮,像是燃烧的星辰。

    “要碾碎我剑宗?本宗就先杀了你这个老匹夫!”大笑一声,剑无道身影猛地窜出,狂暴剑意疯狂爆发。

    玄云老祖来不及思考,只能被迫迎战,转眼间两人便碰撞到一起。

    疯狂厮杀、对碰的浩荡剑意,将整片天地搅动,一片动荡模糊,隐没了两人的身影,赫然形成了,一座纯粹的剑之杀狱!

    任何进入其中的存在,都会被绞成粉碎,甚至于神念,也无法探入。

    神教为首,十方道统修士面露震动,紧紧盯住眼前剑之杀狱。

    不出意外,谁能活着从其中走出,就代表着今日道统之争落下帷幕。

    但此刻,黄龙顾不得替玄云老祖紧张,他看着快速逼近的莫语,眼中恐惧越来越重。

    “救我!快救我!”

    无极剑宗,黄天脸色难看,恨不得亲手杀死,这丢尽宗门颜面的废物。

    但此刻,却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死。

    身影一动,他猛地窜出,“剑下留人!”

    低吼中,他已举剑斩下。

    但下一瞬,黄天心头一阵悸动,背后汗毛根根乍起。

    他来不及多做思考,脚步猛地停下,身影向后暴退。

    眼前一道剑光闪过,将他胸前衣袍划破,撕裂开一条不深的伤口。

    但那可怕的剑意,却有着极强的撕裂属性,以他的肉身竟不能愈合,鲜血直流很快就染红了胸前长袍。

    黄天心头一阵后怕,如果他反应慢一点,这一剑即便要不了他的性命,也能让他重伤。

    附加空间属性的剑意……他抬头看向莫语,脸上露出深深的忌惮。

    莫语没有继续追杀,停在黄龙身旁,他胸膛被剑光洞穿,倒在地面瑟瑟颤抖。

    他松开鱼玄机,淡淡道:“这个人,教给你来处置。”

    “啊?”鱼玄机惊呼一声,眼眸快速变红,“你……你怎么知道……”

    心绪激动下,她忘了尊卑。

    莫语黑色面具露出的眼眸一片平静,“你看他的反应,隐瞒不过我。”

    鱼玄机深吸一口气,“谢谢你!”

    她握紧了手中长剑,低头看向地面,一脸恐惧的黄龙。

    “贱婢,你想干什么!我是无极剑宗长老,玄云老祖座下弟子,你敢杀我,日后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鱼玄机神色冷漠,半点不为所动,“黄龙长老,我见过你。那一年大雪,浩罕城鱼家鸡犬不留,而我恰好出门玩耍,躲在人群中看清了你的脸……”

    噗——

    长剑刺穿他的胸膛,附加的君王级神剑剑势,将他灵魂同时抹杀。

    黄龙死死瞪大了眼珠,伸出的手似是想要抓住什么,气息渐渐散去。

    鱼玄机身体一软“噗通”跪倒,泪如雨下,“爹、娘、弟弟,我给你们报仇了!”

    莫语静静站在一旁。

    黄天脸色阴晴不定,几息后终是一叹,缓缓退去。

    ……

    云城,清桓一口鲜血喷出,仰面而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