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年剑修勃然大怒,“交出杀人凶手!”

    莫语神色平静,“道统战台交手,难免死伤,岂能算作凶手。”

    “你……我弟子已经认输,这贱婢继续出手,自然罪不容赦!”

    “认输?”莫语低头,“鱼玄机,你告诉本座,之前可曾听到?”

    鱼玄机见他一脸肃然,犹豫几分,终是摇了摇头,虚弱道:“弟子不曾听到。”

    “嗯。”莫语点点头,“你听到了,此事与她无关。”

    中年剑修嘴角抽搐,此刻怒极反笑,“废话少说,事实就在眼下,岂容你们狡辩!马上交出这贱婢,否则休怪本座出手无情!”

    莫语眼中冷光一闪,“此事与我剑宗弟子无关,最好闭紧你的臭嘴。”

    “哼!”玄云老祖面沉如水,天道之修气息如渊如海,“剑宗之主,此事你要给老夫一个交代。”

    低沉声音中,尽是威胁。

    剑无道冷笑一声,“本宗还未向无极剑宗,追究当日突下杀手一事,你居然向本宗讨要交代。”

    他长身而起,剑意冲霄,“老匹夫,莫非你欺我剑宗无人!”

    各方道统修士目瞪口呆,对突然蛮横不讲道理的剑宗,感到有些难以接受。看来被逼入绝境,剑宗上下都已经发疯,典型的逮谁咬谁啊!

    还好现在,与剑宗冲突的,不是他们。

    玄云老祖脸色难看,心头怒火熊熊,恨不得马上出剑,斩去剑无道。但此刻,这老怪还未探明他的深浅,不想贸然出手,只能暂时忍耐。

    “好一个剑宗!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嚣张到何时!”

    “黄龙,既然他们不交出凶手,你就出手,将这贱婢杀了!老夫倒要看看,谁敢阻你!”

    “是!”黄龙转身行礼,起身后,脸上露出狰狞,“最后一遍,把这贱婢交出来?”

    莫语眼眸发冷,“既然你不闭嘴,我就帮你永远闭上。”

    “找死,本座就成全你!”黄龙暴喝一声,抬手向前,长剑瞬间入手,一股可怕气息顿时从他身上散发,一剑蓦地斩落。

    一抹黑色,自剑尖涌出,随即如大潮般,席卷爆发。

    行经之处,所有一切都陷入毁灭剑意中,彻底绝灭!

    远远看来,这一剑之威,与天道大神通死寂之夜,颇有几分相似。

    黄龙神色傲然,他毁灭剑意修行已达玄妙之境,爆发恐怖杀伤,帝阶中少有人可及。

    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剑宗七长老,竟敢与他交手,真是自寻死路!

    也好,斩杀了此人以及那贱婢,无极剑宗初战不利的影响,就能消退一尽。

    ……

    云城,清家众人尽皆面无血色,眼神一片呆滞。

    周边众多围绕过来,阿谀奉承小心巴结的修士,对视一眼之后,悄然退后。

    目光扫来,隐然有种快意。

    让你们得瑟,让你们嚣张!

    被玩死了吧!

    “剑宗,可是传承了数万年的庞然大物,哪是这么容易就会倒下的。”一名修士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身边之人颇以为然,“这话不错。常言有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剑宗已有颓势,也不是谁都能挑衅的。我看,今日一战结果,说不好啊!”

    “看这姿态,剑宗完全不惧无极剑宗。”

    “现在就认定无极剑宗能顶替道统之位,确实有些早了。”

    议论纷纷中,众多目光扫向清家众人,露出若有若无的讥诮。

    清桓身体摇摇欲坠,猛地一咬牙关,低吼道:“黄龙长老,必然会为我越儿报仇!”

    ……

    毁灭剑意如潮卷来,鱼玄机娇躯一僵,俏脸变得越发苍白。

    她歉意抬头,对自己牵连了七长老,感到有些内疚。

    毕竟这一击,威能如此恐怖,即便他,也不能全身而退吧。

    但就在这时,眼前的一幕,让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出无尽震动。

    直至许多年后,都不曾忘记。

    只见莫语抬手,向前随意一划,那漆黑如墨的毁灭剑意,便从中一剖为二。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痛苦惨嚎。

    黄龙抱住断臂,身体向后暴退,鲜血抛洒中,脸上傲然尽数散去,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

    抬头,就见一双冰冷眼眸,正将他死死锁定,此刻一步迈出,极速逼来。

    “老祖救我!”黄龙头皮发麻,惊恐尖叫。

    “住手!”玄云老祖猛地起身,向前拂袖一挥。

    轰——

    虚无之中,亿万剑光浮现,轰然杀至。

    剑无道神色冰冷,“你的对手,是本宗!”他身影微微闪动,来到亿万剑光之前,一剑斩落。

    噗——

    剑光碎,剑影不停,当头斩下。

    玄云老祖大怒,“剑无道,你找死!”他抬手,一把青色长剑出现在手,直接刺出。

    这一剑,洞穿了天地空间,隐隐有了某种“道”的韵味。

    看着不是太快,却在瞬息之间,出现在剑无道眉心处。

    剑无道眼眸骤然亮起,本就强大的气息,更是如火山般爆发,灰袍鼓荡。

    剑指眉心,千钧一发时,他手中长剑,以一条玄奥的轨迹,将这一剑挡住。

    玄云老祖神色微变时,剑无道蓦地抬头,眼眸明亮,像是燃烧的星辰。

    “要碾碎我剑宗?本宗就先杀了你这个老匹夫!”大笑一声,剑无道身影猛地窜出,狂暴剑意疯狂爆发。

    玄云老祖来不及思考,只能被迫迎战,转眼间两人便碰撞到一起。

    疯狂厮杀、对碰的浩荡剑意,将整片天地搅动,一片动荡模糊,隐没了两人的身影,赫然形成了,一座纯粹的剑之杀狱!

    任何进入其中的存在,都会被绞成粉碎,甚至于神念,也无法探入。

    神教为首,十方道统修士面露震动,紧紧盯住眼前剑之杀狱。

    不出意外,谁能活着从其中走出,就代表着今日道统之争落下帷幕。

    但此刻,黄龙顾不得替玄云老祖紧张,他看着快速逼近的莫语,眼中恐惧越来越重。

    “救我!快救我!”

    无极剑宗,黄天脸色难看,恨不得亲手杀死,这丢尽宗门颜面的废物。

    但此刻,却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死。

    身影一动,他猛地窜出,“剑下留人!”

    低吼中,他已举剑斩下。

    但下一瞬,黄天心头一阵悸动,背后汗毛根根乍起。

    他来不及多做思考,脚步猛地停下,身影向后暴退。

    眼前一道剑光闪过,将他胸前衣袍划破,撕裂开一条不深的伤口。

    但那可怕的剑意,却有着极强的撕裂属性,以他的肉身竟不能愈合,鲜血直流很快就染红了胸前长袍。

    黄天心头一阵后怕,如果他反应慢一点,这一剑即便要不了他的性命,也能让他重伤。

    附加空间属性的剑意……他抬头看向莫语,脸上露出深深的忌惮。

    莫语没有继续追杀,停在黄龙身旁,他胸膛被剑光洞穿,倒在地面瑟瑟颤抖。

    他松开鱼玄机,淡淡道:“这个人,教给你来处置。”

    “啊?”鱼玄机惊呼一声,眼眸快速变红,“你……你怎么知道……”

    心绪激动下,她忘了尊卑。

    莫语黑色面具露出的眼眸一片平静,“你看他的反应,隐瞒不过我。”

    鱼玄机深吸一口气,“谢谢你!”

    她握紧了手中长剑,低头看向地面,一脸恐惧的黄龙。

    “贱婢,你想干什么!我是无极剑宗长老,玄云老祖座下弟子,你敢杀我,日后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鱼玄机神色冷漠,半点不为所动,“黄龙长老,我见过你。那一年大雪,浩罕城鱼家鸡犬不留,而我恰好出门玩耍,躲在人群中看清了你的脸……”

    噗——

    长剑刺穿他的胸膛,附加的君王级神剑剑势,将他灵魂同时抹杀。

    黄龙死死瞪大了眼珠,伸出的手似是想要抓住什么,气息渐渐散去。

    鱼玄机身体一软“噗通”跪倒,泪如雨下,“爹、娘、弟弟,我给你们报仇了!”

    莫语静静站在一旁。

    黄天脸色阴晴不定,几息后终是一叹,缓缓退去。

    ……

    云城,清桓一口鲜血喷出,仰面而倒。

第九百零九章 好一群无耻之徒    镇压黄龙,逼退黄天,短暂交手中,莫语爆发出惊人实力。

    剑宗一方,自是振奋,诸多弟子眼中,涌出激动、崇拜。

    其余道统之修,神色则露出几分凝重!

    本来模糊的剑宗第七长老形象,短短时间内,便在他们心中彻底成型。

    强势而强横!

    不过此刻,十一方道统执掌者,目光只是微微闪动,便收了回去,转向仍在疯狂碰撞的剑之杀域!

    雨墨再如何强横,终归是帝阶范畴,真正能决定今日道统之争结果的,仍旧是剑无道与玄云老祖间一战。

    毕竟,再如何强横的帝阶修士,在天道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莫语对十一方道统执掌者目光中,隐隐流露的睥睨感应的极为清楚,但他神色却没有半点变化,抬首向头顶看去。

    剑无道的气息,此刻强横的无以复加,如火山喷发般炽烈,焚毁一切。

    对面,玄云老祖的剑意,也强悍至极,将天道之境剑修的恐怖,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面对拼死一搏,以秘法燃烧寿元,更引爆了青木之火的剑无道,他的败落只是时间问题。

    ……

    轰——

    巨响中,玄云老祖身影爆退,面孔苍白,口鼻间鲜血狂喷。尤其胸膛处,那一条长长的伤口,看去无比狰狞。

    败了?

    无极剑宗一方,所有修士心头一寒,如坠冰窖。

    短暂静寂之后,剑宗所在,则是爆发无尽欢呼!

    “胜了!”

    “宗主胜了!”

    “剑宗无敌!”

    不过此刻,莫语目光扫来,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剑无道,他终归走到了这一步……

    半空中,剑无道凌空而立,周身剑意如潮,激荡八方。但若细细感应,就会发现,强大的表象下,他脸色呈现灰暗,隐有后继无力之感。

    拼掉了实力强横的玄云老祖,显然,他也已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

    神教之主等十一方道统执掌者,此刻眼眸同时一亮,露出感兴趣之意。

    剑无道的修为,果然有问题……

    “噗——”一口逆血喷出,玄云老祖勉力压住伤势,“好一个剑宗之主,居然有此手段,但老夫重伤犹可恢复,你却绝无法活过今日!剑宗,也将不复存在!”

    森然声音,露出满满的怨毒,更着重点名了,剑无道此刻的状况。

    他想要暂时,将所有注意,都转移出去。

    不过此刻,一道平静声音,却将他的盘算,全部打碎。

    “我剑宗如何,不牢玄云老祖挂念。倒是今日一战,我宗宗主剑无道胜出,现在就请各方道统执掌者,做出裁决吧。”莫语淡淡开口。

    玄云老祖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裁决……要无极剑宗解散,并入剑宗之中,绝不可能!

    他转身,咬牙拱手,“诸位,剑宗之主利用邪门手段,勉强胜老夫一筹,但他自身已是油尽灯枯,命不久矣。如此,今日如何裁决,还请诸位三思。”

    道统战台一片静寂。

    震动之后,各方修士目光,尽皆变得深邃。

    表面看来,剑宗确实胜利,但以剑无道一死为代价,却是太重。

    没有了剑无道,剑宗有何资格,再与其余道统平起平坐。

    神教之主轻咳一声,略显尖锐的声音,缓缓响起,“本教主,提议无极剑宗胜。”

    他目光冷然扫来,“修罗圣族扶植四十九道统,是为提升我阿鼻一界实力,而如今的剑宗,已没有位列道统的资格。”

    其余十方道统执掌者,沉吟之后缓缓点头。

    明知神教之主有公报私仇之嫌,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而且这样,也更加符合各方的利益!

    玄云老祖嘴角,浮现一丝冷笑,“裁决已出,今日胜出的,终归是我无极剑宗!”

    就在这时,一道狂笑,突然在这天地之间炸响,激起无尽天地元力,疯狂鼓荡。

    “好一个裁决!好一群无耻之徒!”剑无道身上灰色剑袍激荡,脸上灰暗更重,但他体内爆发的气息,却在此刻达到巅峰。

    无数剑影,在虚空纵横,发出刺耳破空之声。

    他蓦地转身,口中爆喝,“矮子!吃我一剑!”

    咻——

    长剑如闪电,悍然斩落。

    矮子……

    道统战台各方修士,嘴角同时抽搐,强忍着爆笑冲动神色古怪瞥向神教之主,果然发现他此刻,一张脸孔黑的好比锅底,僵硬的就像是死人脸。

    “你找死!”一道声嘶力竭怒吼,神教之主彻底暴走,抬手向天一点。

    嗡——

    一名古神虚影浮现,他身高千丈,周身弥漫荒古之气,左眼星辰,右眼皓月,此刻一声低吼,抬手轰出。

    神教侍奉古神一脉,传承古神之力,传闻每一代教主,体内都流淌着古神血脉,才能召唤古神虚影降临。

    当然,这一代神教之主的体格,与传闻中的古神先祖,有着太大的差距……

    轰隆隆——

    轰隆隆——

    狂暴的力量冲击,刹那间疯狂爆发,剑无道身体抛飞,一边泣血一边狂笑,“死矮子!我这一剑味道如何?”

    肆意张狂!

    神教之主身长奢华长袍,多了无数条口子,束紧的长发披散开来,狼狈无比。脸上一闪而逝的苍白,更是表明这一剑,他承受也并不轻松。

    此刻闻言,他气的浑身颤抖,猛地低呼,“剑无道!本教主今日,要让你剑宗不复存在!”

    “给我死来!”

    一步踏出,神教之主呼啸逼临,瘦小不及女子的身躯,却爆发出山岳般的气势,令人心神瑟瑟颤栗。

    玄云老祖神色兴奋,忍不住攥紧了拳头!激怒神教之主,今日剑宗的覆灭,已成定局。虽然绝大部分的利益,都会被其余十一方道统取走,但能够获取道统地位,对无极剑宗而言,就是最大的收获。

    剑无道,死吧!

    玄云老祖眼眸激动,似乎已经看到,他血洒当场的情形。

    只要剑无道一死,事情就不可挽回!

    突然间,一道身影,闯入到他视线,玄云老祖一怔,随即露出狰狞。

    雨墨!

    嘿嘿,居然妄图阻拦神教之主,这位剑宗七长老,真是不自量力!

    也好,胆敢杀我无极剑宗修士,今日就随着剑宗,一并陪葬吧。

    极度的亢奋以及强大自信,让他没有发现,剑无道灰暗眼眸中,那一闪而逝的放松。

    雨墨出手,今日结果如何,还未可知!

    嗡——

    一声剑鸣,声穿灵魂深处,没有人看清,莫语手中何时多了一把长剑。

    通体赤红之色,隐隐有透明之感,就像是火晶锻造而成。

    此刻向前,缓缓斩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