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剑落。

    天惊!

    地动!

    头顶苍穹,蓦地黑暗下去,就像是颠倒了昼夜,粘稠如墨。

    道统战台,此刻微微震颤,似乎也在为这一剑,感到颤栗。

    在这一瞬,所有目睹此幕之修,身体同时僵直,灵魂隐隐之间,被一股可怕气息锁定。

    锋锐、霸道,带着睥睨天地万物的威严,斩破一切。

    神教之主眼眸猛地收缩,强烈的威胁,让他心神此刻近乎凝结!

    但他毕竟是修为临近天道第二步的超级强者,关键时刻强行挣脱了,这一剑的气息影响,双手扬起向前一推。

    “古神之殇!”

    低沉的咆哮,神教之主脸色蓦地苍白,显然施展这一击,对他损耗极重。

    一名古神虚影出现,更加高大更加凝实,眼眸中星辰、皓月,近乎如实物。他一步迈出,与此同时,一层血色,在古神虚影周边浮现,随即化为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火红如血!

    此刻的古神虚影,就像是一颗燃烧着血焰的陨石,毁灭一切。

    轰隆隆——

    激荡开的恐怖力量,把苍穹黑暗撕碎,将莫语一剑之威,化解开来。

    神教之主眼底,异色一闪。

    他损耗极重,施展开古神之殇,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抵挡。

    莫语身体微微一僵,动作出现一丝停顿,闭上眼眸,微微皱紧的眉头,露出一丝痛苦。

    一股不甘不屈的恐怖神念冲击,重重轰入到他体内,这是来自于死去古神的残念,历经无数岁月仍旧未曾消散,足可知其可怕程度。

    神教之主没有任何停顿,身体呼啸而至,抬手向莫语眉心一点。

    就在指尖,距离眉心不足数寸时,莫语眼眸猛地睁开,冰冷中流露嘲弄。

    神教之主心神大震,点出一指不停,速度反而更快!

    但他手指,距离莫语眉心最后一寸时,便再也无法落下。

    一股剑意,近乎凝聚成实质,将他周身覆盖。

    噗——

    利器刺入血肉之音,神教之主身影爆退,胸膛处多了一只血口,鲜血打湿长袍。

    他脸色惨白,目光尽是震动与不解,“你怎么能抵挡住古神残念?”

    莫语沉默,灵魂空间中,镇魂古树传承符文,不断闪烁。

    但这涉及到他身上,最大的一个秘密,自然不会多言。

    他扬手,长剑震鸣,神教之主一声闷哼,胸口伤口中被压制剑意爆发,顿时令他整个胸膛,一片血肉模糊。原本,只是一只小口的剑伤,更是几乎被撕裂开来,成为透明大洞。

    哪怕以神教之主的意志,此刻也忍不住满头冷汗,手掌冒出白光,按在胸口处,那可怕的伤口,居然很快就不再流血。

    莫语神色平静,只是表面的愈合而已,玄皇剑造成伤势,岂是轻易就能恢复的。

    他手中长剑,又是一声震鸣!

    神教之主脸色大变,“噼啪”声中,他胸口伤口,再度全部崩裂!

    虽然不如第一次可怕,但造成的损伤,却更重!

    “雨墨!你难道想杀本教主?就不怕触动圣族,降下雷霆之怒!”

    修罗……

    莫语眼底深处,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但很快又露出几分茫然。

    怀疑江无界,或者说是玄皇老祖之后,得到的一切消息都要打上问号。

    玄皇覆灭,与修罗、圣魔两族,很难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压下这些念头,莫语神色越发漠然,“神教,是否还要插手剑宗之事?”

    神教之主脸色一僵!

    他能感受到,莫语冰冷漠然下,隐藏的森然杀意。

    如果不给出满意的回答,他竟真的胆敢出手杀他!

    疯子……这是一个疯子……

    神教之主内心冰冷,虽然不甘,但在死亡威胁下,却不得不低下头颅。

    “神教,自此之后,绝不再涉及剑宗事务!”

    说完之后,他顿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莫语淡淡开口,无视他羞愤的目光,转身扬剑,在周边扫过,“你们,还有谁意图,对我剑宗不利。”

    剑尖所指,十方道统修士身体齐齐一僵,心底不受控制的,涌出一股冷意。

    有了神教之主前车之鉴,他们毫不怀疑,莫语胆敢对他们出手!

    更重要的是,他有着这样的实力。

    毕竟,此事即便闹大,也是他们无理裁决剑宗落败在前。

    圣族在道统之事上向来公允,未必会站在他们这边。

    一阵沉默。

    莫语点头,“很好!既然诸位都没有意见,那我剑宗便宣布最终裁决。”

    “无极剑宗挑战剑宗道统地位落败,依照规定即刻解散无极剑宗,所有宗门财富、利益,尽皆归剑宗所有。”

    无极剑宗一方,所有人刹那间面无血色,大起大落下,心神几近崩溃。

    “不!解散无极剑宗,你休想!”玄云老祖突然爆喝,粗重喘息中,眼底涌出诡异的红光,“是你!毁掉了老夫所有的布置,毁掉了我所有的希望!”

    “死!你该死!”

    轰——

    恐怖剑意,自他体内爆发,混乱而狂暴!

    走火入魔,剑意暴走。

    这本绝不应该,出现在天道剑修身上的一幕,却在众人眼前真实上演。

    神教之主趁机退走,一双眼眸深处,涌出期待。

    一名天道剑修暴走,未必没有可能,拉着莫语陪葬。

    “死吧!死吧!”他心底在怒吼。

    莫语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他一步迈出,手中长剑突然间震鸣。

    尖锐无比,洞穿金铁!

    威严、尊贵的剑之气息,重重轰入玄云老祖心神,让他疯狂之态出现一丝僵直。

    噗——

    长剑洞穿眉心,几滴鲜血溅开,落在那瞪大的眼珠旁,尽是不甘之意。

    莫语冷冷收剑,看着尸体坠落,心中微感庆幸。如非玄云老祖心神大乱,他也无法做到,借助君王级玄皇剑的气势,将他轻易击杀。

    如果真的暴走,一名天道剑修置之死地的反扑,想想都让人觉得恐怖。

    轻轻吐出口气,他目光横扫,所经之处,十一方道统之修尽皆低头。

    莫语转身,“不负嘱托。”

    剑无道嘴唇微微颤动,突然挣扎起身,单膝一拜,“剑无道,参见宗主!”

    剑无涯等人神色微变,随即反应过来,剑无道已时日无多,这是在为剑宗安排未来。心头涌出一丝感伤,他们动作却没有停顿,紧随在后跪下,“参见宗主!”

    后方,无数剑宗弟子,同时拜下。

    “参见宗主!”

    激荡声浪,直冲云霄,无数剑鸣之声,回响长空!

    ……

    鱼玄机芳心跳动,看着那黑色面具,眼眸不知觉间,变得无比柔和。

    她身边,紫烟瞪大美眸中满是激动,小嘴微微张开喘息,俏脸涨的通红。

    “七长老……宗主……”

    低喃中,她的目光,变得无比炙热。

第九百一十一章 冷家    天色略显昏暗,风吹动窗外的树叶,“哗啦啦”的作响。

    剑无道靠在矮榻上,身上盖着一件黑色毛毯,头发花白了大半,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倦意。看着他如今的模样,实在很难让人,将他与日前那个意气风发,剑慑八方的剑宗之主联系到一起。

    此刻,他眼露歉意,“突然就这样决定了,实在是抱歉,但剑宗现在,离不开你的支撑。总之,我要向你说声对不起。”

    莫语坐在矮榻之前,闻言摇了摇头,“我若想拒绝,其实是有机会的。”

    他抬头,缓缓开口,“但我之前与师兄说过,剑宗与我牵扯太深,或许会有大劫。”

    剑无道神色平静,“我只知道,没有你出手,剑宗已经消亡,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不论剑宗日后如何,至少我对老师做到了问心无愧。”

    他笑了笑,道:“为兄知道,师弟你无心于剑宗事务,所以你若想要离去,自可离开就是。剑宗度过此劫,又有你威名在外,足可无恙。”

    莫语沉吟下,点了点头,他终归,不可能一直留在剑宗。

    ……

    “师妹,宗主接手剑宗不久,又要处置无极剑宗诸多利益纠葛,一定极为繁忙,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紫烟有些不安的开口。

    内心深处,她无比渴望能够见到那挺拔身影,但彼此间巨大的身份差距,却让她不敢越过雷池,心头惶惶难安。

    鱼玄机摇了摇头,神色坚定,“我要亲口向宗主道谢。”

    同时,也弄清楚,心头那份困惑。

    虽然自己,也感到难以置信,但那份熟悉,又要怎么解释……

    “师妹!”紫烟加重了口气,就在这时,一片云朵飘开,几缕阳光洒落。

    她突然发现,地面多了一道影子,猛地转身,一张冷冰冰的黑色面具,直接映入眼中。

    紫烟身体一僵,小嘴微微张大,几息后才反应过来,急忙敛衽行礼,“弟……弟子参见宗主!”

    话一出口,她就暗暗自恼,自己的表现怎么这样差劲。

    想来,宗主对她,一定看低了几分。

    一念及此,紫烟心中就是一阵苦笑。

    鱼玄机俏脸微红,浮现一丝激动,深吸一口气行礼,“参见宗主。”

    莫语看着面前两人,眉头微皱,淡淡道:“起来吧。”

    察觉到话中几分冷意,紫烟心头更是苦恼,却不敢表露出半点,小心起身站到一旁。

    鱼玄机面露犹豫,但很快就咬了咬牙,道:“弟子今日来,是想亲口向宗主道谢,让我报了家中大仇。”

    说着,她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叩首。

    莫语没有阻拦,任凭她叩首后,转身便要离开,“已经谢过,你们走吧。”

    “等等!”鱼玄机抬头,“宗主,您跟弟子一个朋友很像,无论身影还是声音。”

    不等回答,她继续道:“他与您地位相差悬殊,只是我宗一名小小剑仆,但他却是我这些年,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甚至于现在想来,我对于他,是有一些喜欢的,可我却没有机会再告诉他。老师告诉我,他死在了葬剑池,但我却不相信,宗主修为无上,足迹定可遍布天涯,日后如有机会遇到我这个朋友,还请您代为告诉他,我对当初的事万分抱歉。”

    紫烟微微瞪大眼眸,像是第一次认识鱼玄机,此时此刻在宗主面前,她竟还能侃侃而言,比她的表现不知要好多少。

    可关键是,你这是说的什么啊!一些胡话,私下里给她提一提也就算了,居然敢捅到宗主大人面前!那雨墨,不过区区一个剑仆,怎能与宗主大人相提并论。哪怕只是放到一起说说,也是莫大的羞辱与不敬。

    “宗主大人,师妹一时胡言乱语,请您万勿与她一般见识!”紫烟使劲拉了拉鱼玄机,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言。

    鱼玄机微微一笑,敛衽行礼,“谢谢宗主愿意听我说完这些,鱼玄机告退。”

    她转身离去。

    紫烟张了张嘴,看着面前山岳般挺拔的身影,犹豫一下终归没敢多言,匆匆跟了过去。

    “师妹!你做什么!好不容易见到了宗主,你居然说些这种事情!那个雨墨已经死了,你清醒点好不好,幸亏宗主大人大量没有与你一般见识,否则今日你少不得要吃一些苦头!”紫烟碎碎念着,心里无比遗憾。

    自己第一次与宗主相处,居然是这么糟糕的情况,再想想自己的表现,她心里头一阵的失落,语气不觉间便多了几分埋怨。

    鱼玄机面带笑容,对她的表现似乎并不在意,微微低下螓首,弯弯的眸子中一片清澈。

    虽然,她仍旧不能确定自己的困惑,但此刻她却已经想通。

    何必一定要弄清楚呢,结果未必就是自己希望的那样。

    保留一个美好的希望,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

    莫语看着远去的身影,皱起的眉头,渐渐恢复平静。

    她应该已经,猜到了一些吧,却用了这种方法,没有将事情挑明。

    真是一个聪慧的女子。

    想到她说的话,莫语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就做陌生人吧,这对鱼玄机说,更加安全。

    ……

    神教。

    黑色大殿,空气沉重的几乎凝结,神教之主高坐上位,瘦小的身躯喷涌着无尽怨气。

    “剑宗第七长老!该死的东西,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让本教主威名扫地!”

    “不要给我机会,否则我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还有整个剑宗,都要万劫不复!”

    心头在咆哮,神教之主眼中怨毒越来越重,但他却根本不敢宣诸于口。

    现在的剑宗,不是他能够招惹得起……

    “教主。”殿外,传来略带惊惧的声音。

    神教之主猛地抬头,“本教主说过,任何人不得打搅!”

    森然气息如潮。

    殿外之人瞬间一头冷汗,颤声道:“回禀……教主,冷……冷家来人……求见。”

    神教之主脸色一变,“哪个冷家?”

    “中州。”

    呼——

    神教之主猛地起身,眼中一阵阴晴不定,“冷家……来我神教何事?”

    “让来人进来,不,本教主亲自去迎接。”

    说着,他整理一下长袍,大步向外行去。

    中州冷家,阿鼻世界第一剑修家族,实力深不可测。

    但真正让神教之主忌惮、看重的,却是冷家冷千秋!

Comments are closed.