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镇压黄龙,逼退黄天,短暂交手中,莫语爆发出惊人实力。

    剑宗一方,自是振奋,诸多弟子眼中,涌出激动、崇拜。

    其余道统之修,神色则露出几分凝重!

    本来模糊的剑宗第七长老形象,短短时间内,便在他们心中彻底成型。

    强势而强横!

    不过此刻,十一方道统执掌者,目光只是微微闪动,便收了回去,转向仍在疯狂碰撞的剑之杀域!

    雨墨再如何强横,终归是帝阶范畴,真正能决定今日道统之争结果的,仍旧是剑无道与玄云老祖间一战。

    毕竟,再如何强横的帝阶修士,在天道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莫语对十一方道统执掌者目光中,隐隐流露的睥睨感应的极为清楚,但他神色却没有半点变化,抬首向头顶看去。

    剑无道的气息,此刻强横的无以复加,如火山喷发般炽烈,焚毁一切。

    对面,玄云老祖的剑意,也强悍至极,将天道之境剑修的恐怖,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面对拼死一搏,以秘法燃烧寿元,更引爆了青木之火的剑无道,他的败落只是时间问题。

    ……

    轰——

    巨响中,玄云老祖身影爆退,面孔苍白,口鼻间鲜血狂喷。尤其胸膛处,那一条长长的伤口,看去无比狰狞。

    败了?

    无极剑宗一方,所有修士心头一寒,如坠冰窖。

    短暂静寂之后,剑宗所在,则是爆发无尽欢呼!

    “胜了!”

    “宗主胜了!”

    “剑宗无敌!”

    不过此刻,莫语目光扫来,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剑无道,他终归走到了这一步……

    半空中,剑无道凌空而立,周身剑意如潮,激荡八方。但若细细感应,就会发现,强大的表象下,他脸色呈现灰暗,隐有后继无力之感。

    拼掉了实力强横的玄云老祖,显然,他也已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

    神教之主等十一方道统执掌者,此刻眼眸同时一亮,露出感兴趣之意。

    剑无道的修为,果然有问题……

    “噗——”一口逆血喷出,玄云老祖勉力压住伤势,“好一个剑宗之主,居然有此手段,但老夫重伤犹可恢复,你却绝无法活过今日!剑宗,也将不复存在!”

    森然声音,露出满满的怨毒,更着重点名了,剑无道此刻的状况。

    他想要暂时,将所有注意,都转移出去。

    不过此刻,一道平静声音,却将他的盘算,全部打碎。

    “我剑宗如何,不牢玄云老祖挂念。倒是今日一战,我宗宗主剑无道胜出,现在就请各方道统执掌者,做出裁决吧。”莫语淡淡开口。

    玄云老祖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裁决……要无极剑宗解散,并入剑宗之中,绝不可能!

    他转身,咬牙拱手,“诸位,剑宗之主利用邪门手段,勉强胜老夫一筹,但他自身已是油尽灯枯,命不久矣。如此,今日如何裁决,还请诸位三思。”

    道统战台一片静寂。

    震动之后,各方修士目光,尽皆变得深邃。

    表面看来,剑宗确实胜利,但以剑无道一死为代价,却是太重。

    没有了剑无道,剑宗有何资格,再与其余道统平起平坐。

    神教之主轻咳一声,略显尖锐的声音,缓缓响起,“本教主,提议无极剑宗胜。”

    他目光冷然扫来,“修罗圣族扶植四十九道统,是为提升我阿鼻一界实力,而如今的剑宗,已没有位列道统的资格。”

    其余十方道统执掌者,沉吟之后缓缓点头。

    明知神教之主有公报私仇之嫌,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而且这样,也更加符合各方的利益!

    玄云老祖嘴角,浮现一丝冷笑,“裁决已出,今日胜出的,终归是我无极剑宗!”

    就在这时,一道狂笑,突然在这天地之间炸响,激起无尽天地元力,疯狂鼓荡。

    “好一个裁决!好一群无耻之徒!”剑无道身上灰色剑袍激荡,脸上灰暗更重,但他体内爆发的气息,却在此刻达到巅峰。

    无数剑影,在虚空纵横,发出刺耳破空之声。

    他蓦地转身,口中爆喝,“矮子!吃我一剑!”

    咻——

    长剑如闪电,悍然斩落。

    矮子……

    道统战台各方修士,嘴角同时抽搐,强忍着爆笑冲动神色古怪瞥向神教之主,果然发现他此刻,一张脸孔黑的好比锅底,僵硬的就像是死人脸。

    “你找死!”一道声嘶力竭怒吼,神教之主彻底暴走,抬手向天一点。

    嗡——

    一名古神虚影浮现,他身高千丈,周身弥漫荒古之气,左眼星辰,右眼皓月,此刻一声低吼,抬手轰出。

    神教侍奉古神一脉,传承古神之力,传闻每一代教主,体内都流淌着古神血脉,才能召唤古神虚影降临。

    当然,这一代神教之主的体格,与传闻中的古神先祖,有着太大的差距……

    轰隆隆——

    轰隆隆——

    狂暴的力量冲击,刹那间疯狂爆发,剑无道身体抛飞,一边泣血一边狂笑,“死矮子!我这一剑味道如何?”

    肆意张狂!

    神教之主身长奢华长袍,多了无数条口子,束紧的长发披散开来,狼狈无比。脸上一闪而逝的苍白,更是表明这一剑,他承受也并不轻松。

    此刻闻言,他气的浑身颤抖,猛地低呼,“剑无道!本教主今日,要让你剑宗不复存在!”

    “给我死来!”

    一步踏出,神教之主呼啸逼临,瘦小不及女子的身躯,却爆发出山岳般的气势,令人心神瑟瑟颤栗。

    玄云老祖神色兴奋,忍不住攥紧了拳头!激怒神教之主,今日剑宗的覆灭,已成定局。虽然绝大部分的利益,都会被其余十一方道统取走,但能够获取道统地位,对无极剑宗而言,就是最大的收获。

    剑无道,死吧!

    玄云老祖眼眸激动,似乎已经看到,他血洒当场的情形。

    只要剑无道一死,事情就不可挽回!

    突然间,一道身影,闯入到他视线,玄云老祖一怔,随即露出狰狞。

    雨墨!

    嘿嘿,居然妄图阻拦神教之主,这位剑宗七长老,真是不自量力!

    也好,胆敢杀我无极剑宗修士,今日就随着剑宗,一并陪葬吧。

    极度的亢奋以及强大自信,让他没有发现,剑无道灰暗眼眸中,那一闪而逝的放松。

    雨墨出手,今日结果如何,还未可知!

    嗡——

    一声剑鸣,声穿灵魂深处,没有人看清,莫语手中何时多了一把长剑。

    通体赤红之色,隐隐有透明之感,就像是火晶锻造而成。

    此刻向前,缓缓斩落。

第九百一十章 参见宗主    剑落。

    天惊!

    地动!

    头顶苍穹,蓦地黑暗下去,就像是颠倒了昼夜,粘稠如墨。

    道统战台,此刻微微震颤,似乎也在为这一剑,感到颤栗。

    在这一瞬,所有目睹此幕之修,身体同时僵直,灵魂隐隐之间,被一股可怕气息锁定。

    锋锐、霸道,带着睥睨天地万物的威严,斩破一切。

    神教之主眼眸猛地收缩,强烈的威胁,让他心神此刻近乎凝结!

    但他毕竟是修为临近天道第二步的超级强者,关键时刻强行挣脱了,这一剑的气息影响,双手扬起向前一推。

    “古神之殇!”

    低沉的咆哮,神教之主脸色蓦地苍白,显然施展这一击,对他损耗极重。

    一名古神虚影出现,更加高大更加凝实,眼眸中星辰、皓月,近乎如实物。他一步迈出,与此同时,一层血色,在古神虚影周边浮现,随即化为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火红如血!

    此刻的古神虚影,就像是一颗燃烧着血焰的陨石,毁灭一切。

    轰隆隆——

    激荡开的恐怖力量,把苍穹黑暗撕碎,将莫语一剑之威,化解开来。

    神教之主眼底,异色一闪。

    他损耗极重,施展开古神之殇,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抵挡。

    莫语身体微微一僵,动作出现一丝停顿,闭上眼眸,微微皱紧的眉头,露出一丝痛苦。

    一股不甘不屈的恐怖神念冲击,重重轰入到他体内,这是来自于死去古神的残念,历经无数岁月仍旧未曾消散,足可知其可怕程度。

    神教之主没有任何停顿,身体呼啸而至,抬手向莫语眉心一点。

    就在指尖,距离眉心不足数寸时,莫语眼眸猛地睁开,冰冷中流露嘲弄。

    神教之主心神大震,点出一指不停,速度反而更快!

    但他手指,距离莫语眉心最后一寸时,便再也无法落下。

    一股剑意,近乎凝聚成实质,将他周身覆盖。

    噗——

    利器刺入血肉之音,神教之主身影爆退,胸膛处多了一只血口,鲜血打湿长袍。

    他脸色惨白,目光尽是震动与不解,“你怎么能抵挡住古神残念?”

    莫语沉默,灵魂空间中,镇魂古树传承符文,不断闪烁。

    但这涉及到他身上,最大的一个秘密,自然不会多言。

    他扬手,长剑震鸣,神教之主一声闷哼,胸口伤口中被压制剑意爆发,顿时令他整个胸膛,一片血肉模糊。原本,只是一只小口的剑伤,更是几乎被撕裂开来,成为透明大洞。

    哪怕以神教之主的意志,此刻也忍不住满头冷汗,手掌冒出白光,按在胸口处,那可怕的伤口,居然很快就不再流血。

    莫语神色平静,只是表面的愈合而已,玄皇剑造成伤势,岂是轻易就能恢复的。

    他手中长剑,又是一声震鸣!

    神教之主脸色大变,“噼啪”声中,他胸口伤口,再度全部崩裂!

    虽然不如第一次可怕,但造成的损伤,却更重!

    “雨墨!你难道想杀本教主?就不怕触动圣族,降下雷霆之怒!”

    修罗……

    莫语眼底深处,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但很快又露出几分茫然。

    怀疑江无界,或者说是玄皇老祖之后,得到的一切消息都要打上问号。

    玄皇覆灭,与修罗、圣魔两族,很难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压下这些念头,莫语神色越发漠然,“神教,是否还要插手剑宗之事?”

    神教之主脸色一僵!

    他能感受到,莫语冰冷漠然下,隐藏的森然杀意。

    如果不给出满意的回答,他竟真的胆敢出手杀他!

    疯子……这是一个疯子……

    神教之主内心冰冷,虽然不甘,但在死亡威胁下,却不得不低下头颅。

    “神教,自此之后,绝不再涉及剑宗事务!”

    说完之后,他顿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莫语淡淡开口,无视他羞愤的目光,转身扬剑,在周边扫过,“你们,还有谁意图,对我剑宗不利。”

    剑尖所指,十方道统修士身体齐齐一僵,心底不受控制的,涌出一股冷意。

    有了神教之主前车之鉴,他们毫不怀疑,莫语胆敢对他们出手!

    更重要的是,他有着这样的实力。

    毕竟,此事即便闹大,也是他们无理裁决剑宗落败在前。

    圣族在道统之事上向来公允,未必会站在他们这边。

    一阵沉默。

    莫语点头,“很好!既然诸位都没有意见,那我剑宗便宣布最终裁决。”

    “无极剑宗挑战剑宗道统地位落败,依照规定即刻解散无极剑宗,所有宗门财富、利益,尽皆归剑宗所有。”

    无极剑宗一方,所有人刹那间面无血色,大起大落下,心神几近崩溃。

    “不!解散无极剑宗,你休想!”玄云老祖突然爆喝,粗重喘息中,眼底涌出诡异的红光,“是你!毁掉了老夫所有的布置,毁掉了我所有的希望!”

    “死!你该死!”

    轰——

    恐怖剑意,自他体内爆发,混乱而狂暴!

    走火入魔,剑意暴走。

    这本绝不应该,出现在天道剑修身上的一幕,却在众人眼前真实上演。

    神教之主趁机退走,一双眼眸深处,涌出期待。

    一名天道剑修暴走,未必没有可能,拉着莫语陪葬。

    “死吧!死吧!”他心底在怒吼。

    莫语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他一步迈出,手中长剑突然间震鸣。

    尖锐无比,洞穿金铁!

    威严、尊贵的剑之气息,重重轰入玄云老祖心神,让他疯狂之态出现一丝僵直。

    噗——

    长剑洞穿眉心,几滴鲜血溅开,落在那瞪大的眼珠旁,尽是不甘之意。

    莫语冷冷收剑,看着尸体坠落,心中微感庆幸。如非玄云老祖心神大乱,他也无法做到,借助君王级玄皇剑的气势,将他轻易击杀。

    如果真的暴走,一名天道剑修置之死地的反扑,想想都让人觉得恐怖。

    轻轻吐出口气,他目光横扫,所经之处,十一方道统之修尽皆低头。

    莫语转身,“不负嘱托。”

    剑无道嘴唇微微颤动,突然挣扎起身,单膝一拜,“剑无道,参见宗主!”

    剑无涯等人神色微变,随即反应过来,剑无道已时日无多,这是在为剑宗安排未来。心头涌出一丝感伤,他们动作却没有停顿,紧随在后跪下,“参见宗主!”

    后方,无数剑宗弟子,同时拜下。

    “参见宗主!”

    激荡声浪,直冲云霄,无数剑鸣之声,回响长空!

    ……

    鱼玄机芳心跳动,看着那黑色面具,眼眸不知觉间,变得无比柔和。

    她身边,紫烟瞪大美眸中满是激动,小嘴微微张开喘息,俏脸涨的通红。

    “七长老……宗主……”

    低喃中,她的目光,变得无比炙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